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黄河禁忌

章节目录 新书发布《憋宝人》横跨五百年的江湖故事

    <!go>

    纯粹写一本憋宝人和外八行之间的江湖故事,一个横跨五百年的江湖,没有修仙,没有技能,大家可以放心看

    新书网站链接地址::book94321

    手机WAP地址:s:w.book94321

    APP或者其他用户直接在黑岩上搜索:憋宝人

    新书试读:

    我叫白不二,是天津卫九河下梢里的一只小虾米,职业是倒腾玉器。

    玉器这一行从古至今从来都没有随着朝代的更迭而冷淡过,导致了干这一行的买卖人多的就跟四五月河里泛滥成灾的鱼苗一样,一波还没被消化干净,另一波就已经繁衍了出来。

    我仗着有点祖传的手艺,在海河岸边的隅东门外开了间倒腾玉器的袖珍小店,店名叫做老斋堂。

    事情发生的那一年我二十八岁,正赶上过生日,可能是喜庆迎门,从开门到歇业一共让出去了两块玉佛吊坠和十几串南红手链,挣得不多,却对我这种苦苦挣扎的小店来说,是件喜事。

    到了晚上六七点钟,看着外面的天已经黑了下来,正准备关门打烊,半掩的门板却突然从外面被推开,迎面走进来一个人。

    六十多岁,上身穿了件紧身背心,脚下登着一双高邦黄胶鞋,打着绑腿,身上斜背着一个鹿皮兜子,鼓囊囊的也不知道都装些什么,右手上戴着一只超长手套,超过手肘一大截,几乎快到了咯吱窝。这么的天,这身打扮,实在有些不伦不类,还免不得一脑门子汗。

    见有生意上门,我把刚从桌子底下掏出来的探花录又赶紧塞了回去。这是我家传下来的一本书,专讲金石玉器,里面的学问够我吃一辈子了,是老斋堂的镇店之宝。

    “哟,从哪来的啊,咋还满脸是汗呢”

    我熟络地招呼过去,但是发现老汉并不搭我这茬,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博古架上摆着的一尊金童持莲的座雕,就问道:“怎么,您喜欢这个”

    老汉点点头,“多少钱”

    “三千。”我说道。

    巴掌大的俏色金童持莲玉雕,三千不算贵,但是我觉得老汉应该要打价,那个时候还没有通货膨胀,三千就是三千,能值不少东西。

    “要了。”

    老汉紧了紧背上的鹿皮包袱,转眼又去瞧另一件。

    打眼了

    我愣了愣,赶紧回身在柜台里掏出今年新进的信阳毛尖给老汉泡上,放在桌子上面,然后跟在老汉身后,声情并茂地充当起讲解员的角色。

    金皮彩挂,全凭说话。

    干老货一行的谁没有个半斤嘴皮子磨死四两鸭子的功夫,我爹经常跟我说,嫩货买年份,老炮买故事。

    西周的陶瓷品能有孟姜女哭长城时眼泪摔碎的那块砖值钱吗

    这玩意儿值钱就值钱在这了。

    我这店里老坑出来的物件不多,有两样老汉也没有瞧上眼,看见他眼神里越来越失望,我急忙把放在博古柜最上面的一尊赤龙座雕给请了下来。

    “朱砂沁的赤龙玉,天津保安司令兼直隶督办褚玉璞从辽代帝王陵里请出来的,死了几百号子扛枪的士兵,据说要不是抱着这块玉,就连褚玉璞都得埋在斗里,万邪不侵,百无禁忌,您掌掌眼。”

    这些话是从金一条嘴里听来的,东西也是从他手里出来的,我不知道这赤龙来历是真是假,但我是照着这个故事的价收的,也得同行情卖出去。

    老汉像是对这块赤龙玉起了兴趣,把背后的鹿皮包袱解下来放在桌子上,端起桌子上的毛尖,一边品一边盯着赤龙玉打莫。

    鹿皮包袱鼓鼓的,皮质表面上露出一些方形棱角,我琢磨着老汉应该是带着现金来淘货的,见他细细地把茶汤喝的见底,就赶紧提水壶给他满上,笑着问道:“怎么样,能看出点名堂不能”

    老汉摇摇头,对我说:“先把那五样算算账,东西我再看看。”

    我愣了一下,心知老汉对这东西的来历起了疑心,不然也不会还没报价,就先打价,估计是看出什么名堂来了。

    其实我搬出这东西目的就是为了博一个彩头,赤龙玉雕是老斋堂的三大镇店之宝之一,摆在这上头也有些年头,秉承着好货不能砸在自己手里头的宗旨,几乎每一个进店挑货超过两万的主顾我都要把它请出来,能卖就卖,卖不掉就等下一个,总归有出手回暖的那一天。

    老汉除了看中那块金童持莲的玉雕外,还挑了几块体积差不多大小的玉佩和座雕,算起来一共两万出头,我把那多出来的700块抹平,给了他两万整的一个数字,这是我这个二层小楼整整一年的房租。

    我把单据开完亲自送到老汉手上,在开单的过程中,就发现老汉看起来是在品茶,但目光却始终不经意地在柜台上的赤龙玉雕上徘徊,便笑着问道:“怎么,再看看”

    老汉摇摇头,“你那东西是假的。”

    我先是一愣,紧接着火就窜上来了,但到手的买卖总不能因为人说一句你东西不是真的就给黄了,虽然行里许多人对此忌讳莫深,甚至流传下来:当面道假,杀人全家的狠话,但我这只是小买卖,犯不上跟到手的钱顶牛,就压下火气,笑着说:“假的您可以不要,之前看好的货总是没问题的吧”

    老汉奇怪地看了我一眼,点点头,坐在椅子上弯腰脱掉黄胶鞋,伸手在鞋底里掏出两沓用粗布包好的现金出来,粗布解开的时候,整个铺子都臭了,不过好在臭布包热钞,也就没那么讲究。

    我点了点,刚好一沓一万,就把钱放进柜台抽屉里,给几样物件打包,调侃说道:“您这是一脚万利,步步生钱啊,今儿真是开了眼了。”

    老汉没有接我这茬,倒是站起身走过来,站在柜台前用手指了指摆在柜台上的赤龙玉雕,说道:“人家的龙都是四个爪,怎么到你这是五个呢”

    我低下头,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手上一哆嗦,正在用檀木盒打包的玉女捧壶吊佩往外面一歪,直接在地上摔成粉碎。

    老汉弯下腰,把摔碎的吊佩捡在手里,摇着头说道:“多好的田籽玉,可惜了。”

    “这个不要你钱。”我把单据从他手上拿回来,用笔划掉上面的玉女捧壶价目,又从抽屉里点出6000块钱现金出来,交给老汉说道:“东西刚给您算的是5000,这1000是给您掌眼的利是钱。”

    老汉没接我这茬,用手指了指赤龙玉雕,问我道:“为什么这赤龙不能雕五爪呢”

    我疑惑地看着老汉,“您说笑了,金龙五爪呈祥启瑞,五爪妖龙报丧嫁祸,您是个明眼人,要是不懂这些,也不会给我掌眼不是”

    “镇店之宝”老汉呵呵地看着我。

    我尴尬地摸了摸鼻子,赤龙玉雕是我半年前从金一条手里花八万块请回来的,一直摆在店里正东朝门的位置,为的就是紫气东来,赤龙降瑞,今天被个老汉一句话打了眼,我也没脸再跟他贫下去。

    忍着剧痛把六千块钱和打包好的物件交到老汉手上,然后连谢带送地把老汉请到店外,急忙忙关好店门掏出电话给金一条打了过去。

    五爪赤龙虽然不是什么好货,但毕竟是老坑里出来的物件,不卖吉利也不至于打在自己手里,而且这东西过手的时候我瞧了好多道,怎么会就被打了眼呢

    打了几次电话最后都无人接听,我看了时间,才发现已经晚上九点多了,这孙子平常夜里一两点都还在东市口的三温暖聚集地里面徘徊,今天怎么睡这么早。

    给他发了条短信,让他收到短信后赶快回我,然后抱着赤龙玉雕,坐在柜台后面仔细端摩起来。

    比手巴掌大点有限的赤龙飞天玉,双爪呈擒兽之势,两肋各伸出一片羽翼,紧贴于身,呈翱翔攻击之态,朱砂沁的玉身更是平添了几分峥嵘之气,实在是难得的上好镇宅辟邪之物。

    只是,我入行是跟着父亲干雕玉出身,自然是懂得龙无五爪,凤少单翎,虎不露齿,麒麟不摆尾的行规,这皆是大凶之兆,客人买回这些物件贴身佩戴或是放家里供奉,轻则败财,重则伤身。

    尽管就现下的时代来说这些说法都有些迷信,可是能来买这些物件的主,我不信,他还能不信这个么

    而且这老汉明眼是对这五爪的赤龙起了兴致,想就地打价把物件给收了,我没给他这个机会,金一条跟我是从小撒尿和泥长大的,他能在我这占点小便宜,但不能坑我,事出一定有因,我得拿着东西找他问清楚了。

    眼看着十点多了,我估摸着这孙子也不会回电话,就把店里稍微归拢了一下,刚要落锁上楼睡觉,忽然就听见外头传来一阵奇怪的声音。

    开始我以为是老汉又折回来了,就赶紧把赤龙玉雕收进柜台里,但很快发现,声音不对。

    这声音很沉,像是水里的鱼在河面吐泡的声音,慢慢由远至近,虎伏着飘进来,窗框柜台博古柜随之颤动,博古柜上摆着几尊玉佛、貔貅就跟看见克星似的,都微微颤抖了起来,纷纷离开原来的位置挪开,四周尘土乱跳。

    我赶紧用手按住博古柜,让它停止震动,免得那些玉器再掉在地上摔碎了,心里也有点犯嘀咕。佛爷挪窝,可这不是什么好的预兆。

    没多时,声音就没了,我正要出去探瞧,摆在桌子上的那杯茶叶咔嚓一声就摔碎了,一道细小的黑影噌地从视线里一闪而过,落在地板上,咕噜噜地叫了起来。

    蛤蟆

    刚才那东西一直躲在桌子后面,也看不太清楚,这一爬出来,借着灯光倒是看着真切,竟然是一只超大号的癞蛤蟆,全身火红如血,背上一层细密的疙瘩,大的有拇指大,小的只有米粒大小,疙瘩上面分泌着白色的浓水,看着就让人恶心的不行。

    这么大个的蛤蟆,身形比巴掌还要大两圈,肚皮贴着地板,一步一步爬了过来。

    我看傻了,余光瞥在桌子上,才发现老汉的鹿皮包袱还在上面,他走的时候没有带走,用绳子系着头的包袱这时候开了个口子,口沿上沾满了白色粘稠液体,想来这癞蛤蟆就是从这里爬出来的。

    眼见这只癞蛤蟆一步步朝着脚底下爬,我撑着发软的腿肚子,从柜台后面蹿了出去,用力推开门直接就朝外头跑,边跑边回头,就见癞蛤蟆速度比我还快,噌地一下就从铺子里跳了出来,紧接着再一个蹬腿,就跃过马路,跳进海河里不见了。

    直到河面上的水花恢复平静,我站在原地都还没有反应过来。这是什么玩意儿,长这么大头一回见到这么恶心的东西,还长这么大,也不知道有毒没毒,就赶紧跑回铺子,将大门紧闭,朝靠墙的桌子走了过去。

    包袱口子上沾的那些粘液我也不敢直接用手去碰,就直接拎起鹿皮包袱口朝下往桌子上倒,但是里面除了一些缠在一些的铁丝线,一根三寸来长的木棍和一堆乱七八糟的琐碎杂件,就剩下一本封皮泛黄的书了。

    我看着摆在桌面上的旧书,封面的颜色有些斑驳,一颗心却在嗓子眼里砰砰直跳。

    憋宝古谱

    再联想到老汉一身的打扮,还有那只突然跳出来的癞蛤蟆,一个古老而又熟悉的行业名字,陡然出现在我脑海里。

    憋宝人!

    新书网站链接地址::book94321

    手机WAP地址:s:w.book94321

    APP或者其他用户直接在黑岩上搜索:憋宝人<!over>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