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言情 > 动力之王

章节目录 第1089章 双重压力

    从阿勒萨尼的办公室里出来,小麦克唐纳幸灾乐祸的对陈耕道:“老兄,这位阿勒萨尼将军似乎不怎么买你的面子啊。”

    “嗯……”陈耕应了一声,似乎丝毫不以为意:“人家可是国防部副部长兼空军总司令呢。”

    对于阿勒萨尼这样的军头的思维方式,陈耕简直不要太熟悉,一个个的在自己的地盘上呼风唤雨惯了,再加上自己手里有枪,就总以为天老大地老二他老三,个别桀骜的军头别说外国人了,甚至连自家政府的头头脑脑们都不放在眼里:老子手里要人有人、要枪有枪,谁敢不听老子的招呼,老子就揍他!

    当然,陈耕知道这跟自己此前从未涉足这一行当有关系:你一个簇新的新手贸贸然的冒了出来,就算你是世界富又怎么样?不欺负你欺负谁?

    陈耕的心思很简单:没关系啊,你当然可以欺负我,只要你能够承受的了这份后果。

    小麦克唐纳倒是有些惊奇于陈耕的淡然,他有些怀疑陈耕的这份淡然是装出来的:刚刚被人扫了面子,你怎么可能这么淡然?

    可再仔细看看,似乎又不像,这家伙似乎真的是这么淡然。

    “别看了,”陈耕没好气的斜了小麦克唐纳一眼:“我很清楚,地球又不围着我转,人家不买我的面子不是很正常?”

    “呵呵……”

    小麦克唐纳讪笑了两声,问道:“那你打算怎么办?”

    陈耕耸了耸肩:“先看看再说。”

    看看?

    小麦克唐纳心里有些奇怪:看什么?

    不过既然陈耕不愿意说,他自然也不会去傻乎乎的追问。

    …………………………

    陈耕可没有什么“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的想法,别说十年了,哪怕只拖三个月,这桩军购说不定就跟商飞集团无缘,和小麦克唐纳分别之后,陈耕给杰克·韦尔奇打了个电话:“杰克,问你个事,土埃是不是想要采购一批hmmwv?”

    “是有这么回事,”作为amc汽车的董事长,杰克·韦尔奇对这件事当然清楚,他立刻回答道:“不止是hmmwv军车,还有一批复仇者防空导弹系统……boss,土埃那边有什么问题吗?”

    复仇者防空导弹系统是以“毒刺”肩扛式导弹为基础,作战目标为飞行在低空和低空的无人机、巡航导弹、直升机以及低空高飞行的固定翼飞机的一种武器系统,这种防空导弹系统以hmmwv军车平台,一辆hmmwv军车可以携带8枚“毒刺”导弹。

    因为“毒刺”导弹良好的低空和低空性能,这套复仇者防空导弹系统在海湾战争当中的表现相当不错,虽然没有“爱国者”导弹那么出名,但也吸引了许多有低空和低空防空需求的国家,作为中东地区最大的军事力量,复仇者防空导弹系统的表现自然也落在了土埃的眼里,并且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

    说到这里,必须说明一点,虽然复仇者防空导弹系统采用的是amc集团的hmmwv军车,但系统的集成商却是波音公司,所以,很好玩吧,尽管现在陈耕帮着小麦克唐纳跟波音打的有声有色,但这丝毫不妨碍陈耕旗下的产业跟波音合作最好玩的地方在于,波音防务丝毫没有更换hmmwv底盘平台的意思,他们觉得amc的hmmwv军车就很好。

    “哦,你知道的,我在华夏有一家飞机制造公司,这家公司与苏联雅科夫列夫设计局合作研制了一款喷气式教练机……”

    “雅克-13o?哦……我想起来了,雅克-13o不但有教练机版本,还有入门型战斗机版本,这个版本很符合土埃这次采购战斗机的定位,土埃是找您的麻烦了吗?”不等陈耕说完,杰克·韦尔奇就已经大致猜到了老板打自己打这个电话的目的。

    “是的,”陈耕并没有掩饰自己在土埃碰了钉子的事实:“土埃的有些人,认为我比较好欺负……”

    “明白了,”杰克·韦尔奇根本没问土埃做了些什么,对于他来说,只要知道土埃的某些人对自己的老板不够尊重,惹的老板生气了,难道这还不够?立刻说道:“boss,交给我,我会让那些蠢货们知道他们犯了个多么严重的错误。”

    对杰克·韦尔奇的办事能力,陈耕向来十分信任,他点点头:“快一点,我不希望那些蠢货得意太久。”

    ………………………………

    说是不让阿勒萨尼得意太久,可这种事情也需要一个过程,陈耕也不着急,正经是趁着这个时候拜访一下这次采购当中的其他土埃政府和军方的高官,不过现实的情况和陈耕预料的出现了一点偏差,不知道是不是阿勒萨尼故意将陈耕在他这儿碰了钉子的消息传了出去,在接下来的几次拜访当中,土埃的一些高官的态度比较令人寻味,一些家伙甚至提出了比阿勒萨尼更加过分的要求。

    见到这种情况,陈耕果断的暂停了原本计划:蛮夷畏威而不怀德,不狠狠的抽这个阿勒萨尼一顿为后来者戒,估计自己接下来不但不会取得任何成果,反而还会徒惹笑话。

    既然这样,那我干脆先歇歇好了。

    也是在这个时候,陈耕接到了王大志的电话……

    “董事长,洪都厂那边搞定了进出口总公司,他们希望个您敲定在土埃那边汇合的日期,您看……”

    “洪都厂的家伙,居然搞定了中航技进出口总公司?”陈耕有些意外:“洪都厂的那些家伙挺有本事的,他们怎么做到的?”

    “问题出在进出口公司那边,”王大志给陈耕解释道:“中航技进出口总公司那边没把握能一定能够参与到这次的土埃军购当中来,他们跟咱们的关系……您也知道的,可我听说中航技进出口总公司今年的年度人物还差挺大一些,所以,算是跟洪都厂那边达成了一些什么协议吧。”

    明白了。

    稍微一想,陈耕就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现在整个华夏,有军用和民用航空器材进出口资质的企业就两家,一家是中航技进出口总公司,一家是商飞集团,那么显而易见的,此前一直是吃独食的中航技进出口总公司对陈耕以及商飞集团是相当不满的换成任何一家企业,都会不满。

    好在商飞集团虽然有航空器材的进出口资质,但只限于自用,代理其他家的产品更加不可能,中航技进出口总公司心里虽然有些不满,但也能忍受,毕竟陈耕的手伸的不长。

    具体到这次的事情上,洪都厂是无论如何都绕不开中航技进出口总公司的,可对于中航技进出口总公司来说,想要在这么紧张的时间段里在土埃的这次军购当中插一脚,也出了他们的能力现在毕竟是1994年,我们必须的承认,这个时间段的华夏在国际事务方面的影响力实际上很有限。

    所以,虽然不知道洪都厂跟中航技进出口总公司那边是怎么商量的,但对于年度任务压力很大的中航技进出口总公司来说,没有什么比完成任务更重要的事情了……如果任务缺口不大,那倒也罢了,可任务缺口太大,就由不得他们不慎重对待这件事了。

    不过,想明白了是一回事,可现在面临的困难又是另外一回事。

    “土埃这边的情况比较复杂,”陈耕也不瞒着王大志,把自己在土埃这边的情况简单的和他说了一下之后,说道:“这边的家伙的贪婪程度乎你的想象,在没解决阿勒萨尼之前,我不认为他们现在过来是一个好的选择……单单是租一个停机位来停他们的k8教练机,俩月下来也是很大一笔钱啊。”

    “……”

    王大志也觉得这个事情有点棘手了,在他原本的想法里,自家董事长可是世界富啊,跟白宫、五角大楼以及国会山的许多大人物都有着良好的私交,土埃那边不过是几个亿美元的订单而已,还不是轻轻松松的就拿下了?

    可现在看来,是自己把事情想的过于简单了……也是,这可是军售啊!

    在这种情况下,洪都厂的人过去,还真的未必就是一个好的选择,就像老板说的,别的开销暂且不算,单单是在机场给k8教练机租一个停机位都要多少钱?既然这样,还不如在国内等等、观察一下形势的展,等情况明朗了之后再过去。

    “您说的对,现在确实不宜过去,”王大志点点头:“不过既然洪都厂和中航技进出口总公司那边想要借着咱们的东风一笔财,那就不能闲着,我把咱们遇到的情况跟他们说一声,让他们想办法给土埃那边施加一下压力……想吃肉,不干活可不行。”

    既然想要吃肉,就必须需要干活,这是一个再简单、再朴素不过的道理。

    陈耕也认同这个道理,他笑着点头:“成啊,那你给中航技进出口总公司和洪都厂那边打个招呼吧。”

    陈耕其实也挺好奇的,他很想看看在美国和华夏这俩级流氓的压力下,土埃能撑多久。

    ……………………

    让陈耕没想到的是,现在已经摇摇欲坠、浑身流血、从毛熊已经变成了破烂熊的毛熊,居然也盯上了土埃的这笔军购。

    毛熊不烦盯上了土埃的这笔军购,陈耕的老朋友、现在已经成了苏联军事工业事务委员会航空事务主任的尼古拉·马林科夫甚至直接找到了陈耕租的庄园。

    看到满脸憔悴的尼古拉·马林科夫,陈耕还有点吃惊:“老兄,你的精神状态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

    尼古拉·马林科夫苦笑一声,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向从陈耕问道:“老兄,有酒没有?”

    陈耕这个人是很念旧的,看到尼古拉·马林科夫的这个样子,他什么也不问了,当即弹头:“当然有。”

    从尼古拉·马林科夫那憔悴的面容和疲惫不堪的表情上就能看得出来,这段时间里他的压力很大也是,但凡是个正常人,都能看出来苏联这座大厦不但已经四处漏风,而且已经摇摇欲坠了,说不定哪天就会轰然垮塌,而身为苏联政府的高官之一,尼古拉·马林科夫想要找个能够放松的机会都不容易。

    “先生,对于这一天,你们早就预料到了,对吧?”半瓶威士忌下去之后,尼古拉·马林科夫睁着醉眼,借着酒劲向陈耕问道。

    “这一直都是我们努力的目标,”陈耕没有直接承认,不过这个回答跟直接承认其实也没差多少:“不过这不也是你们努力的目标吗?”

    “哈……说的也是,”尼古拉·马林科夫大笑着再次狠狠的灌了一口威士忌,咂咂嘴,说道:“比起伏特加,还是差了点味……先生,您知道现在的苏联是什么状态吗?”

    陈耕应了一声:“我听说大家陷入了一场狂欢,所有人都在竭尽所能的往自己的兜里装钱……”说到这里,陈耕看了尼古拉·马林科夫一眼:“听说你赚的不少。”

    别看尼古拉·马林科夫在陈耕跟前一副“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样子,好像他对苏联有着多么深沉的爱,可这家伙这些年来从自己手中拿走的钱过3ooo万美元,而这些钱是怎么回事,他尼古拉·马林科夫自己不清楚吗?

    他当然清楚,自己和那些现在正在大肆贱卖国家资产的家伙们一样,压根就不是什么白莲花,尼古拉·马林科夫现在的反应,就跟那些崽卖爷田心不疼的败家二世祖们一样,一边肆无忌惮的贱卖着自己的祖产,一边在痛哭流涕:“哎呀,当年我们祖宗为了添置这份家当,那是太不容易了,不知道流了多少汗、流了多少泪……所以,能再加点钱吗?”

    尼古拉·马林科夫的做法,没有什么本质的不同。

    “……”

    尼古拉·马林科夫没说话,只是使劲搓了一把脸,闷声闷气的道:“我也没办法,大家都在这么做……我们都知道,苏联完了……这是最后的狂欢……”</br></br>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