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言情 > 扶竹待清归(双性)

章节目录 扶竹待清归(双性)_第6章

    上的牛n_ai。

    苏竹归拿着另一瓶“你喝不惯。”

    叶清欢瞪了他一眼,伸手就去拿那些甜甜脆脆的小零食,一大半都被苏竹归不动声色的还回去。

    “你真小气!”

    “吃多了要长蛀牙。”苏竹归蹲着看成排的避孕套,小家伙不想怀孩子,又不要他戴避孕套。

    “快走。”叶清欢红着脸拉他,“等等。”苏竹归面不改色,顺便悄悄拿了一盒r-u贴。叶清欢几乎能够想想明天的八卦杂志:苏竹归挑选避孕套?看来近期没有造人计划!

    叶清欢红着脸埋在双腿间瞪开车的苏竹归“苏市长你就不能注意一点形象!”

    “结婚男人买避孕套不是很正常嘛,宝贝儿。”苏竹归不回头地开着车。

    “你,你也不能这么光明正大啊,还买那么多!”大袋子下面全是那种长方形的小盒子。

    “你哪天晚上只用一个了?”

    叶清欢面红耳赤,每次都不止一个……这,这个混蛋。

    苏竹归笑着转头,小家伙今天套了一件大领口的针织衫,敏感的锁骨一眼可见,真是有些诱人犯罪。想着想着,苏先生就把车开到了空无一人的小河边。

    “干嘛,不回家啊?”叶清欢咬着苹果有些好奇。

    “赏月。”苏竹归取下安全带,把小家伙的座椅调低,把苹果从人手中拔下来。

    “哎,哎,你干嘛。你……”话还没说完就被人一口气堵住,被迫伸出舌头让他吮吸。

    会被人看见的,这人怎么总是如此大胆?

    苏竹归伸手进去扯开布带,两只小兔子一下子弹出来挤着他的胸口,真是舒坦。叶清欢自知躲不过,只能小声说话“你头低一点, 万一被人看见了。”

    “这儿没人”就算看见了也不怕。又不是偷吃。

    “你轻点摸,疼呢,轻点。”叶清欢的两个小馒头被绑了整整一天,简直红肿可怜,现在又被人大力揉搓都有些疼了。

    “这样?”苏竹归轻轻揉着,大拇指按住r-u珠,其余四指抱住r-ur_ou_,握住两个r-u房左右轻晃。

    “嗯。”叶清欢舒服地环住他的脖子,小x_u_e里一阵一阵地吐出液体,眨眼间打s-hi了内裤。

    苏竹归松开双手把他裤子拔下,叶清欢顺从地将赤裸的双腿缠在他精壮的腰上,对着欲根缓缓地顶,苏竹归探出一根手指捏住花瓣听着宝贝在身下娇喘,用双指夹着花核一阵揉弄。

    随后把叶清欢双腿太高架在自己肩膀上,叶清欢身体极其柔软,欢爱时各种姿势都能摆出来。

    此时的叶清欢是双腿大张,花x_u_e一阵阵喷着水,也张着嘴,等着人疼爱。两个雪白的小馒头乖乖地立着r-u尖等着苏竹归的亲吻。

    苏竹归拉开拉链握住自己整根挺进,舒服得在叶清欢耳边长长叹气。“甜甜好紧呢。”叶清欢红着脸,“是你太大了。”

    “大还不喜欢?”苏竹归恶意地顶着花心,接着便把人按在座椅上一阵猛顶,次次皆是整根而入,再是整根而出。叶清欢张着小嘴被吻得发不出一点呻吟,只能气愤地用r-u尖去戳身上的坏蛋。

    苏竹归吻着人一阵疯顶,恍惚间想到了白天办公室吵来吵去的声音,一下子就气得不行,那欲根便是更加用力地顶到最深处,两个小球贴着花x_u_e,撑得花x_u_e旁的嫩r_ou_几乎透明。

    “竹归,竹归,疼啊。”叶清欢觉得自己被钉在了这车座上动也无法动弹,又舒服又不舒服。

    “疼呀。”

    苏竹归一个用力,半截欲根便是顶进了宫内,顶端就这样被卡在里面,稍微一拔叶清欢就流眼泪喊疼。

    “哪儿疼?”苏竹归憋着气一口气s_h_è 了进去,滚烫的灼热弄得叶清欢一下子大哭,加上那巨大的欲根,可怜的小肚子简直要爆炸了。

    “疼,疼。”

    苏竹归摸着渐渐鼓起来的小腹,一点点吻住叶清欢的眼泪,“宝贝儿忍忍,来摸摸。”他带着叶清欢的手感受渐渐鼓起来的小腹。

    “你,你又没带套。”叶清欢红着眼睛委屈地说。

    “甜甜不舒服吗?”苏竹归抱着宝贝一个翻身,把人放在上面,整个蜷在自己怀里。叶清欢软软地趴在苏竹归身上,小腹的胀痛感没刚刚那么严重了,但是两个r-u头却是很难受。

    “你今天出什么事了吗?”叶清欢敏感地察觉到苏竹归情绪的变化。

    “嗯。喂老公吃一口。”苏竹归双手抱在叶清欢背后,把人紧紧抱着。

    叶清欢挺直背把r-u房送到苏竹归嘴边,顺着他的头发一下一下地抚摸。

    “你轻轻的别咬,嗯,就这样。”叶清欢潮红着脸指挥含着r-u头的人,大舌头转着小孔打转,沿着r-u晕一点点舔舐,十分舒服。

    “我虽然不太懂你们的事,你也可以和我说。”叶清欢沙哑着嗓子安慰苏竹归。

    苏竹归闭着眼睛吮吸老婆的r-ur_ou_欲根深深埋在小东西体内,除去时不时暴力的小x_ing子,叶清欢真是一个完美的妻子。想着想着苏竹归便把人压了压,叶清欢乖乖地软着身子让他弄,尽力放松小x_u_e含着欲根。

    “要不要换一个?”叶清欢低头贴着苏竹归的耳朵小声问,“这边,不舒服……”

    苏竹归含着r-ur_ou_轻笑,随后吐出r-u头与叶清欢交换了一个s-hi吻。“我还是要你给我喂。”撒着娇的苏市长特别可爱让叶清欢十分有成就感,他咬了一口苏竹归的鼻子,随后托着左r-u把r-u头放进那人张着的嘴中。

    “我要不要去吃一点可以产r-u的药啊?”叶清欢抱着苏竹归的脑袋自言自语,结果r-u头上却传来刺痛的感觉,苏竹归狠狠地咬了一口r-u头,用手打了一下叶清欢的t.un瓣。想什么呢!

    “我就想想,其实是有这种药的你知道吗?”叶清欢有点不死心。

    不行!苏竹归又是大力地咬了下r-u头,小东西真是欠收拾,干脆左右拍了拍可爱的t.un瓣。“不吃,不吃,我开玩笑的。”叶清欢真是被弄疼了,软绵绵地求饶。

    许久苏竹归终于是满足地s_h_è 出一股浓精,惹得叶清欢又是一阵喊疼,抱着人哄了好久才舒服下来。

    “都有些肿了。”叶清欢皱眉,苏竹归帮他穿好衣服,随后从袋子里找出一盒小东西,是一盒r-u贴,还是透明硅胶的,“你……”叶清欢打死拒绝,不要。

    “要么不贴,但是也不许缠绷带。我是很希望你这样的。要么你就贴着,不许缠绷带。”苏竹归黑着脸给他两个选择。最后叶清欢皱着脸选择了r-u贴,苏竹归隔着衣服揉了揉,嗯,不缠绷带真是揉着也舒服,虽然手感不太对没有两个可爱的小r-u珠,不过这样也很好了。

    吃药事件就这么过去了,可是苏竹归千算万算,怎么都忘记一件事,那就是叶清欢可是个主意比他大的人。

    当他看见叶清欢鬼鬼祟祟红着脸的时候他就知道小东西肯定有事瞒着他。

    “甜甜过来。”苏竹归沉着脸把人叫过来,一下班就看见小东西悄悄地缩在浴室里不出来,也不知道在干什么,洗澡洗两三个小时?

    叶清欢潮红着脸步履艰难地走过来。双手交叉,看着有些别扭。

    苏竹归把人抱在怀里,用额头抵着,是不是病了?

    “嘶……”叶清欢突然白着脸抽气,刚刚苏竹归不小心压着他的r-ur_ou_。

    苏竹归一下子黑着脸把他的手拉开,随后把衣服脱下,果然。两个小馒头突然肿大,两个红色的r-u珠可怜兮兮地滴着白色的n_ai水。小东西这是背着他吃了催r-u的药。

    “你,让我说什么好!”苏竹归又气又心疼,起身去拿着热毛巾扶着两个r-u房,小东西这才好受了点。随后他伸手沿着从下往上的顺序一点点推挤r-u房,叶清欢眯着眼睛喊疼,“忍忍。”他双腿把小东西死死夹住,一下一下地推挤。

    “啊……”随着一声惊呼两道n_ai柱喷了出来。苏竹归张嘴含住用力吸,最终满满的n_ai香味,叶清欢抱着他的脑袋,舒服得直喘。

    过了须臾,两个小r-u终于是被吸尽n_ai汁。

    “我不是说过吗,这些药不能乱吃。”苏竹归红着眼睛厉声说道。

    “我……我就是试试。”叶清欢自知理亏小声辩解。

    “就这一次,只会涨这一次。”他摸着苏竹归的手臂解释。

    “你真是来折磨我的。”苏竹归无奈地叹气把人抱在怀里安慰,“以后不许再那样了知道吗,这些药不能随便吃。吃坏身子怎么办?”

    叶清欢红着脸,他也是看那些小明星买来讨金主欢喜,想着苏竹归应该也会喜欢吧……

    苏竹归抱着他的脸,用胸膛抵着两个软软的r-u房“只要是你的我都喜欢,以后不许再伤害身体了,知道吗?”他声音放得缓,说得叶清欢无地自容只知道点头,最后苏竹归厚着脸皮要脐橙,叶清欢也咬唇答应了,然后被乖乖地疼了一晚上。

    9

    苏竹归拿着书躺在床上,叶清欢靠着他戴着眼镜死死盯着平板。

    苏竹归瞄了一眼时间,10点,到了成人活动的时间了。“甜甜。”他满含爱意地叫着叶清欢,手不自觉地伸进别人睡衣里去摸小白兔。叶清欢顺手拍了一掌,“等等,我买一张票。”

    “什么票?”苏竹归心里念着什么票都没你重要。

    “演唱会,The W的演唱会。”叶清欢瞪着眼睛满脸惊喜。

    “老外?”苏竹归不知道这是个什么明星,看自家小妻子竟如此高兴。

    “不是啊,哎,你不懂。”叶清欢撇眉,“太贵了,这些票贩子要价太吓人了。”

    苏竹归双手向上左右捏住“过来陪你老公,明天我去给你找票。”叶清欢喘着气回头“真的?你能搞到票?”

    “只要在这里开,我就有票,你信不信?”他挑着眉握住两个小n_ai包。哎,对了,这人好歹还是个市长,肯定能弄到。叶清欢心里大喜,随后软着嗓子趴到他身上“那你明天一定不要忘了,一定不要忘了。”

    “知道。”苏竹归伸手把他的眼镜取下来,把人压在身下一夜缠绵。这晚的叶清欢有求于人,什么姿势都不抱怨,连着要了好几次脐橙也乖乖地让弄,最后把双腿架在苏竹归胳膊上让欲根进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深度。

    苏竹归感受着宝贝的温软s-hi热,一边叹气,这什么明星啊,这么厉害……叶清欢迷糊着眼睛软成一滩水“你不要忘了,知道吗。”

    “嗯”苏竹归搂着人一点点吻住r-u头,一边轻轻吮吸。真是个折磨人的小妖精。

    第二天叶清欢迫不及待地提前下班,等的就是苏竹归的喜讯,他乖乖坐在沙发上看着时间一点点走。

    苏竹归这晚有应酬,忙里偷闲给叶清欢打电话嘱咐人早点睡不要跟大橘子玩太晚。

    “票呢?弄到没?”叶清欢眨着眼睛对电话说。

    苏竹归在那边宠溺地笑“嗯。”跟在旁边的小秘书被酥得浑身起j-i皮疙瘩。

    叶清欢的欢喜没到半夜就被人折腾醒了,苏竹归喝了酒,整个人气质有些狠厉,压着叶清欢在墙上一次次顶弄,叶清欢全身赤裸就这样贴在冰冷的墙上,嘴巴里全是苦涩的酒味。一下子就哭出声。“疼,疼,你别弄了,疼啊!”

    苏竹归喝了酒,有些没轻重。平日的他是温柔体贴的情人,床上的欢爱总是顾忌着年纪小的叶清欢,可现在喝醉了哪懂克制。他咬着唇贴着叶清欢的耳朵,“抱紧我。”

    “苏竹归,疼啊,不要了。”叶清欢稚嫩的子宫被那欲根上下乱顶,疼的脸色苍白。一次释放后苏竹归总算是冷静下来,可现在的叶清欢却是无声地咬着唇流眼泪,话都不愿意说了。苏竹归抱着人温柔地顶弄。“宝宝对不起,对不起。”

    “好疼啊,我不是说了不要弄了吗?”叶清欢红着眼睛噙着泪委屈地抱怨。

    “我今天被灌了不少,有些控制不住。”苏竹归心疼地看着叶清欢,眼睛里满是红血丝。

    “他们灌你什么了?”叶清欢双手圈着他的脖子。

    “红的白的都有,记不太清楚了。”苏竹归皱着眉毛回忆。

    “你秘书都是吃干饭的?他们怎么不喝!”叶清欢噘着嘴,哪有让上司喝酒的道理。

    “哎,他们还小。”苏竹归吻住小妻子,下身温柔地挺动。叶清欢软着身子躺在床上。后半场的游戏自然是无限温存。

    两张票?叶清欢肿着两个大眼睛抬头喜滋滋地问“你也要去?中午吃饭时叶清欢惊喜地出声。

    苏竹归咬着他的嘴唇“那天是平安夜,你不和我去,还和谁去呢?”

    “找个大j-ij-i猛男去。”叶清欢圈着他的脖子嘻嘻地笑。满眼间都是情人的亲昵。

    “你敢。”说着便掐着小东西的两个t.un瓣揉弄。吻着大眼睛用舌头沿着眼皮亲吻。

    “今天不做好不好,都有点肿了。”叶清欢可怜兮兮地说话。昨天苏竹归喝了酒跟发疯似的把他弄在墙上顶了一晚上,背上现在都是青青紫紫的,下面跟不用说了。

    “让我看看。”苏竹归早上起床看了看,两个小花瓣是有些发肿,擦了些药,不知道现在怎样了。

    叶清欢闭着眼睛缩在他怀里让那人把自己裤子脱掉,用手指掰着小花瓣,平时可爱的粉色现在变成了微微有些深的红色。

    虽然比早上好多了,不过还是有些肿。苏竹归叹一口气,把小东西吻住,真是想把自己抽一顿啊……

    眨眼间便是从夏天到冬天。苏竹归穿着毛呢大衣站在车旁抽烟,细细感叹时间的的流逝。

    叶清欢穿着黑色的木奉球夹克背着相机从大楼里冲出来。“小心。”苏竹归心惊得差点被烟烧了手背,小家伙兴高采烈的就像出游的小学生,一不留神就摔在了地上。

    “小心啊,这么大了还毛手毛脚的。”苏竹归握着他没带手套的小手放在大衣兜里。

    “是VIP吧,对吧!”他喋喋不休地重复问话,顺手把相机放在后座上。

    “对,对。”拉着人上车系好安全带。

    虽然苏竹归一直觉得5岁的年龄差距不大,但是当看见成片成片的和叶清欢差不多的小孩时,不得不感叹自己真是老了……

    他拿着小东西的外套坐在旁边,室内演唱会暖气足,小东西又唱又喊,一会儿就把外套脱了,穿着件卫衣蹦跶。

    “现在,让我们玩一个游戏。”上面穿得奇奇怪怪的主唱拿着话筒说话,全场顿时安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