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七零小佳妻

章节目录 670章 将计就计(二更)

    田心儿以退为进的将了潘明珠一军,“我这个人最讨厌别人逼我你想让我去照顾大倪哥可以我义不容辞我责无旁贷可咱们别讲条件,我不愿意听这些我这个人最不愿意受胁迫”

    潘明珠没词儿了眨巴了两下眼睛,“那那你同意去照顾大海了”

    “嗯”田心儿也硬气学足了潘明珠刚进门的语气,“可咱们丑话说在前头结不结婚的少提你答应我这个条件我就去不答应就拉倒”

    她大步走到了门口,拉开了房门,往边上一站,“我也不跟你磨叽了,你也不用想一天,赶紧做决定”

    完全就是一副你不决定,就立刻走人的架势了。

    事已至此

    潘明珠只能妥协了,也不敢再迟疑不变态啊,怕人家后悔改主意。

    她立刻使劲点了点头,“行,行,就这么定了你说什么我都答应你说什么我都听咱们不讲条件了只要你同意去看看大海就好那那咱们现在就走吧”

    田心儿想了想,“你等一等啊。”

    转身又进了屋,好半天了也没出来。

    潘明珠只能像个小媳妇似的,站在门边静静地等着,也不敢跟田园视线相对,整个一个手脚“无处安放”。

    心里这个后悔呀后悔自己敬酒不吃吃罚酒,当初人家上赶着要照顾儿子的时候,为什么就不同意呢现在可好,一眨眼,世事就变了,老天的“报应”来的太快了,自己反要低声下气的求人家,这大概就叫现世报吧

    潘明珠本来以为田心儿是在屋里换衣服呢,可结果十几分钟之后,田心儿又出来了,依旧是刚才的那身家常装,只是手里多了两个饭盒。

    潘明珠小心翼翼的问,“这是咋回事儿啊你拿的啥”

    田心儿淡淡的瞥了她一眼,“你刚才不是说大倪哥不吃不喝的已经一天了吗我给他炒了三个鸡蛋顺便带了两张油面饼,时间有点急促,也弄不出什么好吃的了,就这样将就吧”

    潘明珠没说话虽然两张饼和三个鸡蛋,真不算是好吃的,可难得人家这份心呢,人家还惦记着儿子没吃饭呢

    她的心里有点小触动了,看田心儿的眼神也有点不一样了。

    现在她的思维活动不是狐狸精在装相买好,为了嫁进倪家了,而是人家真正的在乎自己的儿子,明摆着呀,儿子现在都要瘫了,人家姑娘还有什么意义还讨好呢

    潘明珠有点自责

    原来自己当初曾经那么彻彻底底的错怪过人家。

    她不自然的理了理头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当先出了门。

    田心儿回头嘱咐弟弟,“园儿,你先别跟着来了”

    顺手在兜里掏出了5块钱,塞给了弟弟,“你去买只老母鸡,回头炖一锅浓浓的鸡汤,炖好了再给大倪哥送过去”

    田园答应得清脆,“知道了。”

    认认真真的把钱收好了,“姐,如果还有什么事儿,你就给我打电话”

    压低了声音,把唇送到了田心儿的耳边,“姐,你刚才那些话说的对不管你最后选择不选择倪大哥,咱也不能在这种情况下选还有啊,那个老巫婆要是再敢欺负你,你就跟我说,我让她好瞧”

    田心儿瞪了他一眼,“你个小小孩懂什么别说那些没用的。”

    再不多说了,跟着潘明珠一起去了医院。

    进了病房

    倪大海还在睡觉呢大倪同志这回可下了决心了,不取得最后“胜利”,坚决不罢休。

    即便是母亲离开了,他也一点儿没偷吃,戏做的乐足了,饿的浑身都没劲儿了,只能躺在床上睡觉。

    潘明珠蹑手蹑脚的走到他床前,俯下身子,疼惜的望着儿子略显清瘦的脸想叫醒他,却又舍不得。

    正在犹豫之间,倪大海仿佛感觉到了她的存在,虚弱的睁开了眼睛,“妈,你回来啦”

    视线立刻向着门边一扫,直到看见了田心儿,他的脸上才有了笑容,勉强挣扎着就要坐起来

    田心儿快步的走了过来,伸出胳膊扶着他,满面都是关切,“大倪哥,你感觉怎么样啊”

    细细的瞧着倪大海深陷的眼窝,额头上的纱布,以及苍白的唇色,还有胡茬遍布的两颊

    田心儿觉得胸口疼的难受,眼眶不由自主的就红了,嘴唇颤抖的开合,“大倪哥,我我你怎么成这个样子了昨天不是还挺好嘛”

    倪大海一看见田心儿这样关心自己,美得鼻涕泡儿都要出来了脸上还故意装出沉痛状,“唉一言难尽,一言难尽啊”

    可不是一言难尽吗

    这都是他一个人自导自演的作妖呢

    倪大海不愿意把戏做过火了,如果把伤说的太严重了,怕田心儿真伤心,另外呢,他也长了个心眼,怕以后不好收场跟母亲使点小伎俩也就那样了,最后的结局最多就是挨几句骂,可跟爱人就不一样了,万一给田心儿弄毛了,那就不好哄了。

    他也不多说了,顾左右而言他,使劲吸了吸鼻子,“什么东西这么香啊”

    田心儿这才笑了,“你腿不好,可倒没影响鼻子大倪哥,我听说你没吃饭,简单的给你炒了个鸡蛋,要不你先尝一尝”

    倪大海舔着个脸笑,“行行我正饿得慌呢”

    潘明珠气得直吸气如果儿子腿上没有伤,潘明珠真恨不得照着他的后背捶两下。

    心里暗骂:饿的慌该自找的我换着样的买吃的,你都不吃,那能不饿吗现在倒好,人家小姑娘一到,态度马上就不一样了,好像我不供你吃饭似的

    倪大海也会看眼力见儿,一看母亲的面色,心里就明白了他的嘴甜,故意可怜兮兮的向母亲眨巴了两下眼睛,“妈,你说真奇怪哈,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一下就来了胃口了”

    潘明珠没理他,转身给儿子倒了一杯热水,放到了床头柜上这才站在一边瞧着田心儿打开了饭盒,下意识的一闻,味道是挺香的,再一细看,鸡蛋炒得焦黄嫩滑,再配上几片白绿相间的大葱,颜色格外的诱人,面饼也烙的不错,油亮酥脆,看着就叫人有食欲。

    她在心里也赞赏田心儿的厨艺,暗自思忖这丫头确实是个过日子的主儿

    情况不一样了

    她现在看田心儿也能心平气和的看到人家的长处了。

    田心儿用热水涮了涮筷子,就着饭盒喂倪大海吃鸡蛋。

    大倪同志有点儿不好意思了毕竟母亲还在身边呢,再说了,自己确实没伤的那么重,还让人家喂自己吃饭,是不是有点戏过了

    轻轻地摇了摇头,抬手接过了饭盒,“我伤的是腿,手能动,我自己吃。”

    田心儿也没跟他犟,坐在一边静静地瞧着倪大海是真饿了,三口两口就把饭盒里的东西吃光了,田心儿赶忙抓起了一边的毛巾,递到他手里,“擦擦嘴。”

    顺势接过空饭盒,站起了身,“我去把它刷了。”

    迈步就出去了。

    倪大海也没拦,眼瞧着她的背影消失在了门口,这才立刻向着母亲,“妈妈,你来我问你句话。”

    潘明珠瞪了他一眼,“干啥神叨叨的有话就说呗。”

    倪大海压低了声音,“妈,你咋跟田心儿说的我的伤你怎么把她弄来的你一字不差的给我学一学”

    潘明珠也没掖着藏着的她的本意是给儿子先打个预防针,别让倪大海寄予太大的期望,“我就是实话实说呗说你的腿动不了了,意志消沉,不吃不喝,请她帮忙过来照看几天我也向她道歉了,也说了自己的想法,如果她愿意嫁给你呢,我现在不拦着了可”

    倪大海迫不及待的问,“可什么她怎么答的”

    “嗯”潘明珠还是决定把话尽量说的婉转点,“她说她自己会做决定,用不着别人在中间撺掇”

    “那也就是说她没答应婚事,可也没拒绝了”

    “对没有什么明确的意见”潘明珠张口安慰儿子呢,“大海,你听我说,你别”

    倪大海哪儿有功夫听她说呀

    低头沉思了起来

    心里既喜且忧。

    他对田心儿的执拗是了解的知道如果对方绝对不想嫁,当着母亲的面,那必定是会一口回绝的

    可这不回绝,也不答应,说明什么呢

    琢磨了片刻,他抿着嘴腹黑的笑了心里打定了主意,别管田心儿是怎么想的了,正好将计就计,借着这次装残废的机会,一起把这对“婆媳”俩都拿下。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