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言情 > 扶竹待清归(双性)

章节目录 扶竹待清归(双性)_第2章

    吃完饭后,叶清欢老老实实地跟着苏竹归开始他的采访工作,苏竹归一下午就去了好几个地方,叶清欢心疼这市长真不是人当的,又是小市民又是地方官。没办法只有磕磕绊绊地提了几个问题。苏竹归看着他犹豫不决的眼神,轻声回话“回去问也是一样的。”

    于是这一下午就是新婚的市长舒舒服服地带着小妻子四处奔波,行程连连划了好几个,就怕把人累到。

    难得苏竹归今天没加班,一下班就带着人开车去了超市。

    “喜欢吃什么?”

    叶清欢正在逗水里的青蛙,随口说“都行。”

    这句都行得到的结果便是满汉全席,苏竹归虽然常年在外应酬,但闲下来却爱自己琢磨做菜,随便露两手都让叶清欢佩服得五体投地。一顿饭下来两人却是亲密了不少。

    叶清欢难耐地动了动身体,俗话说:吃人的嘴短,拿人的手短。他已经做好了被吃干抹净的准备了,但是想不到这苏市长太会玩了……

    此时他双腿被人紧紧压住,双手无力地环着苏竹归的脑袋,这苏市长是不是对谁都能硬得起来啊?

    苏竹归埋头趴在叶清欢胸前一点点舔舐,叶清欢酥麻得x_u_e里直喷水,两片花瓣微微张着看上去好是可怜。苏竹归叼着叶清欢的舌头接吻,下身直直地c-h-a了进去,这欲根实在是太灼热了,叶清欢不舒服小声哼哼,苏竹归握着r-u头的手缓缓安抚,甜甜乖……

    终于是戳到了软软的宫口,这一次苏竹归干脆就没有带什么避孕套了。叶清欢噙着泪看着苏竹归小声问“你是不是看见谁都能硬啊?”

    苏竹归差点笑软了,缓缓顶了顶“我苏竹归既然和你结了婚,自然是不会离婚的,我为何不好好享受这样的福利,况且你也不差?”说着还俏皮地沿着花心打转,叶清欢被顶得一颤,x_u_e中又软绵绵地喷出一阵水。叶小弟坚挺着直直地s_h_è 在苏市长的腰上,苏市长伸手搂住叶清欢,叶清欢红着脸圈着他。从见面之初苏竹归便发现这叶清欢有着让人心安的魔力,或许是从小与书为伴,带着淡淡的书香与宁静。靠近他若只是缓缓抱着也能褪去他那一天的疲惫,真是个让人宁静的宝贝。

    叶清欢不自在地挺挺胸,两个硬硬的小糖果戳着苏竹归,叶清欢这对小r-u长得是圆润精致十分可爱,大小合适,不太大也不太小,太大的一对r-u长在双儿身上有些奇怪,太小一对r-u那真是不怎么吸引人。苏竹归缓缓抚着这对可爱的小东西,随即低头一口含住,下面欲根动情地一次次顶弄,叶清欢舒服地媚叫。他此时是下面的小x_u_e紧紧堵住,上面的左r-u被人含着,两腿大张,双手无力地抱着胸前那人的脑袋,真是有些羞耻的姿势,但却又舒爽得不行。

    “苏,苏竹归……”叶清欢在释放那一刻突然有些失神地大叫,苏竹归上身一口吻住这叫了他一夜的小嘴,果真是甜甜的味道让人欲罢不能,下身整根而出又是整根而入,两团小r-u紧贴着他,叶清欢不自觉地双腿缠上,在一阵闷哼中苏竹归尽数s_h_è 入宫内,叶清欢一下子疼得脸白,苏竹归搂着他小声安慰,带着人一起看慢慢鼓起来的小腹,其中还有一根长长的东西微微凸起。

    “你摸摸。”苏竹归拉着叶清欢的手缓缓抚摸那根,随即自己便顺着叶清欢的肚子一点点按摩,叶清欢疼着疼着便又动了情,x_u_e中不眨眼又喷出一道水柱,真是……太丢人了。

    他红着脸垂着眼睛,祈祷苏竹归可千万别发现,苏竹归怎么不知道。他动了动随即把人搂起来抱在怀里,两人就着观音坐莲的姿势坐在床上。这个位置入得极深,一下子就能看见叶清欢肚中那根长长的凸起变得更大了。

    苏竹归觉得自己顶进了一张温软s-hi热的小嘴中,咬得差点便要投降。他左手搂着整个人已经软成水的叶清欢,右手擒住左r-u一点点揉,张开虎口沿着r-ur_ou_包住,再沿着r-u晕一点点抚摸。“甜甜,松一点。”

    叶清欢微微睁眼,下面微微松了松,却感觉每松一分,那巨根便进一分。立马有些急了“我不是松了吗,你怎么又进来了?”

    苏竹归抱着人贴着耳朵说话“让你松不就是为了让我进来吗?”说着便开始九浅一深地顶弄,叶清欢被颠得吐不出一句完整地话,只能红着眼睛恨苏竹归,眼角的泪痣愈发勾人,苏竹归忍不住上去一阵亲吻,吻得叶清欢连连求饶“苏竹归,苏竹归,苏……市长……”

    苏竹归发狂似的抱着人顶,随即又不过瘾,抱着人下床来回走,叶清欢不喜欢这样,便抱着苏竹归的脖子“不要这样。”

    苏竹归吻住他,沿着宫口顶弄,随即坐在椅子上,叶清欢双腿大张分别架在两侧扶手上,下面的小x_u_e真是被撑到了极致,x_u_e旁的嫩r_ou_微微透明,x_u_e上的苏小弟倔头倔脑地硬着,刚刚就s_h_è 了好几次了,现在似乎是想s_h_è 也s_h_è 不出来。苏竹归抱着人举高张嘴含住一个r-u头。叶清欢就觉着这苏竹归像个没断n_ai的孩子似的怎么这么爱吃n_ai,可多日以后,叶清欢才明白,每当苏市长有了烦心事,便会抱着夫人含着r-u头一点点梳理头绪。叶清欢这r-u头便是苏竹归的救命药,总是能给他茅塞顿开之法。

    叶清欢无奈地抱着苏竹归,可他r-u头又极敏感,x_u_e中的花心又不断被顶弄,突然他惊慌地抱着苏竹归“苏竹归,我想上厕所,你先出来。”苏竹归不为所动继续吮吸。

    “苏竹归。”

    换来的回应却是一记深顶,叶清欢长长地呻吟,一阵失神,下面的嫩芽s_h_è 出一阵淡黄的水柱。这下叶清欢真是不能忍了,他气急败坏一巴掌干脆地删在苏竹归的脸上,“你这个混蛋!我不是说了我想上厕所吗?”

    苏竹归被吓得一愣,叶清欢却是红着眼睛流眼泪,看上去像受了天大的委屈,好不可怜。“你不知道吗!你怎么不听人说话?”

    苏竹归连忙把人抱住,这叶清欢极讲究,又微微有些洁癖,这样的事第一次遇见简直就是恼羞成怒。苏竹归抱着人哄“没什么,甜甜,真的没什么,咱们现在去洗了,洗干净就没事了。真的。”他低声哄着人,起身抱着往浴室走,连亲带吻地冲洗干净,便又抱着躺在床上准备继续。

    叶清欢自然不乐意了,皱着脸不做,苏竹归这才只s_h_è 了一次,在外面呼风唤雨的苏市长抱着小娇妻求爷爷告n_ain_ai地要再做一次。最后叶清欢才勉为其难地答应了。这一次苏竹归就是忍着x_ing子硬着不s_h_è ,让叶清欢流着泪从头哭到尾,最后直直地s_h_è 在宫内,含着小东西的r-u头才罢休。叶清欢打着嗝抱怨“你能不咬吗?”苏竹归没回话,就是顶着r-u头上的小孔打转,右手摸着叶清欢的右r-u,下面的欲根直直地c-h-a着。

    吃了好一会苏竹归才抬头,抱着叶清欢缓缓道“我绝不负你。”

    叶清欢听得心一沉,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缩着小x_u_e咬着那欲根。婚姻或许就是如此奇妙,结婚才几天却能让人说下如此的誓言。

    3

    有了昨天的教训,苏竹归第二天早上便聪明了许多。

    他挺了挺欲根,昨晚上把叶清欢做得浑浑噩噩地又悄悄放了进去,这小x_u_e都含了一晚上了。他难耐地抽c-h-a,次次整根没入,一次次顶住那柔软的宫口,贴着叶清欢的耳朵嘴上不停地叫着“甜甜,我的宝贝。”苏竹归发现叶清欢这人听不得好话,也就是极其服软。说几句好话那要做什么都可以了。叶清欢迷迷糊糊地觉得那坏东西又在下面抽c-h-a,但是又不好发作起床气,只能恶狠狠地用手挠苏竹归的后背,“你,你轻点。”他软绵绵地小声求饶,叫得苏竹归简直要化身成狼,他恍恍惚惚地想着,这叶清欢算是个什么妖精呢?应该就是书里钻出的美貌书童,陪吃配喝,晚上还陪玩。

    苏竹归把叶清欢双腿摆成一个大M,骑在人身上一次次地狠顶。自从昨晚知道了这不戴套的舒服,他就压根没想过戴套。叶清欢张着嘴不断求饶,整个人都快软成一滩水了,还是散发着热气的开水。苏竹归软软捏着他的r-u房不住地亲吻,叶清欢舒服地蜷起脚趾,小腹微微发紧,不自在地缩起了腿,可这苏竹归压得太紧了,下面的欲根又死死堵住花x_u_e,叶清欢觉得自己整个人就是被钉在床上等着解刨的青蛙,简直软得快死了……

    苏竹归缓缓顶着叶清欢的敏感点,感受着身下人轻微的颤栗,然后开口“醒了?”

    叶清欢皱着眉毛,“我又不是死的。”说着便一爪子挠在苏竹归背上。苏竹归擒着他的爪子摸到下面两人相连的地方,抓着那根小嫩芽一下一下地弹,叶清欢被逼着抚摸那凸起的地方,然后那欲根一动一阵浊液便吐了进去。叶清欢有些疼,微微蜷缩着身子,苏竹归抱着人一下一下的吻,下面堵得死死的不让一滴液体流出来,“怎么不带套子?”

    苏竹归痞气地说“和你做还需要吗?”

    叶清欢红着脸把人打下去,“我饿了。”

    苏竹归下床老老实实地穿衣服,叶清欢卷着被子看站着的人,穿着衣服看着身材修长,结果脱下来全是结结实实的肌r_ou_,怪不得刚刚挠得他手疼。

    叶清欢咬着筷子看盘子里的水饺,个个圆滚滚地十分可爱。苏竹归端来一碗饺子汤放在他身前。苏市长真是人不可貌相……叶清欢一边感慨,一边夹起饺子吃,饺子里包的是香菇和虾仁,嗯,还有胡萝卜。好吃,叶清欢连连感叹,一口一个地沾着辣油吃了一大盘。

    “喝点汤。”苏竹归把汤碗推了推,“吃慢点。”苏竹归拿着筷子优雅地就像个贵公子,反眼看去叶清欢就像个落难王子,吃得满嘴辣油。

    叶清欢一直瞄着时间,“一会儿我送你。”苏竹归把筷子收好,放了个苹果在桌子上。每天吃一个苹果,这是叶清欢高中时的习惯,他翻一个白眼,这苏竹归真是把他当孩子养了。

    苏竹归心满意足与地送走了叶清欢,然后又难得地踩着点去了办公室,一大帮小伙子眼睛绿幽幽地瞄着苏市长,人逢喜事精神爽,早上吃饱了的苏竹归难得地一脸满足。

    市长今天,心情很好啊……

    “你干什么呢?”叶清欢干净利落地一个过肩摔把扒包的小偷摔倒在地,这不死心的人刚才还趁乱吃他豆腐。陆兴荣兴冲冲地回头“怎么了?”

    叶清欢刚刚没用力,也就把那人摔地上去了,那小偷赶紧爬起来鬼鬼祟祟地溜走。“遇到个不长眼睛的。”叶清欢拍拍衣服,脸色发寒。

    城东有一间刚装修的茶楼,刚装修不久就急慌慌地准备开业,现在好了,服务员查出来白血病,两边正在打官司。叶清欢拿着相机在旁边一直照相,嫌口罩戴着难受也就没戴,陆兴荣还是有些后怕,像个大夫似的戴着个口罩看来看去。

    苏竹归拿着烟出来透气,看见一群大叔大婶叽叽咕咕地在看手机直播。“看什么呢?”

    一群人顿时停住,回头一看原来是苏市长,市长今天心情好,没有杀伤力。招招手和市长一起看“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甲醛超标。这个房子才装修就开业,现在服务员得白血病了。”旁边一个大姐贴心的解释。

    苏竹归瞄了瞄手机,里面晃过一个人影,等等,这人影看着怎么这么眼熟。“我们觉得,这件事……”戴口罩的主播一直在叽里呱啦地说,后面一个人影在旁边一会儿窜来窜去,这是直播做不了假。

    等等,那他妈不是叶清欢吗!

    别人都假兮兮地戴着个口罩,只有这傻逼拿着相机生龙活虎。上身一件大白T,中间印了一个血手印。下面套着松松的牛仔裤和球鞋,这衣服还是他今天早上从柜子里找出来给他套上的。

    可为什么去这甲醛超标的屋子他不戴口罩啊!

    旁人看着苏市长脸色一下子黑了起来,这伴君如伴虎,气温也越来越低。众人心里发怵地打着哈哈回去工作。

    “你在哪里?”苏竹归拿着手机冷静地问。

    “做直播。”叶清欢老实地回答。

    “你们不是狗仔吗?”苏竹归真是搞不懂这个报社到底是干嘛的,一会儿是记者,一会儿又是狗仔。

    叶清欢迟疑许久,“小本经营,什么都做的。”

    ……

    苏竹归感觉自己拿着手机的手有些颤抖,是一种难言的大写无语。最后稳住气息软下嗓子来“你去现场就不能戴口罩吗?”

    叶清欢一愣,“戴口罩眼镜上会有雾。看不清。”说着便自觉地把口罩摸出来戴上。

    一阵风吹过,陆兴荣打开了这房间的窗户,苏竹归随着风声长长叹息“那种地方还是要注意一点。”

    “嗯。”叶清欢心里暖暖的,突然想到包里还装着上午那个苹果。真是可爱的小苹果。

    晚上去苏家吃饭,叶清欢局促地坐在车里,“我要不要换身衣服啊?”他回头问穿着白衣黑裤的苏竹归,同样上了一天班,苏市长依旧帅得无边无际。反观自己,头发还好,不过今天才从甲醛超标的地方出来,这要不要洗一下再去吃饭啊……

    苏竹归头也不回地看着前面“不用。”下班高峰期,堵得厉害,想回去也回不了。 两人直接被卡在了立交桥上。

    不过,去公公婆婆家吃饭穿得杀气腾腾的也不好吧?叶清欢看了看胸前的血色手印,真是……难以形容。

    苏竹归回头瞄了一眼正在仔细琢磨衣服的叶清欢,叶清欢把衣服翻起来仔细观察,下面露出一大片白嫩的皮肤,苏竹归顺着小腹慢慢往上,有一小节布料露了出来,叶清欢把背心换成了布裹着两个小r-u。一下子看得苏竹归口干舌燥,下腹发紧。他不自在地抬头,刚好对上一对桃花眼,叶清欢戴着个黑框眼镜,里面却是藏着对桃花眼,眼下一滴泪痣,看得让人心痒。苏竹归真是想就在这车上……

    两人苦等,可过了晚饭时间这车依旧堵着。一大家子人不可能就死等着两个人而不吃饭,所以今日苏家的晚饭是吃不到了。叶清欢心里乐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