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言情 > 这个明星来自地球

章节目录 第659章:她来听我的演唱会

    注:

    《悲伤的梦》——窦唯

    《她来听我的演唱会》——张学友

    ————————

    “五!”

    “四!”

    “三!”

    “二!!”

    “一!!!”

    当全场倒计时数到一的时候,体育场的灯光为之一变。

    除了通道的微弱灯光,整个场内都黑沉沉的。

    当众人还在疑惑时,只听得:

    “嘀——”

    “嘀——”

    “嘀——”

    刺耳的声音划破了黑暗,随着一声声的【嘀】声出现,舞台开始灯光闪动。

    红色的灯光,蓝色的灯光,黄色的灯光,它们不均匀地洒在舞台上,又很快移走,使整个舞台如置梦中旋转起来。

    当鼓声进来的时候,众人看到一个人从舞台下方升了起来。

    大屏幕开始挥作用,全场的人都能看到韩觉一身黑色的正装,在变化的灯光里,他孤身一人站在空旷的舞台前方。

    没有招呼,没有说话,直接开始:

    “【矛盾,虚伪,贪婪,欺骗,幻想,疑惑,简单,善变……】”

    一些看过《暗网》的观众从第一个词出现的时候就立马反应了过来,然后就是尖叫。她们没想到韩觉竟然唱了这的现场版,而且还用在了开头。

    演唱会的歌单很有讲究,不管歌手怎么随心意排布歌曲,开头曲目的目的总要把场子热起来,让观众兴奋。有人是用一段激烈的音乐,有人是唱热血沸腾的歌曲。

    “【哦,我的天,高级动物。地狱天堂皆在人间。】”

    韩觉像是没考虑这些,又好像考虑得更深。他整个人松树一样站在话筒前面,低沉且冷漠地念白,怎么看都不像是热场。但配上迷幻的气氛,清晰的音效,以及韩觉,舞台效果就好得不得了,众人只感觉鸡皮疙瘩阵阵泛起。

    鼓点一下一下像敲在她们的心里,而韩觉两个字两个字往外蹦的词里情绪语气各种转变,又像是敲在她们的脑子里。看着面无表情的韩觉,观众们只觉得自己灵魂都在颤栗,在兴奋,想浮起来。

    这种多巴胺迅分泌、浑然忘我的感觉,只有在演唱会的现场才能感受到。

    当然,对一部分观众来说,只要看到韩觉,她们就已经热起来了。

    几声【幸福在哪里】之后,《高级动物》就算是结束了,但伴奏仍在继续,鼓点还在一下下敲着观众的心。

    在韩觉颗粒感清晰的低音里,大屏幕出现歌名《悲伤的梦》。随后歌声继续:

    “【到底怎样才算好不算坏

    到底怎样才能适应这个时代

    我不明白

    太多疑问太多无奈太多徘徊……】”

    曲子是激烈的,但是观众们却越听越感觉难过。

    因为韩觉的歌声里满是无助和迷茫。

    韩觉唱着这歌的时候是闭着眼唱的,皱着眉毛,表情时而清晰,时而隐没,像在一个噩梦里左突右撞,却满身伤痕总不能醒来。

    麦子心里扑通扑通,听得难受。

    听到韩觉跳槽的新闻时,她无法接受,简直恨极了韩觉。之后偶然听闻韩觉从高处堕落的时候,她暗爽的,特意上网去留言,去添砖加瓦。看着被整个网络落井下石的韩觉,麦子心里满是报复成功的快感——你做错选择了,活该!

    但是……

    “【盼望接受,爱的问候

    盼望有人能够把我拯救

    快到来,我在等待

    把我带到安全地带……】”

    刚才在外面,她听胡霏讲,韩觉在那几年得了很严重的抑郁。她是第一次听到这个消息,心里突了一下,没等品出什么滋味,就被一旁分应援物的事情打扰,情绪含含糊糊就过去了。

    现在,听着这样的歌词,听着无助又痛苦的歌声,麦子大口喘气,心口的血管像是被死死打了个结。

    懊悔和心疼,来得后知后觉。

    “【直到最后,结束这场悲伤的梦,悲伤的梦……】”

    两歌终了,开场结束,灯光逐渐放亮。

    舞台和韩觉都一览无余。

    在热烈的欢呼声和尖叫声中,韩觉呼出一口气,拿起话筒,笑容爽朗地开始正式跟观众打招呼。

    “谢谢大家的到来。”

    韩觉向各个方向的观众道谢之后,说:“提前跟大家说一声,今天晚上没有嘉宾。”

    观众里传来失望的声音。毕竟她们有的期待韩觉和林芩情意绵绵的对唱,有的期待【w.i.n.5】的舞台重现,有的暗戳戳期待章依曼出来营业。

    “要说特邀嘉宾的话,其实是有。那就是我八年前的那些粉丝,后援会成员。”韩觉看了看台下那一圈老粉丝的位置,可惜七零八落,坐得相当松散,“谢谢你们还来听我的演唱会。”

    现场周围和远处的看台出一阵骚动。有的为韩觉的情谊打动,有的则抱怨那么好的位置空着没人去坐,不少观众羡慕嫉妒得要死,她们拒绝区别对待,呼吁公平。

    把粉丝区分对待,对艺人来说是大忌。

    但韩觉就是要区分。用户还分新老用户,vip和vvip呢,更况且对韩觉来说,他的这些粉丝本就有区别。

    “我年轻的时候犯了一个错,这个错伤了很多人的心,我当时不懂事,只想着自己,后来我后悔了,后悔很多年,恐怕直到死我都会一直后悔下去。今天这场演唱会,我其实是为她们开的。”

    韩觉的话,让现场的躁动平复了一些。

    粉丝之间的嫉妒。

    “我想跟你们说一声对不起,”韩觉向着台下的方位,缓缓鞠了一躬,站直后,他说,“当然,我不奢求一句简单的对不起就能得到那些被我伤害过的人的原谅,讨厌我的当然可以继续讨厌我,都是我活该,我不委屈。但我不会放弃的,以后我每隔五年会请你们来一次演唱会,每次我都会向你们奢求原谅,而你们每次都可以让我滚。然后,当你们遇到困难和挫折的时候,一定要想【老娘连韩觉的账也不买,你又算个什么东西?】,硬气一点,振奋起来!”

    现场传来笑声,笑声里都是酸味。

    【每五年一次的免费演唱会诶!而且还是贵宾席!啊啊啊啊!现在讨厌你还来不来得及?!】

    麦子抿着嘴,看着前方的韩觉,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感觉。

    韩觉没有聊太久,因为他是开演唱会,不是开脱口秀和非法小讲堂的。

    转身之后,就开始继续表演了。

    接下来是《那个女人》和《单车》的父与母。

    “最近《一路有你》正在放,我偶尔有看,真的不错,推荐给各位爸爸和妈妈。”唱完两之后,韩觉干巴巴地打着广告。

    之后是《最佳损友》和《最冷一天》。两之后,韩觉照例讲点多余的废话,“我太久没唱《最佳损友》了,听说顾凡开演唱会的时候每场必唱,弄得这歌都快变成他的了,我刚才唱的时候竟然还有些心虚,毕竟“原唱”就坐在下面。”

    大屏幕突然出现顾凡的笑容,引来现场一阵欢呼。原来是镜头扫到台下坐着的顾凡、向祖、林郁哲和金璨,镜头拉远,他们边上还有其他【蓝鲸】系的在职歌手,其中也包括张子商那群年轻人。镜头一个一个扫过,观众们看得嗷嗷叫唤,十分兴奋,同时也感到遗憾,因为既然连顾凡都在台下坐着,看来今晚是真的没有特邀嘉宾了。

    韩觉接着有唱了【给自己】三部曲:《给自己的情书》、《给自己的信》和《给自己的歌》,再加一《给十年后的我》。

    韩觉的唱功十分稳定,现场一点瑕疵也没有,甚至因为和录音室版本的编曲、唱法略有不同,观众们听来就跟听新的歌一样。

    观众们听得沉醉,没意识到时间流逝,如今已经十过去了。

    歌手的声经过科学训练之后,连续唱上十几二十歌,嗓子的消耗其实不大,主要都靠体力支撑。和唱两就满头大汗的歌手不同,韩觉不抽烟,不酗酒,不乱生男女关系,早睡早起,经常锻炼,早在半年前就开始为演唱会做准备,如今十歌下来,一点都不觉得累,就连汗都没出多少。他甚至感觉自己的状态才刚起来。

    “突然现,我给自己的东西也太多了,”韩觉走在舞台边缘,跟观众闲聊,“太无聊了,来点小游戏怎么样?”

    “好!~”这就是个人演唱会的好处,都是自己人,无论韩觉说什么,观众就像温顺的像羊一样,只会说好。

    “抽奖怎么样?”韩觉问。

    “好!!~~”

    “那就抽一个幸运观众被我辱骂一歌的时间。”

    “好……???”

    观众反应过来不对劲,哄的一下不好了。

    “点歌吧,抽个人点歌,只要是我的歌都行。”韩觉只能换个奖励。

    “好!~~”

    韩觉开始找人。

    为了话筒容易给过去,所以得找近一点的。

    韩觉走到舞台边缘,往老粉丝那边的贵宾席开始点人。

    麦子看到韩觉的视线扫过来,心里一紧,下意识低下了头。

    在一片积极的人群中,麦子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动作在人群中有多么的突兀。

    也不知道自己的动作,对一个【老师】来说,有多么的吸引。

    “那位,就那位好了,缩着肩膀不敢看我的那位。”韩觉兴奋地像抓住了一个知识没掌握齐全的学生,“会长,就你边上那个,不是胡霏,是另一个,对,就是她,帮我把话筒给她。”

    话筒经过胡霏和会长,被递到了麦子的手里。

    现场一片嗡嗡声,无疑是新粉又吃醋了。

    【凭什么不把话筒给我们!】、【凭什么就叫得出她们的名字,叫不出我们的名字!】、【凭什么……】

    “你代号什么?”韩觉一上来就又把新粉老粉做了个区别对待。

    “麦子……”麦子感觉自己的声音在抖。其实就是在抖,现场的设备很好,她的紧张清晰地传递到了上万人的耳朵里。只不过麦子脑袋一片空白,耳朵跟闭住了一样,什么也听不进去。

    “……援会的?”韩觉问。

    “啊?”麦子猛眨眼睛,试图让自己清醒一点,耳朵好使一点。

    韩觉这时候很有耐心,又问了一遍:“你是什么时候进后援会的?”

    “你当练习生的第二个月……”麦子答道,几乎没有思索。

    现场传来一阵惊呼。

    韩觉十六岁进的【蓝鲸】,也就是说……距今十四年了!

    麦子听着这些惊呼,久违地感觉到了自豪。

    “谢谢你啊,麦子,”韩觉笑了笑,干脆在舞台边缘坐下,和麦子聊了起来,“你是后援会的骨干?”

    “对,我以前是负责断后的……啊!不是,我负责……”麦子迷迷糊糊说了一半才察觉自己说了什么,连忙改口。

    “哈哈哈哈哈哈~~”最先笑的是麦子身旁的会长她们,然后是她周遭的那些老粉。这是只有老粉们才懂的笑点。

    韩觉也懂,笑过之后问麦子:“你想点什么歌?”

    “啊……”麦子愣住了。她就是怕出现这种情况,所以才低下头的啊。

    刚才那十歌麦子听得很享受。每一歌她听了都觉得好听,所以她等于是一连现了十心水的歌,其中的难度不亚于连续投了十个远三分球,球球命中。麦子开始对韩觉感到钦佩,隐隐要被韩觉的才华折服。

    她都打定演唱会主意结束后,不管有没有原谅韩觉,她都要去买张韩觉的新专辑来听听。

    但现在的她,对韩觉的作品列表只停留在古早的八年前组合时期。所以问她韩觉复出后的作品,她一也答不上来,于是只能尴尬地对韩觉说:“随便……什么歌都行。”

    “太体贴了。”韩觉笑着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

    韩觉站起身来,从舞台边缘的工作人员手里拿了一把吉他,然后又坐回了舞台边上。

    “那就下面这吧。”韩觉一边调整着吉他的抱姿,一边说:“这歌在我的曲库里有一年半了,直到今天才终于可以唱出来。因为这歌,是唱给你们在座的所有人的。”

    身后的大屏幕,跳出了歌曲的歌名:

    《她来听我的演唱会》。

    琴弦拨动,悦耳的旋律倾洒而出。

    在轻柔的琴声里,韩觉悠悠开口:

    “【她来听我的演唱会

    在十七岁的初恋第一次约会

    男孩为了她彻夜排队

    半年的积蓄买了门票一对……】”

    歌词一句句出现在大屏幕上。

    伴随着歌词出现的,是现场各位年轻观众的样子。她们有的一个人来,有的结伴来,看模样都是还在上学的年纪,有的还穿着校服,也不知道是不是逃了晚自习来听演唱会。她们青春靓丽,是现场最年轻的那批观众。

    镜头慢慢地扫着。

    在这类场合中,被镜头扫到的人通常该是兴奋不已,或相拥或激吻,但她们没有。她们只是安静地看着自弹自唱的人,听着歌,觉得真好。身边的人很好,喜欢的偶像很好,演唱会的体验很好,这歌也很好。今天很好。

    “【她来听我的演唱会

    在二十五岁恋爱是风光明媚

    男朋友背着她送人玫瑰

    她不听电话夜夜听歌不睡……】”

    镜头开始扫着二十岁左右的那批观众了。她们刚出社会,从校园往职场转变,正经历着痛苦的重塑。和人一样,原本在校园里安安逸逸的爱情,也开始经历各种现实的考验。

    “【我唱得她心醉我唱得她心碎

    在三十三岁真爱那么珍贵

    年轻的女孩求她让一让位

    让男人决定跟谁远走高飞

    嘿谁在远走高飞……】”

    三十多岁没嫁的姑娘是大姑娘,会被指指点点,会被怀疑哪里出了问题,会让父母在亲戚乡人之间抬不起头。

    麦子总是跟父母讲婚姻制度的本质,讲以现在社会的达程度,一个现代人可以独自活得很好。而父母只是叹气。

    但麦子内心深处清楚,一个人是可以活得很好,但她的一个人,单纯是她找不到爱人而已。

    她感觉自己丧失了全心全意爱一个人的能力。物必先腐而后虫生,她太害怕付出的真心却换来背叛。

    “【我唱得她心醉我唱得她心碎

    她努力不让自己看来很累

    岁月在听我们唱无怨无悔

    在掌声里唱到自己流泪

    嘿唱到自己流泪……】”

    麦子想到了那个出了轨的前男友。

    她冷笑着说:我早就知道有这一天了,真心永远得不到好下场。

    他一脸愁容地摇了摇头:不对。是要求回报的人永远落不得好下场。

    会长转头看到麦子难过地捂住了脸。

    就像十年前麦子向她哭诉时,会长一把抱住麦子。

    麦子流着泪钻进会长的怀里,哽咽着,“我只是害怕……”

    会长拍着麦子的肩膀,轻声安慰,“没有关系,没有关系,没有关系……”

    “【她来听我的演唱会

    在四十岁后听歌的女人很美

    小孩在问她为什么流泪

    身边的男人早已渐渐入睡

    她静静听着我们的演唱会……】”

    镜头扫到那些四十左右的女观众。

    她们的气质最不同于之前的三次。她们的笑,是看淡风雨的笑,她们的哭,也是云淡风轻地落泪。岁月带走了她们的美丽,同时也留下了另一种美丽。

    四个年龄段的女人,四个故事,四段爱情。

    当歌曲结束的时候,全场只有一片连绵的掌声。这样的声势,自然是比不上有掌声有尖叫有欢呼的时候,但韩觉最喜欢这样的时刻。

    韩觉静静地等观众掌声渐歇之后,才说:

    “以后我会更努力地赚钱,然后争取把票价再降一降,以后隔几年办一次演唱会,希望到那个时候,还能见到大家。也希望在那个时候,我的音乐还能陪伴各位。”

    观众也从情绪里缓过来,纷纷开始大声回应道:

    “韩老师!你唱一辈子,我就听一辈子!”

    “你好歹多几歌陪伴人家嘛!!”

    “韩老大!!!你要健健康康的啊!!!”

    “……”

    韩觉看到了近处抹着眼泪大喊要跟他约定的胡霏和会长她们,也看到了远处年轻的粉丝的哭喊。

    听着四面八方传来的各种各样的声音,韩觉笑得极其开心。

    他一手托着吉他,一手捂着心脏,向观众鞠躬:

    “谢谢大家。谢谢你们听我的歌,谢谢你们来听我的演唱会。”</br></br>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