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侦探推理 > 七玄

章节目录 七玄 第65节

    纪宸哼着哼着便停了下来,就当晏珩纳闷他为什么不继续的时候,纪宸突然开口道:“我在泫溟岛开辟了马场,我们可以打击鞠,踢蹴鞠,做什么都好,只要待在你身边便好,要是出去也可以,去哪都行,只要是跟你一起。你知道嘛,从前我无聊的时候,还是很喜欢看星星的,但是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星星都住进了你的眼睛里,这个时候我就便知晓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从今往后,我们不生离,死别之后还会再相遇。你晏珩,生生世世都是我纪宸的人!”

    晏珩听完倏地觉得鼻头一酸,眼眶都不自觉地s-hi热了起来,世间所有的一切等待和努力都是值得的,他朝纪宸试探地跨进一步,纪宸便把剩下的步数都走完了,并且一直走到了他的面前。

    如此看来,晏珩觉得那漫长的二十年漫无天日的生活也没什么,毕竟他们还有很多个二十年,可以说是无数个。

    良久,晏珩才开口道:“好。”

    【第四卷:万里星河完】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此文完结了,还有两篇番外!我打算一起放出来,大概就明天吧。这篇文我从2018年1月3号写到2019年1月9号,中途断过几次,所以说是写完了。

    还有一篇同世界观的固氮,崇偃和晏云黎的故事在那边,大概纪宸和晏珩也会打个酱油。

    就这样吧,谢谢小天使们的不离不弃(合掌感谢),我在这里给大家鞠躬了。

    爱你们~么么哒~

    第72章 番外

    【纪宸与小晏珩】

    【星历三千五百七十二年】

    【七玄山天权峰天极门春末】

    夜色凉如水,月光柔柔不似阳光那般温暖,却带着它独有的温柔。春末的晚风徐徐,带着一丝丝的闷热,东苑的桃花开得晚,此时正大片大片的绽着。

    晏珩坐在园中的石凳上,手里拿着一支桃花有一下没一下地瞧着石桌,今日是他的及冠礼,白日里是由师尊给他戴上的发冠,没有人比他更合适了。

    但是有人似乎缺席了,尽管晏珩已经许久没有见过他了,但是晏珩有一种直觉今日会见到那个人,那个笑起来飞扬跋扈的人。

    及冠礼很重要。

    晏珩从今日子时到现下也没有见到那个人,久到晏珩快要睡着了。

    “哎呀,这里有点难寻啊。”纪宸翻坐在墙头上,月华撒了满身,他示意晏珩噤声,“我翻墙过来的,没敢走正门,别说话啊。”

    晏珩一个激灵从睡梦中醒了过来,他从石凳上站了起来,兴奋地道:“我就知晓你今日会来。”

    纪宸从墙头上跳了下来,“今日可是你的及冠礼啊,再怎么样我都不能缺席吧。”说完,纪宸围着晏珩转了一圈,评价道:“都长这么高了,诶?你怎么没梳头发?”

    晏珩抓了抓头发,笑道:“你也不看看现在是何时了?”

    纪宸算了算时间道:“戌时末嘛,怎么你要准备睡了?我今日有些事情,得空才来寻你,莫怪莫怪。”

    “你能来就很不错了。”

    “正好,我帮你把头发梳上吧,我这资历虽比你师尊少,但是也亏不了你的。”

    纪宸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晏珩蹙眉道:“你确定你要给我梳头发?可是那不是长辈对晚辈嘛。”

    纪宸挑眉道:“你居然还计较那么多,我问你取表字了吗?”

    晏珩摇了摇头道:“没有。”

    “那不就得了嘛。”纪宸从纳戒里取出了梳子,招呼着晏珩坐在石凳上,“若是梳疼了,你就说一声,我还是第一次给别人梳头发呢。”

    晏珩听到此便妥协了,他乖巧地坐到了纪宸面前的石凳上。

    纪宸拿着梳子从发顶梳至发尾,他的力度很轻,生怕弄疼了晏珩。纪宸轻手轻脚地盘起晏珩的头发,单手固定住便从纳戒中取了一顶银制的小冠,将发髻塞到其中取了发簪固定在了发顶。

    纪宸左右查看了一番,满意地点了点头,俯身在晏珩的耳边道:“小美人,生辰快乐。”

    晏珩不自觉地偏了偏头,小声道:“谢……谢谢。”

    纪宸伸手捏了捏晏珩的脸颊,笑道:“你脸红什么啊。”

    晏珩低头不语。

    纪宸又从纳戒里取了一个檀木盒子放在了晏珩手中,说道:“生辰礼物,看看喜不喜欢?”

    晏珩打开了盒子,里面躺着一块白玉牌子,晏珩当即愣住了,他看向纪宸问道:“你可知道这是何物?”

    纪宸不明所以地道:“发现了一个玉牌子,觉得成色不错,就拿来给你当生辰礼物了,你若是不喜欢用它雕块玉牌,或者发簪都行。”

    晏珩抿唇笑了起来,觉得这个傻子真的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就拿这么贵重的东西送他当生辰礼物了。

    “我很喜欢。”

    “小美人,抿唇笑的模样很好看嘛。好了,时辰不早了,去睡吧,我也要回去了。”

    “好,你也早休息。”

    纪宸头也不回地摆了摆手,“知道了。”

    第二日清晨,晏珩醒来后的第一件事情便是寻找昨日的那个木盒子,当他打开盒子看到里面的擎风令时,嘴角不自觉地上扬了几分,原来昨夜并不是梦。

    【东方非垣与东方煜】

    【星历三千五百九十八年冬月末】

    东方非垣死了,死在了寂静的冬夜,没有任何人的打扰,是清晨给他送洗漱用具的侍女发现的,遵从了他生前的意思寥寥草草的埋了。

    对于他来说,死大概是一种解脱吧,解脱了自己也解脱了别人。

    那时,在太真门的东方煜,突然从入定的状态下脱离了出来,心里的一根弦,就在方才突然断掉了。

    有一个对他来说很重要的人,永远的离开他的生活,不知道何时会回来。

    第二日,东方煜便向火翼子辞行离开了七玄山,说是要出去游历一番九州。

    东方煜先是去了中州的香榭,看了一眼大门紧闭的东方府邸便转身离开了,他并没有什么想去的地方,就从南州一路徒步北上,走走停停,停停走走。

    第一年,东方煜到了中州霄云城,这里相当的繁华。

    第二年,东方煜到了东州,顺道想去拜访一下晏珩和纪宸,却扑了个空。

    第三年,……

    ……

    【星历三千六百一十三年春日】

    东方煜又重新回到了南州,他曾在这里出生,在这里长到了十岁。现下看来此时的南州和彼时的南州也没什么区别。

    一群小孩叽叽喳喳地从路上跑了过去,嘴里喊着:“大王大王,我们现在去哪?”

    带头的小孩高声道:“孩儿们,跟我走,我请你们去吃甜酒糯米丸子去。”

    带头的小孩不过十五六岁左右的年纪,个子已经相当的高了,袖子挽到臂肘,跑得一头热汗也不顾上擦,一群矮他一头的小孩子们对他唯命是从。

    东方煜鬼使神差地抬脚跟了上去。

    八/九/个/孩子在甜食摊子上一座,几乎沾满了所有的桌子,当然有一张桌子是带头的小孩一人坐的。

    带头的小孩伸手给了摊主一块银子,买了不少甜酒糯米丸子。

    有一个小鬼头蹿到了带头小孩的面前,笑道:“大王,你看那人真奇怪,一直看着你呢。”

    带头小孩吩咐道:“那你去把他带过来吧。”

    “得令!”说完,小鬼头就跑了过去把东方煜拉到了带头小孩的面前。

    洛承严看到了东方煜后背上的剑,眼前一亮,问道:“你是修道的?”

    东方煜点了点头。

    洛承严慌忙起身,让东方煜坐了下来并让摊主再端上一碗甜酒,洛承严谄媚地笑道:“我叫洛承严,是这里洛员外的独子,你能不能教我修道啊。”

    东方煜问道:“你为什么这么想修道?”

    “我和修道有缘分啊!”洛承严伸出小臂,上面有一个红色的小点,他指着这个小点道:“我出生时,就来了两个仙人,他们说这个胎记就是果,因为前因所以这辈子会结下好果子,我的名字就是他们取的呢,他们还给我拟了表字。”

    东方煜看到洛承严手臂上的红点,当即如同五雷轰顶,愣在了原地。

    洛承严见他不说话,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你傻了吗?既然你也是修道的,能不能告诉我这前因后果啊。”

    东方煜大抵能猜出那两位仙人是谁了,他慌忙问道:“他们给你拟的表字是什么?”

    “你怎么这么心急啊,我才十五是不能有表字的,不过告诉你也无妨。”洛承严咬着嘴角嬉笑着,一脸狡黠的模样,小声道:“我表字非垣。”

    东方煜笑出了声,他伸出左手,挽起了袖子露出了那颗与洛承严别无二致的小痣,这哪是什么痣啊,分明就是相思蛊留下的印迹。

    洛承严伸手摸了摸东方煜手臂上的小红点,奇道:“你怎么有一个和我一样的啊?”

    东方煜道:“我教你修道,不过这辈子你可别再走歪了。”

    洛承严兴奋地点了点头道:“好!”

    后来,东方煜被洛承严死死地压在身下时,就想着当初为何要教这个人修道,一把掐死该有多好,不过为时已晚。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