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言情 > 高数再爱我一次

章节目录 高数再爱我一次 第15节

    终于到家了,钥匙c-h-a在锁孔里,发出咔哒一声响,无比清晰,然后莫寒谦开门,开灯。

    陶眠有点不敢踏进这个门了。

    莫寒谦看他踌躇,用蛮力把他拉进来,陶眠一个踉跄,跌进了男人怀里。

    “你是故意的!”陶眠控诉道。

    “我……我不是……”莫寒谦稳住他的身子。

    “哥哥,你不接受我,我们明天就去办离婚手续。”陶眠想早点知道答案。

    “我……我再考虑了。”莫寒谦低眸。

    既然他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心意,陶眠便不再害羞了,表达的方式热烈而大胆:“那你不要考虑了,跟我在一起吧。”

    莫寒谦露出为难之色,欲言又止,不忍拒绝,有拿不出答应的决心。

    陶眠:“呃……要不你再考虑一晚上吧。”

    晚上,陶眠口是心非地表达了好几次“为了不对你做出什么丧心病狂的事我还是睡沙发吧”,被莫老师笑着回绝:“不用玩欲擒故纵,你就是想睡床。”

    陶眠:“……”

    好吧,你赢了。

    两个人并肩而卧,陶眠心里有个调皮的小动物,越到夜深人静的时候越兴奋,是不是挠他一爪子,让他全身都痒。

    “哥哥,你为什么要考虑呢?如果是考虑怎么拒绝我,那就不要考虑了,如果是考虑要不要跟我谈恋爱,那也别考虑了,就跟我在一起吧!”夜色显得他声音很脆。

    莫寒谦翻身,摸了摸他毛茸茸的脑袋:“我是在考虑要不要跟你谈恋爱。”

    “那……那你就答应我呗……”他声音渐渐变小,脸红了,现在没开灯,莫寒谦也看不出来。

    莫寒谦没有回答。

    陶眠有点小情绪,哥哥总是这样,装深沉,并且装的时候眼神还温柔的溺死人。

    真坏。

    男人抚着他的眼皮,温柔地让他闭上眼睛,又拍了拍他的额头:“睡吧,明天早上告诉你。”

    那一瞬间陶眠心如止水,他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期待,反倒带着安心,沉沉得睡了过去。

    可莫寒谦却无法入睡,陶眠睡着了就开始翻动,很快脑袋就从枕头上滑落,身子蜷成小小的一团,嘴巴里发出绵长软糯的梦呓。

    没良心的,男人心里骂了一句。

    莫寒谦几乎一夜未眠,看着天光有墨蓝变成鱼肚白,房间陈设的轮廓由模糊变得清晰,陶眠依旧睡得香沉,一点都没有跟喜欢的人同床共枕的自觉。

    莫寒谦抵不住困意,闭上了眼睛。

    陶眠伸了个懒腰,醒了,他把脸偏向一边,差点亲到哥哥的唇角,他吓了一跳,赶紧往后挪了挪。

    男人眼睫投下灰色的y-in影,他脸庞光洁,五官立体,现在呈现出一种淡淡的疲惫。

    陶眠把手搭在他的胸膛上,脸颊靠着他结实的手臂。

    莫寒谦感受到响动,也醒了,一张圆圆的脸映入眼帘,等到视野清明之后,他对着男孩的额头吻了下去。

    第31章 微分的定义

    陶眠被亲懵了,柔软的唇与他的额头触碰,男人的动作带着挑逗的意味,十足地撩人。

    “你、你、你睡醒了么?”

    他怀疑哥哥一觉醒来被什么东西附身了。

    “当然。”莫寒谦低语着,嘴唇不停地在陶眠额头上亲吻,细细碎碎的,就好像啄食露珠的昆虫。

    陶眠心花怒放,他太激动了,顾不得矜持,一条腿跨在莫寒谦腰上,手臂抱住他的上身,整个人趴上去,对着男人性感的喉结咬下去。

    随即他就被压倒了,两只手被抬起到头顶,莫寒谦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强势的动作充满了控制欲,眼神却依然像一个正人君子。

    陶眠害怕他只是一时的发情,男人早上都有点不太一样,他再确认一遍:“哥哥,你真的想好了么?”

    “想好了,不跟你离婚了。”

    “不是这个,你跟我谈恋爱吗?”

    莫寒谦惜字如金,分量却无比沉重:“谈。”

    陶眠咯咯地笑起来,钻到哥哥怀里。

    “我们去拍结婚照。”莫寒谦对他说。

    陶眠抬起头,白皙的脸上嵌着两颗葡萄似的眼睛,他小j-i啄米似的点点头,不知道说什么话来表达这时候的心情。

    莫寒谦抬起头,说:“我好像没有你喜欢我那么喜欢你,我会对你好的。”

    “嗯。”陶眠合不拢嘴。

    那时我还没开始勾引你,等你尝到跟男朋友腻歪的味道,食髓知味,你就越来越喜欢我了。

    两个人去了摄影馆,

    摄影师要求他们做出画册上模特的动作,前面的照片走的都是唯美小清新路线,初恋的气息扑面而来。

    比如说这张,男孩和女孩共同捧着一束玫瑰,额头相抵,垂眸微笑,鼻尖点在娇嫩的花瓣上,轻轻地嗅着。

    陶眠看了哥哥一眼,双手捧住新鲜的红玫瑰,莫寒谦的手包裹在外面,两个人额头碰在一起,陶眠想看看莫寒谦的表情,但是在额头不分离的情况下,他只能通过翻白眼来看到哥哥的脸。

    莫寒谦比他专注多了,他半阖着眼眸,深情款款,薄唇亲吻着艳红的花瓣。

    陶眠也学着他的样子,做出文静矜持的样子来。

    第二张就没有玫瑰花束挡在中间了,两个人的脸要直接碰在一起,鼻尖交错,四目相对,但是还不能亲上,要的就是这种要撩不撩的暧昧感。

    莫寒谦的鼻梁又挺又直,被他的鼻尖触碰到,陶眠整颗心都要化了。

    对方却总是撩人而不自知,一脸的端方正直。

    陶眠想,这个人都不会害羞的吗?他是我的初恋,我也是他的初恋吧,第一次谈恋爱,第一次这么暧昧,他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

    回家一定要甩着小皮鞭问一问,他在国外的时候是不是有过别人,根本不想第一次恋爱,撩人这么有经验!说不定实战过。

    第三张简直可以媲美小黄片了,写真里的男模一脸禁欲相,穿着纯净的白衬衫,扣子却解到了小腹处,露出上半身诱人的男性轮廓。而照片的后半部分,是个妖娆的红唇女郎把手放在男人的胸口处。

    陶眠是个小受,对散发着雄性荷尔蒙的男人身体没有抵抗力,眼睛定格在模特□□的皮肤上,咕咚咽了下口水。

    莫寒谦终于真切地体会到了自己喜欢陶眠,他不喜欢陶眠这样看纸片人,这样会让他的尊严有些受挫。

    摄影师看了看莫寒谦,平淡地说:“拍不拍?”

    陶眠兴奋道:“拍!”

    反正要脱的不是他,要摸的才是他。

    摄影师于是漠然地看着莫寒谦:“脱不脱?”

    陶眠也瞪着眼睛,一脸期待的看着他。

    莫寒谦脸上一热,看着这两个人的眼神,艰涩地说:“脱。”

    他一只手开始解扣子,露出整个锁骨,然后是胸肌,腹肌。

    摄影师在慢条斯理地调整三脚架,陶眠一动不动,眼珠子也固定住了,眼神随着男人的动作一直往下。

    “好了好了,别脱了。”摄影师提醒道。

    扣子不能全解开,这样才能达到色气而不色情的效果。

    陶眠一边咽着口水,一边伸出手去。

    终于触碰到了那光滑结实有弹性的皮肤。

    摄影师皱着眉:“小陶,你的眼神不要这么色迷迷。”

    陶眠:“……”

    莫寒谦:“……”

    陶眠只好收了收口水,但是他控制不住自己啊,太诱人了,像巧克力一样散发着让人上瘾的味道。

    男人的身体好像一个热源,他的手放在起伏的结实的胸膛上,越来越烫。

    莫寒谦也很不自在,好像陶眠分出了无数只手,在他身上摸来摸去,虽然脸上的表情不是愉快的,但他确实觉得整个身子都在舒服地战栗。

    成品照片就是别扭攻和小诱受。

    第32章 微分的几何意义

    陶眠觉得哥哥太不主动了,虽然从他的眼睛里能看出克制地爱意,但他更希望对方的爱来的更炽热更猛烈一下,他觉得自己会享受男朋友对他用强。

    哥哥虽然在国外生活过,他开放包容,但骨子里还是中国男人的“发乎情止乎礼”。

    恋人里总要有一个主动的。

    两个人盖着棉被纯睡觉了两个月后,陶眠开始蠢蠢欲动了。

    他用了花香浓郁的沐浴露,把自己洗得又白又香,裹着一件宽松的丝质睡衣,钻进了被子里。

    很快,哥哥也躺下了,陶眠在被子里扒开睡衣的前襟,像个团子似地一滚,几乎是光溜溜地滚到了男朋友的怀里。

    莫寒谦的身子猛地一抖,摸到了一个滚烫的柔软的身体。

    陶眠趴在他耳边呢喃:“你怎么……怎么都不睡我啊?”

    莫寒谦的脸腾地变红了。

    他不知道怎么做出第一步,索性就拖着,暂时不想这件事,等陶眠毕业了再说。

    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没想到这个小家伙这么主动!

    可是,今天晚上,就算陶眠来主动诱惑他,他们也没准备必要的东西。

    他想错了。

    陶眠早就买好了,就放在床头柜的抽屉里。

    莫寒谦感觉身体里腾起一把火,他忍不住了,翻身把陶眠压住,霸道的吻他,鼻尖沿着他j-i,ng致地锁骨向上,就像野兽在嗅着自己芬芳的猎物。

    ******

    第二天两个人睡了个天昏地暗,陶眠模模糊糊醒过来的时候,感觉到身上的疼痛,仿佛被拆开重新安装了一遍。

    他被哥哥紧紧的抱着,男人□□的健壮的身体把自己包裹起来,充满了保护与和占有欲。

    陶眠想起昨晚的片段,害羞的只想钻进缝儿里,他完全想象不出是自己主动诱惑的哥哥。

    这种感觉好像是偷吃了禁果,羞耻心一瞬间涌了上来,但他又不得不承认自己乐在其中。

    男人也醒了,照例吻了吻他的额头,昨夜是狂风暴雨,醒来时和风细雨,白天的他和晚上的他像是分裂的两个人。

    陶眠喜欢自己男朋友这样,有衣冠是教授,没衣冠是禽兽。

    他恶趣味地戳了戳男人的鼻子:“你没有一丝罪恶感吗?”

    莫寒谦为难地笑了笑,拉过被子盖住自己的身体,陶眠说的没错,他确实一丝罪恶感,把自己的弟弟睡了。

    “是你先勾引我的。”他找了个理由为自己开脱。

    陶眠笑嘻嘻地说:“可是你可以忍住啊,你忍不住难道还要怪我吗?”

    “强词夺理。”莫老师拉下脸。

    大清早的,陶眠也不好好盖被子,露出圆润白皙的肩膀,晃着明媚的阳光,白的耀眼。

    他的身上没有什么明显的痕迹,但莫老师就比较惨了,从脖子到胸口再到后背,布满了大大小小的咬痕。

    莫寒谦起床穿衣服的时候,陶眠清清楚楚地看到了自己的杰作,他嘶了一声,不是吧,这是我干的?

    忘情之时,他也记不得自己做过什么,只知道他抱着爱人的火热的身躯,那起伏有致的肌肤让他深深地痴迷。

    所以就多啃了几下。

    莫老师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淡淡地说:“以后别咬这里了,我还要上课。”

    “对不起啊,我没忍住。”

    陶眠设身处地地想了想,在课堂上被学生看到,多尴尬呀。

    但也可以宣示主权,吓退那些觊觎莫老师的人。

    不过自己这r_ou_身,也有承受不住的时候,他就网购了一个一米多的大熊,放到床的中间。

    莫寒谦一回来,发现自己的男朋友和一直傻呆呆的熊并排躺在床上,大熊还单独占了一个枕头。

    他失笑:“你买这个做什么。”

    陶眠睁开眼睛说:“我把熊放在中间的时候,你就不能碰我。”

    但有时候,莫老师会直接把导致两人分隔两端的大熊踹下去,把欲拒还迎的陶眠拽过来亲,然后陶眠一下就软了,他抵抗不了哥哥这样撩自己。

    “别……别,我明天还要体测……要跑一千米……”

    嘴上这么说,身体开始浪兮兮地扭动。

    莫寒谦的动作戛然而止,粗重的呼吸却无法平静,身上的热量还没有退去,他强行忍住,低沉地说道:“算了,等你体侧结束。”

    陶眠亲了他一下,中心钻到被子里,只露出一个脑袋,还把被子的边缘压倒身子底下,把自己裹成一个煎饼果子。

    而白天,陶眠见了教数学的莫老师,总是会笑眯眯地说“老师好”,还经常去莫老师办公请教问题,非常的热爱学习、尊师重教。

    莫老师在学校就是完美的教授形象,陶眠好几次谋划在办公室勾引他,都未遂。

    “老师。”

    办公室里只有两个人,陶眠完全可以不这么叫他,可他偏要使坏。

    这个称呼让莫寒谦心头一紧,知道陶眠又在打坏主意。

    果然,陶眠几乎把整个身子都靠在莫寒谦身上,手指像小蛇一样在他后颈上乱窜。

    “老师,这个二重积分我不会。”

    莫寒谦很耐心地跟他一起审题:“首先你要画出积分区域D,D是X型的,横坐标的变动范围是[1,2]……”

    陶眠根本没在听,等莫寒谦说完,他用嘴唇碰了碰哥哥地耳朵尖,说:“我听不懂。”

    莫寒谦知道他是故意的,板起脸开始下逐客令:“听不懂自己回去看。”

    “你这个老师,太不负责任了吧!”陶眠恶人先告状。

    结果被男人狠狠地咬了两下嘴唇,红着脸逃了出去。

    end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