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言情 > 为你上瘾

章节目录 为你上瘾 第54节

    “我儿子就行,其他人可不行。”时炎羽颇为自豪。

    他换好睡衣爬上床,靠在林浩肩膀上,双手搂住他的腰,整天带着零食,林浩身上也沾染了专属孩子的n_ai香味,很好闻,时炎羽贪念般的嗅了嗅鼻子。

    “要不,过几年,等零食长大一点,我有了j-i,ng力,你再去生一个好不好?”林浩提议道。

    时炎羽动作僵持,微笑暂停,眸光暗淡,随后又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继续黏着林浩。

    “我还年轻,不急,这件事也等零食大了再说,如果他不想要弟弟就算了,毕竟现在孩子娇生惯养,很讨厌家里多个孩子分享父母的疼爱,别到时候生了,惹零食不快就不好了。”

    “这怎么行,零食的想法怎么能左右大人的决定,你的孩子是时家的命脉,你知不知道你刚才这句话的后果,你不怕你爸打死你啊。”

    “不怕,他只知道我们时家有零食这么个孩子就够了,我不想有个孩子分走我对零食的宠爱。”时炎羽温柔以待。

    林浩感动的热泪盈眶,他知道时炎羽做这一切的理由,因为爱他,所以把他的孩子看的比自己孩子都重,甚至不怕断子绝孙,这样的男人,他有什么理由辜负。

    林浩深深垂眸,将所有煽情掩埋,义正言辞道:“这事到时候听我的,你的想法不做数,我主内,你主外,不许越级管理。”

    “零食挺好的,你怎么就不待见他呢,我们一起抚养他长大,看着他有女朋友,然后谈婚论嫁,我帮他买房买车,给他一个舒适家庭让他成为一家栋梁,等我老了,干不动了,就推着你四处旅游,让他赚钱养我们,不挺好的么。”

    “时氏不是林氏,凭这一点,我都不可能让你无后。”林浩说起来还有些自卑,他不是贪得无厌的人,他小心翼翼对待他与时炎羽身份上的悬殊,生怕稍不在意落人口舌。

    “好了好了,咱也不吵了,还有几年呢,那时听你的,你想要就要,不想要就不要,反正我只是个赚钱顺便陪睡的。”时炎羽的宠不分事不分时。

    “亲爱的,钱我赚了,是不是该睡了。”说着说着,时炎羽的话题就偏离轨道,手也不规矩的四处乱摸。

    林浩噗嗤一笑,时炎羽就是这样,容易让人哭笑不得。

    见林浩没有什么反应,时炎羽的手越发大胆放肆,很快就钻进林浩的衣服里,点火后,直接钻进被子里,被子一拉开始最原始的造人运动。

    林浩身子大不如前,时炎羽的索要还是会让他无福消受,第二天酸痛的腰让他郁闷好一会,这会就不行了,他还有几十年得过呢,没了性福可怎么办。

    上午时分,时霸难得出现在别墅,对于林浩恢复记忆的事他已经得知,当然,他听到的故事是另一个版本。

    时霸一来,身后的保镖两手满满当当,而他手里也拿了不少东西。

    林浩笑嘻嘻道:“叔叔,你买这些东西干什么,零食他不缺,炎羽买了一大堆他都穿不完呢。”

    时霸不管林浩,笑呵呵的奔向他的大孙子,直接抱起零食,宠溺的亲了一口:“那小子不懂照顾孩子,只知道买贵的买好的,根本就不顾质量,宝宝小,皮肤嫩的很,要是因为衣服皮肤过敏,你们哭都没处哭。”

    林浩都不想吐槽了,时炎羽那叫不用心啊,零食能吃一点饭后,天天电话咨询营养师,生怕他家宝贝营养跟不上,穿就不用说了,从来没哪个衣服不是好几百的,穿的比他这个爸爸还奢侈,玩的用的哪个不是最好的,就连擦鼻涕的小手帕都用进口的。

    林浩经常看看零食,再回忆自己过去,特想上去把东西抢过来。

    妈的,他都没用过这么好的。

    “叔叔,你们真的太宠他了。”别人越对零食好,林浩越愧疚,零食好像偷偷把属于时林的宠爱偷来了,总觉得特对不起时林还有所有被欺骗的人。

    “没关系,我们家孩子都是这么长的,我看前两天小李家孙子五周岁生日,生日宴办的可大了,我家就这么一个宝,可不能被别人比下去,等他满一周,我们办个宴会,我再给小家伙送点东西,股份还是别墅,要不就股份吧,房子以后给他爸准备,我给小家伙股份,让他成为最有钱的孩子,成为众人眼中的繁星。”

    这下林浩算知道为何时炎羽最初性格那么霸道,这家族,忒厉害了。

    “叔叔,不用了,我不想他成为有名无实的富二代,等他大了,让他自己打拼,这才不辜负他的存在。”林浩极力拒绝,当初时炎羽将股份送给他当聘礼时,他就知道时氏的资产有多恐怖,哪怕是百分之一,都是别人一辈子都赚不到的钱,时霸这个爷爷对孙子的宠爱,足够他给不少了,这太贵重,他不能承受,更不敢。

    “没关系,我们家的j-i,ng英教育不会让任何一个孩子废掉的,你要做的,就是不让孩子受委屈。”宠孩子这一点,林浩已经不想和姓时的谈论了。

    “对了,既然你记忆恢复,有去看你爸么,听说他现在身子已经有了好转。”时霸漫不经心的说着。

    林浩愕然,疑惑道:“我爸?我爸怎么了?”

    本能的,林浩一阵心惊。

    “之前你被绑架,他惊吓过度,病犯了,一直都在住院,炎羽没告诉你吗?”

    林浩的脸色瞬间惨白,住院,又是住院,这一年他到底走了什么霉运。

    林浩已经来不及纠结原因,赶忙让时霸送他去,普通病房里,林彪身上c-h-a着各种各样的管子。

    林浩看到后,整个人都愣住了,他以为,他爸受不了刺激,正在国外欢快的旅游,可现实却是如此不堪。

    一个欢笑一个苦痛,这个谎言未免太过分了。

    时霸猜测到什么,就给时炎羽打了电话,让他赶忙赶来。

    时炎羽姗姗来迟,发现林浩脸色后,什么也没说,赶走了所有人走进病房,特地将门关上。

    “骗我的原因是什么?”林浩声音极为沙哑,承受太多刺激的他,对于这种状况,到没太大反应了,不过这种坚强,他宁可不要。

    “最初是怕你激动会受伤,之后看你好不容易开心,不想让你笑容消失,就想着能瞒你一会就一会,说不定哪天你爸身体好了,我这个谎话就能圆了。”

    “是不是我没发现,你就会一直欺骗我。”林浩声音颤抖。

    “是。”沉默许久,时炎羽非常坚定。

    “好,好,好。”林浩接连说了三个好字,反倒让时炎羽懵了,林浩最怕欺骗,他怕林浩会因为这对他再有隔阂,刚想解释,就被林浩打断。

    “回家好好休息吧,骗了我这么久,你也挺累。”林浩淡淡道。

    “??”时炎羽懵了。

    这还是以前的林浩吗?

    身为父亲后,林浩真的懂得了很多,特别是时炎羽的付出,他的爱很伟大,包含一切感情,虽然被欺骗的感觉很难受,换位思考后,他反而更心疼时炎羽每天回到家,看着他笑颜如花,自己却有口难言的苦。

    时炎羽为他都做到这个份上,他还有什么理由责怪,现在该做的不是这些,不论是谁,更需要的是冷静的时间,而不是撕心裂肺的询问过错。

    时炎羽很是心疼,因为他看见林浩瘦弱的肩膀有些颤抖,他上前握住他的肩膀,低喃道:“这件事是我欠缺考虑,你要怪就怪我吧,千万别把自己身子憋坏了。”

    林浩沉默一会,推开时炎羽,双眼赤红大吼:“滚啊,你这样付出,让我怎么还啊,我一辈子要怎么对你好才能偿还啊。”

    总是这样,时炎羽总是坚强的让人心疼,现今的他不但低下头颅让孩子骑在他头上,还抛弃男人的尊严,跪在他面前小心翼翼的乞求他的不离不弃,这样高傲的男人,你让他怎么偿还他的付出。

    时炎羽有一瞬间的迷茫,随后摸了摸头,笑的憨厚:“不离开我就是最好的偿还啊。”

    第211章

    林浩在病房待了一天一夜,时炎羽借着零食思念的名头,早早就带着孩子赶到医院,仅仅一夜,林浩好不容易恢复的红润苍白不少,整个人也显老很多。

    时炎羽将零食放下,走过去揉了揉林浩的头发淡淡道:“瞧瞧你,都有白发了,真丑。”

    “你还好意思说我,你看看你自己才丑,发鬓那多了多少,看起来都像三十多了。”

    “丑就丑,我有老婆孩子,形象要不要已经没关系了,但是你,我还准备以后带着你出去显摆,你现在这样,我怎么把你带出去啊。”

    两人的对话平平淡淡却又充满甜蜜温馨。

    林浩怕时炎羽担心他,深情凝望病床上的父亲,无奈叹息道:“你们还没吃吧,我们去食堂吃点东西。”

    “好。”

    时炎羽将林浩推到医院食堂,零食就乖乖被林浩抱着,医院的气氛总是充满悲伤,还有不少因为急救而狂奔的医生,在两人眼中,这一切已经不值得任何在意,相比于这些,他们发生的反而更刺激。

    零食虽然爱吃东西,还是很挑食的,医院的东西毕竟是符合病人的口味,零食那么小,能吃的东西本就不多,加上他不爱吃的,得了,喝粥吧。

    医院比不上家,没有j-i,ng致的小菜,零食就更不爱吃了,林浩喂了几口,见他实在是不爱吃,只得先将他放下,让他在地上乱跑,自己三下五除二的将粥喝完。

    “你过会去上班吧,零食放我这也行,带回家也行。”林浩问道。

    “你先带着,中午我会带饭给你吃。”

    “不需要,零食嘴刁,不新鲜的东西不喜欢吃,下班后你就从我这接他走,我自己在食堂吃点。”

    “那怎么行,你也不看看你现在的身体,自己都不能料理自己,又拿什么j-i,ng力照顾你爸。”时炎羽有些不高兴。

    林浩身子骨虚弱,双腿不便,哪也不能去,在医院待着又有什么用,干着急罢了,不但不能让林彪的病情好转,反而把自己身子也给拖垮了。

    林浩抬眸,注意到时炎羽的反对,不得不低下头,的确,是他欠缺考虑,对于大家来说,他离开反而更好,可是为人子,他又怎能丢父亲在这孤单冰冷的医院。

    “羽,我想留下。”林浩乞求着。

    时炎羽最吃这套,林浩一软,他就什么脾气也没了,长叹一声,恨自己没出息。

    “那就这样吧,白天你在这,晚上下班我来接你我们一起回家,你现在这个身子实在不能c,ao劳,把一切都交给我好不好。”

    林浩也没别的选择,不过医院也不是什么好地方,孩子在这待着也不合适,更何况要让爱孙心切的老爷子知道了,还不得找他麻烦。

    正好他也没闲工夫管理零食,便让时炎羽将孩子带回去。

    时炎羽想着家里没有一个大人,他不放心,干脆把孩子带着,也让员工们见见时氏的太子爷,未来的接班人。

    外界对于时炎羽有孩子这件事已经大肆报道过,却没有一个人查出母亲是谁,不论怎样,也不可能是同为男性的林浩的,所以,孩子的母亲就出现了N多个,有不少还上了电视,哭着闹着,都说时炎羽狼心狗肺抛弃他们。

    时炎羽怕未来的零食会被这些报道误导,以最快的时间解决这个问题,但是他有孩子这件事已经彻底暴露,他对零食保护甚是周到,至今没有一人见过零食真面目。

    员工们一看一家大老板上班手里还抱着娃,瞠目结舌,惊讶的都走不动道了。

    时炎羽不惧众人眼光,零食第一次见到这么多叔叔阿姨,有些害怕,瑟缩着身子躲在时炎羽怀里,别人的视线注视时,他便低着头,然后小心翼翼的伸出脑袋。

    一路走进电梯,零食都快哭了,拽着时炎羽的衣领:“爸爸坏,爸爸坏。”

    时炎羽呵呵一笑:“咋了,在家不是土霸王么,一出来怎么就不行了。”

    零食听不懂他说什么,只觉得这语气不是什么好话,扯的越发用力,还大喊:“坏蛋,坏蛋,可乌,可乌。”

    小家伙对于太难的词还是说不出来,恶狠狠的可恶硬被他软糯的声音变的极为可爱。

    时炎羽忧愁的面容终于喜上眉梢,整个人也松了口气。

    说实话,日子就这样,苦一阵甜一阵,他真的不必为任何事情悲伤,悲伤不过一天,欢喜也不过一天,哭着被别人嘲笑,还不如做那个嘲笑别人的人。

    走进办公室后,时炎羽不放心零食一个人玩,怕他磕着碰着,拿出笔记本电脑放在地毯上,又将沙发上的枕头放在零食屁股底下,给他看他最爱的动画片。

    零食就这一个习惯特别好,只要认真了,什么事都打断不了他的决心,一天到晚蹦蹦跳跳,也就看动画片能安静点。

    这时,时炎羽抓紧时间处理公事,办公桌上的文件一个又一个的解决,当他处理一个半小时后,才觉得够了,再去看零食,发现他笑呵呵的开心的很。

    伸了个懒腰,走过去,将电脑一关,抱起零食嘟囔道:“都看了这么久,要让你浩爸爸看见,我可就麻烦了。”

    “不麻帆,好爸爸爱你,不打你,也不打宝宝。”零食认真的说着,一点也没注意他别扭的话让时炎羽笑的多开心。

    “没错,你好爸爸可爱我了,比谁都爱我,以后你这小子可不能霸占你好爸爸,不然就罔顾爸爸现在对你这么好了,以后我也给我们零食找个爱你的,让人宠着你,照顾你好不好。”

    “好。”零食重复着最后一个字。

    时炎羽突然噗嗤一笑,刮了小家伙的鼻子调侃:“这么小就想泡妞,以后不知道多少黄花闺女被你糟蹋了。”

    “糟蹋。”零食依旧可爱的重复最后的字,睁着可爱又无辜的眼眸,别提多可爱了。

    时炎羽笑的更欢了。

    秘书们见到可爱的小公子,都想上去逗弄一番,零食却吓的抱紧时炎羽的大腿,上午有一个半小时会议,时炎羽想随便找个秘书照料,零食就死死抱住他腿,可怜兮兮说着怕。

    时炎羽无奈,只能将零食抱起,让秘书跟在他们身后汇报会议主题。

    当公司元老发现总裁座位上坐着毛孩子,好奇却又不敢问。

    所有人都来后,时炎羽首先表达歉意:“因为我的私人原因,我家宝宝得跟我在一起,请大家不要在意他的存在,我们以前怎么开,现在就怎么开,在此,我先说一句抱歉了。”

    元老们哪敢说个不字,非但同意还夸赞零食的懂事乖巧,把他们知道的优点都夸了个干净,自家孩子被表扬,父亲的自尊心瞬间膨胀,整个会议时炎羽一扫之前的冷脸,一直都是笑盈盈的,时不时注意椅子上的零食,那时的他眼眸总是无限宠溺,在别人眼中,他直接从冷酷大总裁变成一个n_ai爸,无形讲他们的上下级关系拉进。

    会议总是枯燥无聊的,零食不懂别人说什么,也不懂他爸爸说什么,盘腿坐在椅子上,想下去玩,看看高度,还是算了。

    好在半小时时间不长,时炎羽在零食好动症开始时,就将会议结束,带着零食回到办公室。

    会议上,时炎羽还是心不在焉居多,生怕零食闹个小脾气,那他可就一个头两个大了。

    “零食,你说,你好爸爸在家带你得有多烦,担心你,照顾你,教育你,整天跟在你屁股后面转。要是我,恐怕已经崩溃了,这个家果然少了谁也不行,中午见到好爸爸,一定要让他好好休息,不然你这个臭小子可就得天天跟着你老爸上班了。”

    这句话零食听明白了,怒气冲冲说:“不要,我要好爸爸,不要坏爸爸。”

    “行,要好爸爸行,不过你得让他好好照顾你,不能让他整天胡思乱想。”

    “恩。”零食乖巧的点点头。

    时炎羽很无语,怎么这么小的孩子已经会讨好大人,零食真的懂他说什么吗?那么番话他能说出来吗?

    当然他听到这句话还是很高兴的。

    中午赶去医院,林浩已经将心情调整好了,答应时炎羽一切以大局为重。

    中午他们都回了家,随便吃了点,然后睡午觉,下午时炎羽上班再将他送到医院。

    “时炎羽,说真的,我现在感觉到有你真好是什么感觉了。”林浩深深感慨。

    “我也是。”

    “我是说真的,不是煽情也不是调侃,就是有感而发,你救我,救我爸,对我不离不弃,将零食宠的无法无天,如果我是你,我可能做不到这么好,你把我,和关于我的一切都看的特别重,这一点真的让我很感动。”

    “怎么,想报答我?”时炎羽嬉皮笑脸的。

    “报答就算了,反正这辈子我已经是你的,我的就是你的,要不这样,下辈子我们还在一起怎么样,到时候换我来照顾你。”

    林浩这番话说的有些不切实际,下辈子,来生,这些虚无缥缈的话怎么能来许诺。

    第212章

    林浩过的很累,好在零食一直在他身旁逗他开心,让他对未来充满希望。

    一月后,平静的生活再次爆炸。

    吴君豪的人找到了那名老中医,并将林浩的身体情况告知,对方说有五成的把握让林浩恢复,这个可能性只有一半,但对已经宣布死刑的他们来说,还是非常愉悦的。

    但是,起死回生的痛苦不是所有人能承受的,针灸药浴,那是**焚身的疼,若林浩能忍受便能涅磐重生,若不行,还是别试了,反正结果不一定是好的,何必受那种苦。

    吴君豪的人将话原原本本告知,林浩与时炎羽一时间陷入沉默。

    严希做为医院院长,站在自己的角度劝说道:“耗子,试一下吧,现在哪个人生病来医院不是折腾个半死,可能针灸的确会受很多苦,可是你想想,疼痛只是一会,幸福却占满了整个未来,孰重孰轻你自己考虑。”

    时炎羽有些犹豫,老中医还说了几个例子,也是类似林浩这种病情,几乎所有人都是治到一半,受不了痛苦半途而废,可想而知,比残废一生的疼有多疼,人得用多大力气才能忍耐。

    “耗子,这一次,我不想做任何决定,一切随你。”时炎羽既想林浩重新站起,又不想他受苦。

    林浩莞尔一笑,没有一点考虑和疑惑,不咸不淡道:“当然治啊,因为残废,我差点毁了自己和这一家子。不能站起来对我来说太屈辱了,医生也说喜忧参半,我为什么不乐观的面对自己,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所以我决定,不论什么苦我都愿意吃,只要我的腿能好。”

    之后,时炎羽便托人请老中医来家里诊治,恢复的机会一下子变成了六成。

    因为城市里的中药不纯不正,空气也不适合病人调养,得让人住农村或是大山,进行为期半年的治疗。

    这时,林浩有些犹豫,他不在乎那些有的没的,他父亲家人还在这呢,他要是一个人跑到那,一大家子怎么办。

    “我能不能就在这治疗,我不想离开这。”林浩小心翼翼的询问。

    老中医大手一挥,毫不留情道:“不可能,我有我的要求,不可能降低,你要是非要固执,这病我就不治了,随你怎么办。”

    时炎羽一听急了,讨好的:“小浩你在胡说什么呢,大夫自有大夫的原因,你能不能别固执,我们都听大夫的,您怎么说我们怎么做,您看您什么时候有空,我们马上收拾东西和你一起离开。”

    老中医听见这番话有些高兴,随便说了个时间,然后在保镖的护送下,回到他们j-i,ng心准备的酒店。

    这时,林浩道:“我走了,我爸怎么办,我怎么放心的下这里。”

    “小浩,你自己都没照顾好,又怎么照顾别人,你爸我会安排好,零食在这就是太子爷,谁敢欺负他,你把你自己安排好就好了。”时炎羽安慰道。

    严希附和:“耗子,你把你爸转到我家医院,我保证把他当爸照顾着,还有零食,就这小子你还不知道么,鬼灵j-i,ng一个,能吃什么亏,要是有人敢欺负他,我不得和那人拼命么?好不容易有这么好的机会,你千万不能放过,要好好抓住。”

    蓝玉宇道:“哥你就去吧,我会照顾好叔叔和零食的。”

    大家你一句我一句,立马将林浩的疑心消除。

    开始策划以后的生活时,时炎羽冷不丁冒出一句:“我和小浩一起去。”

    林浩惊呼:“可是半年呢,你要是走了,公司怎么办,你真把公司当玩笑吗?”

    “有我爸和他们两个不会出问题的,但是你不在我身边,我会出问题的,大夫都说了,过程很痛苦,我怕我不在你身边你会孤单,所以,我还是陪你去最好。”

    他可能没什么用处,不过,总能在他们治疗的时候,干干家务准备饭菜,等林浩累了,还能躺在他怀中,痛苦了,还能有个依靠,他与林浩已经切不断分不开,别说半年,就是半月他都受不了。

    “零食怎么办?我不在,你也不在,这怎么行,听我的,我自己去,你在这好好当你的顶梁柱。”林浩心里还是对未知的事害怕,不过,他现在为人父,一切事情还是要考虑到孩子,而时氏相同于时家的孩子,没有他这个老总坐镇,多少会出乱,他想将不必要的损失降到最低,陪不陪他真的无所谓,他有信心承担一切,到时只要想着还有人在等着他,他觉得,什么坎都能过去的。

    晚上回到房间他们还在争执着,最后,时炎羽强硬的扑倒林浩,在他屁股上狠狠打了几巴掌:“怎么,我把你宠坏了,就可以忘记这个家的当家人是谁了吗?我说要陪你,就得陪你,要是在胡说八道,信不信我……”

    “你想怎样。”林浩非常不屑。

    “我就求着你带我去,我心疼你,怕你有苦无处诉,摆脱,带我一起去好不好,如果半年都见不到你,我会疯的,真的会疯的。”

    约莫半小时,林浩都没有回答,时炎羽也说的词穷,嘴巴也干了,不得已跪在床上,倔强的说:“不带我去,我就不起来。”

    林浩翻了个白眼,吐槽道:“有本事你跪键盘,看你起不起。”

    时炎羽气焰瞬间消灭的无影无踪。

    林浩到最后,实在是没办法了,只得考虑一下,反正大夫要等几天才走,他先观察一下,要是这边的人和事有一个离不开时炎羽,他都不能自私的将人带走。

    结果第二天时炎羽去公司直接发了通告,他有事出差半年,但凡公司出现解决不了的事,管理人员纷纷降低工资福利,情节严重者,自动解雇。顿时员工叫苦不迭。

    蓝玉宇看到林浩有了转圜的机会很开心,每天都会出去逛一逛,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的东西,他也与零食更加亲近,本来他不善言谈,照顾零食也很笨拙,可林浩一走,他就得将零食当自己儿子,不,比自己儿子还重要的孩子疼,为了不让小家伙失去两位父亲后大哭大闹,他拼了命转移孩子的视线,给他买大把大把的东西逗弄他。

    “零食呢?”吴君豪下班回来,发现只有蓝玉宇一人在客厅。

    “哥带他出去逛街了。”蓝玉宇平淡的回答。

    虽然最近大家的心思都放在林浩治病上,可自己的终身大事也得考虑着,当初吴君豪以为近水楼台先得月,没想到错了,搬进来后,看到人不假,可大家热热闹闹,根本没时间说话,看到碰不到的苦让他伤心了好一阵。

    趁着家里都没人,蓝玉宇又不怎么厌恶他时,他坐在他身旁,平淡的和他聊天,知道私事现在对于他们来说,就是一个雷区,一碰就炸,做什么事都得循序渐进,他只得试探般的问道:“觉得你哥他们一家怎么样?幸福吗?”

    “挺幸福的,我觉得这个世界上,恐怕在没有比他们还幸福甜蜜的一对。”

    “其实事情不像你想的那个样子,在你没来,甚至没遇见林浩之前,他们之间真的发生过太过,炎羽欺骗你哥,玩弄他,吃干抹净不说,还不认帐,婚礼当天抛弃他,将他的面子丢的一干二净,林浩回来后,还花心的让他当地下情人,诸如此类我就不说了,真的太多太多,所以,别羡慕他们现在幸福,他们是经历过风雨的。”

    “所以呢?”蓝玉宇沉声问道,说了这么一大堆废话,依旧没说到中心上。

    “所以,我们现在就是处于他们之前的关系,炎羽那么混蛋,林浩都能和他在一起,为什么不行,就因为之前我不懂我的心,无意中伤害了你吗?你跑了那么多天,给了我那么多煎熬,这惩罚已经够了吧,能不能别那么自私,也回头看看我,因为一件错事,我痛苦煎熬了多久。小宇,看看我,我认错,知错,改错,念我只是初犯,放过我吧,也正眼看我一回好不好。”

    说到激动处,声音十分沙哑:“你知不知道看着他们两对恩恩爱爱,我在一旁多么心酸,明明我才是那个最不坏的,为何苦苦求不到你。”

    “那我告诉你,我不爱你,而他们相爱,所以任何磨难在他们之间都起不到作用,请你以后别在说这种话,我很反感。”蓝玉宇毫不留情的说着。

    他陌然起身,想要离开,吴君豪慌了,抓住他的胳膊挽留住,迈开步伐,抱住蓝玉宇,下巴搭在他的肩膀上,声音沙哑:“求你给我一次机会,你要我怎么做我都答应,你打我,骂我,侮辱都可以,别这样对我好不好,我的心真的疼死了。”

    “怪就怪是你自找的。”蓝玉宇深深叹息,很是无奈:“只要你放手,我们两个人都能获得幸福,别纠缠好不好,省的伤害彼此。”

    第213章

    幸福的结局谁能说的定,生命没结束前,一切的一切都谈不上结局,生活继续着,悲伤痛苦继续着,幸福欢快继续着,所有情绪就像一条线,不停与人生碰撞交缠分离,然后再碰撞交缠分离,这种延续直到生命结束。

    有来回吗?有来生吗?

    这是个值得探究的问题,林浩很期待,他不封建,不迷信,只是觉得这辈子太苦,太心酸,根本不够时间好好相爱,他要用下辈子,生生世世去爱这个叫时炎羽的人,不论贫穷富贵,不论美丑,不论性别的去爱。

    他甚至幻想过,社会进步这么快,会不会下辈子同性恋就是正常现象,再也没有偏见打击,到时,他是不是只想着每天撒娇和深爱就行。

    最后,时炎羽抛下所有,痴情的守候林浩,上火车时,所有人都在送别,有人受不了半年的分离,已经泪眼汪汪,零食在爷爷怀中哭成小泪人,却两眼巴巴望着他们,两只小胳膊在空中晃荡着,渴望他的父亲能带他走,别丢下他。

    林浩很是不舍,却不得不丢下,同时更加坚定以后不论吃什么苦都要坚持到最后,若因为他的怯懦没有成功,他会恨自己一辈子的。

    耽误时炎羽,抛下孩子抛下一切,这些代价非常沉重,必须得有回报。

    时炎羽也舍不得,委婉的解释道:“不就半年么,以后想见零食,我就让爸带他来,你要想着半年后能恢复成以前的模样,成为零食的依靠,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林浩懂这个道理,苦笑道:“时炎羽你等着,我林浩的重归,一定是踏着陌生人的羡慕,家人的喜悦归来。”

    “好,等你。”时炎羽莞尔一笑。

    谁也没能听见他们说什么,却被他们温馨甜蜜气氛感染。

    上车的瞬间,严希哭着大吼:“耗子好好的,一定要好好的。”

    蓝玉宇也想表达自己的不舍,却没能大着胆子喊出来,默默揪住心前的衣服,强忍住。

    吴君豪嫣然一笑,大喊:“林浩,玉宇让你照顾好自己,我们都期待你成功归来。”

    蓝玉宇整个人瞬间愣住了。

    上车时,时炎羽和林浩异口同声的低喃:“我们会的。”

    火车上,他们三人一个包厢,大师早就累了,躺在自己床上休息,林浩对未来还是充满太多疑惑,j-i,ng神一直亢奋,时炎羽也很激动,就陪林浩在床上坐着。

    “半年后,零食应该能长大不少吧,不知道还认不认得我们。”

    “会的,他是我们的孩子,一定不会忘记我们的,当然,你也要好好的,要是瘦了,那小家伙记性本就不好,说不定还真把你忘了,不过没关系,有我在你身边,怎么样都不会让你变瘦,你就乖乖等着被我养成大胖子,被所有人嫌弃吧。”

    “有你就够了,别人嫌弃就嫌弃。”林浩毫不在意。

    之后他们没有说话,就一直搂着对方,说不定一不小心,他们就这样到老了。

    而在医院的林彪,此刻默默流下眼泪,没过多久,眼睛随之睁开。

    半年后。

    “羽,在不快点就来不及了。”机场上一个潇洒的身影不停穿梭在人群。

    他的身后有一个帅气的男人,男人的手上拎着一个行李箱,他连走带跑才追上面前风一般的男子。

    “小浩,你身体才恢复,慢点,等等我。”时炎羽大喊。

    林浩停下脚步,回眸一笑:“在不快点,我们家宝贝就起床了,不是说好让他一睁眼就能看到我们么。”

    林浩身着白色衬衫,黑色休闲裤,穿着大方简洁,阳光灿烂的笑容让他整整年轻了十岁,现今的他浴火重生,经历半年的折磨,他伸直了双腿,感觉到大地的温暖,他,再也不是废人了。

    时炎羽无奈的笑道:“我也想我家宝贝,可你得考虑自己身体,我们提前一小时回来,天刚蒙蒙亮,咱家宝贝还没醒呢,快点,坐行李箱上,我推你。”

    在时炎羽不容拒绝的眼神下,林浩轻声叹息,不得不坐在行李箱上,任时炎羽推着。

    走出机场大门,呼吸着a市的空气,林浩忍不住感慨。

    时炎羽,我们的幸福时代,正式开始。

    这半年,林浩身上被扎了无数个针孔,每天泡在药缸里,闻着令人作呕的味道,还要接受伤口与药物的碰撞融合,每次的治疗都是地狱般的煎熬,第一次,他就痛到昏迷。

    时炎羽在屋外听到撕心裂肺的吼声,差点没冲进去,大夫准许后,看到林浩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别提多心疼了,恨不得抱起林浩就走,再也不让他受苦,不就残废么,他又不是养不起。

    而这第一次也只是试水罢了,一周有一次治疗,每次程度都会加重,同样,回报也是巨大的,第一月,林浩的腿开始有了知觉,这让他更加坚定,无论受多大的苦都不退缩。

    林浩有时会非常思念零食,当地信息落后,手机收不到信号,林浩只能靠邮寄的方式收到零食的照片,看到孩子身边缺少大人时,心酸的落泪,思念更是汹涌澎湃,可就是这时,他承受疼痛的力度就越大。

    有零食做“人质”,他们的进度可谓顺畅至极,恢复也比预料的还要好,只要不跑,不过度运动,已经和正常人无异。

    回到家时,旁边属于汤褚的别墅已经快要盖好了,以后他们说不定还真能结个娃娃亲,让孩子们继承他们这一辈的铁关系。

    他们没有通知任何人就偷偷跑回来,回到家也跟小偷似的,轻轻的打开门,时炎羽一放下行李,林浩便猴急拖他到零食的房间。

    比起半年前,零食长大了,张开了,更好看了,也更秀气了,和林浩真的很像,他蜷缩着身子睡颜安详,不知梦到了什么,小嘴还动个不停。

    很快,林浩的眼眶就红润了,伸出手触碰稚嫩的脸庞,这一刻,压抑半年的思念决堤而出,他的泪也决堤了。

    零食被这哭声惊醒,睁眼一看,瞬间就懵了,片刻后也扯开嗓子哭了起来,林浩在也忍不住,抱起孩子,死死抱在怀里。

    时炎羽是大家长,不想在所有人脆弱的时候脆弱,无声的搂住他的家人,让他们在自己怀里放肆哭泣。

    零食是这个家的宝,房间里不知道装了什么东西,但凡房里有些不对劲,其他房间的警报器就会响,这种哭声已经将别墅的所有警报器启动,蓝玉宇吴君豪还有汤褚他们,一个个穿着睡衣就跑了过来,看到时炎羽他们后,皆是一愣,随后无奈的笑了笑。

    约莫半小时后,零食终于止住哭声,林浩想将他放下来,谁知零食长长的双腿死死扣住他,手也紧紧搂住他的眼,不论林浩怎么说都不放开。

    零食鼓着嘴巴气呼呼的说:“浩爸爸丢下宝宝,都气死宝宝了,所以这次,你不能丢下宝宝,不然和你没完。”

    “好好好,不丢下了,再也不丢下了。”林浩虽然感动,还是愧疚居多。

    接下来几个大人便在孩子的房间里嘘寒问暖,被视线观察最多的就是林浩的腿,严希甚至冲上去掀开林浩的裤腿,居然发现之前的伤疤都没了,简直跟做梦一样。

    “耗子,你这真腿不但能站起来,伤疤还没了,那老中医到底用了什么法子将你治好了?太神奇了!”严希这些天也懂了些医术,对于这种不可逆转却能逆转的方法很好奇,要知道这种医术一旦推广,不知道这世界上会有多少人收益。

    “我也不知道,大夫挺神的,用些中药就将我治好了,小希还真要谢谢你,如果不是你引荐,这辈子我可能都得坐轮椅了,你的大恩大德我一定会回报的。”林浩非常感激严希给了他这个机会,如果不是他,说不定站起来对他来说仍旧是一种奢望。

    严希没来得及说话,吴君豪就说:“别偏心,小宇看到你都可激动了,你理一下我们好不好。”

    林浩笑道:“你们对我都是最亲的家人,哪有偏心这个说法,玉宇过来,让我看看你瘦了没,要是他让你受苦了,告诉哥,哥给你做主。”

    约莫一月前,林浩收到一封信,是吴君豪写个他的,具体内容就是,在他穷追不舍下,蓝玉宇已经妥协了,他们已经正式成为恋人,特地写信告诉他是想让他别阻拦,他吴君豪真的认真改过,以后一定好好待蓝玉宇,不让他吃半点苦。

    而现在的蓝玉宇哪也没去,去了他们帮派当财务部经理,这下好了,经济大权都掌握了,哪还有让蓝玉宇受苦的资本。

    一家人说说笑笑,竟忘记了时间,直到零食肚子咕咕叫,他们一看钟,都九点多,纷纷回房准备吃早餐。

    林浩则照顾零食洗漱,他们一家三口站在卫生间,零食站在小板凳上自己刷牙,林浩宠溺的看着零食,欣慰道:“我们一起守护他长大吧。”

    “好。”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