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言情 > 行医在唐朝

章节目录 分卷阅读159

    我也必将随你而去,不会让你伶仃孤苦在九泉之下。”

    灼热的气息扑在耳廓,在吴议白皙的脸上擦出些许绯红,他虽然知道这孩子一向对自己有些痴缠之情,却不知道其情根深种,已经到了生死相随的地步。

    心跳也跟着这句话,无端开始砰然擂动,回荡在自己的脑海,怎么也消停不下去。

    “师父,我是认真的,绝非儿戏。”

    温柔的耳语带着暖烘烘的气流,一起灌入自己的耳中,吴议只觉得心跳如鼓,李璟的一字一句夹在鼓点之中,砰砰地敲击着他的心门。

    “郡王爷。”那禁卒不知里面的情形,小声道,“一炷香的时间已经到了,您还是请回吧。”

    吴议仿佛被一语点醒似的,不由低下头,才发觉自己仍然和李璟五指交缠,忙低声道:“松手。”

    李璟这才松开手,依依不舍地回望吴议一眼,回转身去,脸上的柔情万种皆已散去,只剩下一副冷肃的神情。

    那禁卒悄悄觑了吴议一眼,见他除了脸色略微有些飞红,并没有什么别的异样,这才放下心来,恭恭敬敬地送走了李璟。

    第114章暗子

    李璟走后,吴议便像没事人似的,又重新拿起手边的书卷,对着朗朗月光细细研读。

    谁也没有发觉,他的袖口中已经多藏了一枚小小的药瓶。

    那禁卒提心吊胆地在门口守了半个时辰,直到吴议放下手中的书卷躺下休息,才放下心中的疑惑,揉着乜斜的眼睛休息去了。

    如此相安无事地过了三日。

    日子就像渐渐煮沸的水,在平静之中仿佛蕴蓄着什么即将爆发的阴谋。

    到了第三日,轮班的禁卒来传唤吴议的时候,才发觉对方怎么喊都喊不答应,心中觉得不太对劲,便走上前去轻轻推了推他的肩膀。

    “吴太医”

    还是没有反应。

    他心中登时一惊,赶紧将人翻转过来,才发现吴议整个人早已断了气了,这才慌慌张张地请了仵作来验明尸首,接着马不停蹄地回报狄仁杰。

    “死了”

    “是。”那禁卒顶着一额的冷汗,声音抖如筛子,“下官已经请仵作来瞧过了,的确是一丝气息都没有了,身上也没见一处外伤,恐怕是因惊悸而死。”

    惊悸而死

    狄仁杰不由在心中冷笑一声,他之前提审吴议的时候,这人还镇定自若,对答如流,一副天塌下来也屹然不动的架势,怎么过了三天的功夫,就突然惊悸而死了

    “这三日以来,可有什么别的人靠近过他”

    那禁卒焉敢再瞒,只好将李璟探望吴议之事抖落得清清楚楚。

    他偷偷觑着狄仁杰的脸色,小心翼翼地替自己辩解:“但下官那日就守在牢房门口,这二人除了谈了两句话,根本什么也没有做啊而且吴太医系突然暴毙,断乎不可能和南安郡王有什么关系呀。”

    “糊涂”

    狄仁杰不由拍案一怒,却也追悔莫及:“南安郡王素为天后鹰犬,你让这样危险的人物接近证人,不正是给了幕后之人一个可乘之机吗如今线索一断,幕后真相便如脱线风筝,再也不能追得了。”

    那禁卒这才恍然明白自己犯了一个多大的错误,慌忙间双腿一折,砰然跪在地上:“小的知罪,还请狄公大人不记小人过,放过小的这一回吧”

    “你既然已经知道了其中机密,怎么还敢妄图独活下来”狄仁杰痛心疾首道,“吴议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有他先例在前,你又安有活路”

    那禁卒本不过惶恐狄仁杰的惩罚,却未曾深思到这一层,一听此话,才回过神来,只恨自己被一袋金子蒙蔽了双眼,恐怕要将命都赔进去了

    他不由冷汗涔涔而落,整个人如置身寒冬之中,忍不住地瑟瑟发抖。

    “狄公,小人上有八十老母,下有七岁儿女,小人不能死啊狄公”

    狄仁杰怒意磅礴的眼中闪过一丝不忍,终究只能化作一声无可奈何的叹息:“老夫会替你安顿好你的家人,你这几日就回家好好侍奉老母吧。”

    吴议的死讯,就像一颗炸入油锅的水,在本来就已波澜四起的局面上又掀起一阵新的风浪。

    “父亲,这都是儿子的过失,没想到那吴太医竟然畏罪自杀了”

    张漪跪在张文瓘的病榻前头,满脸追悔之色。

    “畏罪自杀”张文瓘声音如一根蛀空的木头般嘶哑而低沉,轻得好似一粒灰尘都无法吹动似的,透露出一种病人所独有的虚弱气息。

    张漪低声道:“狄公都这样拍案了,想来也只能将此事草草了之。”

    李璟探监之时,吴议还全须全发好好的,就算想要问罪,也实在有些牵强,唯一的说词,便只能是吴议不堪重负,畏罪自杀了。

    张文瓘眼珠一滑,目光落在儿子垂头丧气的脸上,语气中不由带了三分力度:“此事决计不能草草了之。”

    “父亲的意思是”

    “扶我起来,我要亲自去面见太子殿下。”

    张漪不由一惊:“父亲重病在身,何必亲自劳动”

    “我虽病重,还未老死。”张文瓘眼神一肃,划过一丝决然,“天后既然敢杀人灭口,就一定会留下蛛丝马迹,这件案子不能就这么算了。”

    见他如此坚持,张漪也不敢忤逆了自己父亲的意思,只好备好了马车,亲自搀扶着张文瓘登车赶往东宫。

    马车将将赶到东宫,便瞧见一个白发鹤颜的老者从殿中慢慢悠悠地走出来,他眉目深锁,眼神凝重,脚步沉沉,仿佛心怀千斤重负。

    张漪扶着自己的父亲,向这位东宫重臣点头行礼:“刘公,您也来了。”

    刘仁轨一瞧见张文瓘亲自赶来,心中知道这位同仁的来意,却只是叹息着摇了摇头。

    “太子殿下说了,现下谁都不见。”

    “殿下怎可如此糊涂”张文瓘不由掌心一颤,本来还有的三分把握顿时削为一分,寄托在眼前这个并肩作战多年的旧友身上。

    刘仁轨知他心急,也就不卖关子:“太子殿下说了,吴议对他有救命之恩,如今既然人已经去了,就不必再多加追究。”

    “大事当前,怎可在乎个人私情,殿下素来不是这样糊涂的人,怎么今天”

    刘仁轨冷笑一声:“谁让别人的枕畔耳语,比我们这班老骨头的话中听呢。”

    说罢,不由叹息一声:“张公你为殿下筹谋至此,竟比不得一个小小的养户奴之言,难道李氏宗族,真的要败于武氏之手”

    张文瓘闻言,心中早已明镜般通明透亮,知道这一趟已经来得太迟了。

    他的一腔热血,苦心经营,终究是棋差一着,败给了天后。

    两人不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