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言情 > 偶像被玩弄视频流出+番外

章节目录 偶像被玩弄视频流出+番外_第19章

    外衣也拿了过来。

    “快穿上鞋子,我们走吧,再晚就来不及了。”王婆婆已经穿戴整齐,苏云卿急匆匆穿上鞋子,被身手矫健的王婆婆一路拉下楼。

    外面的烟比房间内更浓,苏云卿被呛得直咳嗽,跌跌撞撞下了楼,外面是一片空旷的院子。一些人还在来来回回搬运东西,一辆巨大的消防车停在房子的侧面。看来火势并不大,大家的表情并不慌乱。

    只是……苏云卿下意识地看了看四周,院子的四周都是高墙和铁网,有两个出口处,一个正来来回回进出着车辆,另一个则无序多了,有车也有人,很乱。

    现在……是逃跑的好时机。苏云卿想了想,又否决了这个想法。别说自己脚腕上还带着环,光是视频流出的事,他也不能这样贸然出去。

    他呆呆地看着眼前的房子,这是几个月来他第一次来到了室外。室外这种自由的感觉,毫无束缚的滋味,让他原本平静无波的心受到了震动。

    王婆婆呛了几口烟,弯着腰咳个不停。苏云卿扶着她,按照婆婆说的来到了院子的出口附近。

    苏云卿扶着她坐下,王婆婆咳了几下,一只手紧紧抓着苏云卿,眼睛盯着他看,目光颇有深意。

    苏云卿有些愣住了,黑暗中,他感到手里被塞了什么东西,好像是个布袋子。

    “小苏,你走吧。”婆婆在他耳边说,“跑出去之后朝南边走,会有人来接你。”

    “婆婆?你在说什么?”苏云卿呼吸急促起来,“我身上有定位的东西,婆婆,我跑不了的,萧先生不会放过我的……”

    “袋子里有拆铁环的工具,小苏,你走了之后就再也不要回来。别怕,我是先生身边的老人了,他不会怪我的。”王婆婆轻声嘱咐他,边说边推他。“你快走,等火扑灭了,就没有机会了。”

    苏云卿心里惊疑不定,他看了看四周,人来人往,但都在忙着自己的事,没有人往这里看一眼。再看了看催促着他的王婆婆,苏云卿忽然就有些懂了。

    他慢吞吞地站起来,手里紧紧抓布袋子。

    “婆婆。”苏云卿有些苦涩地讲,“谢谢您一直这么照顾我,可是我什么也没能为您做……您一定要好好保重身体。”

    王婆婆抹了抹眼角,与他拥抱了一会儿。

    苏云卿拿着布袋子,缓缓走向那个人来人往的出口,没有人阻拦他。

    苏云卿越走越慢,直到一个年轻的男人叫住了他。他带着苏云卿走了很久,来到了一片空地,空地上竟然是一架直升飞机。

    那个男人自称姓王,热情地协助他摘掉了铁环。

    原本还只是在猜测着的苏云卿,在看到直升机的一瞬间,心里什么疑问都没了。他什么也没有说,也没有问去哪里,只是呆呆站在原地。

    那个男人有些急了,催促他快些坐进去。苏云卿像是没有听到一样,看到那人来拉他,还后退了几步。苏云卿打开了手中的布袋子,袋子里除了一些拆卸工具外,还有一些身份证明,支票,以及一个信封。苏云卿一手抓着袋子,一手打开了那个信封。

    里面是王婆婆手写的信,信很长,整整3页纸,最后一页还贴着一张老照片。

    深夜的风很大,吹得信纸哗啦作响,三页纸的信,苏云卿看了好几遍,手指不知是激动还是冻得,有些发抖,表情十分哀戚。

    那个小伙子不耐烦,催了好几遍叫他快些,苏云卿被他叫得一走神,那信纸没抓好,被大风吹起,瞬间带入高空,席卷着飞向远方。

    “啊,我的信!”

    苏云卿立刻丢下了手中的布袋子,向着那信纸飞走的方向追去。

    狂风烈烈在耳边作响,身后的人在高声喊着自己的名字,苏云卿已然听不见了,不一会儿,那消瘦的身影就消失在了林间。

    嗯,就是这样,开放式的结局,也是我一开始想好的结局。没有说小苏最后有没有走,也没有说两人有没有在一起。

    这篇有些虐,所以我想着番外写个平行世界,“假如两人是恋人关系”,不一样的设定两个人相处也会很有趣吧?

    谢谢大家的支持啦~鞠躬!!

    【平行时空番外】假如两人是恋人关系(1V1 甜)

    第28章 与当红偶像的车内亲热

    电视台的后台休息区,录制后的艺人在各自的休息室内等待,等最后导演看过效果后讲OK才可以离开。

    从清晨一直录制到傍晚,艺人们多少有些疲惫,尤其是多人组合,出于跟拍个人镜头的需要,有时候要连续表演超过五次。

    当红人气男团少年联盟的休息室和普通艺人没有区别,空间虽大,但是架不住他们人多,依旧显得很拥挤。助理们来回穿梭,补妆的补妆,递水的递水。

    说是一个组合,但是少年联盟以艺人学校著称,艺人可以根据自己毕业后的发展方向选择公司签订个人合同,每人分属公司各不相同。当然,他们能签订的公司级别和自己在队内的人气,粉丝数也是息息相关的。以少盟为例,总选第一的人气王苏云卿背后的公司是大名鼎鼎的辰星娱乐,未来的路线很明显是演员挂。

    经过了最后一次排演,少年联盟被通知可以下班了,少盟的选拔组接近20人,加上助理化妆师什么的,人数更是浩浩荡荡,从专有电梯分了几次才来到停车场,在专人组织下有条不紊地坐上了保姆车。

    队长蓝文驰清点了一下人数,发现全员都在,只有苏云卿又不知道什么时候没有影子了。他掏出手机查看了一下,果然苏云卿给他发了消息。

    蓝文驰心情微妙的不是滋味,三个小时后少盟还有一个晚间行程,一般来说都是统一行动的,但是苏云卿……有自己的专车接送,总是不和他们一路走。成员们对此也颇有微词,认为苏云卿稍有名气了就吃不得苦,想要和成员们划清界限。但是公司对他的态度十分纵容,苏云卿从来没有因此而获得处罚。

    等那几辆保姆车行驶离开后,等在门口的粉丝们也散去了。一个戴着口罩鸭舌帽,几乎全身黑色的人影飞快地从电梯走下来,转身钻进了离电梯最近的一辆黑色豪车。

    车内空间十分宽敞,后座坐着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鼻梁上架着细银边眼镜,正在处理文件事务。看到他进来,严肃的表情缓和了不少。

    “抱歉,等了很久吗?”那个包裹得严严实实的人一进车内就摘下了口罩和帽子,要是少女粉丝看到了这一幕,必定会大声尖叫。因为这人正是风头正劲的人气爱豆,少年联盟的招牌,苏云卿。

    “没有,我刚到。”萧桓微笑,伸手帮他整理头发。苏云卿匆匆从楼上下来,没来得及卸妆洗澡,头发还沾着定型的东西,有些硬硬的。

    苏云卿脸上的舞台妆保持的很完好,相比素颜时候的清新感觉,现在的苏云卿看上去比平常更成熟,五官十分耀眼,有种专职艺人特有的气场。他的表情带着抑制不住的笑意,一双亮晶晶的桃花眼弯起来,说不出的风流婉转。

    两人交往已经有3个月了,但是因为工作都很繁忙,总是聚少离多。好不容易抽出时间见了面,苏云卿又有些紧张了,只觉得这样偷偷私会,比上台演出要刺激得多。

    司机十分有眼色地将车内隔断拉下来,然后下了车,关好了车门。

    空间瞬间变得密闭了起来,萧桓早已将身前的资料全部推到一边,苏云卿被他拉住,顺从地跨坐在他腿上,低头与他接吻。

    细微的黏腻声在车内响起,两人唇舌交缠,温柔无比地轻吮辗转,吻得非常缠绵。接吻没多久,苏云卿就脸颊发烫,眼睛s-hi润,显然十分动情。

    “先生……”苏云卿轻声呢喃着,他上身穿了一件黑色的卫衣,萧桓的手从衣服下摆伸了进去,正在抚摸他的腰侧。

    “接下来还有行程,嗯?”萧桓埋头在他颈间,吻了吻他的耳垂,低沉的音色响在耳边,让苏云卿耳尖瞬间红起来。

    “三个小时之后,在辉明大厦……”苏云卿有些难过,“路上可能还要两个多小时。”他们好不容易可以见面,但却只能单独相处半个小时,这让刚刚陷入热恋的苏云卿很沮丧。

    萧桓沉默了一会儿,表情有些黯淡,“是不是很累?要不要减少一些团体的活动。”

    “不用了。”苏云卿摇摇头,“本来团内就恋爱禁止,我这样已经很不好,很对不起他们了,不能再拖累大家了……”

    苏云卿从加入少盟开始就一向严格要求自己,别说是恋爱了,就连绯闻都没传过。只是没想到遇到了萧桓,他那么照顾自己,为人又沉稳又风度翩翩,有种说不出的成熟男人的魅力。从未谈过恋爱的苏云卿渐渐就被打动了,挣扎了很久,最后还是破了队内的恋爱禁止条约,私底下偷偷和萧桓约会交往。

    好在萧桓背景过硬,公司虽然有发现他的事,但是也采取了默许的态度。尽管这样,苏云卿也一直十分内疚,觉得自己破坏了规定,很对不起队友。

    萧桓很尊重他的意愿,苏云卿不愿意的事,他从来不会强迫。事实上他唯一的不满就是苏云卿的职业作息颠倒,时常赶进度,熬夜走行程。他能做的不多,只能找少娱的负责人谈话,叫他推掉苏云卿的一些不重要的需要熬夜的行程。

    萧桓一手搂着苏云卿的腰,一手托着他的t.un部,翻了个身,将他放在座位上。苏云卿的双腿被分开,膝盖曲起,双脚踩在了座位边缘。萧桓俯身压上去,苏云卿闭着眼微微抬起下巴,萧桓笑了笑,在他唇上轻轻咬了咬,苏云卿“唔”了一声睁大眼睛,表情又无辜又可爱。

    苏云卿这样任人施为的样子实在是很可口,萧桓有些急切地将他牛仔裤纽扣解开,裤腿向下拉,褪到了膝弯处,苏云卿配合地抬起腿,一下子就将整个裤子脱掉了,露出了光溜溜的两条长腿。

    虽然这样的亲热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但是苏云卿依然有些不自在,他下身只剩一条深灰色的平角内裤,之前的萧桓亲得他有些情动,身下已经半勃了。

    萧桓一边与他接吻,一边将双手绕到他身后,从上方钻进了内裤里,揉捏着他两瓣软弹的t.unr_ou_。苏云卿心跳加速,紧紧搂着萧桓的背,嘴唇青涩地回应着对方的入侵,又有些害羞,又觉得十分舒服。身体都变得不像自己,又软又烫,酥酥麻麻,浑身没了力气。

    先生,我好想你……苏云卿心里默默地想着,却没有将心里话讲出口。他昨晚都有些没睡好,不是因为行程忙碌,而是因为想着今天的见面,激动难眠。

    萧桓放开他,隔着内裤揉他b-o起的前端,苏云卿红着脸,两只手无处安放,有些不知所措,就抓在萧桓的手腕处。揉了一会,萧桓就用手指将内裤挑开,伸了进去,轻轻握住了苏云卿,为他手 y- ín 。

    “啊……”苏云卿腰部不自觉地挺了起来,他好像有些难耐般地扭动着身体,两只手落在了身体两侧,紧紧揪着身下的坐垫。萧桓凑上来吻他,苏云卿眼神迷茫又s-hi润,顺从地半张着嘴,边唔唔着呻吟,边与他接吻。

    这样亲热了良久,苏云卿出了一身薄汗,内裤被彻底拉到了大腿处,私处被人握着来回摩擦玩弄,身体越来越热,越来越敏感。萧桓有些坏心眼地加快了手上的速度,然后将嘴唇紧贴着苏云卿的耳根,压低声音,轻轻地叫他的名字。

    “云卿……”

    那声音低而温柔,极尽深情,热气呵在他耳边,s-his-hi的,麻麻的,像是有细小的电流在耳际穿过,那种酥麻的快感瞬间感染了全身,苏云卿猝不及防,颤抖着在萧桓手中到达了高潮。

    苏云卿好久没做了,这次的高潮来得又快又猛烈,缓了良久才从浑身的酸软无力中回过神。

    紧接着,苏云卿有些慌乱地发现自己s_h_è 出的东西沾上了先生的西装,他下意识用手拭了拭,“对不起,弄脏了……”

    萧桓笑着握住他乱蹭的手,举起到唇边,在他白皙的手背上吻了吻。

    苏云卿也笑起来。

    他想了想,伸手将自己身上的卫衣脱掉,将挂在腿间的内裤也脱下来,整个人眨眼间就变得一丝不挂,什么也没穿。

    青春的r_ou_体是最不需要矫饰的,他刚成年不久,还留有少年单薄的感觉,整体比例匀称,肤色无暇白皙。因为锻炼得宜,所以纤瘦的腹部有着浅浅的腹肌和人鱼线,显得十分蓬勃有朝气。

    他有些害羞似的低着头不去看他,拉着萧桓的手放在自己的身后。粗糙的手掌碰到了一片细嫩丰润的t.unr_ou_,手感极佳。

    “我来的时候在盥洗室做了准备……”

    萧桓好像有些吃惊,他有些无奈地笑了,“没有时间了,叫司机回来开车赶路吧。”

    苏云卿固执地摇头,他转过身,背朝着萧桓跪坐着,优美的背脊曲线下,是两个小小深邃的腰窝,那白嫩饱满的t.unr_ou_露出了大半。在有限的空间里,他尽量俯身挺t.un,两只手放在自己的t.un部两侧,轻轻将两瓣闭合着的t.un瓣掰开。

    “就在这做吧。”他央求道,“下一次见到先生,不知道又是什么时候了……可以吗?”

    身后的萧桓默不作声,过了良久才发出一声叹息。他从后面抱住苏云卿,两只手紧紧箍着他的腰。

    “……不可以。车里没有润滑剂,也没有淋浴的东西,实在不方便。” 萧桓吻了吻他的侧颊,声音带着忍耐的喑哑味道。“对不起,让你这么不安。”

    苏云卿摇摇头,“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他紧紧握住了萧桓的胳膊,“我想和先生,呆得久一点,我想一直和你在一起……”

    说着说着苏云卿都有些伤感起来,萧桓扶着他的肩,两人在车内拥吻着。

    与恋人亲密接触着,被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