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B L 同人 > (全职猎人)[团酷]Dis Aliter Visum

章节目录 (全职猎人)[团酷]Dis Aliter Visum_第103章

    拉皮卡对此微微愠怒,因为-----不就是这个原因吗?但他和库洛洛一样迫切,他轻咬着对方的下唇,满意地听到对方不稳的呼吸声。酷拉皮卡抱住库洛洛的颈,令两人更紧贴在一起。

    他们接吻丶在漫长的打斗後终於回到对方身边,他意识到库洛洛一样不能杀死他,他们已经制造出太多的经历了-----而酷拉皮卡会接受所有美好和艰难的回忆,因为他不能想像抛弃这一切然後继续前行的自己。

    库洛洛啄吻了一下男孩的嘴唇,开始轻啃对方下颔的线条。

    「所以,接下来该怎麽办?」酷拉皮卡问道,他闭上眼睛,仰起脸邀请对方继续。

    「Quod vitae sectabor iter?(我应该走上哪一条路?)」库洛洛沉思了一会,最後回问酷拉皮卡。

    酷拉皮卡忍不住轻笑出声。

    「Est et non。(没有对错。*1)」他没有任何帮助地答道,单纯说出这条问题的下一句话。

    库洛洛移後,好让自己能看去酷拉皮卡,少年睁开眼睛,对上他的视线。他们躺在雨水之中,围绕在周围的是雨点滴落岩石和树叶的声音。微风拂过,吹拂在沾水的皮肤惹来一阵凉意,而两人的胸膛同时因为持久的打斗而一同起伏着。

    酷拉皮卡伸出舌头舔过嘴唇,他张开口吸了口气,但库洛洛打断了他的动作。

    「好。」他说。

    酷拉皮卡突然感到一阵晕眩,就算躺在地上,他仍然觉得自己正慢慢地往下堕。

    「好?」他问,语气中夹杂着惊讶和犹豫。

    库洛洛看着男孩,等待对方的同时拒绝重复。酷拉皮卡突然想逃开,这股冲击太庞大了丶太难以抵挡了,甚至令他被吓到。但是,酷拉皮卡不能从他身边逃离,不能为了世上任何东西而逃离。

    「好吧。」他说着舒了口气。

    得到男孩的答案,库洛洛的嘴角放松,形成一抹轻轻的弧度,这份笑容比以往来得真诚,酷拉皮卡抽了口气,在他知道自己在做甚麽的时候,他已经将库洛洛拉下来索吻。

    两人的吻充满高兴和害怕的心情,舌尖和嘴唇的交缠,比以往的一切更令他感到晕眩。

    他们没有将它解决,这安静的接纳丶意识到他们会一起继续前行。不论将来会到达甚麽地方,他们都没有把过去的问题解决,但这会是一个新的开始。

    The End

    *1:

    Quod vitae sectabor ite;What road in life should I follow?

    Est et non;It is and is not

    这两句话属於一问一答,详情可见’The search of method’ (1619-1625)。库洛洛问酷拉皮卡他接下来该走上人生哪一条道路,酷拉皮卡并没有正面回应,只是单纯引用这条问题的答案,而它的答案是「没有对与错」,所以库洛洛回答「yes」,代表正面的,有着与酷拉皮卡一同走下去的意思。

    第107章 新开始(後记)

    酷拉皮卡坐在沙发上,手中的是一本非常木奉的书籍,他应该沉迷於书中的内容,但实际上,酷拉皮卡一半的心神专注在挂钟,指针和分针慢慢地跳动,男孩耐心地等待着。

    他不知道他的伴侣会在甚麽时候回来,他只说过会在今天回归,而且是在午饭後的时间回到家中。现在大约是下午三点,酷拉皮卡唯一的选择是坐在家里等待,不然便出去捉住那男人的风衣领口将他拉回家,但这样的结果不会是好的。

    这总会令酷拉皮卡紧张,又或者说对两人的关系亦是如此。当他的伴侣要出去「工作」,酷拉皮卡仍然不会同意对方所做的事,但他们决定将它抛出两人的关系。虽然紧张的气氛会存在,无论当中有多困难,他们还是一起解决并坚持下去了。

    门外传来敲门的声音,酷拉皮卡抬起头,眼眸露出高兴和担忧的神色。他听到钥匙c-h-a进门锁的声响,房门接着被打开,库洛洛的身影从门後出现-----令人出乎意料的是,他竟然是酷拉皮卡的伴侣。

    黑发的男人走进房子,转身关上门,他用了些时间脱下外套,然後才走到酷拉皮卡面前。

    「我回来了。」他轻柔地说,眼睛观察着男孩的心情。

    酷拉皮卡慢慢地上下看了库洛洛一圈,评估完对方状态的他阖上书,他可以闻到肥皂和塑胶的味道,它从库洛洛的衣服上散发出来,男孩认出这是用了廉价酒店提供的肥皂後才发出的气味,而他知道这股气味代表了甚麽;这件事在两人的关系之中总会成为争吵的核心,普通的情侣或者会称之为「不忠诚」,但酷拉皮卡非常清楚-----

    库洛洛知道酷拉皮卡不喜欢过度的暴力,他也抑制住自己,但当迫不得已需要狠下杀手的时候,他总会洗走血液的味道才回到爱人身边。不过这种举动没有意义,酷拉皮卡知道隐藏在廉价肥皂後的真相,但他需要承认自己更喜欢乾净的肥皂味道。

    「欢迎回来。」酷拉皮卡终於开口,他的声音一样轻柔。

    库洛洛静静地看着对方,男孩好奇蕴藏在那双黑色瞳孔後的会是甚麽东西。

    「我可以吻你吗?」库洛洛问,酷拉皮卡知道是肥皂的气味令对方问出如此突兀的问题。

    库洛洛对人命的不尊重,他们过去两年在这个问题上总是有很多争吵,虽然会不情不愿的达成共识,对於两人来说它还是让人头痛。库洛洛永远不会在意人命-----酷拉皮卡终於明白-----因为他看不到任何希望,但那男人开始变得更小心,因为他知道这会令酷拉皮卡伤心,而他不希望对方因为自己而不快乐。

    酷拉皮卡看着库洛洛,脸上的表情柔软下来,库洛洛可能不太尊重其他人的x_ing命,但他很好地展示了对爱人的尊重。就是这份尊重让酷拉皮卡接受库洛洛的黑暗面丶接受这个他选择了的男人-----他从没想过库洛洛会解散旅团。

    所以那男人继续从事非法工作也没有令他惊讶,在为黑手党工作了几个月後,酷拉皮卡也不能称自己为道德的典范,但是他回到了一开始的目标,成为赏金猎人。

    在外人来看,他们对生活的安排会很奇异,但对两位主角来说却是非常顺利。里面夹杂了很多讨论丶一些争吵丶一些让步,然後两人得到一个结论,就是将事业上的决定抛出他们的关系。酷拉皮卡不干涉任何有关蜘蛛的事务,而库洛洛保留了自己的空间。唯一让两人讨论的,只有其中一人需要出外工作多於一天的决定。

    他们的关系并不轻松,从一开始已经奠定了这条会更艰难的路。就算抛开这件事不说,库洛洛和酷拉皮卡都是固执的人,尽管库洛洛不会失去控制,但这只会令酷拉皮卡更加恼火。在两年的争吵之後,他们从没想过要分开,两人就这样绊绊磕磕地走到这一步。

    经历了这麽长的旅程,他们都知道自己不会和对方分开,虽然两人有所不同丶虽然偶然感到受伤害和愤怒。起初,一切都不肯定,但现在的酷拉皮卡知道丶他也毫不怀疑,他清楚他们总会找到方法捱过难关。

    库洛洛和酷拉皮卡都知道过去代表甚麽;酷拉皮卡知道过去的他曾经被无形地杀死,他知道他不会对此感到高兴,但亦不会过分激动。接受库洛洛等於接纳他的所有,甚至是酷拉皮卡不喜欢的地方。相反地,库洛洛让男孩从旅团解放出来,亦不会再说服对方杀人并不代表甚麽东西。

    所有争吵制造出的只会是伤害所爱的人的武器,当两人失去控制并释放情绪的时候,其结果只会是无意中伤害到别人。现在,库洛洛和酷拉皮卡将它们放下,在其中一人不快乐的时候专注於收补两人的关系,这对於事情的对错丶甚至是因为高兴才一起的决定更为重要。

    酷拉皮卡深深地吸了口气,无视肥皂背後的意味,他在他们第一次接吻丶第一次爱抚之前已经知道库洛洛是谁了-----这并没有改变,库洛洛没有改变,更何况在酷拉皮卡期待这名蜘蛛头目会充分唤醒良知的时候,他亦知道这不太可能发生,不过,他还是爱上这个没有良心的男人,这一点一样不会改变。

    「可以。」他终於说道,知道这不只是单纯的吻,而是重新确定两人的关系,尽管库洛洛有可能刚刚杀了人。

    库洛洛俯身吻住酷拉皮卡,他歪着头加深两人的吻,手压住沙发背以保持平衡。嘴唇慢慢地磨蹭,s-hi漉的舌尖品尝着对方的气息,又慢又甜蜜的步伐,让他们确认对方在自己心目中的地位-----爱人丶伴侣,是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

    酷拉皮卡温柔地拉着库洛洛的手臂,催促他坐在沙发上後把书放在一边,脑袋依靠对方的肩膀,库洛洛停下动作,一手抱住他。酷拉皮卡轻轻地叹了口气,放松身体的他让全身的力气倚靠在库洛洛身上。

    「我很高兴你平安回来。」他说道,避开对方有可能混进暴力的话题。

    库洛洛无声地回应-----他轻轻地吻上酷拉皮卡的头顶,他们就这样静静地坐在原地,用温暖的时光和缓慢的触碰令两人的关系变得更稳固。库洛洛和酷拉皮卡聆听挂钟轻快地跳动的声音,看着钟摆慢慢摆动的节奏,最後,酷拉皮卡移动起来。

    「你应该再去洗澡。」他说着看去蜘蛛头目:「然後去睡房找我?」

    男孩的邀请更像是一条问题,让库洛洛知道他可以拒绝,但库洛洛弯起嘴角。

    「我很快回来。」他说道。

    酷拉皮卡站起身,看着库洛洛站起来後往睡房走去,他们都感到高兴-----就像一对普通的情侣一样。尽管在经历了非常疯狂的旅程後才在一起,他们却跨越了看似难以克服的障碍,然後永远属於彼此。

    The End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