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言情 > 我是都市医剑仙

章节目录 第786章 麻烦啊

    黑羽毛不同于火羽,破空时无声无息且很不容易被察觉到,尤其是在死气中穿梭,更是如鱼得水。

    以至于黑羽毛劈到了面前时,正杀气腾腾地冲过来想要生撕了陈风的蛛妖反倒是被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就抬起一根化为长枪的附肢封挡。

    “嘭。”黑羽毛和长枪碰撞在一起,出一声沉闷的响声,旋即那长枪便从中而断。

    蛛妖显然没想到竟然会是这么个结果,顿时就是一愣。

    可陈风此时却丝毫没有愣神,所以火焰大手握着黑羽毛再次就是一斩。

    此次还是直接攻击蛛妖的上半截人身,逼着它不得不出手抵挡,否则就只能是受伤。

    这种攻敌必救的打法实际上很让人憋火,却又无可奈何,就如同是堂堂正正的阳谋,哪怕是明明知道对方要干什么,你照样奈何不了他,只能是按照他给你画出来的道道走。

    蛛妖当然不敢硬受黑羽毛一下,因为它可以敏锐的感觉出那黑羽毛中蕴含着对它充满威胁的威能,如果被其击中身体,它怕自己多半就得完蛋。

    如此一来,两害相权取其轻,那么用附肢去挡一挡似乎也就不算什么了。

    尽管如此觉得,可是当蛛妖再次抬起附肢所化的长枪去挡黑羽毛时依旧有种很是不爽的感觉,于是它竟是突然间狂性大。

    “嘶嘶嘶。”尖啸声中,蛛妖就在黑羽毛将它的一根附肢斩断的瞬间竟然挥出数十道黑绳把黑羽毛并火焰大手死死缠住。

    尽管太阳真火烧的那黑绳嘶嘶作响,同时黑羽毛也在疯狂抽吸着黑绳的死气,但是源源不断缠过来的黑绳却让它们暂时被困住。

    此时的蛛妖却已经纵跃而至,朝着陈风扑击过来。

    陈风下意识地要躲,却现不知道何时身后竟是多出了一张死气结成的网。

    这让他心神一震,明白自己想要灭杀蛛妖时,对方也在暗中算计自己。

    意识到无路可退时,陈风当即全力爆,双手抓过两根火羽,直接把真元灌注其中,太阳真火狂暴而出,如同两条擎在手里的火龙般张牙舞爪地朝着生扑过来的蛛妖打去。

    按照常理来说,面对这样猛烈的攻击,蛛妖应该是暂避锋芒。

    可蛛妖却偏偏没有这么做,它就如同是疯了似的,竟是完全不顾太阳真火的炽烈,硬顶着两道火龙的抽打就扑到了陈风近前。

    尽管这样的话蛛妖必然是被烧的浑身死气弥漫,但是对于拥有着帝境实力的它来说却并不足以致命,尤其是在这死气弥漫的死亡深渊中,它更是占据了地利,就算受伤再重也可以迅恢复,所以战斗起来才如此凶残狂放。

    眼见没有将其击飞,陈风就察觉到了不对。一边收敛太阳真火护住身体,一边挥动手里的火羽朝着尽在身前的蛛妖就刺。

    “你给我死吧。”蛛妖嘶声吼叫,下半截蜘蛛身体上剩下的几条附肢竟是猛然伸了过来,如同囚笼般将陈风围住,并且用力收缩,让陈风无从逃走。

    这样如同泼妇搂住彼此后狂撕头一样的头着实让陈风有些不适应,更要命的是他现自己竟是短暂之间无法破局。

    原因很简单,蛛妖再怎么手段恶劣,都无法否认一点,那就是它有着帝境实力,并且它的身体由于是死气凝聚而成,固然有着种种缺点,比如被太阳真火克制,但也有着许多明显的缺点,就眼下而言,就是在这死亡深渊中,想要将其毁掉真的不太容易。

    于是当蛛妖就这么拼着半截身子不要,硬生生封锁住陈风躲闪以及逃跑的路时,他竟是一下子变得跟笼中困兽似的。

    陈风不是没有催动太阳真火去狂烧困住自己的那些附肢,但是却真的很难一时半会将其烧毁。

    他也想过用卫道葫芦将近在咫尺的蛛妖收走,可随后他就现自己想多了。这家伙可是拥有着帝境实力,在它彻底被废掉之前,想要强行把他收入葫芦内几乎是不可能的。

    就在陈风想方设法脱困时,蛛妖骤然俯下上身,双手各持着一根弯曲的利刃就朝着陈风的后背刺落。

    “噗。”护在陈风身周的太阳真火在利刃近身时猛然爆,迎面就朝着那蛛妖烧去。

    换做是普通人,面对这炽烈非凡的火焰第一反应肯定是躲避以自保,可此时满心疯狂的蛛妖竟是没有这么做,它只是紧紧地握住了利刃,狠狠地朝前捅去。

    “嘭。”那利刃捅穿了厚实的太阳真火,甚至给其都染上了一抹诡异的绿色,旋即利刃就结结实实地戳在了陈风的后背上。

    如果不是陈风及时察觉到这利刃有些诡异,及时朝着旁边闪了一闪,那么这一次很有可能就会直接刺穿他的心脏,那必然是致命的。

    可即便是现在的伤势对陈风来说同样也不轻,尽管刺中的既不是要害伤口也不深,但是刃尖上却明显是有毒,让陈风瞬间就觉得浑身上下都变得很是难受起来。

    “这特么的究竟是什么毒,太厉害了!”陈风心头暗惊,却没有忙着处理伤口,而是猛然转身,挥起手里的火羽,噗的一声斩断了那蛛妖伸过来的胳膊,随即又抡起另外一根火羽甩出一道锐利的剑罡,将蛛妖的脑袋斩下。

    换成是一般的妖物,被砍掉了脑袋必死无疑,可对于蛛妖来说,这真的算不了什么致命伤。

    陈风也没指望着这样就能杀得了它,所以强忍着胸口的不适,跨步上前,将砍头的那根火羽硬生生插入了蛛妖的脖腔子里。

    “呼,嘭。”太阳真火混着剑罡呼啸而出,冲入蛛妖的体内,猛烈焚烧死气之时也引了沉闷的轰鸣。

    此时卫道葫芦正好飞了过来,葫芦口敞开,便直接对准了蛛妖的脖腔子,金蓝色的光芒激射而出,将其死死缠住,便将其上半截身子拽入了葫芦口内。

    “噗噗噗……”陈风趁着蛛妖无力再进攻,挥舞着火羽就是一通劈砍,将困住自己的几条附肢都砍掉,这才脱困而出,随即就把手里的火羽捅入了蛛妖那巨大的肚子上。

    “嘭。”巨响声中,蛛妖肚子内火焰翻涌并不断有死气汹涌而出,可它显然没有死去,依旧在疯狂的摆动身子,余下的附肢疯狂的朝着周围挥舞,似乎想要揪住陈风跟他同归于尽。

    只是在卫道葫芦的吸攝之下,蛛妖就算可以仗着自身实力强大不会被轻易吸走,但也很难逃脱。

    直到三足火鸦再次飞出,三只火焰凝聚的爪子按在了蛛妖肚子上,太阳真火冲击而出,将其大半个身子都彻底烧成了虚无。

    此时蛛妖才被三足火鸦给硬生生的塞入了卫道葫芦内。

    “呼。”陈风长长的松了口气,只要进了卫道葫芦内,那么在太阳真火和太阴冰火的攻击下蛛妖就必死无疑。

    此时此刻,陈风才顾得上去理会自己所受的伤。

    换成一般人,挨了这么一计背刺,就算死不了想要自己给自己看看伤势也不太可能。毕竟人的脑袋又不是转轴,不可能转到背后的。

    可陈风毕竟不是普通人,身为修炼者,就算他的眼睛看不到的地方也可以用灵识看到,更别说还有三足火鸦这个身外化身,它能看到的东西就跟陈风看到的是一样的。

    随即陈风就“看”到了自己后背上的伤口,禁不住脸色都微微一变。

    此时他背上的衣服都已经被死气腐蚀掉了一大片,露出了他的后背,只是皮肤却并不是正常的颜色,而是呈现出一种黄绿色,一看就让人觉得十分恐怖。

    事实上,陈风被刺中的地方更加严重,那柄刺入的利刃都已经消融不见,而他的伤口却更加严重,已经被侵蚀出了小孩巴掌大的一口窟窿,并且伤势还在加重,因为黑绿色的气息还在伤口上不断蠕动,如同是疯狂且贪婪的毒蛇在啃噬着陈风的皮肉。

    尽管伤口如此严重,但是陈风却并没什么痛感,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可能都感觉不太到背后受了伤。

    即便是现在,他依旧感觉不到背后有一点疼痛,甚至都有些麻木,仿佛那里的皮肉都根本不是自己的似的。

    “麻烦啊!”身为一名医术高的医生,陈风一眼就能看出这伤口不好治,尤其是那些黑绿色的气息更难清理。

    身在这危机四伏的死亡深渊中,自己给自己疗伤,那危险性可想而知。

    陈风拍了储物袋子一下,放出了数十根凝血渡魂针刺在了伤口周围,同时又放出太阳真火附着在上,以此来遏止那些黑绿气息的继续侵蚀,随即就打算先行撤离,等治好了伤后再杀回来也不迟。

    可就在此时,陈风忽然听到了一连串尖利的啸鸣声从数千米外传来。

    因为周围的死气阻隔,这啸鸣声都听起来有些闷,但是依旧让人听着有种耳膜都被震得疼的感觉。

    陈风本不想去看,因为他很清楚在这样的环境中而自己又受了伤的情况下,太强烈的好奇心绝对是致命的,可此时他背后的伤口却忽然颤动起来,仿佛是在恐惧一般。

    这让陈风禁不住心念一动,冒出了想要去一窥究竟的冲动。

    “也许我想要看到的东西就在前方。”陈风如此想着,闪身朝声音来处而去。</br></br>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