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凤礼(双性/1v1/严格管束控制/甜文)

章节目录 凤礼(双性/1v1/严格管束控制/甜文)_第7章

    没什么要出门的想法,他既然嫁进来,就知道双x_ing不能随意出门的规矩,何况他也既没有什么家人要探望,也没什么友人要寻访。

    “如果我前一天晚上用了你的前x_u_e或者后x_u_e,第二天晨起就不用侍奉了,亦不用早起。否则晨起你自己主动口侍,若我醒了你仍未侍奉,早饭后自己去诫室抄一遍侍诫。”

    虽然骆明霖说的严厉,但哪家双x_ing不是晚上侍奉完早上接着用的,比夫主晚起都可以直接进诫室挨鞭子,他这夫主是真的怜惜他呢。

    “每天小解晨起、午睡后和入睡前各一次,也是自己跪着来请示,你若忘了我不管的。”骆明霖说到这里顿了顿,“其他时间,你可以来请,我不一定会允,但事后都算作违反规矩自己去诫室领罚。”

    “每天日常盥洗如往常一样就好,做好清洁来找我,我给你戴束具,那边的柜子里是日常束具,都已经分类摆好,每天的种类我来选,样式你可以挑喜欢的,”骆明霖的声音突然有些暧昧,“小君,这可就算是咱们共同选的了。”

    瑾书觉得身体有些热,昨天明明已经做了那么多次,现在听见以后每天他和夫主要共同选束具,他仍然感到有些兴奋。

    “因为不想让其他人进咱们的卧房,所以夫主的穿衣洗漱就寝就都有劳小君了。”

    瑾书想到,他是不是也能给夫主选衣服呐……

    “小君前边这根东西没什么必要就不要发泄了,再说总泄精对身体也不好,以后每五天,如果我s_h_è 在你的前x_u_e里,那天你就可以和我一起s_h_è ,如果当天用的你的后x_u_e或是没有做,那你就只能等到下一个五天了。”

    “每天午睡半个时辰,另外,散步、打拳都随你,总之,每天要在院子里一个时辰,略微动一动。”

    骆明霖停了一会儿没说话,看着瑾书。

    瑾书被他看的有些忐忑,问道:“夫主,这些规矩我都记下了,还有别的么?”

    “别的想到再说,小君,你说妻君的职责是什么呢?”

    瑾书很快答到:“侍奉夫主,让夫主满意。”

    “所以,光是守我的规矩,怎么能叫侍奉我呢。左右我要忙起来的时候,你也闲的无事,就自己学着怎么侍奉吧。”

    “夫主想要阿瑾学习哪方面的侍奉?”

    “小君自己想,这是你的心意。以后每月考核一次,用你学到的手段侍奉夫主。”

    “做的好的话,”骆明霖摸了摸瑾书的头顶,声音低沉x_ing感:“给你奖励。”

    瑾书觉得自己被这个奖励诱惑到了,而且他觉得自己还算聪明,学什么都快,身体适应力也强,那么难的阳菊竹六段最后都坚持下来了,何况以后还每个月都有奖励呢。

    “行了,其它请安见礼什么的规矩你都懂,有什么咱们以后还可以加。”

    “今天不急,小君,咱们有一辈子的时间呢。”

    瑾书默默在心里算了算,就算夫主一月加一条,十年后也有一百来条规矩了。一百来条啊……他会不会连多久眨一次眼睛,多久打一个瞌睡都被规定好了?

    是了,他的夫主用一条条的规矩将他每天的生活从早到晚约束好,他只要安心地待在框框里就好。这些条条框框慢慢束紧,总有一天就融入了他的骨血里,他和他的夫主就再也密不可分,然后一起渡过漫长的一辈子。

    “夫主,这些规矩我可以写下来吗?”

    “你自己记下,然后每天晚课之前抄一遍。对了,每个月初一十五是例行的训诫,不管有没有犯错,早饭后都去诫室受责。其他的暂时没有了。”

    瑾书恭敬地对着骆明霖行礼,“谢谢夫主教导,夫主的规矩阿瑾都记住了,阿瑾也会努力学习侍奉技巧。”

    “今天不用口侍了,起来吧。”

    瑾书一下子从垫子上起来,一会儿都不想多待,带起一串铃声,这声音让这屋子里一下子就生动起来。瑾书想了想,怕骆明霖忘了,对他说:“夫主……这个垫子,是不是能洗了?”

    骆明霖一下子乐了,“嗯,你去做清洗吧,我叫人给你洗尿垫。”

    瑾书这才安心地开始晨洗。

    晨洗除了日常盥洗外主要是洗后x_u_e,这工作瑾书已经做了几年,十分熟练。

    首先是调配好的盐水,灌入一个鹿皮缝制的水囊里,水囊带着细细长长的肠管,瑾书自己略微扩张一下,将肠管慢慢c-h-a入ga-ng口。为了清洗彻底,瑾书上身压低,肩膀抵着地面,屁股撅高,一直将肠管c-h-a入了一尺来深才停止。瑾书自己挤压着水囊让清洗液往深处流去,一个水囊挤空后,小腹微微隆起一个美好的弧度。

    然后他平躺在地面上,自己顺着小肚子开始按揉。每次按揉都会让水和肠壁更充分地接触,压迫感也更强烈。刚开始这个过程的时候,瑾书十分痛苦,不过时至今日,即使是这样隔着肚子按压让水流经肠道,敏感点都会受到刺激让小r_ou_木奉挺立起来。一刻钟后,体内的盐水带着浊物被排出,之后又用清水灌了一次,最后又添加精油灌了一次。

    这个地方,已经很久没有用来主动排泄了,这是一个甚至比前x_u_e更加柔软舒适的x_ing器。时刻保持自己的x_ing器在最适宜被c-h-a入的程度是他作为妻君的责任。即使现在不需要再做阳菊竹扩张了,但每日瑾书仍是要进行半个时辰的晚课,用阳菊竹训练,维持后x_u_e的紧致和弹x_ing。

    洗完后x_u_e,瑾书简单地收拾下自身,他发现现在这样光溜溜的也很好,至少省了每天剃毛的过程。他洗好回来的时候,正看到骆明霖穿戴整齐,坐在椅子上,面前放着几件束具。

    不过戴束具之前还有几个步骤要做。

    晨起的规矩总是最复杂且正式的,二人每天从这样的仪式中反复确认彼此的关系,然后在正确的位置正式开始一天的生活。

    瑾书走到他的夫主面前跪下,张开双腿,露出花茎,这也是骆明霖的要求,如果有任何需求,要明确地表露欲望,确切地说出请求。因此,瑾书略有些嘶哑的声音响起:“夫主,阿瑾的小r_ou_木奉想要尿尿,请夫主允许阿瑾放尿。”

    “可以。”

    “阿瑾今天当如何尿,请夫主示下。”

    “自己去把剩下的跪垫拿来,每个都要尿到,少尿一个,今天晚上的小解就不用来请了。”

    “……是,夫主……”

    可能是一回生二回熟,这次瑾书从心里上倒是很快就接受了,转身慢慢爬着去拿垫子。

    “小君,你想到晚饭的时候再敬茶吗?”

    瑾书背对着骆明霖,屁股腾地一下就红了,还……还得敬茶……

    瑾书略微加快了速度,去叼了一个垫回来了,然后又转身去叼另一个。

    这跪垫分布于各个瑾书可能常跪的地方,最后他爬遍了屋子终于把六个垫子一一摆到骆明霖面前。

    “行了,自己控制好,尿的均匀点,尿吧。”

    随着指令发布,瑾书的花茎立马s_h_è 出黄澄澄的尿液,落在面前的垫子上。

    尿液s_h_è 出来的一瞬间,伴随着强烈的生理快感,全身的每一个位置似乎都在一瞬间得到了解脱。

    “唔……”瑾书难受得弯下腰,刚刚解脱就强迫自己终止,尿液又逆流回去,他觉得他的膀胱正举着小旗抗议。

    但这个过程还要持续好几次,他缓了缓爬到第二个垫子面前又只尿了一点。直至到了最后一个垫子,瑾书默默地念着,最后一次了,马上就解脱了……

    瑾书放开尿道,一股尿液喷s_h_è 出去,刚开始觉得爽了,他就听见他的夫主的声音,“停!”

    瑾书头一次觉得他的夫主可能是阎王爷转世。

    他再次强迫自己停下来,抬头看着骆明霖。

    骆明霖开口说道:“我说什么来着,尿的要均匀,你看看你这尿的。”

    瑾书低头看去,别的垫子上都只有一点,现在他面前的这个已经s-hi了一大片了。

    “继续吧,自己看着点。”

    瑾书无法,只能看这个少就多尿点,那个又少了再尿点。反反复复尿了十几趟,才最终排空了膀胱又让所有的垫子看起来差不多。

    还好刚睡醒尿多。

    “还不错,叼回去吧,明天再洗。”

    瑾书小心翼翼地避开那一大片痕迹,叼着一个角,一个个又把垫子送回了原处,鼻尖处都是自己的尿s_ao味。他连自己什么时间尿,怎么尿都不能决定,尿垫还要自己用嘴叼,这个事实让他自己无可避免地兴奋起来。

    “小君叼个垫子都能发s_ao,你要喜欢这个味道,下次夫主尿给你。”

    瑾书想到如果夫主尿在自己的身上,尿在x_u_e里,尿在口中,就好像自己也被夫主从里到外的标记了,里里外外都是夫主的气味,瞬间小r_ou_木奉翘的更高,后x_u_e和开了苞的前x_u_e也开始泛出水意。好像也并没有不能接受啊!

    瑾书爬行的时候正好让后背上的鞭痕展示出来,一条一条十分整齐,经过一整天已经变成了青紫色。骆明霖让瑾书趴在了他的腿上,从一个葫芦形的小瓷瓶里倒了些伤药,用手帮他揉开。

    “嗯……”瑾书轻轻扭动着,直接用手按揉伤处有些钝钝地疼。

    后背擦完药骆明霖又让他翻个面半躺在骆明霖怀里。瑾书觉得自己像条锅里的鱼,正面放点调料,翻过来反面再撒点。

    骆明霖用手试探着深入前x_u_e,看着略微有些红肿,其它倒是没什么,约么休息两天这处就又能用了。骆明霖另取了一个小瓶,也倒了些药给瑾书涂抹,然后让他跪回了地上。

    瑾书看着他拿起这两个小瓶,分别挂在了自己的两个r-u环上。

    “左边是后背鞭伤的,右边是给前x_u_e用的,不要弄错了。早晚各一次。”

    第十一章 少君(r-u头坠物、全身束具、y-in茎鞭打/这就是极其自然的一件事)

    瑾书觉得这两个小瓷瓶极其可爱,拇指长的小葫芦,上边绘着胖娃娃,摸起来手感也极好,当然这些前提是没有挂在自己的r-u头上的话。

    不管他觉得小瓶如何好看,既然已经被夫主挂在了r-u头上,那也就没有商量的余地。他如果提出抗议,可能接下来小瓶就会挂在y-in蒂上或者塞进小x_u_e里了。

    按照规矩,出门前还剩最后一项仪式,佩戴束具。

    瑾书看着桌子上的几样束具,知道今天夫主已经给他选好了,瞧着也不是太严厉。他也想赶紧结束去敬茶,所以很快开口说道:“请夫主为阿瑾佩戴束具。”

    “那天束礼你自己说喜欢蜜鸣石,一会儿咱们先放这个。蜜鸣石可以暖宫,以后无事就不要拿出来了。如果怀孕,孕期一月的时候我会帮你取出,等生产后再放进去。”

    瑾书点点头。

    “后x_u_e的伸缩球也先用着,我挺喜欢看小君自己挤水的场景,”说着像逗猫一样,挠了挠瑾书的下巴,“很好看。”

    瑾书被弄的有点痒,想着昨天被小球和夫主分别在前后x_u_e分别侵占,相互挤压,那种从身体内部被戏弄的感觉让他不禁又有点回味。

    “小君,自己摆个求肏的姿势。”

    “……”听见骆明霖的话,瑾书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夫主……不是……要敬茶吗?”

    骆明霖十分严肃,“让你摆个姿势,又不是要用你,你摆好了我给你放蜜鸣石。”

    瑾书脸又红了红,自己仰躺在地上抱好双腿,“夫……夫主……好了……”

    “小君,原来你喜欢这个姿势。”

    “这个姿势……夫主,前x_u_e好进……”

    骆明霖用手指给瑾书扩张,刚刚上过药现在已经不太疼了,但异物侵入的涨感还是很明显。骆明霖的手指模仿j_iao 欢,做着抽c-h-a动作,直至觉得足够s-hi润又c-h-a入了第二根手指。这次骆明霖给他做了足够的扩张,等到了三根手指进出顺滑无阻碍的时候,就将蜜鸣石小球一点点推了进去。

    瑾书双颊泛着潮红轻轻喘息,体内的东西又让他回忆起昨天蚀骨的快感。花茎直愣愣地冲着天花板立着,头部已经开始泛着水光。

    小球越往里深入快感越强烈,“夫主…嗯……帮阿瑾把小r_ou_木奉绑上……求您……”

    骆明霖看了看,知道瑾书现在的身体敏感,若现在进入宫口,估计会直接泄出精来。

    “今天没打算用绳子,茎环你现在这样也不好戴,估计你自己也忍不住,我帮小君软下去吧。”

    说完骆明霖拿起一会儿要用的链子,在手上缠了两圈,然后一抬手抽在了瑾书的小r_ou_木奉上。

    链子带起一阵风声,“唔……”,瑾书的小r_ou_木奉以r_ou_眼可见的速度软了下去,他下意识放开抱着大腿的双手,捂着双腿之间,向一边滚去。

    “抱好了,没使劲抽。”

    瑾书转过身,大口地喘着气,双手抱着大腿再次躺好,小r_ou_木奉已经彻底软了,上边留着一道红痕。

    骆明霖瞧着还觉得挺好看,如果都染上色应该很有艺术感。

    他拿过准备好的玉势,只有两指粗细,但长度超过七寸。他用玉势代替手指抵着蜜鸣石小球继续向里推进。大约玉势还剩两寸在外面的时候,小球遇到了阻碍。

    这是到了宫口了。

    宫口的软r_ou_紧紧闭合着,昨天夜间本来这处就被反复摩擦了几百次,现在还肿着,被这么一碰,瑾书整个下半身都软了,小r_ou_木奉又竖了起来。

    骆明霖又是一链子抽上去,刚刚精神的小r_ou_木奉转眼就蔫了。然后骆明霖用玉势抵着小球在宫口继续试探。

    瑾书紧紧地掐着大腿,保持姿势不动,腿上已经被他自己抓出了红痕。这一次鞭子一次糖果的折磨让他恍惚间觉得自己可能以后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