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高辣激情 > 尚不知他名姓

章节目录 第七章 相逢(200)感觉身体被掏空是不是透支了

    眼看着就要取胜的战局,却突然被反转克制了,无论是苏也还是周游,他们都没办法能让自己想通。

    可是眼下并不是想通不想通的问题,重要的是要稳住

    周游和苏也两人各自凝神运气,将全身的真气都蕴在了各自的术法之上。他们以为,只要再坚持一下下,就可以将阵中的异动压制下去

    周游不知道苏也那边情况如何,对于他自己来说,却已渐渐有些吃力了。引动真气接连写出两个“鑫”字,对于周游来说已经算是极大的消耗了,此刻让他再往上持续增加真气的投入,维持“鑫”字对藤蔓的杀伐,已然是有种身体被掏空的力不从心了。

    可与他拉锯角力的阵中的怪异力量,却丝毫没有被压制下去的迹象,相反,那股怪力反而有种越来越蛮横的狠劲儿,一点一点的,一寸一寸的,往上蚕食着周游放在“鑫”字上的真气。

    眼见着,那原本光彩四溢的“鑫”字,已经渐渐暗淡了下去,紧接着,字迹的边缘也模糊了起来,好像一张被扔进水盆中的字纸,渐渐被水洇湿,模糊了纸上所有的笔迹。

    可所有的真气都已经投出去了,却好像都掉进了无底洞,根本无法再维系那“鑫”字了。更糟糕的是,始终缠绕、吞噬着周游真气的那股怪力,竟慢慢的在黑暗中显出了影子。

    周游只觉自己心脏跳的越来越快。无形之力若能有形化,只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那力量已经强大到了几乎无敌的地步。

    更何况,那黑影看起来分外眼熟。

    是黑色的藤蔓。

    只见黑色的藤蔓以较之前粗壮数倍的容姿,妖娆蛇行着,从茧作之阵未来得及合拢的上口冒了出来,在已经模糊了的“鑫”字之上从容绕了几圈,霍然收紧

    周游此时想要撤回真气已经是来不及了。他只觉得自己心脏忽然一紧,就好像被人用手生生掏进胸膛,一把攥住了似的

    “鑫”字就此消失在黑暗之中,黑色藤蔓好像被惊扰的蛇穴,顿时喷薄而出,占领了几乎整个天空从茧作之阵的亮白气丝中间逸出的黑气逐渐凝固成形亦呈现出藤蔓之姿,与自空中扑下的藤蔓里应外合,就此将白色的“茧”彻底撑破,茧作之阵化为无数的碎片,往四面八方飞溅出去

    苏也只觉得丹田胸口像是被人用锋利的刀锋割过一样,剧痛无比,简直痛的身体似乎都要折为两截

    苏也和周游一样,被无形的巨大推力重重甩了出去,身体撞倒勉强堆着的断墙,继续往外跌去,眼看就要跌过顶楼的边缘,往楼下摔去

    蠕动着的黑色藤蔓倏地探出手腕粗的两条,一把抓住二人,顺势缠绕上去,把周游和苏也紧紧捆扎了,重新拉回了楼顶的废墟之中。

    苏也率先从一瞬间的大脑空白中醒过来。她定定神,想要理顺自己体内已经紊乱无序的气息,却发现气脉受阻,根本无法接续的上。定睛细看,苏也这才发现自己的手脚都被黑色藤蔓捆了个结结实实,不仅身体悬在半空中无法挣扎动弹,而且连通往丹田气穴的气脉也都被这藤蔓给紧紧扼住了,上气难接下气

    她艰难地侧了头,看见周游就在离她不远的地方,那模样比苏也还不如,只见他歪着头,双眼紧闭,显然是昏了过去。

    可束缚在她身上的那些藤蔓,还在持续收紧,苏也真担心藤蔓会将他们勒得筋骨尽断,她更担心毫无知觉的周游。苏也顾不得藤蔓的压制,拼了命朝周游叫道:“周游周游”

    “术法再精妙,也终究会败在实力面前。”一个阴冷的声音在苏也脚下幽幽传来,打断了她对周游的呼喊:“自己没那么多的气,还偏要逞强,学人家用术法,结果把自己折进去了吧”

    说话的正是程松阳。

    苏也低头看去,只见这位曾经看起来还算是温文尔雅的医学专家,此刻在黑暗无比的夜色下,显得是满面阴沉,狰狞无比。比他脸色面相更可怖的,是他的身体。

    程松阳原本只是中等身材,不胖不瘦,不高不矮,普普通通的样貌,可眼下他的身形几乎膨胀了原本的一倍还要多,宛然成了一个吃激素长大的肌肉男,白净的肤色,此时完全沉积成了巧克力的颜色,好像是因为那些黑色藤蔓充满了他的皮肤之下的所有空间,才带黑了他的肤色。

    在他壮硕的身体后面,无数条粗细不一的藤蔓像是九尾狐一般延伸而出,弥漫了整个空间这些藤蔓好像从程松阳的身体里获得了生命,四处蠕动着,逡巡着,似乎在寻找这可疑的目标,只要一找到,它们就会一拥而上,绞死吸干

    捆缚着苏也和周游的藤蔓,却是从程松阳的手心里冒出来的。程松阳收拢手指,轻轻一扯,苏也顿时感到一阵痛彻心肺的剧烈疼痛,一定是有藤蔓刺入到身体里了。

    周游一定是也感受到了同样的痛楚。他在苏也旁边轻轻呻吟了一声,终于悠悠醒转了过来。他茫然四顾着,有些反应不过来:“这……这是怎么回事……”直到他的眼睛看见仿佛变身了的程松阳,才倒吸一口凉气,瞬间明白了大半。

    从用了那张黑色符纸开始,程松阳不仅气脉被修复,而且也能熟练操纵藤蔓了。他后来被困茧作之阵内时,一定是在阵内驱动了那些藤蔓,换言之,就是利用钟阿樱给他的力量,一举破除了苏也和周游设给他的阵法。

    可是,区区一个普通人,一天修习都没有经历过,仅凭一张符纸,就能操纵藤蔓到如此的地步

    这一点,别说周游想不通,就连站在程松阳身后的路西冯也无法接受。

    路西冯看着程松阳收紧藤蔓,想要把周游和苏也二人拉下来,冷冷道:“我以为那不过是一张借兵符,现在看来,却是两通符了程松阳,瞧不出来,你倒是一副好手段,天生拍马屁的料啊”

    苏也听了,心中不由一怔。借兵符倒并不稀奇,就是用符咒借他人的术法真气来为己所用,算是个极普通的符咒了。因为太普通,这个符咒可以做成任何的形状,因此那张毫无特色的黑色符纸才会被路西冯误认为是借兵符。可是,两通符又是什么东西呢饶是苏也,亦从未听说过这么个符。

    从名字上推测,应该是能起到让用符之人成为两通者的作用。但是,苏也亲手摸过那张符,根本从中感觉不到任何的术法真气在内,那么,它是怎样发挥作用的呢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