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杀无邪

章节目录 杀无邪 第8节

    陆衡乐呵呵地接住了这个小r_ou_团,捏着他的脸颊道:“在听李大爷说书呢?”

    小二眨巴着眼睛点了点头,这小东西陆衡看着都实在喜欢,不知道李大爷到底是积了哪辈子的福,能如此神奇地生个既像自己又跟自己完全不同的儿子出来。

    陆衡坐到一边,将小二放在膝盖上,一本正经道:“战场上的事差一丝一毫都关乎千军万马,祁帅那时不小心马前失蹄着了敌人的道,多亏了大梁第一杀手赶去救场……”

    李光耀:“……”

    祁越笑得一脸纵容,李光耀咳了一下,说:“少当家,你们这是从霁云山过来?”

    祁越:“也不是,去洛城祭拜了先辈,然后又绕道了西边,尝了尝寒城的寒关酒,银子花的也差不多了,回来再跟赵倓要点儿。”

    李光耀嘴角抽了一下,当今皇帝那铁公j-i前几年一个子儿都花的龇牙咧嘴,大梁如今总算缓过劲来,也不见他出手有多阔绰,大概是省习惯了。这俩公子哥整天游山玩水,将他当成了冤大头,不要官职只要银子,其实他们俩根本不缺银子,也不知是出于什么原因,非要时不时地进宫刺那厮一下,好像把这惯例也当成了另一种乐趣。

    陆衡:“……然后杀手一剑挡在了一脸佩服的祁帅眼前,将毒箭挡了下来,带领着我军破了北魏的狗屁阵法,从此战局逆转……”

    小二睁大了眼睛,他可从来没有听过哪个说书先生说祁帅出现过一脸佩服的表情,说:“衡哥,然后逆转成什么样了?不是说祁帅一箭s,he杀了北魏的主帅吗?是不是真的?”

    陆衡一连被问了三个问题,正想喝口水继续吹,祁越冷不丁接过了话头,道:“没那么神,战场混乱,擒贼先擒王是最快的解决办法,但距离太远,当时的那支箭其实把握没那么大,好在……”祁越有意无意地瞄了一眼陆衡,继续道:“大梁第一杀手当机立断,从马上一跃而起,人与箭同出,轻功出神入化,中途借力于箭,然后直达敌心,一剑杀了北魏主帅。”

    小二听得呆了,他的衡哥油嘴滑舌一句真一句假,可是祁哥哥从来说一不二,原来说书先生没有夸大,大梁第一杀手的轻功果真有如此厉害!

    陆衡听得背后直冒冷汗,他到现在都还记得自己当时自作主张直冲敌军中心的后果,倒不是北魏有多可怕……

    此时听祁越轻声慢语地描述,只觉得头皮发麻,猜测此人在翻旧账,立即结束了话题,拍了拍小二的屁股,翻脸道:“你一个小屁孩问那么多干什么!有空不如多读点书来得有用!”

    小二莫名其妙地看着这个反复无常的小人,滚下他的膝盖,转身又黏上了祁越。

    李光耀为两人满上了酒,祁越在大梁境内各处都经营酒楼,前几年将临江客栈也接手了过来,他没问,不过多少能猜到临江背后的人大概是姓苏的那位。他们虽不常回京,但每次回来,都会选择来他这儿待上几天,所以也不会有久别之感,就连小二每次看到他们,都不会生分,倒是像天天见面的一样。

    等祁越和陆衡回了为他们准备的厢房,小二凑到李光耀耳边,悄声问:“爹,衡哥刚刚吹的是不是他自己啊?”

    李光耀一下没注意,被一口酒呛的咳了起来,挥挥手示意小屁孩滚回自己的屋子。

    祁越回手把门一关,一手抵在陆衡耳边,就这么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陆衡被看得心虚,扯了个温顺的笑容,捏着祁越的一簇头发,好声好气地说:“都过去这么久了,祁帅还要跟我置气吗?”

    祁越笑了一下,靠近他,在他耳边轻轻蹭过,既像亲又不像亲的,弄得陆衡心里有点发痒,环上祁越的腰,将人带得更近了些,沉声道:“玄璟……你这是在勾我吗?”

    祁越:“你冲过去的时候可有想到我?”

    陆衡一僵,怎么这茬还没过去吗?于是大义凛然地准备牺牲色相,一边慢条斯理地扯祁越的腰带,一边道:“怎么没想过,想到都是你,想早点结束那倒霉战,然后带你走……”

    话未说完……

    作者有话要说:  终于写完啦~  真正第一部完结并且有点短的小说。。有点小感慨~

    总之非常非常非常感谢耐着性子看完的小天使们!

    接下来要调整改写锁着的那部咸蛋的大纲  然后解锁 这回一定要有个大纲!计划能在这个月就开始更那部吧~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