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含泪攻略前男友[快穿]

章节目录 含泪攻略前男友[快穿] 第46节

    “喜欢。”谢临琛见他回了宫中,暖意上身,整个人醉意反而又深了些,揽住他要倒到一边的身子,“若是你想说,也可以把一切都告诉我。”

    “陛下,我真的很讨厌温太尉…真的…”温钦意识朦胧,整个人下意识地靠在谢临琛怀里,泪水有些止不住,委委屈屈道,“他害死了我的母亲,纵容王氏伤害我,还想要把我送上二皇子的床,每一次都是极大的羞辱……他不配做父亲…”

    温钦默默掉着眼泪,很是难过,谢临琛听着很是心疼。想到那日日传给他的信笺,心情更是沉重几分。以往还可以与他分担,如今他以为只有自己一个人。

    “所有人都认为我残伤父亲,牲畜不如。”温钦眼眶微红看着新帝,“可我不想陛下也和他们一样误会我。”

    谢临琛喉结微动,“怎么会呢,永远不会。”

    第二日。

    朝堂上,新帝大怒,奏折挥落,叱责温太尉。温太尉谋杀结发妻子与继室勾结一事浮出水面,因为原配温夫人是太后的族人,更得到了格外的重视。新帝勃然大怒,下旨温府上下受鞭笞之刑,流放偏僻苦楚之地,世世代代不得回京。

    温钦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整个人端着茶杯有些迷惘,“什么情况?昨天晚上…难道自己说了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  谢临琛:“哄老公~”

    温钦:“乖了~”

    第127章 苦海无涯(十九)

    温太尉一案震惊朝野,温珂成为太尉数十年,一直毫无差错,此时谋杀发妻一事事发,不少人都不愿意相信,毕竟温太尉的相貌实在是很有迷惑性,让人难以相信。

    直到太尉府被查封,男女老少被官府抓了去,鞭笞痛叫的声音传到大街上,这才让人相信这都是真的。

    温钦虽然处于宫中,可是外面的事情也时时刻刻关注着,听闻温太尉想要咬舌自尽被官兵堵住了嘴,还多抽了十多鞭。温钦挑眉笑了笑,轻摇玉骨扇,心中倒是十分快意。

    没过多久,温太尉等人受完鞭刑,被押送至流放之地。临走前,温太尉拼命请求要见温郎官。

    温钦听了,思索片刻,还是去见了他。

    “温郎官。”温太尉嗓子嘶哑,看向温钦的目光满是痛色。

    温太尉被厚重的枷锁束缚着双手,脚上也带着坚硬的铁链,整个背都是鞭痕血印,一张脸像是瞬间老了十岁,往日意气风发之态荡然无存。一旁的王氏满脸麻木,蓬头垢面,整个人像是疯了,身旁零零散散的人都满身凄苦。

    “温太尉。”温钦目光淡然,轻声道。“听说你想要见我?”

    温太尉双手紧攥,眼底满是挣扎和恨意,“所有人都想要将权势握在手中,为什么…为什么天下人趋之若鹜的位置,你却不屑一顾。我费劲心思将你送到高位,你却要恩将仇报?”

    “为什么?”温钦眼皮撩起,目光冷然,“因为我从未想要站在高位。”

    “你难道一点点心动都没有吗!你身上穿的上好的刺绣华服,是百位绣娘耗费一个月时间才能制成的,你头上金冠的宝石更是难得一见的贡品!就连你随意把玩的镂空玉穗都是最出色的匠人雕刻!你轻而易举得到的东西,是别人渴望了几十年的!”温太尉有些冲动,想要上前,被一旁的士兵按住。

    温钦纤长的指碰了碰金冠,随意道,“原来,还有这样的来源,我竟然不知道呢。”

    “温钦!我与你的弟弟妹妹离开后,你还有族人吗?”温太尉盯着他,“十年后,二十年后,你能保证你依旧美貌如故?没有族人帮衬,以你这j,i,an佞的身份能活多久!”

    温钦半眯着眼睛,“现在倒是替我考虑的长远,送我入宫的时候怎么没有考虑呢?不过你放心,你说什么我也不会动摇的。”

    温太尉脸色惨白,“温钦!我求你!我求你!你放过你的弟弟妹妹,给他们留一条活路好不好,他们是你的亲兄弟啊!”

    “你让我放过他们?”温钦脸色没能维持住刚刚的淡笑,“我呢?我也是你的儿子,你为什么毫不在意?母亲是你的结发妻子,你为什么要害死她?”

    温太尉死死咬牙,不愿回答。

    “太尉大人,就此别过了。”温钦不愿浪费时间。

    温太尉死死盯着他的背影,怒道,“我爱她又怎么样!赵明淑从来没有爱过我!从来都没有!”

    温钦顿了顿,有迈着步子继续缓缓前行。身后隐约听得到士兵呵斥推搡的声音,还有铁链拖着地面的哗啦声,沉重的让人迈不开步子。

    一条分界线,两处人马。一处通往苍茫荒凉沙漠,一处通往繁华奢靡京都,自此以后,再不相见。

    温钦以为自己会是痛快淋漓的,即使不是痛快淋漓也该是满面笑意的,可直到现在才知道,一直耿耿于怀的东西瞬间烟消云散,掀不起任何的波澜,在他的心里占不了任何的分量,像是早已预知这样的结局。

    可心头又像是缺了一块,温钦反而有些迷惘失落。

    进了城中,一旁平民的孩子骑在竹竿上,口中嬉笑着说着“驾驾!”,几个孩子笑闹着你追我赶,绕着一棵树跑来跑去。

    “我要当大将军蒋念!威武无比!”一个孩子满是稚气、神气高昂道。

    “我要做温郎官!享受荣华富贵!”

    “哈哈哈哈温郎官可不长你这个样子!”一群孩童嬉笑着。

    一个男童道,“温郎官貌美,至少也得…”说着四处看了看,随后直直指向温钦,大声道,“也得像他这么好看才行!”

    温钦怔了怔,随即笑了笑,就听到一孩童又道,“貌美又怎么样!我爹爹说了,以色侍君最为低贱!男人更甚!”

    温钦微微摇了摇头,并不在意,转过身沿着街道走去。整个人恍惚着,丝毫没有注意身后一辆马车奔驰而过。

    一只手将他整个人拉往一旁,另一只手揽住他的肩。

    温钦心有余悸,抬起头正看到一张有些熟悉的脸,“你是…”

    “公子。”影三唇动了动。因为知道温钦好美色,这几日他一直仔细恢复身体,脸上的疤痕也细细涂了药膏,直到今日才能勉强出门。

    “你是上次遇到的那个人。”温钦笑了笑,上一日许是天黑看不清,只觉得是一个瘦削沉默的男人。此时看着似乎变得俊俏了许多。“谢谢你。”

    影三心口猛烈跳了跳,温钦还记得。不自觉勾唇笑,“是我,你没事吧?”

    “没事。”温钦像是想起什么,温声道,“你现在还没有寻到合适的住处?”

    影三连连摇头,“没有!”

    温钦沉思道,“那...留在我府中当个护院吧。”

    “好,多谢公子!”影三目光灼灼。

    温钦带了影三回了府中,影三也很知趣的不打扰,每日守着府邸,只是偶尔会给温钦准备一些小东西逗他开心。温钦大多时候都在宫中,只有休沐的时候才会回来住。虽然只是偶尔见一面,影三也觉得满足。

    **

    温太尉流放后不久,新帝的生辰到了,因为是皇帝的生辰,众大臣格外的看中。温钦将准备礼物的事情交给府邸的总管,总管听闻迷踪仙山上有一对玉如意,是当初仙道上的一块试炼石做成,触手温软,犹如女子柔软的肌肤,更传闻有延年益寿的功效,一直被追捧。

    温钦听了点了点头,让总管去寻。总管不负所望,终于在新帝生辰前寻到了这一对玉如意。成色极好,触手果然细致滑腻,温热如肤。

    生辰当日,穿着一身奢华绯衣、带着金冠的俊美青年像是摇曳生姿、艳丽绽放的海棠花,双手捧着玉如意款款走上朝堂。这份礼物更是添了几分光彩,引得众大臣观赏后啧啧称赞,可旁人羡慕不已,谢临琛倒是似笑非笑,让温钦有些捉摸不透。

    当晚温钦便知道自己送错了礼物…

    “钦钦,你今日送的礼物我不喜欢。”谢临琛细密亲吻着他的耳垂。

    温钦面上还是残余未褪的红晕,慵懒温声道,“陛下为何不喜欢?大臣们都羡慕得很。”

    “那是你府上总管想要送的礼物,我要你的礼物。”谢临琛亲吻他殷红的唇,舌尖重重舔了口他的唇。

    “我府上的总管,自然是我送的礼物。”温钦道。

    谢临琛不愿,勾着他的腰把他抱回怀里,亲吻着他的脖子,温钦整个人靠在他的怀里,随着他的亲吻微微昂了昂头。

    “不一样,我要你送我。”谢临琛看向他,“你想送我什么?”

    温钦身上丝毫没有任何多余的东西,哪里还能凭空变出礼物。歪着头想了想,无意间瞥见手腕上的玛瑙碎玉珠。这珠串缠了几道在玉白手腕上,格外漂亮。温钦立即将珠串褪了下来放在新帝的手心,亲了亲他的唇角,眉眼含笑,“这是臣日日不离身的,此时便是陛下的了。”

    谢临琛是知道这是温夫人当年随身带着的,后来给了温钦,确实是温钦日日不离身的。此时给了自己,突然有种婆婆传了首饰下来的郑重感,虽然这个场合不甚庄重。

    见新帝瞬间心满意足,温钦觉得新帝也不是很难哄的样子。

    作者有话要说:  谢临琛:“这是婆婆送的礼物,要收好。”

    温钦:..........

    第128章 苦海无涯(二十)

    温太尉流放之后,温钦平日针锋相对的模样顿时松懈下来。往日在朝堂上总是笑吟吟抨击反驳温太尉一党,如今上朝也是闲闲站在一处,并没有什么心思。

    “温郎官?你怎么看?”谢临琛半眯着眼睛问道。

    温钦一只手捻了捻金冠一侧垂下来的穗子,歪了歪头,“臣无议,张大人说的不错。”

    谢临琛见他整日兴致缺缺,总想逗他多说些话,只是温钦懒散的很,没了温太尉这个活靶子,连上朝都是毫无动力。

    众大臣也看出来了,温钦往日摧残的都是温太尉的左右手,还有便是拥立温太尉的党派,若是不与温太尉有什么牵扯,并不会牵扯到自己。

    虽然人人都称他为j,i,an佞,可此时倒是安安分分。

    等下了朝,温钦随着众人走出大殿。一旁赵轻云疾步走上前,“温钦,最近怎么像是没了主心骨一样?”

    温钦摸了摸下巴,随意道,“往日看着温太尉落魄就高兴,如今他真的被流放了,我反而没什么乐子了。”

    “你真的是…”赵轻云无奈,温钦很难发现接纳别人的示好。新帝那样讨好,可偏把媚眼抛给瞎子看,温钦愣是丝毫没有发现,直接把新帝说的爱归于沉溺美色。这可如何是好?“钦钦若是无聊,多看看周围人也是好的。”

    “周围人?”温钦疑惑,随即转过头看他,“你吗?”

    赵轻云慌忙摇头,“不不不,不是。”想到往日温钦曾说过的那个人,“一直和你通信的哥哥还在和你写信吗?”

    “哥哥?”温钦摇着玉骨扇的手顿了顿,疑惑道,“什么哥哥?”

    “你忘了?”赵轻云道,“你一直有一个与你通信的好友,你们已经认识很久了。”

    “好友?”温钦摇了摇头,“你记错了吧?我怎么不记得。”

    赵轻云见他真的不记得,自己也有些疑惑,难道是自己记错了?

    今日休沐,温钦没有留在宫中,准备回温府一趟。往日休沐的日子只能在府上呆半日,若是超过半日,宫中的人便直接驾着马车堵在温府,一趟一趟地催促,烦不胜烦。

    温钦被扶着上了马车,一掀开帘子看到里面的人忍不住惊讶,“陛下?你怎么在这儿?”

    谢临琛换了常服,穿着一身低调的黑色绣青龙锦衣,坐在里面早早等着他。见温钦上来,伸出手将他拉进怀里。一只手捏了捏他的脸,“明日七夕节,想去街上走走。”

    温钦低眸看了眼,见他手上竟然还随手带着那一串碎玉珠串,忍不住抿唇笑了笑,“陛下当真每日戴着。”这珠串是女子的首饰,一颗颗圆润的红艳玛瑙和成色极好的玉珠串成一串手钏,温钦手腕细一些,戴起来毫无违和感,可谢临琛戴起来就有些不伦不类。

    谢临琛觉得当然要戴着,“这是你送给我的东西,当然要日日呆在身边。”

    温钦噗嗤笑出声,“陛下什么得不到?这一串又不值什么钱。”

    “也有得不到的。”谢临琛迟疑。

    “什么”温钦挑眉问道。

    谢临琛轻笑,直直看着他。

    温钦不自在地转过头,微微笑道,“说起来陛下不知道吧,最近新收了一个护院,倒是负责的很呢。”

    这话说的不错,那日遇见的青年称自己名为青影,格外认真负责,连带着侍从的活儿也一同干了,替他更衣换洗,梳洗长发,都做得很好。总管见他踏实,还给他涨了一百钱。

    谢临琛卧在柔软的马车上,一只手落在温钦的肩背处,“哦?什么样的护院,竟然这样得你的心意?”

    温钦本就是随意换个话题,随口道,“毕竟踏实负责,温府打点得很好。”

    “既然合你心意,就多赏赐一些也无妨。”谢临琛低下头亲了亲他的脸颊。

    华丽的马车踏在青石板上,哒哒的马蹄声与马车上贵气饰品碰撞声混杂在一起,格外的悦耳。路两侧的百姓都知这是温郎官休沐回府,都忍不住多看几眼。偶尔马车的帘子无意间翻开,露出温钦那张漂亮的脸,还是让众人忍不住被迷惑。

    温府。

    两侧的仆人恭敬地守在府邸门外,总管大人早就算好了时间,今日是郎官休沐的日子。早早地将府上打扫一新,迎接郎官。

    影三也焦急等待着,目光时不时从地上抬起,看向东边的街道。他已经备好了温钦爱吃的桃花酥和草莓,还给他的房间换上了他喜欢的熏香,只等着温钦回来。

    “郎官回来了——!”随着一个侍从远远跑过来,影三也有些迫不及待地往前走了两步迎接,目光直直地看着温钦,带了几分喜意。

    远处一辆奢华的马车驶来,慢慢停在府邸的正门,一旁的侍从连忙上前撩开帘子,仔细摆好下马车的楼梯,影三连忙上前伸出手。

    只是从里面露出的脸并不是温钦,而是一张熟稔的脸,目光看向温钦时温热,看向旁人时却是冰凉,这冷溶的目光落在影三面上,只是打量了两秒便移开了目光。影三虽然竭力控制,可还是微微煞白了脸。

    这一眼像是昼夜的一束透彻的光,照s,he进影三的心里,将他心里那点点妄想和希冀全都看得清清楚楚。

    “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众人跪安。

    “嗯,起吧。”谢临琛道,下了马车后伸出手将温钦扶了下来。

    影三收回空落落的手,目光沉沉,低垂着头跟在温钦身后。

    一行人进了府中,温钦进了卧房,笑的两眼弯弯看了眼影三,随后道,“陛下,这就是青影,这卧房的熏香也就他这样细心。”

    谢临琛打眼看了看影三,随即微微皱眉,不知为何,这青影看起来很不一样,脚步轻浮,手臂有力可掌控得当,看起来不像一个普通人。

    “确实是个细心的奴才。”谢临琛点了点头。

    影三握了握手心,奴才两个字让他瞬间清醒,自己在谢临琛面前依旧是不值一提。甚至不配当对手。自己这些天的愉快都是从谢临琛那里偷来的。

    谢临琛没有再把注意力放在旁人身上,让服侍的人退下。影三恭敬地退下,等退到房外,整个人怔怔的站在门外。

    人都是贪心的,当初他关在水牢中期盼着只要能偷偷见温钦就好,可后来见了温钦,就想要留在温钦身边。本以为能留在温府时不时服侍温钦就可以了,可现在却想要他身边只有自己一个人。

    真是够贪心的,可自己真的控制不住。

    你知道得到又失去的滋味吗?你永远都不知道。如果有机会再相遇一次,即使转身跌落万丈悬崖粉身碎骨又如何?

    影三直直地站在门外,听着新帝和温钦说着情话,听着啧啧的亲吻声,听着温钦轻笑嗔怒,整个人毫无表情,目光落在一处。

    “青影,你还在这里干什么?主子不让人打扰。”总管正寻他,见他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忍不住拉了拉他的手臂,“行了,抓紧走。”

    影三僵硬地转过头又看了眼,随后跟着总管离开。

    这一日新帝满怀兴致地随着温郎官在温府走了走,随后又赐下了不少宝物装饰。温钦倒是不在意,一旁的总管喜不自禁。入了夜新帝也没有回宫,而是宿在了温钦的房间。

    第二天清晨,影三早早进了房间准备好温钦的衣服,想到今日是七夕。影三踟蹰了半天,随后从口袋里拿出一个荷包,悄悄塞在一堆衣服里。

    等到用早膳,看到温钦腰间挂着的荷包,影三嘴角微微上扬。

    因为是七夕,这一日格外的热闹,集市上早早有小贩摆了各种摊子叫卖,两侧也装饰起漂亮的灯笼和彩色旗帜,格外的热闹。

    不过还是晚上最热闹,京中未婚男男女女都走出家门,期盼着才子佳人的浪漫邂逅。不少相约见面的男女为了遮掩身份,还特意买了面具遮住半张脸,一时间人人都带着面具,多了几分暧昧意味。

    谢临琛对于七夕十分的在意,早早换上常服,手忙脚乱地给温钦换衣服,眼底满是欢快,“这还是我们在一起后第一次过七夕,一会儿一定要好好逛逛。”

    温钦任由他折腾,换了一身白色束流云金色腰带,腰间配着流苏玉穗,十分的简单。谢临琛看了眼换下来的荷包,微微皱眉,随手放在一旁。

    “陛下说的是,我们还是第一次过七夕节,虽然同为男子,相信那织女娘娘也会保佑我们和和美美。”温钦乖乖笑着,伸出手由着他系腰带。

    谢临琛听到他这样说就觉得欢喜,抱着他的腰好好亲了亲他的唇,“乖,织女娘娘肯定会保佑的。”说完拿了一旁的面具戴在他的脸上。

    金色的面具遮住如玉的面容,隐没了几分艳色,多了几分神秘,看的谢临琛眼底更是充满爱意,“走吧。”

    两人出了门,半明半昧的灯火映在两人身上,瞬间从高高在上的天子变为普通的公子,两人牵着手漫步在街道上,熙熙攘攘地人群热闹极了,男子三三两两一同笑着聊着什么,女子轻挥罗扇,嬉笑闹着向前走去,遇见俊俏的公子哥还会偷偷多看几眼。

    因为街上也多半带着面具,温钦与谢临琛隐没在其中倒是丝毫不突兀,若是摘下面具倒是有些麻烦。

    谢临琛从未和旁人度过七夕,此时只觉得什么都很有趣。

    “客观客官!看看这对鸳鸯枕!枕着睡觉夫妻恩爱,白头偕老!!”一旁的小贩热情叫卖着。

    刚想从摊位走过的谢临琛顿时停了下来,目光灼灼地看着那对鸳鸯枕,“夫妻恩爱?白头偕老?”

    “是啊!客官!”小贩热情道,“你看这鸳鸯枕,这是鸳,这是鸯,喙相触碰,十分的恩爱的!鸳鸯是象征夫妻的,枕着这个啊,肯定能白头偕老!”

    温钦瞄了一眼,“这绣工也不过如此。”

    “哎!这位公子说的可不对啊!”小贩连忙道,“咱们这个绣工可是夫妻恩爱的几十对夫妻亲手做的,寓意非凡呢!您过了我这个摊,绝对找不到第二个。”

    谢临琛立即道,“买!”

    小贩眉开眼笑,“好嘞,祝公子和夫人白头偕老,恩恩爱爱。”

    一旁的影一立即递上铜板,小贩看着突然冒出来的黑影,怔怔接了铜板。

    这一路温钦算是看出来,谢临琛非常想弥补以往错过的七夕节,购买欲爆棚,买了很多的东西,还带着他一起放花灯、系福袋、放生祈愿。

    “陛下不是不信神佛?怎么买了这么多东西?”温钦扫了眼一旁影一背的东西,忍不住笑道,“陛下倒是很信这些?”

    “神佛我一直是不信的。”谢临琛握着他的手,淡笑道,“不过若是有关于你,我都想信一信。”只要能保佑你我白头偕老,我都会信。

    最后一句话没有说出口,可温钦已经从他的眼睛里读出了这句话。

    正说着,从桥上忽而笑闹着涌过来一堆人,温钦一时不查,被人群挤走,拉扯着不知道挤到了什么地方。

    谢临琛皱眉,连忙推开拥挤的人群去寻,一旁的影一匆匆上前,紧张道,“陛下!水牢传来消息,影三逃了。”

    “什么?”

    “一直看管施刑影三的人被发现死在了水牢里,看样子已经死了有一段时间了,影三不见踪影。”影一脸色一白,“属下也是刚刚得到消息。”

    谢临琛握了握手心,“我知道他在哪儿了。”见影一疑惑,又道,“去寻青影,他应该就在附近。”

    影一惊愕,影卫从来不以真面目示人,这影三真的是疯了。影一头疼欲裂,随即瞬间消失。

    温钦被挤到离石桥很远的地方,询问周围的人才知道是牛郎织女的戏正要开演,都涌过来看戏。温钦瞧了一眼,那牛郎正要挑着孩子追织女。

    笑着摇了摇头,温钦艰难从人群中出来,四处走着寻找谢临琛在哪儿。周围人正源源不断涌过来更多的人看戏,温钦寻找起来有些困难。

    沿着石桥回去,随处走走。正绕过一处巷口,忽而听到一声有些熟悉的声音。

    “陛下还想要将我抹掉第二次吗?”

    “你找死。”

    “陛下,你也很不自信吧?若是自信怎么会把他的记忆封住?温钦若是恢复了记忆,他还会留在你身边吗?”

    “影三,还不给主子赔罪!你现在像是什么样子!”影一的声音传来。

    温钦听了这几句,一颗心微微沉落。

    “我像是什么样子?陛下敢杀我吗?你可以将我抹去第二次吗?你还要给温钦第二次封印记忆吗?”

    “影三,你认定我不敢杀你?”

    “陛下,你为什么不能给我留一点点位置,我只要站在他身边就够了,我愿意一辈子为奴,侍奉公子,我绝不会夺了陛下的宠爱,求陛下给我一点点位置…”

    “温钦是不可能分享的。”谢临琛长睫冷漠,眸光冰凉。

    温钦眨了眨眼睛,随后转过身,面色淡淡,像是从未到过这样的地方,晃晃悠悠闲闲回了温府。没过多久谢临琛也回了来,见他在温府总算是松了口气,上前拥住他。

    这一日之后温钦再也没见过青影,听总管说青影回了家乡成亲了,不会再回来。

    休沐之后,温钦像往日一样回宫,到了午时新帝在后殿午睡,温钦有些睡不着,穿着绯衣赤着脚踩在墨玉砖石上。走上正清殿的正殿,宫门背着光,迎面是刺目的白光。

    温钦半眯着眨了眨眼睛,再睁开眼时,面前出现一个男人。这个男人穿着很奇怪,整个人庄严而又冷峻。看向温钦的眼神带了几分打量,随即开口问道。

    “想不想换一种人生?”

    “如何换?”刺目的白光让温钦看不清他的脸,下意识地问道。

    “到别的世界,换一种身份和命运,从新来过。永远摆脱现在的生活。”那个男人又道,“同时,保你青春,赐你无尚的权势与荣耀。”

    这句话像是一个陷阱,只有魔鬼才会用这样的诱惑诱杀凡人,开出这样达不到的条件作为引子,这个奇奇怪怪的男人冰凉庄严的模样像是一个恶魔雕像。

    可是——

    温钦微微笑道,“好,我答应你。”即使是与魔鬼签了契约,也无妨。

    谢临琛忽而心头一跳,骤然从睡梦中惊醒,不知为何一阵心悸。像是预知到什么一样,谢临琛疾步从后殿冲出来,正看到逐渐透明化的温钦模样。

    “钦钦!”谢临琛睚眦欲裂,伸出手却直直穿过了他的身体,眼底带着哀求和难以置信,“你说好的,你说好生生世世不分开,你说过的…”

    温钦听不清谢临琛的声音,耳边只剩下一阵呼啸而过的风。

    作者有话要说:  影三:“既然主子可以!那么属下也可以!”

    谢临琛:“你不可以!”

    前世完了~

    第129章 结局

    硕大的水镜慢慢恢复平静,没有再浮现出后面的画面。

    一时间办公室十分的安静,只听得到一旁520抽泣的声音,隐隐还有k叹息的声音。

    温钦眨了眨眼睛,淡淡道,“原来是他啊~”

    K看了眼温钦,没有多言。虽然知道温钦与谢临琛之间纠缠不清,可也只是表现在书面上,寥寥扫一眼根本体会不到其中的苦楚。如今亲眼看着确实让人惋惜。

    温钦被养成毫不在意的凉薄性子,对于谢临琛的爱意从来不愿意接收,下意识将谢临琛的每一个举动都归于另有所图。

    从他的世界出来后去了各个平行世界,开始还是有些小心翼翼,随后便是自在极了,整日到处惹事情,最后还得k亲自出面处理,偏偏他每次任务都能完成得很好,只是惹得不少主角黑化了,很是棘手。

    温钦也重新有兴趣起来,对于各种世界乐此不疲。不过对于自己本来的世界倒是兴致缺缺。

    K看了很多报告,总部有学者关于《出色任务者与本身世界的内在联系》进行了研究,其中有一条便是表述,“温钦潜意识里对本身世界里的自己的不认同,造就了他抗拒与原本世界的接触。”他似乎一直认为新帝喜欢他的只是他温顺的表象,没有人会喜欢全部的他。

    这个想法却是让人很是难过,毕竟承认自己的弱点,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K微微叹息,一瞬间想法很多,刚想要出声安慰,就听到一旁520嗷的扑到温钦身上痛哭。

    “宿主!没想到没有我的这段时间你过得这么辛苦!”520抹眼泪。

    “是的00,没有你的我一直被霉运缠身,倒霉不已。要不是遇见你,我这一生都没有什么乐趣~”温钦也眼眶微红,委屈地握着捏着520胖胖的身子,“多亏了你。”

    “宿主,我以后会好好照顾你的。那什么影三啊皇帝啊,都是大猪蹄子,不如我靠谱。”

    520眼泪汪汪。“宿主以后我们相依为命,再也不要分开了。”

    “好,00.”温钦含泪点头道。

    K:“我大概是疯了,竟然自以为通过几个报告就了解透彻了这样的男人…正常男人似乎没有这样强烈的表演欲望…”

    “咳……”k说道,“没想到你和谢临琛的过往,这样坎坷。也许很多事情你也是最后才知道吧?”

    “确实。”温钦捏了捏520,两眼雾蒙蒙,咬牙问道,“所以到底是哪个技术小哥给我设定的这些剧情,他真的不爱看什么狗血剧吗?”

    K思索片刻,“其实剧情没有你这一段,你自己硬生生歪出来的。”

    “emmm…”温钦挠了挠下巴。

    水镜开始继续随即播放温钦在各个任务的执行过程,场面激烈的让人面红耳赤。k随意瞄了一眼,半眯着眼,“你们这…有些激烈…”

    温钦满脸温顺单纯,“还行吧,天赋异凛~”

    “……”

    “所以,看完了这些,你要回去吗?”k提议道。

    温钦微微蹙眉,摇了摇头,“不要。”

    “为什么?”k不解,“明明…你也想见他的吧?”

    “回去有什么好?”温钦摇头,舒服地靠在沙发上,眉心一点艳色,“我还是想继续享受无边的权势与荣耀。”

    “……”这是第一次遇见不愿意离开、甘愿做任务的执行者。K有些无从下手。

    “而且,这么多世界,遇见了这么多的人,眼花缭乱…倒是不想停下来。”

    你这个渣男…k指尖微颤,你们这种男人真的是渣的一模一样…

    “不过我要提醒你。”k稳住心态,“你来的时候应该已经看到了天边异色,谢临琛回去了。”

    温钦眨了眨眼睛。

    “你要知道,他是紫微星之主,他的使命就是主宰天下,而这一轨道是不能逆转的。他来总部就是最大的违逆了……”k微微蹙眉,“你若是真的不见,就真的是再也不见。”

    温钦低吟片刻,“那便…不要见了吧。”

    520挠了挠头,“宿主还是见见吧。”

    “你不是说要和我相依为命?”温钦挠了挠它的小脑袋,“怎么要我回去?”

    “可总觉得,宿主要是错过了这个好朋友,会后悔的。”520不安稳地拉了拉温钦的手臂。

    温钦轻笑,“不会的,有00陪着我,当然不会后悔。”

    “真的不再考虑考虑吗?”k又再次重复问道,见他还是随意点了点头,无奈,“既然做好了决定,你回去吧。”

    温钦站起身,身材颀长,俊美清隽,漂亮的脸上满是轻快笑意,优雅极了。K这时候才发现,温钦早就不是那个世界里的小可怜了。

    “那,再见了,k。”温钦眉眼弯弯,怀里还抱着一个白团子,笑着转身离开。

    温钦抱着520走向办公室的门,手落在把手上,微微转开,“咯吱——”门打开一条缝。

    也不知道外面是不是灯光太过于刺眼,温钦竟然被白光刺的睁不开眼睛,只得眯着眼睛,一只手遮了眼睛,挡住耀眼的白光。

    等那耀目的白光消失后,温钦睁开双眼,自己正躺在宽大的床上,顶上是华丽的帐子。而那扇门消失不见,像是从未出现过。一只有力的手臂横在自己的腰上。似乎很是不安,温钦微微动了动,那只手立即将自己往他怀里紧了紧。

    这是怎么回事?

    温钦茫然地看了眼四周,奢侈华丽,很是熟悉。这里并不是新的世界,是皇宫?身边的这个男人,是谢临琛?

    谢临琛似乎发现他醒了,睁开眼睛,熟练地低下头亲了亲他的脸,“醒了?”

    “陛下?”温钦两只手搭在谢临琛的手臂上,语气满是迷惑。

    见温钦茫然不解的模样,谢临琛轻笑,“还是不想睡?知道你苦热,等再过几日就去避暑山庄小住。”

    温钦恍然如梦,避暑山庄,他清楚地记得是当初离开前一夜新帝允他的,每到酷暑总是没有力气。

    所以说自己从来没有去正清宫的正殿,一直在后殿午睡?可明明记忆中自己赤着脚去了正殿,与k签了契约,之后更是遇见了各式各样穿着打扮奇异的人,难道只是一场光怪陆离的梦?

    想想也是吧…常人怎么会遇到这样的事情…果然只是黄粱一梦而已。

    “怎么?梦到什么了?”谢临琛一只手碰了碰他的脸颊,“看你好像还没有从梦中走出来。”

    “陛下,我做了一个梦。”温钦长睫颤了颤,语气不确定,“我梦见自己去了正殿,与一个面目可憎的魔鬼签了契约…”

    谢临琛眼底笑意一闪而过。

    “然后那个魔鬼让我去完成任务,我去了很多世界做任务,遇见了陛下。”温钦眨了眨眼睛看着谢临琛,“虽然模样不一样,可感觉就是同一个人。”

    谢临琛嘴角上扬,“这个梦…确实很奇异。”

    “或许是吧。”温钦点了点头。

    两人坐起身,谢临琛给他仔细束好玉带,“好了,肯定是因为太热了才会做这样奇怪的梦。避暑山庄很凉快,还准备了梅子汤。” 冰块当啷入瓷碗,配着酸甜的梅子汤很是开胃,“你会喜欢的…”

    “陛下。”温钦的手落在他一直整理玉带的手上。

    忽而被打断,谢临琛看向他的眼睛,“怎么了?”

    温钦眼底满是微闪的光,面上带着浅淡笑意,嘴角的梨涡都像是漾着笑意,“其实我很爱你。”

    谢临琛毫无所防,整个人有些无措,面上又像是笑又像是急促呼吸,半晌才眼眶s-hi润道,“嗯,我知道。”

    零碎的画面一闪而过。

    “钦钦,你爱我吗?”

    “这天下都是陛下的子民,都深爱崇拜着陛下。我自然也不例外。”

    “钦钦,不必听从那些顽固老臣的话,我自然不会选秀的。”

    “臣以君王为上,陛下说什么臣都会遵从。只盼望陛下心里还有一点点我的位置。”

    “陛下是天下之主,哪里还有什么得不到的?”

    “我也有得不到的人。”

    “陛下若是能一直宠爱我,信任我…我便…”

    “你说什么?”

    “我便…长伴君左右,生生世世不分开。”

    “生生世世不分开,好,那我们便生生世世不分开。”

    ……

    “陛下。”

    “怎么了?”

    “其实我很爱你。”

    “嗯,我知道。”

    正文完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