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言情 > 全帝国都在撮合我俩

章节目录 分卷阅读151

    拿菜刀砍死了他们俩,最后浑身是血的在天台给我发了通讯,跳楼自杀了。”

    尽管事情已经过了这么多年,昆特重新说起声音还是不自主的颤抖,他永远忘不了白溪浑身是血的模样,原本娇美的女孩已经憔悴的不成样子,她扔掉手中沾着肉沫的菜刀,举着终端对昆特笑道:“我终于解脱了,宴宴,再见了,祝你幸福,永远不要像我这样可悲。”

    然后从房顶纵身跃下。

    昆特不由自主地用力握住海伯利安的手:“从那之后我就决定不要结婚,在感情方面,如果某一方犯了不可饶恕的错误,我还可以全身而退,至少不会像她一样一辈子都无法挣脱,最后还把命给搭进去了。”

    海伯利安算了算,这事发生没多久厄忒斯就对竹明砂发动了闪电战,昆特的家人死于战火。现在想来,他简直不能想象出征前的那一夜昆特有多难过,在过去的三个月里他失去了三个最好的朋友,父母和弟弟,又要面临着和爱人的分离,不知此生还有没有再见的机会。

    他对昆特过去了解的多一点,心中的怜爱就要多上几分,每次海伯利安都觉得他已经不能够更爱他了,但昆特总能说出一些话或者做一些事,让他心中爱意更甚。

    海伯利安盯着那块属于白溪的石碑,道:“她也挺傻的,这种情况申请仲裁或者上法庭肯定能够离成,她还这么年轻,到了首都星,能重新开始一段新生活。”

    昆特轻声道:“谁说不是呢,不过对她来说,这样也算是解脱了吧。”

    海伯利安点点头,问:“他们三个葬在了一起吗”

    “怎么可能,白溪的家人只不过在这里立了一块碑而已,警察在抽屉里找到了她的遗嘱,按上面写的将她的骨灰交给了我,我在首都星墓园里给她寻了块好地方葬下了。”昆特摸了摸白溪的石碑,也不想在这里多待,对海伯利安道:“走吧,我带你去明岛看看,今晚是游.街的日子。”

    海伯利安时至今日终于知道了昆特不愿意结婚的原因,他跟在昆特身边,暗中攥紧了口袋里的小盒子。

    两人到海边时正好赶上日落,一轮红日缓缓沉于海平面上苍蓝色的云层中,只留下一片温暖的霞光,这处海滩上几乎没有人,海浪拍打着礁石,将沙子冲刷得无比细软。两人漫步在海边,听着海浪的哗哗声,只觉方才白溪的故事带来的阴郁渐渐消失,心情重新明朗起来。

    夜空澄澈,细碎的星子洒在上面,远处海面和天空在同一处归于深蓝,海天交接处的那一线上小岛安静漂浮。两人沿着海面上浮桥,一直走到了岛上,远远就听到了热闹的声响。

    登上小岛,走过数十阶梯,就到了岛上的主街。街上到处都是红灯笼,将一切笼上温暖的颜色,树上挂满了红色的布条,布条下缀着铜铃,风吹过时叮当作响,孩子们笑嘻嘻地聚在小摊子前,等摊主做漂亮的灯。

    晚风十分凉爽,海伯利安牵着昆特的手走在街边,面对无数陌生的面孔和陌生的语言,他去了解这一方世界的途径就只剩下了身边的人。昆特问人要了两根红布条,给了海伯利安一根,示意他挂在树上。

    低矮的枝桠上已经挂满了,海伯利安个子高,垫了垫脚将布条拴在最上方,昆特仰头看着,笑道:“挂这么高,你让我怎么办”

    海伯利安于是蹲下身,让他踩在自己肩膀上,昆特把布条挂在了海伯利安的那根旁边,跳下来,道:“走吧。”

    两人继续沿着街走,走过十来米后昆特回头看了眼,他们拴上去的两根布条高高挂在最上面,被风吹的鼓起来,缠绕在一起。

    迎面走来四个戴着面具的男人,扛着竹架开路,竹架上放着个巨大的陶瓷塑像,盘腿坐着,头部像是一只笑眯眯的熊,那是竹明砂信仰的神。人们自动让到街两边,开出一条道。

    长长的游街队伍走来,坐在后面几个竹架上的半大男孩子装扮成神明的样子,脸上带着面具,抱着陶罐撒下大把大把的铜钱,将游.街的氛围推向了高潮。漫天铜雨中人们欢呼着拾捡,他们相信捡到铜钱的人来年会获得好运。

    一枚铜钱咕噜噜滚在昆特脚下,他俯身拾起来,放在海伯利安掌心里,注视着他双眼笑道:“祝财运亨通,武运隆昌,平安喜乐。”

    海伯利安看着手中那小小的铜钱,突然心跳加速,浓烈感情的汹涌澎湃。孩童们的笑声在耳边回响,红色灯笼摇曳,隐约能听见海浪的喧嚣,尽管此时的场景和他想象中浪漫安静的氛围完全不同,但他将铜钱收进胸前的口袋,紧贴着心房,而后单膝跪下。

    一旁的女孩子看到这一幕小声尖叫起来,海伯利安从口袋中取出盒子,打开,露出里面闪着微光的星砂戒指。

    “我们结婚吧,昆特。”海伯利安凝视着他琥珀色的眼眸,许下此生最真挚的承诺:“我会好好照顾你一辈子,永远不会背叛你。在将来的日子里,唯有死亡能将我们分开。”

    身边的人们用竹明砂语大喊着“答应他”,在这紧紧包裹着他的喧闹中,昆特露出了发自内心的幸福笑容,朝他伸出手,轻声道:

    “好。”

    周围的小孩子笑着拍起手,竹架上一位装扮成神明的男孩从陶罐中拿出一把大铜钱,扬手洒在两人身边,在两人脚下落了一地。

    海伯利安执起他的手,昆特左手的无名指再一次被套上了刻着海伯利安名字的戒指,和他拥吻在竹明砂的街头。

    这场延续了整整二十五年的爱恋,终于带着故乡的祝福臻于圆满。

    人们将在浩瀚星河的见证下,守候自己渺小又伟大的幸福。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