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侦探推理 > 我在宋朝养妖怪

章节目录 我在宋朝养妖怪 第28节

    李半溪遮住眼睛,须臾回道:“嗯,有法子了,三天后准备实行呢。”

    狌狌听他语气平静,完全不像有撒谎的痕迹,自是开心道:“那就好,就说无伤应该会有法子,虽然这两人见面不太好,但至少能把小命保住……命还是第一,其他的都算个屁!”说了一大堆,狌狌也觉得自己有点烦,又高兴道:“那我不吵你了,需要什么尽管和我提,我尽量弄来!”

    虽然狌狌平时里和连朔吵吵闹闹个没完,但该有的关心还是一分不少,李半溪下定决心般说:“嗯,是缺点东西。”

    狌狌连忙问缺什么,生怕耽误时间,这时候的时间就等于连朔的命。

    “两套喜服,都为男子的,还有一壶酒。”

    连朔很快就找到了那座坟墓,只是那座坟墓光秃秃的,没立任何墓碑,他甚至连自己亲生母亲的姓名都不知道,但他还是摘了一小束野花,放在墓前,站了一会儿就离开了。

    旧人而已,他剩的日子也不多了,马上也会变成这旧人,到时候李半溪就来看他吗?会也摘这么一小束新鲜的野花放到他墓前吗?

    连朔越想越慌,此时此刻心中只有一个念头——看到李半溪,他要他目光所及之处,都是他。

    到家的时候狌狌已经走了,桌子上放着几样菜,还冒着热气。李半溪还在厨房里忙碌着,见他回来笑着道:“等会儿,还有个汤,马上就能吃晚饭了。”

    连朔走进厨房,被背后轻轻环住他,李半溪能感觉到他一身的寒气,笑着拍拍他的头:“你身上怎么这么凉?”

    说完便准备转过身抱住他帮他暖暖身子,哪想这一转头便发现连朔惨白着一张脸,惊慌道:“怎么脸色这么差?”

    连朔也惊讶:“可能天气凉了吧!”李半溪心想,难道是生命将尽,开始便虚弱了吗?

    事实证明李半溪的想法是正确的。接下来这两天,连朔变得越来越虚弱,脸色始终惨白着 ,力气也大不如前,李半溪总担心他这么飘着飘着就没了,就想着法子给他做好吃的,去他想去的地方。

    而连朔虽是身体无力,但总是停不下来,一会儿在房子里东敲西敲,生怕这屋子漏雨,自己走后李半溪一人做不来这活。折腾完屋子又开始将自己尽数身家都塞进李半溪随身携带的钱袋子里。

    看着李半溪满是心酸。

    偏偏这人又问他:“半溪,你还有什么想做的事?”

    明明就应该自己满足他的愿望不是吗?李半溪从箱子里拿出两件大红色的喜服来,“还有一件,我想和你成亲。”

    满月之夜。

    狌狌巨人等在房门外面摆了一桌子喜宴,其实来的妖也就那么几个。

    而屋内没掌灯,天窗下落得月光朦朦胧胧。

    两人都穿上大红色喜服,纵是再虚弱也衬得面色夹粉,而连朔看见被喜服包裹住的李半溪后,不住露出惊讶之色。

    月色之下,这人的颜色竟比平日里更添三分。

    “早知道就给你买红色衣服了,”连朔轻轻握住他的手,“穿起来竟比我还俊。”

    也不知是被羞的还是被这衣服衬得,李半溪面露羞涩,面如桃花,叫连朔看得心里直痒痒,上前一步直接印上他的唇。

    这个吻又轻又软,连朔慢慢濡s-hi李半溪的嘴唇,先是舔s-hi他,而后轻轻噬咬着,趁着他开口换气的劲,直接撬开他的牙关,直攻进去找到那条粉色小舌,尽数交缠在一起。

    “唔……”李半溪换不上气,直到快要窒息的时候,连朔才送开他,而后搂住他,头靠在他的肩上,半开玩笑道,“你说……我会不会死在你身上?”

    本是一句尽享鱼水之欢说出的荤话,此刻却满是悲凉和凄怆。

    李半溪用力打他,只轻轻装个样子敲了他一下:“说什么呢!大喜的日子。”说完又给酒杯里添了酒,拿了一杯递给连朔:“交杯酒。从今夜起,你我正式在一起,长相守,共白头。”

    连朔轻笑了一声:“长相守……我何曾不想,我们就今夜长相守吧,过了今夜,我不在了,你过你的日子,只是要给我弄个好点的墓,多给我烧点好看的红衣服,你要是再遇见喜欢的人了,可千万别到——”

    李半溪将酒直接递到他嘴边:“别误了时辰了。”

    连朔知道他生气了,自己又何尝想说出那些话,便赔笑着把酒尽数喝下。

    而后他渐渐花了眼,全身失去力气,最后直接栽倒床上。

    李半溪将门打开,将早已做好的有浅坑的石床抬进来后,又将连朔抱到坑里,此刻他正平躺着,嘴角甚至还扬起一抹笑。

    一个轻吻后,他掏出了一把匕首,“这条命本来也是别人的,正好留给你,代替我活着吧。”

    说完用匕首狠狠给自己手腕划了一刀,血立刻大量的冒出来,李半溪平日里最怕疼,但此时连眉头也没皱一下。

    “连朔……”李半溪s-hi了眼眶,“我……我该怎么办?你告诉我……我除了这样,我能怎么办?”

    而后,他开始低低得哭出声来。连朔躺在那里一动不动,任由着鲜血浸s-hi他的衣服。

    狌狌闻到屋里竟有血腥味,自是带着一众小妖进了屋,正看见李半溪瘫坐在地上,一只手放在石床上,手腕上竟曰曰留着血。

    “怎么回事!”狌狌也惊住了。

    巨人一见李半溪流了那么多血,吓得一下子哭出来。

    “嘘!”李半溪脸色惨白,将手指放在嘴唇中间,“别吵醒他了。”说完惨淡一笑。

    巨人只知道哭,担生在一旁看着,大白直接蹦过去,用身体轻触着李半溪未受伤的另一只手。

    “怎么回事?”狌狌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不是大喜之夜吗?怎么……怎么变成这样?

    李半溪血流得太多,语气也变得微弱:“只有……我……才能……救他。”

    狌狌听完只呆立在一边,什么也不再问,屋里的青苔渐渐多起来,李半溪朝着连朔看去,想把他的一眉一目都记在心里。

    连朔脖子上还挂着个玉佩,李半溪用带血的手指取下,只见上面刻着:半溪明月,一朔山风。

    李半溪虚弱得看都睁不开了,嘴唇不停在动着,只是发不出任何声音,狌狌似乎能读懂他的口型,他在不停重复着“等我”“等我”。

    李半溪终是阖上了眼,一动不动。

    而后,他的身体迅速化作一架白骨。

    而屋内,只剩满地的青苔。

    作者有话要说:

    完结倒计时~~~~新文《亡灵博物馆》正在备稿中,欢迎收藏~~~~

    第54章 相遇(正文完)

    雪花一片片落下,给这座平日里喧嚣的小城带来了几分静谧,没过多久就在地面积了一层的雪。路上行人很少,来去匆匆,都无心观赏这经常出现在北方小镇的雪景,只想快点钻进一家散发着香气的咖啡厅,点杯香浓的拿铁暖和暖和。

    工作日的下午两点,一家名为“星期六的主打”的咖啡厅里的客人十分稀少,准确说只有一张桌子上坐着两个人。

    剪着干净利落短发的女人明显是个职场女性,穿着剪裁得体的西装,手上是一块小巧j-i,ng致的表。此时她正轻轻搅动着手边的咖啡,面带遗憾之色问对面的人:“半溪你真的不考虑一下了吗?”

    对面一个长相俊秀的男生笑着摇摇头:“不了,江姐,麻烦您了,这么冷的天还特意出来跑一趟,不过我已经决定了,这个真的不签了。”

    被称作“江姐”的女人还在继续晃着咖啡杯,试图再一次打动对面的人:“这次这个影视公司资源是目前国内最好的,给出的价钱是别家公司的三倍啊!你签了之后还可以和他们谈条件,什么演员必须你过目啊……你自己亲自写剧本啊之类的,这个合同弹性大,你签了之后可就是我们网站的扛把子了,到时候到哪都得供着你……你以后也不用那么辛苦赶稿之类的了,光靠这个合同的签约版权费就够吃一辈子的了……你以后再写出什么作品,不管作品的质量好坏,只能比这本更红。”

    江姐霹雳巴拉说了一大堆,一副对面的人不签约她就誓不罢休的模样,说完这些之后,她朝李半溪看去:“想什么呢?怎么突然笑成这样?”

    李半溪显然在出神,他被江姐的声音带回现实,不好意思道:“抱歉,我就是……想起了我漫画里的那群妖怪。”

    江姐听他没有立刻拒绝,立马来了j-i,ng神,她是当红签约画手“半溪明月”的责任编辑,而“半溪明月”就是李半溪半年前用来连载漫画的笔名。这部连载漫画叫《半妖物语》,自从连载一来,好评不断,多次被推到排行榜上第一名,而同时,国内出名的影视公司看中了这部漫画,准备将其影视化。

    而价格自然是出乎意料的高,整个编辑部都欣喜若狂,江姐更是第一时间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李半溪,哪知道对方沉默了一阵拒绝了这个从天而降的聚宝盆。

    李半溪一口将咖啡喝完,正坐着问对面的编辑:“江姐你看过我那部漫画吗?”

    “这不肯定看过吗?”这么现象级的作品,她和另外几个责编每天都要谈论后续发展如何,以及双男主之间明显超出友情的感情戏,“画的特别好,每个故事都极近温柔。”

    李半溪欣慰得笑:“知道为什么这部作品有感染力吗?”

    江姐还在脑子里准备着措辞,就听见李半溪接着说道:“因为我是参与者,他们每个灵魂,都刻在我的骨头里,挥之不去的。”

    “还有,这部作品里每个灵魂都有自己的故事,他们就是他们,别人演不来他们,也演不来他们身上的故事,如果我看到了,会很别扭。”

    江姐终是努了努嘴,似是想开了,不再劝他:“好吧!既然你已经决定了,我就不再强求了,再说就显得我强人所难了。”

    李半溪拿上大衣和围巾:“江姐,那我就先走了,今天还没更新呢!这次算我的,你喝好再走!”

    江姐笑道:“算你小子有良心,行了,快去赶画稿吧!别让粉丝等急了,我和小雅还等着看呢!”

    李半溪已经穿好了衣服:“行,那我先走了,江姐再见!”

    “去吧去吧!”江姐故作嫌弃得催着他走,而后不忘加了一句,“多画点感情戏啊,能不能下章就谈恋爱啊!”

    李半溪站在门口愣了会儿,半晌才反应过来,笑着挥手道别:“你就等着看吧!”随后出了咖啡厅。

    “这小子!”江姐笑着摇头,一口气喝下了手边搅拌半天的咖啡,喝完后皱眉,“有点甜,糖加的有点多。”

    李半溪出了门,外面寒风凛冽,雪花随着风刮到他的围巾和头发上,露出来的皮肤像被刀刮一般生疼,但他突然就停下了脚步,开始抬头看天,六角形的雪花落在他的脸上,有片甚至落在他卷翘的睫毛上,冰凉冰凉的,但李半溪依旧保持着这一姿势站了好久。

    那边……是不是也在下雪呢……

    半年前,他从家里醒来后,发现自己正躺在客厅的地板上,包里的手稿还散落了一地。

    他算是借尸还魂吗?在古代死了以后,重新回到了现代?

    他一时也弄不清楚,但从眼前的情况来看应该是这样的,李半溪揉着脑袋,举起自己的手腕,本该有条疤痕的皮肤光洁无暇,连个刮伤都没有。

    自己……又回到了现代吗?手机在掉在他旁边,他按了一下,屏幕显示下午四点多。

    离自己穿越只隔了一个多小时。

    连朔……他怎么样了呢?这时候该醒了吧,他……会怪自己吗?

    李半溪苦笑道:真想再穿回去,想和他在一起,想和他一起生活,他们只见经历的太少,很多事情都还没做过,很多地方都还没去,他和他的回忆都是零星的,破碎的,需要自己一点点拼凑起来,在无数次的回忆中度过。

    玉佩!

    对,玉佩呢!他是靠那枚玉佩才穿回一千年前,这次是不是又可以穿过去?

    可惜他找过了整个客厅,也没再看见那枚玉佩。

    后来他翻遍了整个屋子,连个影子都没有。后来他渐渐开始往古玩城跑,时不时买上一块形状颜色相似的玉,可惜那些玉都是普通的,放在家里除了欣赏什么也做不了。

    夜深人静的时候,他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连朔……这时候在干嘛呢?还呆在两人一起住的屋子里吗?还是已经去了道馆继续当捉妖师呢?

    巨人还好吗?他闭眼之前,一屋子的青苔,巨人一定很伤心吧,他这个哥哥太不称职了,说好永远不离开他,永远不丢下他,他又食言了。

    还有担生和大白,会怎么样呢?还是依旧待在屋里的角落里,一言不发呢?

    还有狌狌,会不会开导下连朔,让他好好活着呢?

    自己当时是极y-in之体,放了血给连朔,要是不出意外的话会变成全妖,那时候会一直活下去,没有年龄限制呢?

    没有年龄限制!

    李半溪被自己这个想法震惊了,一下子从床上弹坐起来,自言自语道:“连朔是全妖的话,会一直活着……那他现在,是不是待在某个地方?”

    李半溪兴奋得下了床,打开电话,搜索一千年前的历史,可惜关于“李家村”的记录几乎都没有,就算有,一千年都过去了,连朔还会在同一个地方等着他吗?

    自己这么坏……残忍地抛弃对方,连朔恨他还来不及吧!怎么会还在同一个地方等着自己呢?

    究竟在哪里呢?

    他失望得躺回床上,看着窗外,外面都没有月亮。又按开手机,点开日历,惊讶得发现今天是十五。

    满月吗?李半溪想起第一次见到连朔变身的那晚,也是个满月之夜,他昏睡的脸庞和冒出来的耳朵尾巴一直不停的出现在自己的脑海中。

    现在都看不见月亮了呢!月亮如何思念,当你看着它时,它会把这份思念带给你所想的人。

    而现在月亮都不见了,就如同李半溪无处安放的失落和怀念。

    日子还是要过,没有连朔的日子,也是要过的。

    只是少了生气,少了盼头,少了幸福。

    李半溪将他无数的情丝和眷恋都放入了《半妖物语》中,没办法,他太想他了,他想到发疯,想到落泪,想到想抛弃一切去寻找他。

    但去哪里找呢?若是他也在这个世上,他会找到自己吗?还是自己有名了,他才能看到自己吗?

    李半溪一大把年纪,早就过了进娱乐圈的时候,他能做的,就是尽量写好他们之间发生的故事,如果连朔看到的话,会来找他的吧。

    他甚至还偷偷百度过连朔的名字,可惜同名的人很多,却都不是他。

    他会不会改了名字,换了身份呢?毕竟一千年都过去了,总不能以同一张脸同一个身份在同一个地方待下去吧!

    他肯定会换身份换名字,然后辗转不同的地方,不让别人发现他的异常。连朔这么聪明,自己能想到的,他肯定能想到吧。

    去了不同的地方,一定遇见不少优秀的人吧,会不会,这里面……就有一个刚好是连朔喜欢的呢?

    一千年的时间太长,连朔会不会早就把自己忘了,然后遇上不同的人,再和他们坠入爱河。

    李半溪突然就跟心里堵了块棉花一样难受,是啊,拼什么一千年的时间,要为自己这样一个主动抛弃他的人守身如玉呢?这世间,比他优秀比他有趣的人太多了,连朔肯定会爱上别人吧!

    这么一想,李半溪委屈得就要落下泪来,凭什么呢?自己可是为他付出了生命呢!虽然现在自己仍活着,但当时并不知道做这一切的后果,自己这么爱他……他会爱上别人吗?

    这么纠结着,李半溪终于陷入梦中,这梦里的内容显然不太好,他连睡觉眉头都紧皱着。

    清晨,吵闹的电话铃惊动了床上的人。

    李半溪艰难的从被窝里伸出一只手,“喂?”早晨的声音本就略带沙哑,更可况他这种夜猫子。

    “喂,”对面的人是江姐,“半溪啊!我和那家影视公司说了,但对方似乎对你的剧本很赶兴趣,这次是老总本人来找你谈呢!”

    李半溪揉着红肿的双眼,从床上坐起来:“不用了吧……就说我已经拒绝——”

    江姐打断他的话:“人已经出发了,估计这个时间……已经到你家了。”

    “什么,”李半溪听到这句话终于清醒了,“你把我家地址给了一个陌生人?”

    对面开始打马虎眼儿,李半溪刚想兴师问罪,就听见门铃响的声音。

    这么快就来了,李半溪快速得收拾了一下,打开门准备婉言拒绝这位老总时,却被眼前这张脸惊住了。

    那是一张他朝思暮想,日日思念的脸。

    那人穿着一身黑色西装,上前几步直接把还在蒙圈的李半溪搂在怀里,李半溪终于又寻回了,这对于他来说只丢失了半年的熟悉的气味。

    那人颤抖着声音道:“你知道吗?我等了你一千年。”

    李半溪瞬间红了眼眶,谢谢你,熬了这么久,撑到我重新遇到你。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