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玄幻 > 狂暴逆袭

章节目录 第四一〇章 重重幻象

    第四一章

    重重幻象

    “鉴于此子天赋,外放神识之事,就由武殿处置,林西,罚你在断天涯面壁三个月,你可服气”

    嘶

    天花武殿诸皇闻听此言,皆都倒吸凉气。

    断天涯,那是处于天花武殿数千险峰深处,一处生命禁区。

    乃是天花武殿所有犯了重罪,但是又不能直接杀死的皇级师生接受惩罚之地。

    据说断天涯所在之处,常年阴云密布,不见天日,更没有任何生命迹象。

    还据说,那里是一处绝壁深渊,不知通往何处,有种种幻象出现,一旦被迷惑,就会失去自主意识,失魂落魄。

    更据说,有些受到处罚的强者,被幻象所迷,踏入深渊,从此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断天涯,生命禁区,敢于下去探索的人,活着出来的,一个都没有。

    就是这样一处地方,被武殿定为必死之罪之人,接受惩罚之地,别说三个月,就是三天,也难熬过,要么被幻象折磨得疯掉,要么就直接被迷惑,跳进深渊,死活不知。

    “太上,断天涯那个地方”

    狄秋几乎是下意识地要阻拦。

    但是风天昊直接冷眼看了过去。

    “有功必赏,有过必罚,这是我王室以及武殿遵从的用人之道。林西天赋卓绝,但是冒犯王室,破坏规则也是实情。有天赋要给予重视,但是这不是逃避惩罚的理由。”

    转而笑眯眯地看向林西。

    “林西,只要你能够在断天涯上待够三个月,那你的元神,将会有一个极大的进步,甚至有一个层次的飞跃也未必不能。这是一次惩罚,也是给你的一次机会,你可接受”

    元神晋级

    还有这种好事

    林西相信,风天昊对自己绝对不怀好意。

    但是断天涯待够三个月,就有机会晋级元神,估计也不是虚妄和欺骗。

    但是看那个样子,断天涯绝对不是什么好去处,不然为什么狄秋和风亲王一个个都有惧色,其他诸皇皆都摇头,有的还在幸灾乐祸。

    但是不管怎样,风亲王的青金树叶魂器,狄秋的死亡光碟,风天昊的六层元神,打消了林西搞事情,夺元神的想法。

    事情当然还是要搞,猪却是有必要装一下的。

    “好吧,我接受惩罚,在断天涯上面壁三个月”

    一场王室和武殿抢夺林西的大战,就此烟消云散。

    风天昊的威严不容轻视,特别是他的强大,足以让风亲王和狄秋暂时偃旗息鼓。

    想要谋取林西,那就要等到三个月之后,林西还活着的话,他们才有机会。

    大殿主那里,唏嘘不已,自斟自饮,似乎有些神不守舍。

    此时一道虚影出现,大殿主微微躬身,并没有站起来,似乎对此道身影,多少有些不恭。

    但是这道身影,乃是风天昊太上,也就是大殿主的老爹一道神识凝聚出来的一个虚幻之身。

    “父王”

    风天昊也无视了风无痕的态度。

    “直接说吧,林西这个小子,我看上了,假如他能够在断天涯活过三个月,我会亲自收徒,不必以武殿弟子身份出现,跟着我修行即可”

    大殿主低头,轻声道:

    “如您所愿”

    风天昊没有想到,风无痕这么痛快就答应他。

    “嗯你对此子不是给予了很大希望吗好像帝国飞龙榜大赛不久将要开启,难道你没有想过让他参加,为王国排名争取最大希望”

    大殿主继续轻声道:

    “固然。但是太上您不是很看重他吗”

    风天昊默然半晌。

    “你确定自己将来,对我没有怨怼之心”

    大殿主微笑,依旧不抬头。

    “您是我的父王,是武殿的太上”

    风天昊摇头苦笑。

    “你知道你失败在何处吗你太重感情,所以败给了天澜”

    大殿主低头,旋转着手中一盏茶。

    “难道太上希望我是一个无情之人”

    风天昊无言以对,影像渐渐虚淡下去,留下一声叹息。、

    “我也是没有办法,你理解吧”

    啵

    虚影破灭消失,风无痕呆呆地凝望。

    “我能说一个英雄末路之时,可能成为一个祸患吗”

    “林西”

    此时,在风亲王府中,风在天在咆哮,大殿之中的许多珍贵物件被他打碎无数。

    “不绝对不能让他得逞。我要他的奇遇,更要将他碎尸万段,否则,我宁愿去死,也不苟活于世”

    此时风亲王稳坐一张宝椅,默默看着儿子疯,没有阻拦。

    风在天蛋碎之后,回来求遍王室御医,王国著名丹师,想要修复。

    但是无论是御医还是丹师,看过他的伤势之后,皆都摇头。

    不是他们没有修复肉身的办法和丹药。

    实在是风在天受的伤,伤患处有一股缭绕不去的劲力,始终在破坏丹药的修复。

    这股劲力不去,风在天就是吃再高级的丹药,也没有半分用处。

    这使得风在天时时处于崩溃境地,更是不时暴走疯。

    王府之中,许多下人奴仆,这些天被他无辜虐杀的,已经过一百。

    甚至于,他现在已经开始对王府之中一些中高层护卫管事的出手,长此以往,风亲王担心他会对自己和他老妈也出手。

    林西的奇遇固然想要获得,但是林西的小命,更要交代在风在天手里,否则那股劲力不除,风在天难以恢复,林西不死,风在天心魔不去。

    风亲王必须要将林西擒拿在手,否则,自己这个天才儿子,直接就毁了。

    “你也要有些耐心,三个月之后,林西不死,咱们就有办法让他死在你手里。”

    风在天怒吼。

    “三个月,我怎么能等三个月断天涯是什么地方我是武殿第一天才,我能不知道谁去谁死,毫无侥幸。我曾经试图靠近,但是还没有进入那个区域,神魂都在摇晃,幻境重重而来,差点让我自己走进深渊。林西就算是有些奇遇,他直接在断天涯上面壁,不说是三个月,就是三天都未必能够扛得住。他死了,我怎么办老爹,老东西,你说我怎么办我都不能人道了,我怎么活下去啊啊啊啊”

    风亲王默然半晌,手掌一翻,出现那枚青金树叶。

    “来人,给我通知武殿长老团徐长老,让他现在过王府一趟,有事相商”

    一道护卫身影冲天而去。

    风亲王面目狰狞,转动手中魂器。

    “也只能这样了,让徐长老识海封印之后,不受断天涯幻象所迷,直接将那小子镇压,带回王府。交给你处置”

    风在天大喜,笑得猖狂。

    “便是如此。林西贱民,你要是失踪了,大家都以为你自己走进深渊,一旦落在我手,我要让你身生不如死”

    王室二王子,风无忌府邸。

    风月开,死在林西手中的冠军侯风落山之父,当朝忠勇郡王,此时脸色难看,口出怨言。

    “二王子,我儿落山,惨死在林西贱民之手,但是因为天道誓言的缘故,一旦咱们这一方要对他下手,天罚之眼就会出现,这岂不是说,我儿的仇,永远报不了了”

    风无忌此时意味深长地笑了。

    “忠勇郡王,既然此子已经抵达王都,那么何须我们出手杀他我们不但不能杀他,还要保护他,守护他。传我的话,天花武殿所有我这一阵营的武皇,全都监视周边,一旦有人要对林西不利,直接斩杀,但是,必须要在那小子必死之时再下手,要让他知道,是我二王子在守护他啊哈哈”

    风月开皱眉,有些怒气。

    但是半晌之后,眼睛一亮。

    “二王子的意思是,将那些想要那小子小命的家伙全部打杀,然后让这小子走投无路,感恩之下,必然投靠二王子,然后要杀要剐,全凭咱们的意思”

    二王子潇洒一挥手。

    “杀伐果断固然是君王之道,但是智商这个东西,对吧哈哈哈哈”

    风月开咬着下嘴唇,低声切齿:

    “林西”

    “哼风太上,真有你的。莫非你以为本大长老不知道,你就是想夺舍那小子吗你的肉身中毒腐朽,活不了几年了,你着急了,现在出现这一具强大肉身,终于按捺不住了”

    狄秋大长老,因为风天昊的出现,不得不做出让步。

    至少,他不能当场和风天昊翻脸。

    那老家伙,虽然随时都有死掉的可能,但是那元神太过强大,自己又不能彻底与其翻脸动手,当场只好妥协。

    “但是,风太上你不要以为,林西的肉壳就是你的了。本大长老亲自藏匿他附近,只要你敢对他动手,我直接祭出死亡光碟震慑你,看你是不是要和本大长老鱼死网破。”

    咻

    狄秋大长老的身影,直接消失了。

    断天涯,林西此时就站在断天涯边缘,面对下方深不见底的深渊,开启夜瞳。

    断天涯周边万里之内,没有一棵树,没有一株草,没有一只动物。

    罡风猎猎,吹拂林西,犹如无数刀剑加身。

    然而林西视若无睹,直接就走向绝壁边缘。

    “这里有重重幻象出现,一旦被迷惑,就会六神无主。但是,这幻象之中,只要你猎杀破灭其中任何生灵,都会有一股神魂之力自动吸收,壮大元神。但是这似乎远远不够啊”

    林西走上断天涯,经历了种种幻象,灭杀了无数奇怪的生灵,神力进入识海,被神露飞檐汲取。

    “我想知道的是,这深渊下方,究竟是什么去处,为何会有神力衍化幻象,迷惑生灵”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