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言情 > 金牌粉丝[娱乐圈]

章节目录 金牌粉丝[娱乐圈] 第24节

    他仍旧是那个温柔腼腆的模样,只是在拿奖杯时的目光变得坚定许多。

    第三年,蓝霈希推掉了所有的工作和沈溪泽成立了深蓝影视,被踩踏了两年的CP粉又狠狠的扬眉吐气了一番,这下深蓝就更要威名远播了,取这个名字的时候沈溪泽嫌麻烦直接丢给了蓝霈希来办,他写下深蓝两个字,沈溪泽意味深长的看了两眼也没做声,知道他还是放不下归澜。

    只是在两人宣布合作的时候,也偶尔也会有人在提起,大家还记得以前很火的归蓝CP吗?

    像一块小石子扔进了大海,即使荡起了波纹也难以察觉。

    第四年和第五年,深蓝出品的电视和电影纷纷上映,或许是因为时间短剧少倒都是好口碑。

    第六年,蓝霈希复出参演张锦程的古装动作电影《双鹰》,同年徐问问结婚。

    第七年,《双鹰》创票房奇迹,蓝霈希辗转于各大颁奖礼,年底蓝家添了个小丫头,催婚小队纷纷扑来。

    第八年,蓝家老太太病重入院,他不得不停下忙碌的脚步流连于医院,徐问问抱着女儿到的时候他正缩在墙角抽烟,见了她又急忙碾碎在了纸杯里,她顿了顿后将熟睡的女儿放在了老太太身边,蓝霈希皱了眉,“把豆豆抱走吧,你外婆醒了又得担心自己会传染她了。”

    她弯腰蹲在了他跟前伸手来拉住了他,温柔道:“外婆年纪大了总会离开我们的。”

    他垂了眼,“那你年纪比我小你不能离开我。”

    她便红了眼,“我知道。”

    “你得发誓。”

    她哭笑不得的发誓,“我徐问问发誓一定要比我舅舅活得久。”

    他笑了笑。

    年底的时候,老太太已是药石无医,他的烟抽得更厉害了些,但无论怎么难受他都保证不会在孩子面前抽,徐问问因此也经常将豆豆塞给他来照顾,蓝霈希无奈,“我把你拉扯这么大现在还要来养你的女儿。”

    “能者多劳嘛。”

    下雪的那天老太太的j-i,ng神出奇的好,他在公司听见医生打电话说老太太醒了要下床,只好停下手里的事急急忙忙的赶了过来,老太太非要说自己病好要去看雪,医生护士都拿他没办法,蓝霈希哄了半天最后也只能允许她到楼下看看,但必须要坐上轮椅,她孩子气的别扭了半天。

    他推着她出了门,医院里的人认出他来急急忙忙要来打招呼,他伸手放在了嘴边同他们笑了笑,那些人也了然的点头冲他挥手便离开了。

    老太太伸手想要去接雪但被他按了回去,他蹲在他的身边温柔的说道:“外面冷,等你的病好了再去玩雪吧。”

    她笑了笑,费力的想要为他整理帽子,“希希啊,你还记得苏意第一次到咱们家的那天吗?晚上就下雪啦。”

    他的笑僵在了脸上。

    “你现在已经很厉害了,去见他吧。”

    他垂了眉点了点头,“等你病好了,我就带你去见他。”

    “问问已经长大了,有照顾她的人了,我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啊,再不见他你就没多少时间了。”

    “我知道……我过几天就去见他。”他也想见他,可是苏意那么聪明,他想藏起来,连张桂兰都找不到,他又要去哪里找呢。

    哄得老太太睡下后他又回了公司,徐问问抱了好几个剧本进来,他合上文件瞥了一眼,“你什么时候写了这么多剧本?”

    “不是我写的,是别人找你,知道你现在拍戏很挑,所以先把剧本送来让你看看再说了。”

    他不以为意的倒了一杯水放在了她跟前,“你帮我筛选一下吧。”

    徐问问便从这一堆剧本里抽了一本出来,“我还没细看,不过粗略这么一瞥,我对这部戏倒是很感兴趣。”

    他顿了顿,“不会是……同性的吧?”

    徐问问冲他贼眉鼠眼的笑了笑,“不是,过不了审。”

    他靠在了办公桌上,“那说说吧,能让你感兴趣应该很有意思。”

    “对嘛,是末日科幻题材,名字倒是很有意思叫……”

    “末日科幻?能拍这种剧的导演也没几个吧,虽然很有意思,但不好拍,就算能,剧本的要求也很高,之前深蓝拍过一部不还被骂了吗?”

    “这个好像是原著改编,虽然这几年我也没怎么看小说,但我刚刚搜了一下,这本书的人气还是很高的,而且这个作者还有个

    称呼你一定很感兴趣。”

    他拨弄着茶杯漫不经心的问道:“什么称呼?”

    “小归澜。”

    他猛的抬眼看了过来,还没等他发问,徐问问倒是侃侃而谈开了,“这个作者笔名叫水深失鱼,据说文风和一些特殊用词都十分像归澜,有人怀疑他是不是归澜开的小号跑去追问过,不过几年前归澜发了那样一条微博,大家也觉得有点瘆得慌,所以才给了他一个小归澜的称呼。”

    “你把链接发给我看看,算了我自己找吧,这本书叫什么名字?”

    “男国记事,男人的男,因为说的是男儿国啦。”

    说不定还真的有男儿国,而且按照这书上写的,他们的繁衍好像是克隆,古代肯定没有这技术,也许是外星人。

    他握着鼠标没有说话,徐问问便凑了过来,“是不是名字和内容差别很大?听起来好像个仙侠剧其实是个科幻剧。”

    “这里的男儿国是不是外星人?”

    “你看过吗?我看简介好像是这么写。”

    他的表情变得十分古怪,像笑又像在哭。

    “舅舅你怎么了?”

    “是苏意。”

    “真的假的?!卧槽我不跟你说了我先去要个联系方式,舅舅你先别急我马上就回来!”

    说完她就风风火火的冲出了办公室,蓝霈希翻到了作者的专栏,一本书连载了五年,到去年年底才完结,更新慢得可怜,书评群都是新的,看得出是完结后才突增的人气,这场面比起归澜的时候差了不少。

    他直接找到了网站上去,却被对方告知这个作者没有签约,他们也一直想联系但不行,他只好去微博试着搜索,除了几个冠以相似名字的小姑娘什么都没有,他眼中的光又暗了下去。

    徐问问的电话还没问到,那天晚上老太太却又倒下了,他赶到的医院的时候连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看似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的徐问问哭得晕了过去,不过还好她现在还有丈夫也不用他在担心了。

    蓝霈希冷静的看着他们将老太太装殓好又冷静的开车将徐问问送了回去,抽不开身的豆豆爸爸还不忘来关心他,蓝霈希摆手谢绝了他的好意,一个人回到冷清的公寓后伸手打开了冰箱想拿啤酒,在看到冰箱里的牛r_ou_酱时他觉得胃里一阵痉挛站不住的跌坐在地上大哭起来。

    一开始是苏意走了,然后是问问结婚了,再后来是老太太去医院,公寓的面积没有变,但却无端的空了,他把存放的啤酒全都搬了出来。

    虽然练了很久,酒量却还是不好,他步履蹒跚的去老太太的房里将东西整理好,又晕晕乎乎的坐在了书桌前,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空荡的桌子上已经堆满了废旧的文件和剧本,他心里难受得厉害只想给自己找点事情,忙又寻了个垃圾袋里将这些废旧物品全都塞了进去。

    反正都这么空了也不怕再空一些。

    藏在堆积如山的文件下的是那本《鬼仙》他抹了一把脸将书翻了出来,然后又翻到了夹着草稿的那一页,时间太久,那张草稿已经发黄了,他伸手抚了上去。

    “苏意,妈妈走了,我很想她。”

    空空如也的房子里没有任何人来回答,他伸手来撑住了自己的额头,肩膀抖动得厉害,“要是你在就好了,我看到你就觉得开心。”

    “你看到我拍的电影了吗?我拿奖了你也不在。”

    “你让我相信我们会再见,可是我不知道那到底是哪一天,我没有办法再等十年了,我都长白发了。”

    “我们认识二十年,我也爱了你二十年,可不可以不要再让我等你了。”

    他伸手来搓了脸,然后摸出手机拍了张照片。

    蓝霈希:妈妈走了,我很害怕,不想等你了。【图片】

    霈希哥哥节哀,阿姨只是去了另一个世界了,不要怕。

    怎么办我刷出这条微博就一直在哭,怎么都止不住,听说蓝澜姐姐晕过去了还没醒,哥哥你一个人吗?和蓝澜姐在呆在一起吧求你了。

    我妈妈也不在了,所以我知道那是一种怎样的感受,哥哥你要振作呀,阿姨在看着你呢。

    节哀……不过那张图片是什么,发错了吗?还有不等谁啊?

    等下这道题这字迹我好像在哪里看过啊,有没有华岚xxx届的毕业生,我是二班的,这个字迹好像我老师的啊。

    我是华岚的,学姐你好,不过这么多年了你真的没记错吗?

    不要脸的说以前暗恋过我的数学老师所以印象深刻。

    层主出来!我也是二班的,这不就是某人装逼乱说答案后苏老师打脸解题的那张草稿吗?题是苏老师自己出的,重复的几率本来就不高,这个字迹还这么明显。

    当初就有在传苏老师归澜的呀。

    所以这个不等的是归澜吗?我的天啊突然感觉好虐。

    多少年了你们这些CP粉能消停一下吗?我哥现在还伤心着呢。

    对不住,但是真的很好奇啊……归澜不是已经去世了吗?

    那我不清楚,但我们苏老师还活着的。

    所以这位苏老师到底是不是归澜?霈希哥哥等的又是不是他?我其实也不想KY的,可是真的很好奇啊呜呜呜,这么多年了我追的电视剧终于要揭秘答案了吗?

    事实证明,人只要活着,什么事儿都有可能发生的啊,我又相信爱情了呜呜呜。

    这条回复一晚上就叠到了十八万,第二天起身的层主都懵了,感觉自己好像突然变成了网红,截图一晚上传遍了网络,她的粉丝量暴涨,私信也一大堆。

    蓝霈希红肿着眼起身时才看到了自己醉酒时发的这条微博已经泛滥了,而且底下还清一色的圈了一个名字。

    @天边等雨哥哥哥哥快看这个!

    他点了进去就看见了这个账号转发了自己的那条微博并附字,开门。

    个人签名,深海失鱼,天边等雨。

    他几乎从床上滚了下来,走到门口时却又犹豫了起来,也许是有人在耍他玩的呢?那又怎样,就算门后没有人,他也会继续等下去的。

    他终于伸手开了门。

    门前的抬起头朝他看了过来,然后咧嘴冲他笑了笑。

    深海失鱼,天在等雨,门外是你。

    作者有话要说:  放点糖就完结啦!

    ☆、愿山河太平

    徐问问醒来时还将看护着自己的人骂了一顿,这种时候也就他才敢放蓝霈希回去,她摸着钥匙开了门,屋里还放着电视,推了门那沙发上的人朝她看了过来,然后挥了挥手。

    “苏……苏老师?”

    他点了头。

    徐问问走近才看到蓝霈希趴在他腿上睡得很实,她又有点儿担心,“舅舅……”

    “他累了,睡会儿,你来了刚好给我倒杯水吧我动不了了。”

    “我靠这么多年不见,一来你就使唤我了?!”

    苏意摆了摆食指,“目无尊长还说脏话小心挨打。”

    “你算个屁的长辈啊,不行,我受不了这委屈了,我先把你收拾一顿再说。”她捞起衣袖就想动手,靠在苏意腿上的人就睁开了眼睛,吓得她连忙正襟危坐的在了沙发,乖巧道:“舅舅,你没事吧。”

    蓝霈希哑着嗓子道:“没事,给你苏老师倒杯水。”

    徐问问:“……”

    虽然不高兴但还是顺从的给他倒了杯水来,蓝霈希已经起身去打电话了,这几年他一直很忙,苏意倒是悠哉的坐在沙发上,一别经年,他却好像一点都没变,脸更圆了点,反而显得……更年轻了,太过分了,这人都快四十了!

    她一走近他就自觉的伸手过来,“别看了,我只对寡妇有兴趣,对少妇没有。”

    “……”嘴巴还是一如既往的贱。

    徐问问深吸了一口气,忍住忍住,万一这个人一不高兴又跑了怎么办,蓝霈希一定会杀了她的。

    她抿嘴微笑着坐在了他的身边,白衬衣看不出是什么,但外面这个羊毛针织衫是thom browne的……

    “品味见长啊。”

    他看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别人送的。”

    “……”想打听一下他这几年在干什么都不行。

    “我也好想让人随便送一个Burberry和Prada啊。”

    “女大当自强。”

    算了自讨没趣,她不说还不行吗。

    蓝霈希挂了电话便重新挤在了两个人之间,徐问问觉得自己有点儿太亮,她还是先去处理老太太的事吧,“舅舅你没事就行,外婆的事我会处理的。”

    苏意突然越过蓝霈希靠了过来,“问问你生的是个女儿吧?”

    “是啊怎么了?”突然被关心的人有点受宠若惊,而且叫的还是问问。

    “没事,让你先生平日里多健身运动。”

    别人说她当是开黄腔算了,苏意一说话,徐问问就觉得有点头皮发麻,总觉得他好像在暗示什么。

    “我先生健康着呢,倒是你一把年纪了节制点。”说完怕被打又溜得及快,她一走,这屋里就剩他俩,苏意感觉气氛有点紧张。

    蓝霈希垂着眼看他,“你怕什么?”

    “没。”

    他顷身靠了过来,苏意连忙伸手来捂住了他的嘴,“你什么时候抽烟的?”

    “要应酬难免。”

    苏意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那从今天起你不用应酬了,戒烟吧。”

    “不应酬,你养我?”

    “我养就我养,你多好养。”

    他眯起眼笑了笑,“好啊。”

    蓝霈希没有问他这些年在干什么,至少从苏意的状态来说,也不算太差,放弃了归澜这个名字后,他又一次以深海失鱼这个身份爬了起来,不管做什么,他都会做得很好。

    “那走吧,我陪你去送一送林姨。”说着他伸手过来,蓝霈希便将手放了上去,“你不怕被人看见了?”

    “我说过的,等我回来那天,就再也不会被人左右了,要不然就是你不愿意?”说着耸了耸肩想要松手,蓝霈希连忙将他反手握了过去,他也没有戴口罩就出了门,电梯里有个老太太见他们牵着手还皱起了眉,苏意靠在墙上冲她笑了笑,老太太连忙将脸转到了一旁。

    蓝家老太太的后事办得十分的简洁,她生前就不太喜欢热闹,好姐妹也走得差不多了。

    蓝霈希一直没什么j-i,ng神,就连徐问问也耷拉着脸,苏意见了会故意损她两句,瞬间就能满血复活,徐问问先生有些吃味的将人往自己身边拉了拉,后来知道他和蓝霈希的事儿后,忙又对他恭敬起来,就差叫一句舅妈了。

    沈溪泽一直到最后一天才赶来过来,毕竟蓝霈希一休息,他就得顶上去了,忙得也不可开交,见到苏意的时候他有点诧异也有点羡慕,“你还是把人等回来了。”

    蓝霈希便看了蹲在地上跟豆豆聊天的苏意一眼,恩了一声。

    沈溪泽笑着拍了拍他的肩,“羡慕你啊。”

    “谭……”

    “他回家了,我不等他了。”沈溪泽摆手端的是一脸的无所谓。

    每个人都有着自己不愿被提起的人也有着不为人道的伤心,他无意去别人的伤口上撒盐便闭了嘴,等到沈溪泽离开,蓝霈希转头想再去看苏意的时候,豆豆已经被她爸抱在怀里,那个人原本逗她玩的人不再了,蓝霈希的眼皮跳了跳,急忙走近抓住了豆豆爸爸的胳膊,“苏意呢?”

    “我不知道啊刚刚还在这里的。”

    他觉得有点头晕,猛的又想起了从方娱回家的那一天,屋里屋外都没有人,他连道别都没有说过。

    豆豆爸爸伸手来拉了他一把,“舅舅你怎么了?要不要去旁边休息会儿?”

    蓝霈希摆了摆手像一只无头苍蝇般走了出去,还好他一出灵堂就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背影,苏意弯腰将双手撑在膝盖上似乎在和什么人说话,他走近才看到苏意跟前站着个小男孩,年纪不大,三到四岁的样子,双手背在身后仰着头一脸的倔强。

    “苏意。”

    被叫的人扭头看了一眼,那孩子见了他又转着眼珠松手来抱住了苏意的大腿,“爸爸他是谁啊?”

    蓝霈希愣了一下,“爸爸?”

    苏意这才反应过来嫌弃的想要将小男孩的手推开,“不是告诉过你不许叫爸爸了吗?”

    他们毕竟已经分开很多年了,也许在他不知道的时候苏意回过苏家,早已结婚生子,那他又算什么,他苦笑一声后转身就走,苏意急忙想追来,不过那小家伙却像个秤砣一样压在了他的脚背上,他无奈了,“你就是生来克我的是不是,大老远把你弄来干什么啊!”

    小男孩冲他吐了吐舌头。

    一直到老太太下葬,蓝霈希都没跟他说一句话,苏意倒是有点憋不住了,趁着这小东西睡下之后将人塞给助理就把蓝霈希给截住了,“事情办完了吧?”

    他恩了一声,别扭的不肯看他的脸。

    “那有空跟我说话了吧?”

    “没有。”

    苏意抽了口气有点不耐烦的塞了一张房卡给他,“这是我现在住的地方,你愿意来就来,不来我明天就回美国了。”

    他提着一空小笼包回酒店就见到蓝霈希站在门口拿着房卡还在犹豫,“怎么着,分手架也不来一发的?”

    蓝霈冷着脸朝着他看了过来,眯起眼的样子其实有点吓人,苏意一下就怂了连忙想走,无奈身后的人手长腿也长一把揪住他的衣领还能麻利的开门将他推进去。

    “分手炮是吧?来吧。”

    苏意伸手挖了挖耳朵,“文明点啊。”

    “你还是闭嘴吧。”

    “……”

    他不说话蓝霈希就直接把人扑在床上,因为戒烟,一直在吃薄荷糖,凑过来的吻里带着一股淡淡的薄荷清香,苏意这才没有推开他。

    蓝霈希却伸手掐住了他的脖子,“你是不是结婚了?”

    “我要是结婚了你是不是得掐死我?”

    “对,掐死你算了,省得你再让我伤心。”说着还故意使了点力气吓唬起了他,苏意就翻了个白眼,吓得蓝霈希连忙松了手,“我……我没怎么用力啊。”

    “你会吓我,我难道不能还击?”

    “你跑题的本事一直很厉害。”如果苏意真的结婚有了孩子他也不能把他怎么样,可能过年还会给他儿子一笔压岁钱,就是贱的。

    蓝霈希坐在了床边垂头丧气起来。

    苏意凑来搭在了他的胳膊上,“有妇之夫你就不睡了?这么高尚?”

    “去死吧你。”恼羞成怒的人干脆一把将他推开就准备走,什么有妇之夫听着就烦。

    “你脾气暴躁了很多啊小蓝。”

    那,再见了,小蓝。

    他的胃又疼得厉害,甚至有点儿站不住,只好蹲在了地上,苏意吓得连忙光脚凑了过来,“怎么了?”

    “胃疼。”

    “什么时候有这个毛病了?”他不一向很注重养生的吗?

    “从你走了之后。”

    苏意顿了顿,又伸手将人抱了过去,“我不逗你了,我没结婚,那小孩是冯宁之前找代孕生的,他自己懒得养就扔给我,所以才一直叫我爸爸。”

    蓝霈希抬起头来看向了他,“真的?”

    “我要结婚早就结了,还跑去美国干什么,我接手天意不……唔唔……”

    苏意第二天要回美国倒是真的,他的基石在美国,虽然这几年在往国内发展,但时间还是太短,美国还得回去看看的,但第二天手机闹铃一响某人就直接把他拖了回去……

    一直到第五天他实在受不了求饶了半天,这个人才勉强肯让他打电话回去交代一下,冯宁都要被他气疯了,把儿子送过来本就是为了防止苏意说话不算话的,他倒好失联到现在。

    “你他妈和旧情人见面是不是太乐不思蜀了?”

    “对啊对啊,你的白月光现在被我压在床上爬不起来呢,是不是很想打我啊?”

    “啧,我看是你爬不起来吧,知道为什么我虽然喜欢他但和他不合拍吗?”

    “……”

    “因为我不想被人压。”

    “草泥马你给我等着,明天老子就回美国!”

    “我答应你明天走了吗?”听了他这话的人不声不响的凑了过来。

    苏意裹着小被子哆嗦着挂了电话,“哥哥咱们已经在酒店滚了五天,你是不是有点过分了啊?”

    “那是你活该。”他面无表情的将人抗起重新扔到床上,苏意偷偷摸摸的想跑,结果又被拽了回去,他欲哭无泪,“您就给个准数行吗?我真要回美国去一趟,还有合作要谈,不然我怎么养你啊呜呜呜呜。”

    “把你欠我的这八年还回来就差不多了。”

    “那能用我的余生换一天休战吗?”

    “你再叫一声哥哥我就考虑一下。”

    “变态!”

    完

    作者有话要说:  本来预计99章,天长地久就完的。

    但写完3000发现最后也是苦的,有点难受就凑了个百年好合。

    写完修错字的时候才发现……

    我重复标了两个98。

    最后百年好合变成了百里挑一……

    ( ̄□ ̄;)

    谢谢追到最后的小天使么么哒。

    其实一开始是想写沈溪泽和谭黎今的,但小谭他其实是问问的外孙,未穿今什么的……脑洞不够大,遂放弃了。

    有机会写个谭沈的小番外吧。

    下次见~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