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凤礼(双性/1v1/严格管束控制/甜文)

章节目录 凤礼(双性/1v1/严格管束控制/甜文)_第10章

    间划过整个小x_u_e,疼得痛彻心扉,爽的销魂彻骨。

    他抽搐着达到了高潮,前边没有解放,被金丝笼勒的生疼。身体软的不行,但还被吊绑着没有解开。

    “夫主……酸……疼……能不能解开……”

    瑾书高潮后看着像刚从水中捞出来一样,唯独那个被金丝笼束着的花茎精神的很,骆明霖看他他红唇微启,软软地吐出求饶的话。

    他觉得自己忍不了了。

    骆明霖把自己的衣带解开,释放出已经冲天的巨龙。他解开瑾书的一只手,用自己的手包裹着瑾书的手给自己手 y- ín 。另一只刚从瑾书体内拿出的手c-h-a入到瑾书口中,夹着他的舌头不让他闭嘴,又深入到喉咙处去捣弄,无处可去的口水顺着嘴角一路流淌。

    随着手中的巨物越来越烫,骆明霖突然把手中的巨物对准瑾书的脸,然后一股浊液强力地打在瑾书脸上,瑾书像受到蛊惑般地张开嘴,追寻着喷s_h_è 的热流。

    骆明霖这一次s_h_è 了很长时间,直到瑾书额前的头发s-hi成一绺一绺,睫毛也被白色糊住,满脸满嘴都是浊液才逐渐停止。

    骆明霖看着瑾书满身都是他的东西,小x_u_e已经被他的手c-h-a的合不拢,大张着腿被他绑着,同时肚子里还怀着他的孩子。

    是的,他们要有个孩子了,流淌着他们血脉的孩子,是他们相知相爱相守的最好证明。他无比地期待新生命降临的那一天,他觉得最好孩子要长的像他的小君,然后他们陪着他一起成长起来。

    第十四章 通r-u(r-u塞、羞耻问答、羞耻服装/阿瑾也想让夫主玩弄阿瑾的n_ai子)

    孕期到了七八个月的时候,瑾书的肚子就像吹气球一般迅速地大了起来,现在瑾书站起来,自己低着头已经看不见脚了。大夫又要求务必要多动一动,有助于生产。他只得每天挺着浑圆的肚子,扶着骆明霖在花园中慢慢走一走。

    不过最近令瑾书烦恼的是,七八个月了,该通r-u了,而他也确实觉得自己的双r-u有些微微发涨。虽然现在还不明显,可若是放着不管,再过上十天半个月就会涨疼的受不了。

    所以,尽管对那套通r-u的器具以及骆明霖描述的涨n_ai双r-u的十八种玩法有些恐惧,但这天晚上,瑾书还是小心地捧着自己的肚子跪在了骆明霖面前。

    骆明霖看着面前跪着的瑾书,问道:“小君想做什么?刚才小解不是让你去过了吗?”

    瑾书摇摇头,咬咬牙说道:“不是,夫主,阿瑾可能快要产r-u了,双r-u有些涨,请夫主为阿瑾通r-u。”

    骆明霖看着像是十分惊奇,伸手捏了把瑾书的r-ur_ou_,“我还以为小君会等到涨的受不了了再过来,毕竟小君脸皮十分的薄。”

    瑾书脸又红了几分,就连挺着的大肚子也跟着一起变了变颜色。然后就听他声音极小地开口说道:“夫主……不是想玩弄……阿瑾涨n_ai的双r-u吗?”

    骆明霖眉宇间神色慢慢变暗,然后问道:“小君刚才是说什么,为什么要找我来通r-u?”

    瑾书看着骆明霖的样子,明知道是在戏弄他,但是又有点被刺激到,略有些兴奋,所以忍着羞耻,大声回答道:“因为夫主想玩弄阿瑾涨r-u的n_ai子,阿瑾侍奉夫主,要满足夫主的一切需求,所以请夫主帮忙通r-u。”

    “小君自己不喜欢吗?”

    “阿瑾……阿瑾也想让夫主玩弄阿瑾的n_ai子。”

    骆明霖点点头,“那夫主是要满足小君的需求才是。”说完去取了扩张用的r-u塞过来。

    这r-u塞一套共十二对,每两天换一对,最细的和牛毛针一样,最粗的也还比筷子要细一些,看着倒是十分温和。每个r-u塞尾端都坠着个玉坠,一套十二对正好是十二属相的小动物。

    “咱们先从最细的开始,这个还有刺激r-u管发育的作用,等到一套用完,小君就能开始泌r-u了。”

    瑾书听完点点头,双手还是抱着大肚子,胸往前挺了挺,方便骆明霖动作。

    骆明霖伸手揉捏着瑾书的r-u头,让它逐渐挺立起来,然后又绕着r-u头旋转摩擦,时不时地向外拉扯,将r-u头抻至一寸来长再突然松手让他弹回去。

    用骆明霖的话说,他在帮助小君的r-u头放松直至r-u孔自己从内部开始打开。

    等到他觉得有点尽兴了,瑾书也已经满身潮红。随后,骆明霖一手捏住r-u头固定,另一手拿起那根最细的r-u塞,开始试探着找r-u孔的位置。好在刚才揉捏的也很到位,骆明霖扒开r-u头上像花瓣似的几个r_ou_瓣之后,就看见里面凹陷出的r-u孔。现在还看不到r-u管,等到扩张完全,这里也会成为一个幽深神秘的小黑洞,然后一捏就能从里面流出甘甜的n_ai水。

    r-u塞顺着凹陷的位置向里c-h-a入,一开始极为艰涩,r-u管像是已经粘连到一起,现下正被细针硬戳开。瑾书觉得一股瘙痒从身体内部钻出来,细针破开r-u孔的疼痛可以忽略不计,但双r-u内部的神经像是突然间被激活了一样,r-u塞越往里深入,那种麻痒感越强烈,双r-u的酸涨感也仿佛更强烈了几分。

    “嗯……”他忍不住地扭动身子,想略微缓解一下,但巨大的肚子沉沉地坠着,让他的任何行动都变得极为艰难。

    等到一寸来长的r-u塞完全c-h-a入之后,瑾书觉得自己好像是身体内部新长了两个器官,更隐秘,也更为……刺激……

    怀孕到了这个时候,本来瑾书的欲望就强烈的很,红着脸自己捧着肚子主动坐到骆明霖ya-ng具上的时候也是有的。现在被开发出了一个新的x_ing器,他内心隐隐地又有些渴望骆明霖说的十八种玩法。

    “小君看看喜欢吗?这个是最细的,以后等到一整套用完,这个对你来说就太小了。不过,”骆明霖说着微微向前又探了探身,伸手捏着r-u塞尾部慢慢抽c-h-a起来,“咱们可以有新的玩法。比如,让小君涨n_ai涨的不行的时候用这对,流又流不出来,但堵得也不严实。最后高潮的时候让小君喷r-u,自己把r-u塞s_h_è 出来。”

    骆明霖想了一下,继续说道:“就像暗器一样。别人用手发s_h_è ,小君用r-u头发s_h_è 。”

    瑾书睁大双眼,嘴张了张没有说话。他随着骆明霖的描述想象了一下,被头脑中想象的场景诱惑到了。骆明霖总是能够轻易地看穿他内心的渴望,不需他说,就能够满足他,掌控他。

    “通r-u需要每天抽c-h-ar-u孔,以刺激r-u管发育,每日三次,每次抽c-h-a五百下。就在你每天来请求小解的时候吧,每日来了先自己做通r-u的功课,然后再求小解。记住了吗?”

    瑾书赶紧点头,“阿瑾知道了,夫主。”

    “嗯,既然开始通r-u了,衣服也要换一下。之后就穿上月刚做的那几身吧。无事就不要出房了,锻炼的时候我会过来陪你。”

    虽然有些纠结,瑾书还是捧着肚子应下了。

    这种纠结在他换衣服的时候达到了顶峰。这身专门为双x_ing孕夫准备的衣服简直羞耻到了极点。外表看着和普通的单衣没有太大区别,但胸部双r-u的位置并不是封闭的,而是做成了矩形小窗的样式,胸前的布料除了上边还连着之外,其他三边均被裁开,下边两个角上还垂着两条绳子。

    正常穿着的时候,胸前的布料会随着走路时带起的风不停飘起落下,两条绳子随风摆动,白花花的r-u房若隐若现。如果是需要哺r-u的时候,胸前的布料可以直接向上拉起,用两条绳子固定在肩部的搭扣处,这样就可以不用解开衣服露出双r-u,是双x_ing在怀孕后期和哺r-u期极为方便的衣服。

    全身遮掩仅露出双r-u,这使得这衣服又有那么一丝 y- ín 靡在里面。

    瑾书是做了心理准备的,但是他换衣服的时候还是觉得相当难以接受。因为骆明霖故意将这衣服做的小了一点,布料柔软舒适不影响穿着,但是稍小的衣服完美地贴合在他的身体上,将孕肚凸显的更加明显。胸部因为这两个月略微有些发育,r-ur_ou_从小窗中拱出,呈现出完美的弧度。

    骆明霖要求他每天无事不能出房门,所以胸部要一直敞开,撩起的布料自己不能放下。

    现在他一低头就能看见胸前的r-u环,连着的r-u链,以及从r-u孔中悬垂着的小玉坠。胸前的一对r-u房前所未有地彰显着存在感。

    第一天穿这身衣服的时候,瑾书甚至不敢自己照镜子,尽可能地把r-ur_ou_塞进衣服里,减少裸露出来的部分。骆明霖看见了之后,将他双手绑在身后,和项圈连在一起收紧,迫使他不得不呈现挺胸抬头的姿势。这个姿势也让瑾书的双r-u显得更为挺翘,但是他却无法看见自己的双r-u,而且绑缚还转移了他的注意力,能够帮助减少不必要的羞耻感。

    骆明霖用这个姿势绑了瑾书七天,除了必要的活动和睡觉之外,瑾书基本上是全天维持这个姿势。等到不再束缚之后,瑾书极为自然地挺胸抬头,对着骆明霖骄傲地展示出胸前已经涨出一道沟壑的双r-u和八个月的孕肚。

    骆明霖对这个效果很满意,瑾书适应了几天自己也觉得没什么了,总之这段日子除了日常的请脉他几乎见不到除了骆明霖以外的人。而对着骆明霖,自己也的确不需要遮遮掩掩。

    每天的通r-u以及每两天更换一次的r-u塞也让瑾书感受到不是他的错觉,他的双r-u确实在慢慢变大,而且越发敏感。每次将r-u塞从r-u头中拔出,他都能明显地感到随之而来的一股空虚,如果扒开上面覆着的r_ou_瓣,甚至都能感受到空气对r-u管内部的微小刺激。

    随着每日三次的r-u塞抽c-h-a进行,r-u孔和r-u管也越发顺滑,骆明霖此时正揉捏着瑾书的r-u房,这也是极为重要的一步,防止r-u房中淤积的r-u汁固结成块。因为瑾书力气小,这项工作每天就由骆明霖来帮助完成。

    “小君,这是最后的r-u塞了,扩张的很顺利,两天之后就差不多能泌r-u了,这两天你会涨的有点难受。”骆明霖拔出之前的r-u塞,r-u孔经过连日的扩张已经不大能闭合,r-u头中间一个米粒大小的黑洞正在蠕动收缩。

    “夫主……嗯,难受……”瑾书轻轻摇着笨重的身子,r-u头空虚的感受让他迫不及待地想让骆明霖给堵上。

    骆明霖给他换上最大的那对r-u塞,下面坠着小猪,瑾书现在就如同这小猪一样圆滚滚的,骆明霖瞧着觉得很搭配。瑾书自己倒觉得其实整个孕期生活也和猪似的,吃饭、睡觉、j_iao 欢,无穷尽也……

    第十五章 精r-u交融(大r_ou_、喷r-u、尿尿/这个双向箭头让他有些羞赧又甜蜜)

    最后这两天,瑾书比之前更腻着骆明霖,双r-u涨的难受,下面又总是流水,自己隔着大肚子现在根本摸不到下边。所以瑾书只要在骆明霖身边,就用自己又肥大了几分的n_ai子蹭着骆明霖,哺r-u装现在已将胸前的两团软r_ou_彻底勒成了两个小山丘。

    他有的时候觉得妓院里的双x_ing小侍都不曾像他这样s_ao浪,露着r-u房,挺着大肚子和男人求欢。同时他又觉得对自己的夫主袒露欲望也没什么不好,他如此真实地敬重着,爱慕着自己的夫主,所以对他也不应该有丝毫隐瞒。何况,他的夫主应该也很喜欢自己因为夫主的一句话或者一个动作而动情的模样才对。

    最后一天的时候,骆明霖没有像往常一样给瑾书直接拔出r-u塞,而是说着要让瑾书自己欣赏一下美景。

    瑾书仰躺在床上,肚子挡着他看不太清骆明霖在做什么,他没有被允许小解,尿液还积蓄在肚子里,他觉得孩子和膀胱正在抢夺着地盘。

    “唔,夫主……孩子,孩子又踢我了……”

    骆明霖笑着说:“是,咱们的孩子像小君一样极有活力,一刻也不能安分。”

    “啊啊……想尿,孩子……踢到尿了……”

    “小君放心,给你堵着呢,不会尿出来的。”

    “夫主……太挤了,”瑾书自己摸了摸肚子恳求道,“没有地方了,让瑾书尿一点出来也好……”

    骆明霖没有答应瑾书放尿的请求,却一把将瑾书前x_u_e中c-h-a着的玉势拔了出来。距离生产已经只有一两个月的时间了,扩张用的玉势已经增加到了四指粗细,很难想象瑾书平时挺着肚子还要在体内含着这样的巨物。

    “小君这样好一些没有?”

    瑾书感觉巨物拿出去的一瞬间体内轻松了些许,好像是又给孩子和膀胱腾了一些地方出来,“好多了,谢谢夫……”

    瑾书的话还没说完,骆明霖换上自己的巨物,直接c-h-a入了瑾书的体内,毫无预兆,一c-h-a到底。

    “啊啊!!……夫主,夫主,不行……要坏了……”

    “太大了……孩子……没地方了,要尿出来了……”

    骆明霖没有理会瑾书,直捣黄龙,一直c-h-a到宫颈口,没有进一步深入,然后用迅速抽出来,再用最大的力度撞进去。

    到了这个月份,只要不直接c-h-a进子宫,孩子是不会有问题的

    “啊……太涨了……夫主……夫主轻些……慢点……孩子……孩子……没地方了……”

    “夫主,明霖哥哥……好哥哥,受不了了……您疼我……”

    “夫主……让阿瑾……尿尿……尿完再c-h-a……”

    瑾书只能随着骆明霖的抽c-h-a浪叫,后来喊得嗓子都哑了,只是叫着骆明霖,一会儿夫主,一会儿明霖哥哥,大约现在问瑾书现在是什么日子,他也是不知道的。他只能感受到体内有一根很大很大的木奉子,像穿着糖葫芦一样地穿着他,他随着这根大木奉子翻滚挪动。

    他又觉得这样才是完整的,如果把大木奉子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