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言情 > 王牌大高手

章节目录 第1125章 我在救世!

    老剑神看着无讳,点了点头。

    阎君沉声道:“老剑神,这个根本就不知道,哪怕是你死了,你也无法保证他以后不会作恶。”

    老剑神却是没有说话,现在没有人能够阻止他去做他需要完成的事情,没人能够阻止他完成他认为自己应该完成的使命!

    忽然之间无数的剑气凭空出现,无数的剑气自他的身体不断的贯入进去,紧接着老剑神惨叫了一声,噗通一声的坐在了地上,每一个人都能够感受到老剑神此时筋脉尽段,已经是濒临死亡了。

    无讳笑了,笑的无比的疯狂,眼睛里面闪烁着兴奋的血红色的光芒。

    老剑神看着自己的外孙,说道:“孩子,现在你能够放下仇恨了么?”

    “放下仇恨?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么?你这个傻子,我以前就是信佛,佛祖也没保佑过我,我还可能重新信他了么?你死吧,等你死了之后,天底下又少了一个能够阻止我的,到时候全世界都要臣服在我的脚下!”

    林坏等人心中的怒火在燃烧,他们简直是要气疯了,老剑神已经做到了这一步,却还是不能够感化眼前的这个疯子?

    老剑神忽然之间也笑了,露出了淡淡的笑容,说道:“孩子,真的很遗憾,姥爷其实猜到了你是骗我的。”

    “你说什么?”无讳愣了一下,紧接着问道,“你既然猜到了,你为什么还要这么做?”

    “虽然明明知道你是骗我的,可是除了相信你以外,姥爷已经不知道现在还能够再为你做一些什么。所以啊,最后就让你骗一次吧,算是对你的弥补。”老剑神说的很坦然,一点也没有懊悔的意思,实际上这一切也都是在他的算计之中。

    老剑神坦然,无讳却是要疯了,无讳愣了一下,紧接着身体颤抖,疯狂的呐喊道:“你说什么?你是故意被我骗的,这是对我的弥补?区区一条性命就算是对我的弥补,区区一条性命就想让我舍弃好不容易立下的魔心?你在做梦吧?老东西,我要将你挫骨扬灰!!”

    无讳一掌拍去,恐怖的力量直接可以让老剑神连骨头渣子都不剩下,可是这个时候阎君出手了,阎君伸出手,一股恐怖的吸引力将老剑神给拽了过去,然后阎君将老剑神给扶住,蹲下来检查了一下身体之后,阎君露出了一脸的黯然,叹了口气道:“你这是何必呢,我现在也救不了你。”

    “不需要救我。”老剑神苦笑道,“如果我不死,面对我最为亏欠的孙儿,我应该怎么做?”

    大家听完了这话之后,忽然之间恍然了,如果让他帮大家去杀孙儿,他恐怕下不了手,可是如果让他阻止大家去杀无讳的话,他又亏欠世人,所以这可能已经是他唯一能够做出的选择。

    “卑鄙无耻,你才是真正的卑鄙无耻!!”无讳疯狂的大声喊道。

    老剑神叹息道:“当年的事情是我的不对,孙儿,可是你才多大啊,你还有多少年的人生啊,你完全可以放弃以前的那些仇恨,重新过你的日子啊。为什么非要执着当年的那些呢!”

    “不用再说了。”无讳叹了口气,说道,“在场的你们所有人,今天全部都要死!!”

    阎君想要动手,林坏却是一把按住了阎君的肩膀,说道:“老板,还是让我来吧!”

    “你不是他的对手。”

    “我愿意试一试。”林坏微笑道,“我父亲好像从来都没有服软过的时候,也从来都没有缺少过自信,如果我现在就退缩了,那我还是我父亲的儿子么?我总不能给他老人家丢脸啊!”

    林坏看向无讳,说道:“这样吧,你和我两个人在这里解决一下宿命,其他人谁都不可以掺和进来。”

    “没问题啊!”无讳笑道,“你不怕死就行。”

    张圣也向前一步,看向了伊藤,面带微笑着道:“大哥,我其实也一直都想要和你好好的切磋切磋。”

    “叛徒!”伊藤冷哼了一声,“你和我来!”

    张圣和伊藤一起走了,将军则走向了千手佛。

    林坏说道:“老板,你就在这里坐镇吧。”

    “嗯。”阎君说道,“对面的谁都不可以走,否则别怪我出手无情!”

    高佐问道:“我去对付谁?”

    阎君说道:“一会儿其他那些人就归你了,我不太适合于那些人动手。”

    “好的!”高佐答应了下来。

    林坏和无讳站在了一起,两个人面对面站着,此时稍微走近一些之后,林坏更是感到对面的那股恐怖的邪恶之气让自己的心里面感到很不舒服,强烈的不舒服!

    ??无讳甚至在吞吐之时,都是那股极其纯正的邪恶之气,林坏从小到大还从来都没见过这种情况,一个人的真气竟然能够通过呼吸传递,可见这个真气该有多么的纯粹。

    林坏语气平静的道:“无讳,其实我一直都想要劝你放下屠刀,你父亲在临死之前已经后悔了,而且他在临死的时候是微笑着瞑目的,因为他也感觉到她这么多年都生活在仇恨当中并不值得,虽然最后死了,起码他想明白了,而你……。“

    “不用说了。”无讳看着林坏,问道,“你知道我杀了多少人么?我带着暗黑世界的人围攻教廷,杀死了教廷的教众和红衣主教总共四百余人,在华夏杀死了两个十大化劲层次的强者,甚至将他们的脑袋都丢给了家人,在张圣那里杀死了他别墅里四十六个人,在这个村庄里面将村子里三十多个人尽皆杀死,在这里又亲自逼死了剑神!”

    剑神虽然还没死,不过已经是奄奄一息了,眼看着是不可能活下来的。

    无讳笑道:“短短的不到半个月的时间,死在我的手里总共有六百多个人,你告诉我,让我改邪归正,他们会怎么想?”

    林坏哑口无言,是啊,自己劝说无讳改邪归正、好好做人,其他人该怎么想?那些死者的家属们该怎么想?难道他们的家人就全都白死了么?

    没错,冤冤相报何时了,可是无讳杀死的不是一个两个,这么短的时间里面就杀死了这么多人,让那么多的冤魂又怎么想?

    无讳笑道:“我父亲是魔神,可是我这么短的时间杀死的人恐怕要比我父亲几年的时间杀过的人都多吧?”

    林坏叹了口气,道:“我们之间真的没什么好说的了么、”

    “我不觉得有什么好说的。”无讳看着林坏,道,“很多时候,实际行动要比语言更有用的多,既然这是你我的宿命,为何你我不在今天把宿命给终结呢!”

    林坏说道:“我们不应该信命,应该相信的是我们自己。”

    无讳笑道:“你说的对,我们相信自己,我以前确实是这么想的,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我现这一切都抵不过命。我父亲原本是出身于天水寺,也是想要做一个善良的僧人,可是命运还是让他走到了那一步,命运让他和你的父亲走到了对立,最后他的命运也与我们的祖先蚩尤一样,虽然不是死在你的父亲的手里,却也是因为你的父亲而死。”

    “我原本是一个有理想抱负的天水寺僧人,我希望能够惩恶扬善,可是最后却现自己的父母竟然遭受那种不公平的待遇,我想要保护别人,自己的母亲却都没能保护,我父亲也是一个信佛的人,佛祖给他带去了什么?给我带来了什么?”

    “许多的事情真的是命,无论我们以前经过任何的努力,可是命运总是会带给我们同样的东西,让我们走向最后的道路。”

    林坏叹息道:“还记得精英赛么?那时候我们曾经在街上相遇,一起逛了逛旅游景点,当时说了很多的话,我感觉我们彼此之间特别的投缘,虽然说最后我们成为了总决赛的对手,但是彼此之间只有钦佩,没有一丝一毫的敌意和怨恨。”

    “你说的对。”无讳道,“哪怕是当初我接受女帝的指导,最后再次和你决斗,可是我仍旧是因为把你给当成一个好的对手,既是知己也是对手,或者说是把你给当成朋友的。”

    林坏道:“对啊,所以我们不应该是走到这一天,命运应该控制在我们自己手里。”

    “可是并没有。”无讳道,“就像是我刚刚说的一样,我已经变成了现在这样,那些人死在我的手里,我结下了那么多的仇人,哪怕我现在准备将一切都放下,他们的家人也会找我报仇,而我还是会杀他们的家人。”无讳说道,“到时候我怎么办?你又怎么办?”

    “我们现在没有选择,我也不想有选择,世人不知道痛楚,所以才会随便的伤害他人,只有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做切身的痛楚,让他们知道什么痛苦是撕心裂肺的,他们才会珍惜别人的生命!”

    无讳激动的道:“你以为我是在灭世,可我是在救世,我是在拯救世人!”</br></br>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