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痞子追夫记

章节目录 痞子追夫记 第10节

    “哼,你就是个色鬼。”宋柳白了他一眼,说实话,看到夜星没有喝醉,他的心里还是非常的甜蜜的,不过不能让夜星知道,不然他的尾巴还不知道要翘到什么时候,说不定翘到天上去了,而且说不定还会心里笑话他。

    “我色怎么了?我色的是自己家的夫郎,宝贝,我们来喝交杯酒吧。”夜星听到宋柳说他色,理直气壮地道,声音里别提有多得意就有多得意了。别人都说自己的夫郎丑,但在他夜星的眼里,宋柳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看、最帅气的哥儿了,也是最合他心意的人了。

    想到过了今夜,宋柳就完全地彻彻底底地属于他了。他的心里有一种异样的满足感。这种感觉是那么地奇特,但是也是那么地让人觉得心情愉悦。老婆孩子热炕头,也许这就是成亲的魅力。上辈子,夜星是个孤家寡人,但是这辈子,夜星也是有夫郎的人了。

    被夜星用一种□□裸的目光看着,宋柳觉得满身的不舒服,总有得有虫子在咬自己到心一样,痒得难受。但是,同时,却也有一种异样的甜蜜的味道。

    夜星笑着走到了桌边,拿起了放在那里的清冽的女儿红。据说,女儿红是女儿出嫁之前,家里人就买来,埋在了大树下面,然后,等到出嫁的时候,才开封的一种酒。

    桌子上放着两个杯子,上面还有两根红烛,正红艳艳地燃烧着。夜星给两个杯子里,都倒上了女儿红,然后拿到了宋柳的面前。

    宋柳有些脸红,又有些期待,他不是一个孩子了,当然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些什么,宋志早就买了本子偷偷地塞给他看了。

    夜星笑着拿着酒杯,一杯放在了宋柳的手里,“夫郎,以后你就是我夜星的夫郎了,以后还请夫郎多多包涵、多多照顾。”宋柳白了一眼,拿过了酒杯。他是个哥儿,可也喝过酒的。但是,今天晚上,也不知道为什么,他有一种没有喝酒却有些微醺的感觉。

    两个人穿着同样的红色的喜服,两只手互相把酒杯送入了对方的嘴里。

    “夫郎,一生一世一双人,以后,不管在哪里,我的心都是你的。不管我成为了什么样子的人,我也只想要你一个人。”夜星俯下身的时候,在宋柳的耳边似呢喃又似清晰地说着。

    宋柳听了脸上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真正地如同一树桃花盛开,夜星听到了心中有烟花一束束盛开的样子,此时他的眼里、心里都满是宋柳的笑颜。

    杯子滚落在了地上,有未喝完的酒渗透了出来。夜深了,熊熊的红烛还在燃烧着,而喜床上的被子下,是两具交叠的身子。这晚,夜星为了宋柳而疯狂了。宋柳在无尽的缠绵中看了桌上的两个红烛,据说两根红烛如果能燃到一夜的话,那么他和夜星就能够恩爱一辈子。他想他是想和现在的夜星过一辈子的。和这个说一辈子就他一个人,一辈子两人携手过一辈子的。

    早上的时候,夜星还在沉睡中,他昨天的酒实在是喝得太多了,再加上温香软玉在身边,所以,难得的,硬汉夜星睡懒觉了。

    宋柳觉得自己的全身像是被一辆牛车碾过一样,整个人都很是酸痛,但是奇怪的是,全身上下都很清爽,看来,昨天晚上的时候,夜星抱着他起来洗过澡了。想到自己全身上下,都被夜星看光了,宋柳的脸红得都可以煮j-i蛋了。

    这个时候的宋柳还不忘看那两根红烛,那两根红烛还在燃烧,那是不是说明自己和夜星两个人能够相守一辈子。在看了看,睡着的夜星,“禽兽!”想到昨天的事情,宋柳不由地在心里这样骂了夜星一句。

    宋柳揉了揉有些酸涩的腰,想要挣扎着爬起来。“夫郎,怎么这么早就起了啊?还是再睡一会儿吧。”看到宋柳疲惫的样子,夜星也是有些心疼,也是有些懊悔。不过,这是他第一次跟人欢好,而且是自己心爱的人,一时间有些把控不住,也是正常的。

    “太阳都照到屁股上了,还不起来呢?婆婆和阿月姐,会怎么想我的啊。”宋柳难得的有些埋怨地道。说到这里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用手揉了揉腰,真的很酸啊。想到这里,他不由地又狠狠地白了夜星一眼。

    夜星摸了摸鼻子,也不生气,笑得像一只偷到了米吃的猫。宋柳又忍不住白了他一眼,他怎么发现这个家伙怎么那么的惫懒呢。

    就在宋柳暗中又是叹气又是觉得甜蜜的时候,一双有力的手已经放在了他的腰上,开始替他揉了起来。宋柳这才觉得心里舒服了一点,身上舒服了一点。他向后靠了过去,靠到了一个滚烫的、坚硬的胸膛。

    宋柳靠得那么的理所当然。

    ☆、第 82 章

    宋柳也想明白了,反正背后的那个人是自己的夫君,自己靠一下怎么了,简直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新婚第一天,就在床上赖床,会让婆婆和阿月姐怎么看我呢?”宋柳有些担忧地问道。

    “没事的,放心好了,我娘和姐都是那种嘴碎的人,不会说你什么的。而且,现在都是一家人了,你也不用担心什么的,跟在自己家里是一个样的。”夜星一边给宋柳认真地揉着腰,一边认真地说道。

    话虽然如此,但是在过了一刻钟之后,宋柳还是觉得第一天,新夫还是起来早点儿比较好。无奈之下,夜星也只能随他了。

    宋柳把喜服认真地折叠起来,放了起来,嗔怪道:“都是你啦,喜服一般都只能穿上一两天的功夫,偏你要浪费这个钱,要买贵的,真是不当家不知道柴米油盐的贵了。”

    夜星笑着坐了起来,长长的头发垂落下来,有一种特别英俊的感觉。

    “我们这辈子就结这么一次婚,喜服当然是要买好的穿啊。我还觉得衣服不够好看呢,衬托不出阿柳的容颜。等以后我们发达了,我们就再成一次亲,你说好不好?”夜星笑看着宋柳道。

    “以后都老夫老妻了,谁还想要跟你再成一次亲,没来由地让人笑话了去。”宋柳有些嗔怪道。

    “怎么就会让人笑话了去呢?我们自己喜欢就好,管别人这么多做什么。”夜星笑着站了起来,穿起了衣服。

    宋柳穿着一件月白色的里衣,看起来特别的好看。夜星随手披上了一件衣服就走过去,揽住了宋柳纤细的腰肢。

    这个时候的宋柳还没有整理好头发,长长的头发垂落了下来,感觉有一种特殊的美感。夜星的手c-h-a在了宋柳的长长的发丝间,发丝光滑柔顺,摸上去有一种丝绸般的感觉。

    “我来帮你梳头发吧。”夜星有些兴致勃勃道。

    宋柳本来有些想要拒绝的,但是看到夜星这样兴致勃勃,便也同意了。宋柳在梳妆台前坐了下来,这是一面有些古朴的梳妆台。梳妆台上刻画着一些古朴、充满美感的东西,有荷花,有送子观音,还有交叠着的龙凤图案。

    宋柳坐在了椅子上,怕宋柳腰不舒服,再加上冷,夜星连忙拿起了一个坐垫,铺在了凳子上,再让宋柳坐了上去。

    坐在软乎乎的凳子上,宋柳发出了一声舒服的喟叹。看起,这个婚结得还是值的,看夜星忙前忙后,巴结的样子,让宋柳有一丝的好笑,但是也有一种脉脉的温情流淌在两个人之间。

    夜星有些笨手笨脚的给宋柳梳着头发,他很小心,就怕弄疼了宋柳。宋柳的头发很密、很顺滑。夜星帮他盘了一个发髻。这个时代的哥儿是这个样子的,如果,成了亲的,那么就可以盘起发髻来。

    夜星笨手笨脚的给宋柳盘好了发髻,便在发髻上c-h-a上了一根金步摇。等两人都收拾妥当了,便走了出去。

    夜氏老早就起床,开始烧水、煮饭了。最近,家里的条件好了许多,夜星便不准她和夜月在晚上绣花了。夜氏只要一想到,夜星长大成人了,而且娶了夫郎,就等着生一两个小宝宝了,她就笑得合不拢嘴。那前半年的时候,她还以为夜家要绝户了呢。毕竟,夜星吃喝嫖赌,样样在行,家里又没有多少钱,谁愿意嫁进夜家来呢。可现在就不一样了,夜星学好了,不但聪明了,而且还长了本事,家里头的房子修得不比村长家的差劲。谁见了她夜氏,不称赞上那么几句,说她临老了,倒福气好了。

    夜氏这么一开心,整个人都年轻了好几岁,她本来就是一个稳重、严谨的人,头发那是梳得整整齐齐的,不肯让人小瞧半分的人。现在,女儿虽然合离了,但是,姐弟两个人的关系很是不错。

    ☆、第 83 章

    看着一同走进来的一对璧人,夜氏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天这么冷,怎么那么早就起来了?“夜氏笑着道。

    “你看吧,我说娘是不会在意这些小事情的,偏你还那么在意。”夜星说着抛了一个媚眼给宋柳。

    看着小夫夫两人的互动,夜氏可以看出来,两个人的关系很是和睦,这让夜氏的心情也特別的好。

    “娘,我来给你烧火吧。”宋柳笑着道。

    “好孩子,你的心意我知道了,不过,还是我来吧。如果你闲着就跟着星儿去外面跑跑步,练习练习拳法好了。“夜氏笑着道。

    宋柳还想要说什么,夜星却拉了他一把,于是,宋柳便没有说话。

    两个人用牙刷刷了个牙。这牙刷也不知道是谁发明出来的,居然跟前世用的差不了多少。然后,又用热水洗了个脸,顿时就觉得整个人都神清气爽了。

    刷好了牙,洗好了脸,夜星就拉着宋柳走了出去。“阿柳,你也知道,再过两个月,我就要去给沈凤宣当保镖了,这里去京城的路上,路途遥遥,不知道会发生些什么事情。你一定要去吗?要知道,你在这里的话,那么我至少很安心。”

    宋柳看着那双闪烁着担心和忧心的眼睛,心里一片的暖意涌上了心头。他朝着夜星上前走了几步,依偎在了他的怀里,双手抱住了夜星的劲廋的腰,笑着道:“如果,你在路上死了,那么我就马上找个人另外嫁了。你觉得行不行?”

    “不行,你这辈子都是我的。”夜星道。虽然他知道,他应该说出我死了,你就另外找人嫁了吧,但是,他还是舍不得自己心爱的人,跟别人在一起。

    夜星的双手紧紧地抱着宋柳纤细的腰肢,霸道道:“你放心好了,我一定会活得很久很久,一定让你死在了我的面前,不会让你有机会找別的野男人的。”

    宋柳听了笑了,笑得很是开心,道:“这可是你说的,我是不会忘记的。你一定要好好的,把我带在你的身边,从今以后,无论是富贵还是贫穷,我都想和你在一起。从我们两个人成亲了之后,你就摆脱不了我了。”

    “好吧,那我们就一起去吧,沈家也有自己的护卫队,可能不会遇上什么事情也有可能的。”说完,夜星又用不怀好意的眼神看着宋柳道:“既然夫郎已经决定了跟我同进退,那么我就不能对夫郎手下留情了。阿柳,跟我练拳法功夫吧。真有了什么事情,我是没有办法守在你身边的,你一定要学会照顾好自己。”

    宋柳想了想,点了点头。

    从这天开始,夜星就开始教宋柳和夜月《长生诀》的练习方法。夜氏岁数大了,这些拳脚功夫都学不成了。虽然有宋家父子三个人的照顾,但是,既然夜月也想学,教一个是教,教两个是教,夜星就一起教了。后来,宋庆、宋仁也加入了学习的队伍,都是自家人,夜星也不拒绝。后来,村子里又有人想要加入,但是,都被夜星拒绝了。村子里,也有些怨言,但是,空口白话的,人家凭什么教你呢。

    但是,为了不引起众怒,夜星也说了,等他们从京城回来后,就让宋柳教他们。但是,当然,只叫前面一、二层普通的这些功夫。可以强身健体,但是,却不会有什么大的改变。虽然,村子里的有些人,对夜星不肯教他们有些意见,但是,一来,夜星说了以后会教,二来,东西在人家的脑子里,难道还强抢不成。

    转眼,两个多月过去了。

    宋柳居然是这几个人里,资质特別好的了。短短两个多月,就学会了第一层,这样的话,对付3个大汉也是没有问题了。

    期间,当然,两个人也少不了亲亲我我了。

    跟沈凤宣约定好的时间也到了。宋柳按照夜星说的,收拾了一些换洗的衣服,然后还在两个人的衣服里面缝了50两的银票,为了防止有什么意外,不然的话,至少衣服里有钱,至少有条生路。

    2月初的时候,宋柳、夜星就依约来到了沈家。沈家的房子是一处外表很低调,但是,里面却是假山、溪水,处处j-i,ng美、华丽的地方。

    “两位,你们来了啊。”看到两个人,沈凤宣很是高兴。

    “拿了小姐的钱财,跟小姐约好的时间,我们当然不会忘记的。”夜星笑着作揖道。

    三个人稍微寒暄了几句,夜星他们两个人就被安排在了一个很不错的小院子里。

    期间,夜星又让沈凤宣给自己做了几把利刃和一把很j-i,ng致的小□□。但是,没想到,东西做出来之后,沈家的陪护沈凤宣的护卫队,看了夜星让打造出来的匕首和小□□,都很喜欢。因此后来,整个护卫队,都人手一把匕首和□□。有的甚至于不满足,自己还花钱多弄了几份。

    ☆、第 84 章

    在一个天气晴朗的日子里,送沈凤宣去京城的队伍终于出发了。除了夜星和宋柳,两个人之外,沈凤宣和两个贴身的丫头小翠和小红,就是30人的护卫队。

    当宋柳知道沈凤宣曾经还想要把小翠嫁给夜星的时候,那是吃了老大的醋,好几天都没有给他好脸色看。夜星怎么办呢?只能摸摸鼻子,无奈地忍着了,只能不停的讨好着宋柳呢。

    这几天的路程都在了船上面,宋柳没有在船上待过,这几天下来,这个脸色就不是特别的好看。这天,宋柳在船舱里,又是脸色发白,饭都吃不下去。没办法呢,夜星就扶着他出来吹吹海风。

    2月头上的时候,天还是十分的寒冷的。幸好出来的时候,小夫夫俩的准备工作做得很是不错。夜星给宋柳带上了耳套、手套、帽子,然后还让他穿上了厚厚的冬衣,这才扶着他出来。

    小心地扶着宋柳在甲板上走了几圈,宋柳的脸色才好了一些。说句实话,船娘的伙食还是很不错的,看到宋柳的脸色好了许多,夜星忙拿出了吃的东西喂给宋柳吃。两个人就这样一个喂,一个吃,倒也配合得很是不错。

    “没有想到夜公子对于自己的夫郎居然是这么的好呢。”穿着一身红色袄子的沈凤宣走了出来,手上拿着一个小小的暖手的暖手袋,走了出来,身后跟着一个复杂神色的小翠。

    “沈小姐好啊。”宋柳笑着跟沈凤宣打招呼道。夜星呢,不知道为何在沈凤宣的身上多停留了几秒,这让宋柳心里很是不高兴。

    “宋公子好。你们夫夫两个人可真是恩爱啊。这让小女子羡慕不已。想当年,我也曾经想要一个知冷知热的夫君就是了,谁曾想。”沈凤宣的眼睛里有复杂的神色露了出来。

    “我相信,凭着沈小姐的为人和气度,未来的夫君肯定是要放在手心上疼爱的。”宋柳笑了笑道。

    “那就希望宋公子的吉言能够成真了。”沈凤宣笑着道。

    夜星除了刚开始的时候,多看了沈凤宣几眼,后来就没在注意小姐和丫鬟两个人了,一门心事给宋柳喂饭,不然的话,宋柳是会偷偷的少吃饭的。大概是在船上的缘故,本来不挑食的宋柳,变得很是娇气,在船上就是不怎么吃得下饭。除非是夜星喂着吃,为了不让夫君白辛苦,他才会认真地咽下去,多吃上几口。

    沈凤宣带着丫鬟先走了。

    到了房间的时候,看着若有所思和满脸遗憾的小翠,沈凤宣笑道:“怎么样?现在后悔了吧?我告诉过你,这个夜星不是那种普通的人。”

    小翠叹了口气道:“他是怎样的人?我倒是不怎么在意,但没有想到他对自己的夫郎居然这么的照顾,宠爱。以前,打听的时候,说这人好吃懒做,吃喝嫖赌,我还真信了。没有想到,他实际上是这样的一个人。真是,让我吃惊不小。还是,小姐你有眼光。”

    却不说,沈凤宣主仆两个人对夜星的评价。只说,沈凤宣主仆两个人走了之后,宋柳就一直嘟着嘴吧,很不高兴。

    “怎么了?这是,这张嘴上都可以挂油壶了。”夜星看着宋柳嘟着嘴的样子,也不觉得难看,反而觉得自己的夫郎,那是越来越跟自己贴心了,不然的话,怎么可能在自己面前就直接耍小性子呢。他还是比较喜欢夫郎这个样子。

    “我问你?你是不是喜欢沈凤宣?”宋柳直接了当地开口说道。

    “嗤。你胡说什么呢我又不喜欢她,而且人家是大家小姐,我这样到升斗小民,怎么可能配得上她啊。”夜星听了嗤笑道,朝着宋柳又是挤眼睛又是做鬼脸的。话虽这么说,但是,听到自己的夫郎在吃醋,夜星的心里还是烫贴的。

    “那就是说,如果你配得上她的话,就要娶她了。”谁知道宋柳听了之后,紧接着这样问道。

    “怎么可能呢?我才不喜欢她呢。我就喜欢你,你不知道吗?我表现得还不够明显吗?”夜星朝着宋柳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宋柳被他这么一说,马上想起了一些少儿不宜的事情来,脸顿时红了起来,道:“既然不喜欢她,刚才怎么看了她好几眼?”

    ☆、第 85 章

    宋柳虽然说出了疑似吃醋的话,但是,却还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脸因此特别的红。夜星听了呢,却也不恼,在他看来,宋柳吃醋说明在乎他,心里有他,而且这也是小夫夫两个人之间特有的情趣啊。

    夜星笑着伸出手刮了刮宋柳的鼻子,宋柳的鼻子长得很挺。宋柳呢,瞪了他一眼,有些生气道:“怎么了?平日里不是很会能说会道的吗?今天,怎么没有话说了,是不是被我猜到了,告诉你,就算你真的看上了沈凤宣,她也只能做妾了,主君的位置是我的。”宋柳话虽然这么说,但是却还是很不开心,一想到以后会有人跟他一起分享夜星的关心和爱,他的心情就特别的不好。

    "看你说得是什么话?就算是吃醋,也不能随便错乱吃啊。沈小姐是什么样子的人,怎么会跟我一介草民有什么不清不楚的关系呢。更何况,我喜欢的是谁?你还不清楚、不明白吗?”夜星挑逗地看着宋柳,笑着道。“不过,我只所以多看了那沈小姐几眼,那确实有关系的。你不觉得她身上穿的那件红色的大袄特别的好看吗?我记得我们新婚的时候,你穿的那件红色的婚服可好看了,我觉得你如果穿上一件红色的大袄,肯定也会特别的好看。”

    宋柳听了脸红红的,他一想到刚才自己吃醋的样子,都被夜星看去了,不知道怎么了,就觉得有些害羞和慌张。这个时代,将就的是夫权至上的原则。一般来说,成为了这个男人的主君,那么他就应该贤惠、懂事,比如生不出孩子的话,就主动为男人纳妾。但是,宋柳虽然是这个时代的人,但是,对于这样的规矩却很是不屑。

    “我吃醋,你会不会生气,觉得我,不贤惠懂事呢?”张了张嘴,宋柳还是问出了口。如果,夜星不喜欢他吃醋的话,那么,他就把真正的自己隐藏起来,跟他做一对相敬如宾的夫夫好了。

    “怎么了?你在担心什么,没有关系的,我就喜欢看你这个样子,简直爱死你了。要知道,你可是我花尽了心思讨好的好夫郎,我怎么会为了这么小小的一点事情就跟你生气呢?而且,我觉得这是我们夫夫两个人之间的一个小小的情趣呢?”

    夜星揽住了宋柳的肩膀,外面风很大,可不想自己的夫郎感冒了?不然的话,这个时代的医疗设施可是非常的差的,一个感冒也有可能要了一个人的命。

    听到了夜星的话,宋柳特别的高兴,脸上洋溢着欢喜与快乐的神色。这才差不多,这才是自己挑的夫婿。他的心里涌上了层层的满足感。

    “天气有些冷了,甲板上也是风很大,不然我们先去船舱里吧,等明天,再出来逛一逛,看看风景。”夜星顾忌着宋柳的身子骨。这样冷的风,吹久了,对身子骨不好。而且,宋柳的脸色现在也恢复得差不多了,是时候回船舱里了。

    ☆、第 86 章

    这一路上的风景很美,夜星和宋柳可以说是免费的进行了一次长途的旅游。这一路上的风景对夜星来说,也是弥足珍贵的一件事情。毕竟,上辈子,他是孤家寡人一个,一直忙着赚钱,也没有合适的机会出来游玩一下。这一路上,和宋柳的旅游,让夜星彻底的融入了这个社会,融入了夜星这个身份中。

    对于宋柳而言,这一路上的旅游让他见识了很多的不同的风景和人和事物,不仅仅增长了见识,也开阔了眼界,可以说。

    夫夫两个人,就这样有空没空就腻在了一起。在这样长途的旅行中,他们这支队伍并没有遇到什么毁灭性的灾难。但是,还是在路上的时候,遇到过一对小的劫匪。就这对劫匪,夜星还没有怎么出手,问题就让沈凤宣的护卫队给解决了。

    护卫队的队长宋野因此对夜星是非常的佩服。他说:“夜兄弟,照着你的图纸改造的□□和匕首,实在是太好用了。平时,我们对付这样的盗匪,也要折损那么几个兄弟的,但是,这次,谁都没有受伤,就把这群劫匪给干掉了。”

    夜星摸了摸鼻子,没有说什么,不谦虚的把他的赞美给收纳了。刚开始的时候,护卫队们对于夜星是怀着排斥的心态的,毕竟,夜星这样一个乡下人,名不见经传的人,沈大小姐居然花了1000两的银子来让护卫自己,这不是看不起他们护卫队,或者说是不信任他们护卫队吗?

    但是,现在,用了夜星制造出来的匕首和小□□,他们都佩服得五体投地,只有经历过战场的人,才知道这两样东西的价值。

    可以说,在互送沈凤宣的途中,并没有遇上什么特别大的麻烦。夜星和宋柳不但享受了沈家带来的便利,而且还保持包吃包喝抱住的进行了一场华丽而长久的旅行,让这对夫夫的感情更加的牢靠和稳定了。

    到了京城之后,夜星才知道,沈家在京城居然是一个落魄的豪门大户。沈凤宣是其中一个嫡子的长女,只不过,母亲很早就去世了,然后,沈凤宣就被冷落了,被发配到了风华镇这样的一个小镇子上。现在,到了成亲的年龄了,她的家人想起了她的价值――联姻,于是,便有了这场浩大而长久的跋涉。

    到了京城后,夜星就拿到了另外剩余的500两银子。夜星的□□和匕首被护卫队长隐秘的告诉了沈凤宣的父亲。沈凤宣的父亲在朝堂上告诉了皇帝。据说,皇帝拿到手的时候,很是高兴,沈凤宣的父亲被奖励了不少的好东西。因此,后来,夜星又拿到了沈家给的5000两的银子。对于,这样的结局,沈家的人很是高兴,夜星也心情不错。有了这5000两的银子,他和宋柳在风华镇上的生活会好上很大。

    夜星和宋柳被沈家安排在了一个独门独户的小院子里,而且为了感谢他的互送之情,沈家给他们付了一年的居住费。对于这点,夜星也不由地感慨,不亏是大户人家,这个人情给的既实惠又大气。

    作者有话要说:  这篇文大概快要结束了 ,还有些细节交代一下。当然这篇文还是写得十分的虎头蛇尾,但我也写得挺尽力了,希望以后能写出很好看的文章。么么小天使们。

    ☆、第 87 章

    宋柳和夜星一直在京城玩了一个多月,看也看过了,买也买过了。两个人打算再过几天就回风华镇上去了。

    这夜,华灯初上,景色很是迷人,夜星牵着宋柳的手,走在了繁华的街上。

    “怎么样?好看吧?”夜星笑看着宋柳道。

    “好看,不过,我有些想家了,这里再繁华,也不是我们的家。”宋柳轻声说道,然后人往夜星的怀抱里缩了缩。这是他最近养成的习惯,喜欢靠在夜星的身上。反正是他的夫君,不靠白不靠。

    “嗯,过几天,我们跟沈凤宣说一声,就启程回家去吧。我也有些想家了。”夜星笑着道,京城虽然很繁华,但毕竟不是他们的家,没有多少的归属感。

    两个人牵着手,手拉着手走在了一起。

    突然,前面有了很多的黑衣人,然后一个酒楼被团团的围了起来。

    酒楼上的一个人抱着一个小孩,用刀抵在了小孩子的脖子上。黑衣人们大概是顾虑着小孩子,没有动手,场面一时十分的焦灼。

    夜星本来拉着宋柳的手想走,但是看了看被刀劫持着的孩子,一身的华贵的衣袍,脖子上还戴着一个金色的项圈,看起来富贵非凡。

    想了想,夜星决定管这件事情。

    黑衣人的头领本来是非常的焦灼的。这个小祖宗如果出事情了,那么他项上的人头就会掉下来。就在他惊疑不定,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远处突然一支箭破空而来,正好穿在了劫着小孩的眉心处,一箭致命。

    黑衣人的头领这个时候,立刻反应了过来,飘身向前,抱住了掉下去的小孩。一时间,场面非常的混乱。

    “我们走吧。”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做了好事情的夜星就拉着宋柳的手往回走了。没错,刚才的那支惊艳的一箭就是夜星给s,he出去的。当然,这也是夜星看小孩子的身份不凡,所以才出手的,回报应该不会少。夜星心里暗忖道。

    果然,过了几天之后,沈凤宣的父亲接见了夜星。夜星这才知道,他救的小孩是皇帝最喜欢的一位小皇子。沈凤宣问夜星有什么想要的?这当然也是坐在金銮殿上的人间至尊想要问夜星的。

    夜星笑了,笑得很是欢畅,这次的回报真是赚翻了。

    不久之后,夜星和宋柳就回去了。而夜星被封为了风华镇上的新的县令。

    转眼间,3年过去了。夜县令这个县令做得很是不好不坏,可以说在风华镇上,挺舒适的。他不想要再努力向上了,就安心当这个地方的一个小县令了。

    前两年,宋柳生了两个孩子,两个男孩,一个叫石头,一个叫小贝。

    夜星当了风华镇上的县令。夜月的身价可以说是水涨船高,前不久,嫁了一个秀才,前年也生了一个儿子。

    张才走在路上的时候,看到了夜星家的铺子,店铺名叫锦绣良缘。看了看依然看起来没有多少变化的宋柳,一身的红色衣衫,看起来富贵从容,不由地有一种自惭形秽的感觉。他这三年考了几次秀才,都没有考中。只能在村子里的私塾教书了,也没有什么大的出息,就图个温饱。

    李大牛呢,这几年过得也不好。没有一个女人愿意嫁给他,谁想要当一个奴隶,一生都为别人奉献呢?

    夜月出嫁的时候,李大牛也躲在了人群中看见了。回到家,他难得的失眠了,流下了眼泪。

    在夜星和宋柳成亲10年的时候,夜星给宋柳做了不少的烟花,烟花放在了空中,璀璨夺目。夜星抱着宋柳,站在了屋檐下看着烟花。

    “羞羞,爹爹又抱着父亲了。”一个小孩淘气的声音道,真是小石头。

    “哥哥,夫子说了,非礼勿视,非礼勿听。”这是小贝的声音。

    夜星和宋柳看着活泼淘气的两个孩子,露出了浅浅的笑容。

    与子携手,一生相随。

    全文完。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