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B L 同人 > [综]对方向你砸了一场暴风雪

章节目录 [综]对方向你砸了一场暴风雪 第12节

    鸣狐也一脸懵。

    辉夜姬扯扯嘴角。

    “你没火了。”

    作者有话要说:

    辉夜:你没火了,我来给你打个火。

    为什么我会经常通不过网审呢...=(:з」∠)_

    第45章 灯下黑

    没火?

    没火??!

    绕是大天狗,此时也因为辉夜姬给出的解释懵住。

    “你这大概就是人类们所说的灯下黑,了吧。”辉夜姬抿唇笑了笑。

    大天狗面色古怪:“啊,大概。”

    于是只有鸣狐这个搞不懂鬼火是什么东西的最为淡定。

    .....

    雪女上下打量了一番恢复正常的大天狗,听完辉夜姬的解说后,一个没忍住,侧过脸笑了笑。

    到底是他们想东西太过复杂,把本来很简单的事生生拖了那么久。

    “所以,既然事情解决了,那这位...鸣狐,也不用给你【卖身还债】了吧。”雪女道。

    大天狗闻言皱眉,“【卖身还债】什么鬼...”

    说的跟他是强盗一样。

    辉夜姬半掩着袖子,似乎觉的大天狗吃蔫的表情难得一见,在旁边呵呵的笑。

    “随便他,本来我也没想着靠这个去胁迫他什么。”大天狗拂拂袖子,给雪女一个警告的眼神。

    几天不揍你你就乱说话,嘴皮子一嗑一碰,说的尽是叫人生气的话。

    大天狗既然已经恢复正常,中午的赛事自然不在话下,临上场时他跟对面队伍的酒吞童子的视线碰撞到一块,雪女站在旁边几乎都能看到两位大妖眼神碰撞后产生的小火花。

    最后是酒吞率先收回了视线,原因无它。

    ——旁边的茨木看不下去了。

    颇为不自然的拽了拽挚友的袖子。

    雪女和大天狗抽抽嘴角,将这一幕收入眼底。

    前者心中默默感叹了一句“真齁”,而后向观众席的清光远远抛了个媚眼。

    清光:“…???”

    大天狗:“呵。”

    于是只有大天狗形单影只,孤家寡妖。

    越想越是生气,他这场比赛暴风刮的格外猛烈,心情极为不爽。

    比赛途中,大江山队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加油队,口中乌拉乌拉唱个不停,唱一句喊一句酒吞童子万岁,鬼王大人必胜。

    敲锣打鼓,好不热闹。

    比起他们来,爱宕山这边就要冷清的多,只有清光一个人在最开始喊了几句加油,见没人跟自己一起喊后又讪讪然老实坐下。

    “我还以为大家会跟我一起喊…”清光不自在的用手指卷着自己的头发,心想故事里那些一个人喊然后大家都受到鼓舞一起加油什么的都是骗人的。

    鸣狐眨眨眼睛:“…”

    “话说回来,鸣狐你,从刚才开始,是不是心情不太好?”清光自己沮丧了一会儿,见场内比赛进行的如火如荼,那点沮丧很快便消散殆尽。

    趁着两队第一回合结束,各自休息的空当,清光小声的询问道。

    尽管对方看起来和平常一样,但…清光就是知道鸣狐现在不开心。

    鸣狐:“没什么。”

    “…是吗。”

    “嗯。”

    见他不想说,清光想了想,没再多问。

    中场休息结束,第二回合开始。

    鸣狐往下看了看,下意识的寻找熟悉的身影,却猝不及防的和那妖对上了视线。

    鸣狐:“…”

    对上视线了…

    大天狗:“…”

    刚刚,是在看我?

    作者有话要说:

    双手茨苗...

    确认过眼神,是我得不到的茨茨。

    第46章 这样就和谐多了

    这场比赛最终以对面茨木被雪女暴风雪混乱后杀光队友告终。

    大江山队:“???”

    加油的小妖怪们:“???”

    虽然心里早就有了准备,但当自己心中担心的事真的发生了时,酒吞还是有些接受不能。

    虽然他也有过被混乱后将鬼葫芦转向队友的经历,但...他那只是突死了一个。

    也没跟茨木这样似的一个球过来全队都命丧黄泉的啊。

    清醒后的茨木:“...挚友,你听我说。”

    酒吞:“...”

    “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等清醒过来...”茨木不安的看了酒吞一眼。

    场上就只剩我一个了。

    酒吞抽抽嘴角,抬手揉揉茨木脑袋:“...没事。”

    心想:茨木,相当有大江山风采。

    青出于蓝胜于蓝。

    “雪,真厉害!”

    雪女一下场就被清光的表扬给糊了一脸,他不好意思的抿唇笑了笑,小指悄悄勾起清光的来回晃晃。

    “也没有多厉害啦~”哈哈。

    大天狗从旁边经过,视线余光看到这一幕皱皱眉,口中轻哼了一声,心中腹诽雪女臭不要脸。

    辉夜姬坐在竹筒上,与大天狗并行。

    “话说回来,”辉夜姬点点自己额头。

    大天狗:“嗯?”

    “你怎么会被那个人把身上的鬼火给吸干净的?”她眨眨金色的瞳孔,满是探究。

    不仅被吸干了鬼火,连身体也缩小了那么多。

    更奇怪的是她打完火后大天狗就莫名其妙的变回来了。

    “我也不知道。”大天狗一副不欲多说的样子。

    要是知道因为什么,他当初也不至于那么束手无策。

    “哦~是吗。”辉夜姬点点头,正欲再说些什么,却突然看到了不远处自己心心念念的身影,想说的话顿时抛在了脑后。

    “那就先这样吧,我先走了。”说完,便驱使着身下的竹筒朝那个方向而去。

    大天狗连再见都没来的及说,辉夜姬便消失不见。

    朝她离去的方向望去,只见刚才还揶揄着自己的辉夜姬此时双颊飞上了粉色,状若十分羞涩的用手抓起男妖的袖子,在发现对方没有拒绝后,脸上便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

    被她抓着的男妖向来冰冷的神色也柔和了几分,脸庞秀雅而英俊。

    大天狗:“...”会心一击。

    往前,是辉夜姬和万年竹。

    往后,是雪女和他的小妖j-i,ng。

    大天狗被夹在中间,退也不是,进也不是。

    他不由在脑中思考,明明不久之前大家还都一样,怎么突然之间,平安京就变的粉粉嫩嫩的了呢。

    茨木和酒吞去年不还是你追我躲天天干架一言不合就巅峰对决来着吗?

    越是深想,越是难过。

    “你...”不开心吗?

    鸣狐本来跟在清光旁边,见雪女和清光之间旁若无人的亲昵举动,便十分自觉的缩小存在感躲到一边,却没想,这一缩,就看到了大天狗一个妖站在路边,好像在思考着什么似的。

    走近一看,发现对方脸上的表情还很严肃。

    鸣狐刚说出第一个(你)字就后悔搭话了,生生把剩下的那几个字给咽了回去。

    可是已经晚了。

    他已经成功的引起了大天狗的注意。

    后者踩着木屐,哒哒哒的上前两步,问鸣狐:“不介意和我一起走吧?”

    鸣狐:“...”点头。

    大妖却像是舒了一口气的样子,鸣狐模模糊糊的听见他好像说了一句,〔这样就和谐多了〕。

    作者有话要说:

    虽然没有得到茨茨,但我得到了小天狗嘻。

    大天狗:怎么办,我感觉我被孤立了。

    第47章 相逢

    “妖怪之间的比赛?”放下筷子,萤丸对以津真天口中的比赛感到十分好奇。

    “嗯,就在不远处。”以津真天|朝萤丸眨眨眼睛。“...说不定会有线索,要去看看吗?”

    一听到〔线索〕二字,萤丸当即答应了下来。

    ——“好呀!”

    他们很快便到了举行比赛的山下,以津真天从怀中掏出十颗勾玉交给了看着门的小妖怪,后者递给他们两张纸质的票卷后,便打开了结界门让他们进去。

    顺着指示牌走到赛场观众席,一进入,萤丸就被场上五颜六色的技能吓了一跳。

    ...冰?火焰?甚至还有从地面钻出来的巨掌?

    萤丸突然觉得自己的小脑袋有点当机。

    虽然他知道妖怪们肯定有自己的不同寻常之处,和小天在一块呆了那么久也多少长了点见识...

    但突然看到那么多五颜六色的技能,萤丸一时之间还是有些怔愣。

    “怎么了?”歪头一看萤丸脸上的表情,以津真天拍了拍他的手背,将萤丸从震惊中拉了出来。

    “...没事,就是...妖怪们,好厉害啊。”被震惊到也只是那一会儿,被以津真天叫醒后,萤丸不免感叹。

    以津真天:“...是吗。”感叹的表情有点...可爱。

    一妖一刀随便找了两个空位坐下,突然,萤丸像是发现了什么,立马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以津真天不明所以的看向他,却被萤丸欣喜的抓住了手。

    “...”进展...是不是稍微有点快?

    以津真天很纳闷。

    就算她是妖怪,可也是个女性妖怪。被抓住手什么的,也会害羞的呀。

    “小天!我看到清光了!”萤丸兴奋的说。

    以津真天:“..哦?噢!”

    “啊!还有鸣狐!”

    “...是吗,太好了。”

    所以,刚才发生的一切,是我想太多了吗...

    以津真天更纳闷了。

    “你真是我的幸运星!”萤丸道。

    还边说边给了以津真天一个拥抱。

    很紧的那种。

    以津真天:“...”(⊙v⊙;)嗯?

    #妖脸通红#

    萤丸的手很冰冷,被他拥抱的时候,以津真天感觉自己像是在被冰块糊了一身一样。

    但是...

    为什么她脸上却不停的在升温?

    好不容易挨到了赛事结束,萤丸拉着以津真天,像是突然爆发了某种力量,左拐右拐的就绕到了清光和鸣狐的面前。

    清光:“Σ(дlll)”

    鸣狐:“╭(°v°)╮”

    萤丸激动的脸都有点红,“清光!鸣狐!”

    雪女的脑神经被这一幕刺激的一跳,他喉咙里咕咚了一声,伸胳膊捅了捅身旁的清光:“...你朋友?”

    清光:“〔呆若木j-ijpg.〕啊?”

    不能说是不高兴,反而,因为太高兴了,清光霎时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

    该说...〔好久不见〕吗?

    大脑刚给出了结论,清光的耳朵就听见了对面萤丸爽朗愉悦的声音:“好久不见!”

    ..._(:з」∠)_

    噫!?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