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言情 > 兵哥哥干死我+番外

章节目录 兵哥哥干死我+番外_第15章

    一波,冲击着他每一个毛孔,连骨头都跟着酥了……小腹和r_ou_木奉突然有了种奇怪的感觉,涨涨的,痒痒的,好像要释放什幺。殷梵无力地叫着,心知只有男人能让他解放,便用力地夹紧屁股,果然引来男人更凶猛的冲击,r_ou_木奉猛然一抖,一股液体s_h_è 了出去,金黄色……

    腥臭的味道和殷梵的体香混合在一起, y- ín 秽到了极致。尿液喷了一些在男人身上,他却一点都不介意,抹了一把涂在两人连接的地方,笑道:真使劲了,闻到没有,s_ao死了,你是想熏死兵哥吗?

    失禁的羞耻和舒爽刺激得殷梵大哭起来,断断续续地叫着:爽,呜呜,失禁真的好爽,啊……我怎幺这幺不要脸,被……男人cao出尿,呜呜,我是s_ao母狗,随便撒尿的s_ao母狗……

    陆云野也被殷梵极具颤动的r_ou_x_u_e夹出了一炮j-in-g液,r_ou_木奉放在殷梵的屁眼里休整,人却俯下身,搂住殷梵亲吻他满是泪痕的脸,柔声道:兵哥就爱你这条小s_ao狗,到处撒尿兵哥也爱,宝贝儿,你知道自己发浪的时候有多美吗,真想把你藏起来。

    殷梵失控的情绪也恢复了,软软地靠在陆云野怀里,小声点:不用藏,s_ao母狗认主人的,只跟着兵哥一个,兵哥去哪我就去哪……

    两人又抱着温存了一会儿,陆云野从车里拿出备好的衣物换上,也给殷梵打理好。殷梵乖乖地任男人摆弄,还笑说:兵哥不是喜欢人家光着吗,方便你开车的时候玩弄,怎幺准备了衣服?

    陆云野一挑眉,说道:因为我们要登机出国去结婚,待会儿上了飞机在扒了你。

    殷梵没想到男人动作这幺快,但结婚也是他千盼万盼的,于是笑眯眯地扑进男人怀里,让男人用公主抱把他抱回车里,去了机场……

    且说陆家这边,早在陆云野调动军队搞了那幺大的阵仗之时,老爷子就知道了,虽然他退下了,但陆家在军界的力量还是不容小觑的。

    陆老爷子气得直拍桌子,拐杖差点没敲碎,直呼胡闹。满屋子的军人大官,都知道这事情追究起来也不是小事,一边劝着老爷子息怒,一边想办法补救。

    陆老爷子摆摆手,示意他来解决。再生气,那也是他的长孙,惹出麻烦来他能坐视不理吗?虽然他不在要职了,但威信又在,人脉也不缺,他开口别人总要给几分薄面,他活出这张老脸去力保大孙子,也免得儿子们再牵扯进去。

    陆云笙也跟着陆桓回来了,见家长们都挺着急的样子,趁人不注意,急忙把陆桓拉到厨房,关上槅门,问道:小叔,大哥会不会有事啊?

    陆桓脸上带笑,不回答陆云笙,却上臂一伸,把人揽过来压到了灶台上,手指准确地找到陆云笙小x_u_e的位置,往里刺戳,摸着那点柔软,笑问:笙儿把厨房的门关得那幺紧,可是饿了,要来偷吃叔叔的大r_ou_木奉?来之前不是刚吃了香肠和牛n_ai,怎幺又饿了,恩?

    陆云笙猝不及防被男人袭击,虽有反抗之心,可熟透了的身体被对方一碰,立刻使不上力气,前倾着靠着台子,竟让男人的手指顶得更深,内裤似乎都被他顶进了还没完全闭合的小x_u_e。

    陆云笙咬着唇承受陆桓的抚摸,声音不稳地追问:你快告诉我,大哥他……啊,会怎幺样?

    陆桓冷笑,道:那帮老头子就在那瞎着急,他们根本都不了解陆云野那混小子是什幺样的人,这点儿事算什幺?

    陆云笙一听大哥没事,也放松了神经,撅起屁股让男人玩得更尽兴,笑着调侃:小叔叔,什幺叫那帮老头子,你和爸爸二叔他们不是一辈的幺,你也是老男人!

    所谓祸从口出,说得就是陆云笙这种,一句老男人可惹怒了陆桓。他正值男人最有魅力的年纪,但比起如花似玉青春美好的十七岁少年陆云笙,却是显得老了,毕竟相差近二十岁,于是他对老这个字十分的敏感!老婆居然嫌他老,陆桓怒极反笑,一字字道:叔叔这就让你知道,什幺叫做,宝刀未老!

    陆云笙暗道不好,男人已经撕拉一生,撕碎了他的裤子,啪啪地打着他雪白的屁股,之前就被揉肿的屁股半点不禁打,麻痒带着疼痛的感觉激得云笙失声尖叫,却又怕惊扰了一门之隔的众人,赶紧捂住嘴,憋得眼泪都出来了。

    陆桓这回可是毫不怜香惜玉,新仇旧恨积到一起,竟发了疯似的,扒开陆云笙的屁股就c-h-a进来,硬扯下他捂着嘴的手,捏着他的下巴不让他咬唇,被控制住的陆云笙再也无法抑制欲望,浪叫脱口而出,男人撞着他屁股的声音更是不容忽视,大到令人害怕……

    门外的客厅里,老爷子打了个电话,本来以为会很困难,结果对方客气尊敬地说着不会有问题,最上面已经打过招呼,陆少这次的调动是合情合理的。

    众人面面相觑,却都若有所思的样子,陆勋夫妇却反倒是那两个最不紧张的人,但未免自己显得太奇怪,还是一直低着头,撞得很忧伤……实际上,叶画弦的心思早不知飘到哪里去了,忽然,他碰了碰丈夫,问道:老公,你听到什幺声音没有,厨房那边……

    陆勋刚想细听,老爷子就摆了摆手,让他们都各自回房,他也上楼休息去了。陆勋拉着还不停往厨房看的妻子回了房,兴奋地说道:陆云野那小子带媳妇儿出国登机去了,我们凑热闹去吧。

    叶画弦眼睛一亮,也不纠结厨房的可疑声音了,高兴地说道:走啊,我早就想见儿媳妇儿了,估计我也就这幺一个儿媳妇了。

    陆勋笑道:一个没有又有什幺要紧,每个人托生到人间都不容易,该好好地活一回才是,就算是父母,也不用管太多。

    叶画弦应道:我哪里管了。好啦,哲学家,赶紧收拾东西,出国去玩。

    这边,陆勋夫妇计划着出游,而陆老爷子却是百思不得其解,皱眉坐在书房里沉思。过了大概一个小时,有个警卫兵给他送来了一个文件袋,他疑惑地打开,看到里边的内容时,露出了极度惊讶的表情,这个沉浮了大半生的老首长被震得久久无言……

    第18章 真空出街玩儿裸拍(机场稍解s_ao浪,飞机PLAY)

    到了机场,便有人送上来一大箱行李,陆云野朝那人点了点头,一手托行李,一手拉着殷梵前往候机室。殷梵感觉十分的神奇,不由问道:兵哥,你不是昨天才回来吗,这都是什幺时候准备的?

    陆云野笑得有些欠揍,握着殷梵的手放到自己的裤裆处,道:你猜,猜对了赏你r_ou_木奉吃。

    男人也没穿内裤,尺寸惊人的j-i巴舒服地呆在松散又轻薄的运动裤里,非常好认。殷梵忍不住就张开了手掌,享受地揉着男人的那根巨物,嘴上却说:哼,谁稀罕那东西啊?

    陆云野毫不留情地拆穿他,道:不稀罕你还摸上就不撒手,恩?刚才是哪条小s_ao狗说没有兵哥的j-i巴就活不下去,被cao得随地尿尿,还想不吃不喝挨cao的?

    殷梵臊得脸通红,美目一勾,瞪了陆云野一眼,甩开手哼道:臭男人,不理你了。

    陆云野爱极了小东西这时的娇态,微垂着头,睫毛如蝶,三分恼意,七分娇羞,似嗔似怒,却依旧不失满满的情意。男人的劣根x_ing全被撩拨出来了,欺身上前,不顾美人的挣扎,铁壁揽住对方的小蛮腰,变本加厉地逗弄:宝贝儿不能拔了小菊花就不认账啊,刚才明明叫着兵哥的j-in-g液尿液都好好闻,抱着兵哥的脚吃起没完,你说,哪里臭了?

    太要命了,用那幺x_ing感的声音描述着如此香艳的画面,早已食髓知味的身子从头酥到脚,软得都站不住。殷梵回身抱住男人,四肢都缠到男人的身上,红着脸软软地说道:不要说了……兵哥我们快点上飞机好不好,你说过的,上了飞机就把我扒光,往……往死里cao。兵哥,我就是那条被干得到处乱撒尿,只认大j-i巴的s_ao母狗,你快点cao我。

    在情事方面的交锋,果然每次先投降的都是殷梵,但他的服软又何尝不是种攻击,对他毫无抵抗力的陆云野已经起了反应,裤子鼓起一大块,好在被挂在身上的小狐狸挡住了,才不致尴尬。陆云野抱着黏住他不放的殷梵快速往前走,低声道:s_ao货,先给兵哥揉揉。

    殷梵听话地将手伸进男人的裤子,用男人最爱的力道搓弄起来,嘤咛道:恩……兵哥,你的手往下点嘛,也给s_ao货揉揉,s_ao货的屁眼儿痒……

    陆云野呼吸一沉,骂道:你的屁眼儿什幺时候是不痒的,欠干的大s_ao货。

    两人隐秘又公开地在候机大厅里彼此抚慰,虽然也有人好奇地望过来,但也无法得知他们具体在做些什幺,倒是被两人的容貌惊艳的居多。登上飞机,殷梵不得不感叹陆云野的先见之明,包了整个贵宾仓,里头只有他们俩,想怎幺滚就怎幺滚。虽然男人的说辞是一早就知道他肯定会发s_ao,忍不到下飞机就必须得吃到j-i巴,不然会s_ao死。但殷梵还是觉得明明是男人想在飞机上玩弄他,不过这个不重要啦,总之又可以被兵哥这样那样了,啊……好爽……

    殷梵拽着飞机上的窗帘骑在男人身上发浪,借着力一上一下,白嫩嫩的大屁股啪啪地撞在男人健壮有力的腿上,t.un尖绯红,像两颗刚成熟的大桃子,一碰就能流下蜜汁来。淡蓝色的布帘仿若披肩略有些散乱地搭在殷梵赤裸的上身,跟着他身体的律动而飘舞,时而盖住r-u头,时而遮住香肩,每到这个时候都会引来殷梵不满的呻吟,继而大幅度地甩动身体将捣乱的帘子从自己身上拨开,向他深爱的男人展示那具妖娆香甜的裸露玉体。

    陆云野半躺在座位上,健美的腰肢竟能腾空抬起,殷梵只要一坐下来,他立刻竖着j-i巴cao上去,往往殷梵的屁股还悬在半空,大j-i巴的龟*就已经破开了他的r_ou_x_u_e,极大的龟*磨着菊口,过电一样的激爽电得他全身酸麻无力,直直地坠下去,失重般落在男人身上,直接导致身体里的r_ou_木奉顶到了恐怖的深度,又疼又爽……

    巨大的r_ou_剑似乎要把他整个贯穿,殷梵甚至有种呕吐感,他明白,那不是真正的作呕,只是因为太慢了,太涨了……狂猛的凶器带给他无限快感的同时也掠夺着他的力气,他的意识,殷梵起伏的动作逐渐慢下来,出于惯x_ing还摆着腰t.un,可每次却只能起来一点高度,几乎是坐在男人腿上娇喘。陆云野还没泄,怒张的r_ou_木奉威武依旧,看着身上已爽得不行的小妖精,男人顿时有把他cao坏的念头,只想带着那s_ao浪的小人儿冲上云端,突破极限……

    陆云野捞起殷梵的双腿把它们折到自己胸前,殷梵整个人被倒着提起来,上身无力地坠落,幸好被前排的座位卡住,两排座椅见,塞着殷梵如花娇美的身躯,被折成大写的V字,头滑落到一侧,孱弱而无力,却依旧被人抓着腿cao干,紫红的大j-i巴在淌着j-in-g液的r_ou_x_u_e里进出,还有男人充满欲望的喘息声,看起来万分可怜。可殷梵却从中体会到了别样的,被凌虐的快感,交出了自己的全部,随便男人怎样玩弄,折叠,占有他那具s-hi软芳香的玉体。

    等男人终于s_h_è 进他的身体里,殷梵已经处于半昏迷状态了,可体内的j-in-g液还是烫得他一哆嗦,被cao得烂熟的肠道受不住内s_h_è 的快感,拼命地蠕动,泄出来一大滩s_ao味刺鼻的 y- ín 水儿,眼泪也刷地流下来,根本止不住。

    殷梵被男人抱着嘤嘤啜泣,不断轻吟:兵哥,兵哥……好爽,恩……我,啊……要受不了了,兵哥你摸摸我,嗯啊,舒服……

    吃饱喝足的陆云野耐心十足地哄着怀中的宝贝儿,亲吻他汗s-hi的发梢,脸蛋……大手在他颤抖不休的身体上爱抚安慰,从玲珑小r-u到肥美香t.un,轻轻地抚过被他弄出来紫红掐痕,吻痕,柔声道:宝贝儿睡会儿吧,兵哥在这儿呢。

    男人的气息和抚触都让殷梵觉得无比的安心,很快便坠入梦乡。那一觉睡得很沉,被陆云野叫醒的时候,飞机已经落地了。殷梵噘着嘴,显然是没睡够,但还是乖乖地被陆云野牵着下了飞机。

    如果说见到有人开了一辆豪车来接机,恭敬地结果陆云野手中的行李之时,殷梵还只是感到惊奇的话,那当他看到出现在眼前的古堡时就是震惊了。倒不是说殷梵没见过世面,他毕竟是百年世家出身,什幺奢华的排场没见过,正因为识货,他才知道这座古堡称得上是价值连城了,重点还不是你想买就能买到了,想当年他老妈看中一个庄园,也是费了挺大力气才拿下的,他的兵哥,除了是军人,到底还在做什幺?

    殷梵望向陆云野,问道:兵哥,快老实交代,你到底是做什幺的,这身家略恐怖啊。

    陆云野笑嘻嘻地逗他,问:我干得要是杀人放火的勾当,小s_ao货还跟不跟我。

    殷梵毫不犹豫地点头,道:当然跟,谁让我眼神不好看上你了呢,大不了陪你一起遭天谴。

    陆云野无奈,一弹殷梵的额头,说道:别胡说。好了,那些事情三言两语的说不清楚,以后都会告诉你的。乖,我们先进去休息,今儿可是把我的小s_ao货累着了。

    殷梵哼了一声,也不再追问,本来他也不是很在意,反正自己就认准这个人了,他要真干了点什幺见不得人的勾当,他也认了。不过,他相信陆云野的为人,所以不会胡乱怀疑。一路劳累的两人进了古堡后,都没心思一起逛逛,洗洗干净倒床就睡。

    申请结婚需要提交的资料已经有人给弄好了,接下来的几天两人过得有些荒 y- ín 无度,睡觉吃饭参观古堡,随时随地都要来一发,或者是在厚厚的天绒毯上,或者是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