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B L 同人 > COC跑团-长梦无期

章节目录 COC跑团-长梦无期 第6节

    怪不得如此受欢迎,丽莎心里如实想着,作为一个内陆出生,没怎么见过海的人,这样的社团简直算得上是天堂了。

    这个社团的部室也相当不错了,作为一个室外活动社团,他们的部室主要用于新入部员的培训、安全知识的教授以及社团内派对举办。夜间十一点多,部室早已锁上了门,关着灯的情况下完全看不清其中有没有人。

    “门锁着,里面不可能有人吧?”丽莎摇了摇门,门锁此时锁着,明显靠蛮力没有办法打开。

    桑德斯蹲下身看了看锁眼,尝试着用自家的钥匙随意地捅了捅,果然是无法打开房门,用硬质的卡片也没办法顺着门缝捅开门锁。

    “也有可能是里面有人从内部把门反锁了,”桑德斯耸耸肩,一脸苦笑地瞪着门锁,“看来现在只有一个办法了,是时候去找找保安了。”

    幸运的是,此时桑德斯相当熟悉的一位保安正好在校园内值夜,靠着桑德斯的巧舌如簧,很快保安就被说服,帮三人打开了部室的房门。此时保安对桑德斯友好的笑笑,站在了门口等待三人在部室内做完事后再确定房门之后又一次被反锁。

    三人一同进入部室内,安静的部室里空无一人,一览无余的设计基本上一眼就能看出伊芙并不在。三人就这么无奈的站在部室内部,桑德斯看了眼站在门口的保安,低声道:“看来我们也只能去伊芙家里找找了,不知道能不能找到什么有用的情报。”

    丽莎和约翰娜也同样点点头,谢过了保安后,看着他又反锁上了部室的门。

    三人走在漆黑一片的校园内,丽莎哀叹道:“我总觉得伊芙说不定还躲在学校里,毕竟这边那么多教室和办公室,想要躲藏可是相当容易。”

    “但我们不可能检查每个教室,你知道学校有多大吗?”约翰娜指出了现实的情况,也的确,一个晚上说不定都没有办法找完整个学校,更何况伊芙也不可能躲在一个地方一直等着他们来搜索。

    无功而返总是令人失望的,几人拖着沉重的步伐走到了伊芙家门口,距离学校实际也就只有20分钟的路程,独栋的小屋依旧笼罩在黑暗中,没有一丝光线。

    “不进去搜索是没有意义的吧?”约翰娜提出。

    眼见着对面的桑德斯点点头,约翰娜继续道:“那么,在没有钥匙的情况下我们要怎么非法入侵他人的房屋呢?”

    桑德斯指了指一楼院子里的落地窗:“根据我对伊芙的理解,她从来都不会锁窗户,毕竟这边治安一直不错,所以我们直接走落地窗就能进去了。”

    果然如桑德斯预料的那样,那扇窗户轻而易举的就被打开了,房屋一楼空无一人。

    拉上落地窗的窗帘,确定自己稍微有些违法的行为并没有被任何人发现,桑德斯才摸索着打开了一楼的灯。灯光亮起的一瞬间,三人都眯起了眼睛,被闪的有一两秒看不见东西。

    等眼睛适应光线后,三人才发现,就在落地窗正对的那面墙上,有一张巨大的,布满了异常纹路的挂毯。那是一张上了年头的挂毯,在一阵观察后丽莎甚至觉得那挂毯的年龄比自己还年长不少。

    而那尊伊芙买到的奇怪雕像就放在挂毯前,两件东西放在一起倒显得异常和谐,似乎它们原本就应该放在一起一样。

    几人各处搜索,在一楼却什么也没有发现。

    桑德斯沉默了片刻,做出了决定:“我们去二楼找找吧。”

    踏上二楼的楼梯,二层共有两间房门相对的房间,其中一间是伊芙的卧室,另一件则是书房,房间的地面上堆积了大量翻开的书本,几乎让人没有落脚之地。

    看得出伊芙在离开前曾经大量的翻阅了这些书籍,像是想要寻找什么资料,不知道她是否找到了想要的信息。

    三个人蹲在大量的书籍中翻找,却什么有用的内容都没找到,只能发现这地面上大量的书不少都是关于民俗以及各地传说的。

    丽莎和约翰娜还继续蹲在房间里翻看着书籍,桑德斯则是起身前往了伊芙的卧室。

    卧室里此时一片狼藉,大量的衣服、化妆品被随意地扔在地上,唯一的化妆镜被不知什么东西砸碎,几乎找不出完整的人形。桑德斯就像是有什么目标一样细致地翻找着什么,花费了大约二十分钟后,他脸色难看地直起身子,叹了口气。

    终章

    在走进房间的瞬间,桑德斯就决定了自己的搜索目标——伊芙的手机。

    之前来寻找伊芙的时候,桑德斯曾经在楼下拨打过伊芙的手机,确实听见了从二楼传来的手机铃声,确认了伊芙没有携带手机就离开了家。

    这也是桑德斯格外担心伊芙的主要原因,现今社会有哪个年轻人会不随身携带手机呢?尤其是伊芙最近处于噩梦缠身,并且一直都在与桑德斯一同寻找真相的这种时刻,他们唯一的联络方式就是通过手机,这种情况下伊芙按道理更不会忘记携带手机了。

    然而真实情况是,当时伊芙反常的没有携带手机就匆匆离开了家。此时桑德斯内心有所猜测,所以才在进入房间的同时直奔目标寻找手机。

    让他失望的是,无论什么地方都找不到那支手机了。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桑德斯拨通了伊芙的号码,等待的声音只响了一声就被挂断了,同时安静的房间里没有响起任何铃声。

    匆忙走出房间的桑德斯对丽莎和约翰娜喊道:“伊芙回过家,她回家收拾了东西之后才离开的,目前我对她的怀疑直线上升,但我不相信她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不是说现场还有不少尸体吗?我也觉得伊芙做不到这一点,”丽莎扭头回答道,“但也有可能她加入了那个邪教组织,她不是突然就对那个不详的雕像格外感兴趣,还买下了它吗?而且我们在她书房发现了这个。”

    说着,丽莎摇晃了下手里的纸条,这是她们在书堆里好容易翻出来的东西,似乎是被伊芙偷偷拍照后打印出来的,和图书馆里发现的内容相同的,奇异的咒文。

    “召唤深潜者?也许伊芙只是对这方面感兴趣,她一直挺喜欢这种民俗轶闻。”桑德斯脸色略有些不自然地为伊芙辩解道。

    丽莎叹了口气,不说话了。倒是约翰娜接道:“那为什么她要背着我们偷偷打印出来?而且我认为她不单单拥有这张纸条上记载的咒文,在她的日记里,我们还找到了一页写满了奇怪内容的笔记,似乎是在记录她的梦境。她的情况比我们想象的和她自己所说的要严重的多。”

    “好吧好吧,但我们也不能凭借这些就判她死刑,总要听听她是如何辩解的吧?”桑德斯做出举手投降的姿势,“当然,非常不幸的是,她目前拒绝接听我的电话。现在还有一种情况不是吗?那就是伊芙目击了邪教徒攻击空地上的人,重伤迈克尔的场景,更为不幸的是她也被发现了,所以她开始躲避对方的追杀。”

    “你就给她找借口吧。”丽莎嘟囔了句。

    桑德斯摊摊手:“没办法,我欠她的人情欠大了。在一定情况下我会尽全力帮助她,在不违反法律和我自身原则的情况下,我是指。”

    “无论是你的猜想还是我们的怀疑,前提都是统一的,那就是找到伊芙。”丽莎斩钉截铁地说道,“但是她离开的途径太多了,开车或者公共交通都有可能,她甚至可以随意找个没人的方向步行离开,说不定也没人会拦着她。毕竟她在警方那边可能只是被当成目击者或者帮凶而不可能是嫌疑犯。”

    桑德斯头疼的敲敲脑袋,这时他突然灵光一闪:“对了!我们忘记了一件事。”

    看着丽莎和约翰娜投来疑惑的目光,桑德斯胸有成竹地回道:“有一个地方绝对不会被发现,也不会被阻拦,同时能以最快的速度抵达外海——驾驶汽艇沿着布里斯班河去黄金海岸,通过港口进入外海。”

    “这不现实吧?”丽莎惊呼。

    桑德斯叹口气:“不,相当现实。伊芙曾经是帆船社的成员,在毕业后由于留在本校工作成为了帆船社的工作人员,每学期都驾驶汽艇为帆船社前往无人岛的旅程保驾护航。而且平时帆船社训练时也是伊芙驾驶汽艇陪护的,就连汽艇的日常保养和加油都是伊芙负责,她对水上运动有着与生俱来的天赋和兴趣,帆船社的成员都和她关系很好。”

    “那我们赶紧去帆船社停放汽艇的地方看看!”丽莎急道。

    然而桑德斯却摇摇头:“不急,我们先回趟家,我去开车。如果伊芙已经驾驶汽艇沿着布里斯班河向下,我们没有交通工具肯定追不上她。”

    “有道理,我也想弄点防身武器。”约翰娜平静地答应道,同时看了眼丽莎,像是让她不要如此急躁,“而且我们最好联系一下教授。”

    “为什么要联系教授?”这次就连桑德斯也有些不解。

    约翰娜不急不缓的解释道:“你认为如果真的出现深潜者你有时间报警?但现在报警又对伊芙不利,想必桑德斯也是不愿意的吧?那么我们只能联系教授和盘托出,请求他如果我们给他拨打电话,就立刻报警。而且至少也要有人知道我们的去向,万一有什么意外,说得不好听,至少有人收尸。”

    “是真的不好听了。”丽莎边说边跟着桑德斯又从落地窗离开伊芙的家,冲着自己家的方向走去。

    在路上,桑德斯拨打了教授的电话,幸运的是如今已经快两点教授居然还没休息,在听到桑德斯的请求后,教授爽快的答应了,桑德斯也顺手把教授的号码设定为了紧急联络人。

    “我们出发吧。”桑德斯坐在驾驶座上,丽莎和约翰娜则手拉手上了后座。扣上安全带后,桑德斯以不超速情况下最快的速度开向了学校。

    又一次进入安静的学校,几人的心情却有些不安,既不希望看见伊芙驾驶汽艇逃走,又想要有个尘埃落定的结果。

    当车子驶到公交站时,几人急匆匆地下车,顺着草坪来到了停放汽艇的小仓库门口。还没进去,几人就发现了草地上新鲜的拖痕,抱着侥幸的心理,几人还是拉开了仓库的卷帘门。

    其中早已没有了汽艇的踪迹,甚至连备用的油桶也消失的一干二净。

    “是真的跑了。”丽莎用手掩着张开的嘴,又担忧地看了眼桑德斯。

    桑德斯脸上只有平静,三人回到车里后,他驾驶着开上了大桥,穿过宽阔的布里斯班河,顺着河流的方向往黄金海岸赶去。

    从布里斯班前往黄金海岸的路程并不远,不过两个小时的路程罢了(作者魔改的,实际上布里斯班河连着的是布里斯班港,开车30分钟就到了,这里主要是想稍微让路程远一点而已)。

    安静的车厢内,桑德斯甚至没有开音乐,汽车在昏暗的道路上疾驰,气氛有些压抑。这时,桑德斯的手机铃声响起,他沉默的把车停靠在路边,接起电话。

    “伊芙,是你对吧?你现在在汽艇上?”桑德斯开门见山地说出自己的猜测。

    汽艇上,伊芙脸上少有些惊讶的神色,之后又是露出了笑容:“被你发现了?刚才在努力拖汽艇,所以挂掉了你的电话。那么如果有什么想知道的,我们就在港口见面吧。”

    说完这一句,伊芙挂断了手机,看着黑漆漆的水面,把手机猛地扔进了河里。

    桑德斯y-in沉着脸又一次发动汽车,这回没有人再给他打电话,时间过去,三人顺利的抵达了空无一人的码头,而伊芙不出所料,就站立在远方的汽艇上,就像在等待三人的到来。

    “伊芙!”桑德斯对着海面上的人喊到。

    几人远远地看见立在快艇上的伊芙,她背对着众人,在听见桑德斯的呼唤后缓缓地蹲坐回了快艇上,没有任何回应。

    桑德斯神色复杂,高声喊道:“伊芙,你要和我说的到底是什么?我相信那些人不是你害死的对吧,那你在现场到底看到了什么?是有人威胁你吗?”

    “呵,哈哈……哈哈哈哈哈……”伊芙神经质的笑声如同响在每个人耳边,原本柔和悦耳的声音变得嘶哑,她的情绪似乎诡异的亢奋,“你们真的来了呢!非常感谢各位的信任,没错,那些人确实不是我杀的。”

    桑德斯松了口气,却更加疑惑,现在伊芙的状态显然并不对劲,他忍不住走向港口,继续问道:“那具体发生了什么你能告诉我们吗?我们不是朋友吗?”

    “嗯?”伊芙突然坐在了船沿上,她的重量让并不大的汽艇向一边倾斜着,她却似乎毫不在意,轻柔地抚摸着自己的脸庞,“我们怎么可能是朋友呢?无论是什么人都不会和自己眼中的怪物成为友人吧?”

    什么怪物?丽莎有些困惑:难道有谁觉得伊芙是怪物吗?虽然我确实觉得你是邪教徒,为了举办某种神秘仪式献祭了不少人,或者用什么神秘的邪法去害人,也的确是想把你骗上岸就报警,但我从不觉得你不属于人类啊。

    这些想法丽莎当然只是压在心里,一句都没说出来。

    桑德斯叹了口气,试图把话题从奇怪的地方转回正事,他并不想激怒j-i,ng神状态明显不对劲的伊芙,却也并不懂如何安抚现在的伊芙:“我不相信你会杀人,不觉得你是什么怪物,也不认为你有能力做出那样的连续凶杀行为。但是只有我相信你是没用的,只有你回来配合警察那边的调查才能洗清你的嫌疑,我们才能帮你啊,你这样独自出海是不可能逃得太远的。”

    似乎是被桑德斯说动了,伊芙开着汽艇稍微靠近了一些岸边,虽然实际上还有不短的距离,光靠游泳是无法快速靠近的。

    伊芙的声音逐渐变得慌张动摇,桑德斯甚至感觉能听出她渴求依靠的心情:“桑德斯,谢谢你还相信我!我真的什么也……不……我是说我真的没杀那些人,也没有举行什么邪教仪式。”

    “那天,我只是看见了一道光从面前闪过,我不知道为什么就追了上去。当时我觉肯定是被什么蛊惑了吧,只专注于眼前那道光线,迈克尔跟在我身后我都没发现。我跟着光一直走到了森林里那片空地,那里东倒西歪躺着很多人,那个人数你们也是看到了的吧!那不可能是我做的不是吗?”

    “我到达那里的时候所有人都已经倒在地上了!不是我干的!我靠近他们的时候他们都不动了,身上不少地方似乎也皲裂了,就想是干了的陶俑。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幻觉,他们身上似乎还在散发着柔和的光芒。”

    “我真的很害怕,站在他们的尸体面前腿软了,一动也动不了。这个时候有人在我身后说话,他好像还说要报警,我真的吓到了,我不想被当作凶手,就……”

    “那短短的一段时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也不记得了,清醒过来的时候那个人已经倒在血泊里了!我不是故意伤害他的,而且他肯定觉得是我干的!是我杀的那些人,所以……所以……我用随手捡到的地上的碎玻璃瓶又……捅了他。”

    “我不是有意的啊,谁让他觉得我是凶手!我绝对不能被抓,我还有必须做的事情,我还要去一个地方……”

    “等等!所以真的是你打伤了迈克尔,还补刀!?”丽莎反问道,此时她的声音里充满了愤怒,在所有人中,只有她和迈克尔关系最近,之前的小组作业中这位邋遢的学长也帮过她很多。

    “是啊,我做的我不否认,但是其他那些人都不是我杀的!我不要被关在警察局审问!”伊芙的声音像是被掐住了嗓子,尖锐又充满了疯狂。

    丽莎皱起眉头,学长现在还躺在医院里,伊芙却好像完全不在乎的样子让她相当不爽,于是嘲讽道:“既然那些人不是你杀的,你为什么不愿意向警方说明事情的真实情况?警方总不会随便冤枉好人吧?还是说你在心虚?”

    “你胡说!”伊芙怒吼着撤下口罩和墨镜,“可我这样怎么回去,有谁会相信我!”

    岸上一群人在伊芙回过头的瞬间就愣住了,一句话也说不成,更不要说回答伊芙的问题了。

    这个曾经爽利亲和的女人看上去令人不寒而栗,即使是最高明的特效化妆师也无法让一个人类变成如今的模样。

    她的脸部中央诡异的向外凸起,整张脸似乎被强行割裂成左右两部分,一双眼睛如同鱼类一样向外鼓出,几乎要挣脱眼眶,尽管距离太远看不清楚,但想来那双眼睛应该也和鱼类一样呆滞无神吧。

    她的双眼似乎位置也更向脸颊两侧分开,脸上泛着诡异的青绿色,不是浮于表面的颜色,而更像是从内部泛出的绿色。最让人反胃还不是目前这些已经不太像人的特征,而是她泛白的嘴唇边,无数细小的触须不断的蠕动着,远看简直像是有什么软体动物趴伏在她的脸颊上。

    当她张开嘴时,死白如腐r_ou_一般的舌头控制不住的垂在嘴边,嘴角涎水顺着舌头滴落。一阵海风从海面吹拂而来,一股令人难以忍受的腥臭味随之飘来。

    曾经熟悉的同伴变成如今这副模样让丽莎忍不住一声尖叫,脚步控制不住的向后倒退两步,好不容易控制住自己没坐在地上。

    约翰娜也脸色苍白,想说什么却什么也没说出来,甚至连嘴唇都在颤抖,只有桑德斯只是皱起眉头,看上去勉强还算冷静。

    “你们说话啊。”伊芙幽幽地开口,一双眼睛怨毒地扫过所有人,“看,你们也什么都说不出口了对吧,这样有谁会相信我?”

    所有人都沉浸在震撼中,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有海浪反复的声音和一声轻微的落水声。

    “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丽莎半晌后才低沉地开口。

    伊芙愣了愣,低垂着头,看不清脸孔,声音也压抑起来,却清晰的响在所有人耳边:“我想这应该和我的梦境有关吧。这段时间我的生活变成了一场充斥着诡异和y-in郁的梦靥,梦境中的一切从来没有打算放过我。

    这几天,我的梦境变得越来越频繁,即使只是白天短暂的瞌睡中都能见到梦境中的水域,整个梦境也越来越真实。梦中的人影越来越多了,他们和我如今的样子大概差不多吧,但是更接近于鱼类,而且在脖颈处有着类似于鳃的器官,所以大概能够在深水中呼吸。

    深海中,那些人的周身围绕着奇怪的鱼类,他们在鱼类的伴随下穿过沉没在水底的宫殿和石制围墙,水草和恶心的贝类镶嵌在他们的道路上。

    他们的服饰很奇怪,并不是说他们的穿着和我们不同,而是说他们有的人穿着格外古老,看上去像是某种少数民族祭祀用的正式服饰,而有的人又穿的很现代,无论哪种类型的服饰都有。我独自一人站在他们中间,显得格格不入,但我并不觉得恐惧和无措。

    即使醒过来以后会多么的后怕和慌乱,在梦中我却从来不排斥他们,我觉得我是他们中的一员,尽管我身上还穿着睡前的服饰,但是头上、脖颈上、手腕上似乎都佩戴了不属于人类的配饰,那些首饰不知道是用什么材质做成的,但是上面j-i,ng美的图案却不属于任何人类的时代。

    我们沿着水底的道路前行,不知目的地,我和他们一同对着海底的宫殿进行祷告。我在这段时间养成了记日记的习惯,把我梦境中的一切都记录下来,以免忘却这些疯狂的回忆。这些梦境毫无疑问改变了我正常的心理,我迷恋着这些荒诞的梦境,却无法接受正常理智的现实世界,我知道我正在坠落向诡异的深渊,但是我却没有一丝抗拒。

    在梦中,我向着神明祷告,祈求祂的回归,祈求祂的复苏!等到诸神回归之日,整个世界都会被改变,到那个时候,如我一样的才是正常人,整个世界都会成为伟大存在的信徒。我知道的,我不会再继续疯狂下去,终有一日我会回到那海底的世界,在奇迹的荣光下,永远生活在神明的左近!”

    伊芙的脸上是无法伪装的狂热,似乎看见了幻觉中的神明,她的眼睛几乎要从眼眶中挣脱出去,脸上的异状更加明显,发出刺耳的笑声。她注视着还算平静的海面,神色温柔平静:“我的同伴会出现于此地,他们会接引我前往神的国度。”

    约翰娜神色一紧:“你刚才做了什么。”

    “没什么,我只是扔了一块石头。”伊芙笑得狂热而诡异。

    丽莎猛然间想起了那本中文的充斥着狂热幻想的手记,其中有一个名为召唤深潜者的术法,似乎就是将绘制有特定图案的石头扔进海里,如果附近有深潜者,就能召唤出这种神话生物。

    “这……附近……不可能有深潜者吧?”丽莎低声呢喃道,“她应该只是为了逃走在虚张声势吧?”

    “虽然我也这么觉得,但她看上去好像对同伴的存在深信不疑欸。”约翰娜看上去也有些不安,“要不我们阻止下她吧?”

    “怎么阻止?游过去吗?”桑德斯低声吐槽,“我们现在离得这么远,也打不到她,更没办法阻止她的召唤,不如就先静观其变,如果真的有深潜者存在我们立刻上车跑路。之前我也联系过教授,如果我们给他拨电话他就会立刻帮我们报警的,问题应该不大。”

    桑德斯稳健的意见得到了全体一致的赞同,而伊芙站在快艇上,半天都没有任何深潜者出现,她看上去焦虑了起来:“为什么什么都没有发生,这一切不可能是我的幻想!连那样诡异的死人都出现了,我的神明肯定也是存在的!”

    她焦虑的翻出一本破旧的小册子,看上去像是某种手抄本。

    就在这时,平静的海面出现了波动,在海岸边逐渐荡漾出了几圈涟漪,很快,有两只人型生物浮出了水面,他们吟诵着用人类声带难以发出的奇妙音节。

    那人型生物从海水中浮现,踏上沙滩,走向码头边傻愣愣竖在汽车边的三人。

    桑德斯心里一紧,内心鼓噪着危险的降临,下意识的,桑德斯就拨通了教授的电话,然而对面全提示:“您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三人面面相觑,而对方的人型生物已经逐渐逼近了,走进后三人才发现,那生物直立行走,但怎么看属于异类生命,他们的身体呈现一种灰暗的绿色,腹部却是白色,这一点和鱼类完全一致。他们的身体看上去光亮到反光,隐约能看见分布整齐的鳞片,肩膀上顶着个鱼头,宽阔的前额加上分裂在脸孔两侧,巨大的,暴起的眼球让他们看上去恶心可怖。

    那些家伙脖颈两边的鳃部不断起伏着,带出淡白色的泡沫。他们向前伸出双掌,丽莎甚至能看见微微透着光的蹼。下一秒,他们开始四肢着地的蹦跳,速度骤然提升了一个档次,感觉飞快的就到了三人面前。

    一股可怕的,令人难以忍受的腥臭味扑面而来,同时那人型生物发出了嘶哑尖锐的吼声。

    “美人鱼!”丽莎一边后退一边惊呼道,“不对,是人鱼,鱼人?”

    约翰娜同样后退了几步,从车后座上取出自己早就准备好的长柄雨伞,这把雨伞的伞架牢固尖锐,绑好之后是相当合适的突刺武器,顺便,她也取出一把汽车逃生用的锤子递给了丽莎:“这不就是我们看到的书上写过的深潜者吗!神tm美人鱼。现在就剩小锤子了,你将就着用吧。”

    丽莎接过锤子时,感觉到约翰娜的手在微微地颤抖,立刻侧头对约翰娜说到:“别怕,上周看的电影里毒液比他们长的吓人多了。”

    “那是电影,特效化妆。”约翰娜哭笑不得地回了一句,心里的恐惧却消散了不少。

    “都躲开!”在两人身后,对深潜者出场内心毫无波动的桑德斯不知道什么时候钻进了车里,甚至还发动了引擎,在一声呐喊把前方两个女孩叫到一遍后,桑德斯狠狠踩下了油门。

    只听见一声尖锐的擦地声响起,桑德斯的汽车向前开了一小段后一个漂亮的甩尾,奇迹般狠狠撞在了一个深潜者身上,令人牙酸的咯吱声响起,丽莎猜那大概是某个可怜人骨折的声音。

    那只深潜者从码头上高高飞起,划出一道惊人的弧线后撞击在水平面上,之后就咕咚咕咚地沉没在了水底。可惜桑德斯的运气没能维持到最后,另一只深潜者在看到同伴的惨剧后灵活的躲开了汽车,冲向了丽莎和约翰娜。

    “小心。”丽莎发现恐惧绊住了约翰娜的行动,她站在原地傻愣愣的忘记逃跑,因此一个箭步挡在了约翰娜的面前,同时高举起了手里的锤子。

    深潜者的爪子擦着丽莎的身侧划下,却没有伤到目标,趁此机会,丽莎的锤子却j-i,ng准的砸在了对方的额头上,像是要凿出个洞。

    深潜者发出愤怒地低吼,疯狂地摆动着身躯,此时约翰娜终于回过神,站在丽莎的身后递出了手里的雨伞,噗嗤一声扎进了深潜者的肚子。

    “哇,快准狠。”丽莎回头表扬了一句约翰娜,同时闪避过了来自深潜者狂躁的攻击。

    她闪身到了深潜者身后,手里的锤子又一次朝着脑袋砸下,不过这次是冲着深潜者的后脑勺。一声令人牙酸的声音响起后,深潜者终于是支撑不住,摇摇晃晃地朝海边走去,被桑德斯从身后一脚踢进了水里。

    整场攻击并没有持续太久,拜桑德斯神一般的车技所赐,恐怖的深潜者一出场就惨遭减员,在加上来自丽莎和约翰娜的□□,如今已经彻底被击倒了。

    三人沉浸在自己干掉了特效化妆演员的快乐中,直到约翰娜一声惊呼:“你们看!”

    桑德斯转过头,第一眼看见的是趁着他们和深潜者缠斗的时候,悄悄驾驶着汽艇已经远离岸边,几乎快成拇指人大小的伊芙。下一秒,他看见在伊芙的身后,平静的海面上诡异的出现了一道巨浪,巨浪冲过来的速度奇异的快,数秒就接近了快艇和快艇上毫无知觉的伊芙。

    “小心!”桑德斯对着伊芙大吼,伊芙似乎听见了,又似乎没有听见,然而时间上就已经完全来不及了,只在一瞬间,巨浪就吞噬了快艇和快艇上的伊芙。

    沉默的空白在一瞬间席卷了岸边,三个人都安静地站在港口注视着海面。半晌后,桑德斯打破了安静的空气:“我们……为什么会在港口?”

    “是在追查什么事情吧?好像是因为学长被攻击了,我们,难道是在追来自波纳佩岛的邪教徒?”丽莎摸摸自己的脑袋,“年纪轻轻怎么我脑袋就不好使了,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啊!难道是!邪教徒逃走前消除了我的记忆?就像黑衣人里那种咻一下就让你什么都忘记的机器?”

    “你想像真丰富,”约翰娜揉揉她的脑袋,“但是说的有几分道理,毕竟邪教徒连水下生存都做得到,说不定还掌握了其他黑科技。”

    桑德斯没有参与对话,他内心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首先在于自己为什么会参与这奇怪的调查团?自己从来不是对周遭事情热心过头的性格,这种奇怪的猝死事件只要没有危害到自己,自己想必是不会有兴趣的。

    即使这有可能威胁到教授,可如今教授不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吗?那自己又是为了什么如此努力调查的呢?桑德斯觉得丽莎说的有道理,自己说不定真的是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突然间,丽莎打了个呵欠,她困顿地摇摇头:“我还是第一次在户外看日出。”

    随着她的话,三人面前平静的海面那头,一轮红日缓缓升起,照s,he的海面上波光粼粼。

    三人身后的城市空无一人,清早安静的只有鸟鸣,远处能遥遥看见海岸的高处,一个满头白发都被服贴的束在脑后,扎成一束小辫子的老人微笑着看着海边,转身坐回车中。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