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废物美人逆袭指南[快穿]

章节目录 废物美人逆袭指南[快穿] 第37节

    距离五周年活动结束还只剩下一个晚上, 笑青山盯着NPC对话栏里的[情侣任务], 几乎要移不开眼。

    他私聊叶易。

    [笑竹]:师父, 我想要[洞庭皇]。

    [洞庭皇]是这次情侣任务的随机掉落物品之一, 和[大金坠]成双成对,爆率只有001%,是只有欧皇才能拿到的奖品。

    这几天论坛上已经有人把它们叫做海景房,不少情侣出高价想要买下它们,但有价无市。

    笑青山提出这一要求,也算是一种委婉的暗示。

    叶易还在想怎么拐他去参加情侣任务,这下顺水推舟,当即就应了下来。

    他俩解除了师徒关系后,屁颠屁颠跑到月老庙去,找NPC证婚。

    月老庙里人挺多,不少人都想借着情侣任务看看能不能捞到什么特殊奖励,他俩挤在里面也没什么特别的。

    就是叶易的名气实在太大,有不少人在围观看戏,顺便充当复读机。

    [傻狍子就是你]:泡自己徒弟,禽兽。[挖鼻]

    [笙歌]:泡自己徒弟,禽兽。[挖鼻]

    [我有药你有病吗]: 1

    [一叶清]:……

    他就是要泡自己徒弟怎么了?!

    不光要泡他,以后还要睡他!

    成为道侣需要上交一些特殊道具,笑青山还以为他们需要再去收集一番,没想到叶易像是早有预谋一般,已经准备好了。

    把合籍册、喜烛、花生、莲子等道具交给NPC,聊天栏里出现公告:

    【今桃花夭夭,宜室宜家。[一叶清]与[笑竹]两位修士心意互通,喜结连理,白首永偕,海枯石烂亦不分离!】

    笑青山点了点鼠标,[笑竹]头上立刻出现一个[一叶清的道侣]的头衔。

    叶易也撤掉了[天罡城城主],换上了[笑竹的道侣]。

    两个人看起来就是散发着酸臭味的情侣。

    傻兮兮捧着脸从头到脚围观完那个毫无设计感的头衔后,笑青山突然想到了一点,问道:“你为什么身上会有合籍道具?”

    喜欢你啊,想和你结婚。

    叶易回复:“我想要[大金坠]。”

    笑青山点点头,如果叶易早就想要拿下情侣奖励的话,肯定会提前准备好合籍的道具。

    只不过与他合籍的人,不一定是[笑竹]。

    ……矫情啥呢。

    笑青山垂下眼,喝了一大口水,胃部沉甸甸的。

    两人接了任务,进了副本。

    不愧是情侣任务,地图也做得十分j-i,ng美浪漫。

    深夜的花海中,思念爱人的少年吹动竹笛,悠扬的笛声衬着深深的夜色,世间一片静好。

    为少年寻得了忘忧草后,任务结束,笛声缓缓淡出,屏幕上飘过洒洒扬扬的花瓣。

    笑青山看了一眼时间,快熄灯了。

    或许人总是有作死的本能,在距离断电不过三分钟前,他鬼使神差地想,如果掉落了[洞庭皇],他就对叶易告白。

    从地图中退出来,鼠标慢慢移动到任务栏底下那个道具小方框上,冒出来的提示是带着金边的,笑青山愣了一下,心顿时跳得飞快。

    珍稀道具掉落的消息已经在世界频道刷屏,众人纷纷感叹官方黑幕,而笑青山此刻却只听得见自己扑通扑通的心跳声。

    他脑神经绷成一条线,在聊天框里输入了几个字。

    [笑竹]:我喜欢你。

    这条信息立刻被涌动的聊天记录刷走,笑青山这才发现自己在高度的紧张中,把告白发到公共频道上面去了。

    但也有不少眼尖的人瞅着了他的发言,帮他敲[一叶清]。

    笑青山死死盯着聊天框,全身血液滚烫,几乎要忘记呼吸。

    熄灯的声音传来,舍友都有事不在,宿舍陷入一片黑暗,唯二的光源就是他的台灯和电脑。

    屏幕上,断网前一秒,叶易的回复一盆冷水把他从头浇到底。

    [一叶清]:不行。

    笑青山的第一反应是,为什么不行?

    随后又自嘲地笑了笑自己,“行”才是奇怪的吧。

    《三千大道》只是一款网游,[笑竹]和[一叶清]认识还不到一个月,成为道侣也只是为了完成任务,叶易凭什么喜欢他?

    没什么好伤心,没什么好丢脸的,叶易又不知道笑竹是他,星期三上课的时候他们仍然可以正常的打招呼,在实验室里他们依然可以讨论一个项目。

    游戏有什么好玩的,甚至不能强吻叶易。

    笑青山漠然地移动鼠标,关了游戏,毫不犹豫地点了卸载。

    热水24小时供应,他洗漱过后爬上床,还是觉得手脚冰凉。

    他把被子盖上自己的头,翻来覆去睡不着觉。

    过了一会儿,砰砰砸门声响起,笑青山直起身,木着脸下了床。

    学生会换届,老三从干事上升为部长,今天肯定得被灌酒。

    酒鬼的动作是要粗暴一些。

    笑青山打开门,走廊的光亮照进黑漆漆的宿舍中,男人一双黑眸里满是暴风骤雨。

    叶易走了进来,摔上门,一把抓住笑青山的手腕,富有压迫感的身躯压过去,将他抵在桌沿上。

    “阿易……”笑青山不敢看他的脸,脑海里全是他那句“不行”。

    叶易看他躲躲闪闪的模样,心里一片酸楚。

    他那句拒绝后面本来还跟着一句“等我来找你”,结果[笑竹]只是傻不溜秋站着,半点反应没有,他这才想起来现在又到了锦大的断电时间,笑青山能看到的只有他那句冷酷无情的“不行”。

    不行个屁,他连两个人蜜月旅行要去哪里玩都想好了!

    叶易喉结上下滚动,正在想该怎么向他解释,就感觉唇上一软,笑青山的气息涌了进来。

    他闭着眼,两颊上的红晕在夜色中并不明显,但是滚烫的温度几乎要透过皮肤传过来。

    他笨拙地勾着叶易的舌头,口腔里还残留着牙膏的薄荷味儿。

    叶易被亲得火起,扣住他的后脑勺,深深吻住他。

    笑青山只是一时头脑发热,在亲过去的瞬间心里便咯噔一声,做好了被叶易推开的准备,却没想到这个吻越来越激烈,把他的理智烧得一干二净。

    黑暗的宿舍里,充满了缠绵的啧啧水声。

    “叩叩”敲门声响起,余明翰的声音被走廊放大:“青儿,睡了么,给我开下门。”

    笑青山一个激灵,推开叶易,抹掉嘴角的银丝。

    “上去!”慌乱之中,他压低声音,推着一脸无所谓的叶易上了自己的床。

    他打开门,余明翰抱着专业书,昏昏沉沉进了屋,抱怨道:“以后再也不拖作业了,百度都找不到答案,大学真残酷。”

    黑暗之中,他也没注意到床梯底下多了一双鞋。

    小阳台上,传来余明翰接热水的声音,他们宿舍没有安门帘,阳台和室内就隔着一层透明门和纱窗,站在阳台上一眼就能看完整个室内。

    而且宿舍隔音效果极差,六楼都能听见楼底下的文艺青年弹尤克里里的声音。

    笑青山不敢让叶易下床,自己蹬掉拖鞋,爬上床去,拉紧了床帘。

    还有他的床帘避光,够严实,不然按学校发的蚊帐,等余明翰上床休息,就能一眼看出他的床上还藏了个人。

    他正面红耳赤,又忽然反应过来,他为什么要藏叶易啊,大学宿舍熄灯后男生不睡觉互相串宿舍喝酒聊天出门lū 串太他妈正常了好吗?!

    他这个藏人的举动也太心虚了,简直就像是在和叶易偷情!

    笑青山正胡思乱想,一只大手揽过他的腰,把他压在床上。

    男人温热的气息喷在他的后脖子上,一阵电流穿过他的脊柱。

    这他妈就是引狼入室!

    笑青山按住叶易不安分的手,咬牙切齿。

    余明翰收拾完毕上床,钻进被窝,便感觉同一侧的床摇来摇去。

    “青儿,咋了?”他问。

    笑青山语调沉稳:“在找耳塞,打扰到你了吗?”

    余明翰打了个哈欠:“没,你慢慢找,哦对了,可以用手机的手电筒啊。”

    笑青山淡淡道:“找到了,你睡吧。”

    余明翰:“恩。”

    厚厚的床帘将光隔绝,夏天轻薄的被褥下,笑青山像八爪鱼一样缠着叶易,把他扣得动弹不得。

    笑青山警告地瞪了叶易一下,后者无辜地看着他,好像自己根本没有做什么吃豆腐的行为。

    第二天,临近中午,宿舍里三位老哥才起床后,笑青山早就出门了。

    余明翰掰开一次性筷子,说:“老三,你昨天回来的也太晚了,那得有四点钟了吧,你们拼酒也别拼那么凶啊。”

    老三疑惑道:“有那么晚吗,我记得我两点多回来的。”

    余明翰稀奇了:“诶,我被开门声吵醒了,还特意看了下手机来着,难道我在做梦?老二,你多久回来的。”

    老二答:“一点左右吧。”

    余明翰抓了抓头,难道他真的看错了?

    狗粮倒进食盆中,灰狼欢欣鼓舞,蹭了一下笑青山的腿,埋头吃粮。

    笑青山穿着明显比他身材大了一码的t恤,蹲下身,摸了摸灰狼毛茸茸的头。

    “卿卿吃饭——”叶易在餐厅叫道。

    笑青山洗完手,坐上桌,餐桌上面摆的都是他喜欢的菜。

    三年了,他还记得。

    叶易的父母都属于j-i,ng英人士,一年到头也见不到几回面,叶易就此修炼出了一番好厨艺。

    他总是在前一天晚上做完饭,早上热好,装进保温盒里。

    而笑青山每次都蹭叶易的饭,久而久之,叶易做的便当倒是完全满足了笑青山的口味。

    吃完饭后,叶易下楼买东西,笑青山去洗碗,准确来说是把碗塞进洗碗机里。

    门开了,叶易把购物袋放在客厅茶几上,搂着笑青山去午休。

    笑青山神色恹恹:“才睡完……”

    虽然熬夜过后,无论睡多久头脑都不清醒。

    “不是这个午休。”叶易纠正他,将一个四角小包装塞进他的手里。

    笑青山瞥了一眼,毫不留情踩了他一脚。

    “流氓……”他红着脸骂道。

    “嗯嗯,骂得对。”叶易连连点头,推着笑青山进了卧室。

    在最后,叶易摸着他的脸,喘着气问道:“你转校后怎么不回我消息?三年了,是不是我们不在一所大学,你就永远不联系我了?”

    笑青山泪眼朦胧:“……不是,我一直喜欢你……”

    叶易笑了:“那你为什么不回我消息?”

    笑青山蹙眉:“昨晚之前我也不知道你喜欢我啊……被哥们告白,不好办吧……”

    青春期的少年,忽然发现自己喜欢上了大一岁的同性,在茫然无措中,选择了逃避。

    叶易叹了一口气:“那你昨晚上怎么不逃避了?”

    笑青山眨巴眨巴眼睛,长长的睫毛跟着扇动:“凌晨来找我,还把我压在桌子上……我又不傻……”

    叶易笑了笑,亲了亲他的面颊。

    第89章 番外二 大神主播和手残徒弟(4)

    笑竹对一叶清的告白可谓在《三千大道》的论坛上掀起了好一阵风波, 点进论坛,便可以看见好几个跟着[hot]小尾巴的帖子。

    其中楼盖得最高的一栋叫做【一叶清这是翻车了吗】。

    楼主详细的叙述了整件事情发生的过程,并配上截图佐证, 语调唏嘘不已。

    【……叶总对笑竹的好大家都看在眼里,也没想到二人迎来的是这种结局。

    现在已经过去两天了, 两个人都没有上线, 我估计笑竹是a了,叶总和逗猫有合约, 会继续直播,但这件事对他肯定有影响,希望他能从y-in影里走出来吧。】

    跟帖人的反应也是各不相同。

    有从中汲取经验教训的。

    【这告诉我们什么, 说话不能说半句,WiFi信号大过天!】

    有发表人生感想的。

    【挺好的,99%的网恋都没有好下场, 与其奔现死道侣,不如留下一个美好的幻想。】

    还有隐约触碰到真相的。

    【你们别说的这么惨嘛……人家师徒诶,有个手机微信企鹅还不是分分钟就联系上了, 说不定还是同城的。】

    就在道友们讨论得热火朝天时, 正主之一终于上线了。

    叶易一进直播间,粉丝们的疑惑和安慰就铺天盖地砸了他一脸。

    看着那一个二个关心他感情生活的粉丝, 叶易无奈地笑了笑。

    叶易在直播的时候从来不露脸,这次也是一样, 只开麦。

    叶易的嗓音一直被赞作男神音, 粉丝里不乏有声控, 而这次叶易一出声,他们就敏锐的捕捉到了声音情绪的细微改变。

    他以前说话总是稳重的,冷静的,带着大提琴琴弦被拉动时候的冷彻,但今天的音色里却带着些慵懒的餍足,不由得让人眼前浮现出一只吃饱喝足的狼王,睐着冰蓝色的眼珠,缓缓舔舐着自己油光水亮的灰银皮毛。

    而叶易今天的c,ao作,也证明了他的心情的确很好,不再像以往那般毫不留情赶尽杀绝,而是给对方留了一点颜面——虽然对手还是败得那么惨烈。

    是发生了什么好事吗?粉丝猜测道。

    但叶易并没有回答他们的问题。

    在晚上9点的时候,叶易拒绝了[一捆木柴]的对决申请。

    [一捆木柴]也是逗猫网的大神主播之一,网站经常把他和叶易绑在一起炒话题。

    所谓一山不容二虎,[一捆木柴]一直看叶易不顺眼,经常在直播或者微博上暗讽叶易,也使得两个人的粉丝针锋相对。

    正巧,[一捆柴木]刚刚和徒弟脱单,而叶易又出了告白翻车这一档子事,他内心就蠢蠢欲动想要去挑衅一番。

    [一捆柴木]:叶总别介啊,我女朋友缠着我,想看我和你打一场,你就答应了呗。

    [一叶清]:没空。

    [一捆柴木]:也是,叶总最近挺忙的吧,前两天都没上线呢。

    瞧他这明嘲暗讽的样子,叶易非但不觉得生气,反而轻笑了一声。

    又要帮笑青山搬家,又要帮他给学校办理离宿申请,的确是挺忙的。

    [一捆柴木]不依不饶,偏要和叶易打一场,叶易看他求死心切,把他加进仇杀列表一顿狂殴,关游戏下线了。

    叶易又不只直播《三千大道》,众人本来还乐呵呵等着他开其他的游戏,便听到叶易念了一下时间,甩下一句“今天就播到这里,下了”,便要关掉直播。

    直播间顿时鬼哭狼嚎。

    叶易好笑道:“怎么了,给大家留一点夜生活时间不好吗?”

    【夜你妹,你的粉丝有没有夜生活你他妈还不清楚???】

    【两天了,两天你都没上线,上线了就只播两个小时,你还有良心吗?!】

    【不想玩游戏,咱们唠嗑好不好?或者直播看电影刷淘宝也行啊。】

    网络的一端,一位粉丝正在疯狂打字:【叶总多直播一会儿,改天去寺庙帮你求姻缘!!!】

    刚按下回车,他便听见一个清脆的声音,柔和又干净,像是月光下流淌在松石间的泠泠泉水。

    “阿易,栗猫在你这儿吗?”

    大神回答:“不在,它又不见了?”

    对方好像很困扰:“我把它关在笼子里隔离了,但是它自己会开门,现在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衣柜翻了吗,它昨天不就躲在里面?”

    “看了,不在,不知道钻到哪里去了……”

    大神忘了关麦,二人的对话清楚地传了出来。

    伴随着椅子被推开的细微声响,两个人的对话声越来越低,应该是去找那个“栗猫”了。

    直播间里先是一阵沉默,随后弹幕疯狂飙升。

    【卧槽卧槽卧槽刚才那个是谁,声音好好听啊!!!】

    【是室友吗,叶总不是说他独居???】

    【说不定是男朋友哦~好了我自己关灯。】

    【叫得好亲热!】

    网友还在激烈脑补,没过一会儿,叶易懒洋洋的声音重新传出:“我怎么没关麦啊。”

    关了才不好!

    关了麦哪来的八卦可以听?!

    叶易盯着上面一片的疑问,漫不经心说:“栗猫是猫,名字都带猫了,难道还能是鱼?灰狼为什么是哈士奇?纠正一下,准确来说它是混有哈士奇血统的土狗,并且常常误以为自己是只狼。”

    “猫找到了啊,它缩在狗窝里……可能是觉得灰狼的气味能给它带来安全感吧。”

    除了关于猫的一些问题,网友更关心的,则是他的神秘室友。

    不过他们也没打算问出个什么所以然来,叶易很少透露生活隐私,微博上所有的照片不是随手拍的风景,就都是他家的狗。

    却没想到叶易竟然正面回复了这个问题:“是我男朋友……我俩小时候就在一起玩,算是竹马竹马?后来分开了一段时间,重逢之后也不知道该怎么相处,最近发生了一点事,破冰之后就自然在一起了。”

    说话的时候,他语调里满是温柔。

    粉丝立刻沸腾了,竹马之交,分离又重逢,这其中可以遐想的地方也太多了!

    而且叶总这个甜蜜蜜的语气,一听就是正陷入热恋中的男人。

    而两天前告白的主角自然又被提了起来。

    【那笑竹呢?】

    一叶清和笑竹相处的时间不长,但叶易一直很宠徒弟,他们也有了不少的cp粉。

    如今大神脱单,男朋友却是竹马,粉丝想起他两天前的一句“等我来找你”,顿时觉得心如刀割。

    难道大神不厌其烦带笑竹刷低级副本,陪笑竹去看游戏里最美的雪景,和笑竹一起做道侣任务,都只是逢场作戏吗?!

    “笑竹啊……”叶易叹了一口气,“可能不会再上线了吧?”

    粉丝只觉得心里像捏碎了柠檬一般酸楚,或许,网络里的感情再怎么美好,也终究是一根网线带来的虚拟幻觉,现实里的触碰才是能够维持感情的纽扣。

    “谁跟你说我不上线了?”突然,竹马说道,“我又不全是为了你才去玩游戏的。”

    大神恍然:“哦,你还有项目对吧?论‘和网友谈恋爱产生的荷尔蒙和现实里恋人相处所产生的有何不同’——”

    竹马冷冷道:“这个倒是不清楚,但是现实里的恋人更有可能把你放倒摩擦。”

    粉丝们愣了一会儿,大神说笑竹不会上线了,竹马反驳了他,并表示“玩游戏不全都是为了你”,也就是说,笑竹就是大神的男朋友???

    弹幕里的惊讶都快要喷出屏幕,叶易哼了一声,肯定了他们的猜测:“你们对我的人品也太不信任了吧?我是不会对着不喜欢的人告白的,也不可能同时喜欢两个人。”

    粉丝欢喜了一阵后,忽然觉得哪里不对劲,纷纷咆哮。

    【mlgb脱单了也不来报个信,老子白白为你伤心两天!】

    【我吃柠檬,不要给我喂狗粮!!!】

    【我以为你前两天在失恋中挣扎,所以你他妈是在和男朋友恩恩爱爱是吗,垃圾主播!!!】

    叶易才不管他们是不是气得像喷火龙一样,毫无畏惧地关掉直播。

    “卿卿。”他牵住笑青山的手,“睡觉吧。”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