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玄幻 > 欲望乐园(总攻)+番外

章节目录 欲望乐园(总攻)+番外_第136章

    。”

    楚旌立刻叫屈:“主君,读者为证,我有多听你的话,那可是白纸黑字写着呢。”

    一肚子鬼主意的方旭:“……”

    简嘉轻轻啜饮了一口茶水:“那可不一定,我这边的几位也不简单。”

    受A:“……”

    受B:“……”

    林灼蕖:“……”

    叶恒:“……”

    气氛莫名有点让人冒冷汗。

    沅澈嗖地拿出一个机器,翠绿的眼眸含着笑意,声音清润:“手下小妖弄到了一个好玩儿的东西,大过年的,咱们还是玩点儿轻松的吧。”

    “什么东西?”陆离来了兴致,“也是,离吃年夜饭还有好一阵儿呢。不能光看春晚守岁吧。”

    简嘉抬头,凝视陆离:“你居然看春晚……”

    陆离:“看春晚怎么了,总比你把你家受都打扮得跟彩虹糖似的强吧。”

    忘了描述,简嘉身边的六个人个个穿得姹紫嫣红,孔雀看见他们都得羞愧得掉毛。

    简嘉对于自己的着装品味有着迷之自信,觉得自己十分曲高和寡,不屑于跟愚蠢的凡人争辩。

    简嘉这边的六小受,除了蒙着脸的三个,叶恒和林灼蕖脸上都有点生不如死,羞耻y的意思。唯有桑榆,一脸与有荣焉,跟简嘉的莫名自信十分般配。

    陆离有些牙疼地嘴角抽搐了一下,又同情地看着沅澈。沅澈可怜兮兮冲他一笑,绿眼睛里满是委屈。作为艺术品味十分高明的蜃龙一族,沅澈早就被那边几人清奇妖诡的打扮弄得眼睛都要毒发身亡了。

    沅澈强忍着扒掉这帮奇葩衣服的冲动,寻思着,要不要玩个什么喝酒猜拳脱衣服的游戏。

    “阿澈,你拿出来的是什么啊?”陆离问。

    沅澈回过神,忙道:“好像是什么全息大富翁游戏。可以多人一起玩的。”

    说着打开那个盒子,立刻一段极其奔放的音乐传了出来,一个萌贱萌贱的声音道:“多人聚会,无事可做?群P上阵,太过粗俗?欢迎使用激情大富翁,欲望乐园诚意奉献,赤裸的激情,你值得拥有。”

    随着话语,众人眼前出现了各种投影,旋转的骰子,各种姿势的裸男,各种稀奇古怪的姿势道具……

    “这什么东西,还不快收起来!”方旭尊贵端凝,俊美逼人的一张脸一片绯红,坐立不安地瞪着沅澈。

    “啊……”沅澈也傻了,据他了解,大富翁不是这样的呀,他手忙脚乱地去关那个机器。

    “不许关上!”陆离一声令下,沅澈就不敢再动,苦着脸站在原地。

    陆离漂亮的眼睛闪闪发光,唇角噙着一抹坏笑:“这个有意思,咱们就玩儿这个。”

    那边陆长生几个只觉乌云罩顶,凄凉的北风从他们身后刮过。

    “怎么样?你们玩不玩?”陆离问简嘉。

    简嘉面无表情,眼睛却也闪烁着光彩:“玩吧,看起来挺有意思。”

    “是吧,”陆离笑道,“你看我家那几个都迫不及待了。”

    陆长生,方旭等六人一脸硬挤出来的笑,开玩笑,他们家主君都说要玩儿了,他们敢反对吗?现在不玩,过后陆离能玩死他们。

    简嘉看着叶恒几个人,淡声道:“你们谁不想玩,可以不参加。”

    声音不带一丝威胁,似乎特别好说话。

    可是这边六个人都是一哆嗦,没一个说要退出,总觉得不听话,好像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

    游戏开始,众人仿佛置身一个童话世界,处处都是颜色悦目,萌萌哒的小装饰。

    “各位亲爱哒,参与游戏就要遵守规则,不然整个狗年都会阳痿哦~”一个萌贱萌贱的声音说道,一只小蜜蜂扇着风s_ao的小翅膀飞过来。

    阳痿一年!!!

    众小受脸色齐齐发黑。特么的这回想耍赖都不成了。

    第152章 恭贺新春无责任番外(下)

    陆离一马当先,拿起两个骰子就一扔,出了十点,他身边投影一变,转眼周身就出现了十步之外的景致。

    那个萌贱小蜜蜂在空中跳八字舞,叫道:“大大你长得好美,恭喜大大,可以指定一人做出指定动作~”

    陆离转着眼睛,露出一丝坏笑,对着简嘉道:“亲爱的弟弟,去亲亲那个漂亮得像花的家伙,那家伙看你看得心都要碎了,小爷帮他一把。”

    简嘉一怔,视线移向林灼蕖,林灼蕖满脸通红地转开眼睛。

    他不要阳痿,简嘉默默地想。于是走到林灼蕖身边,一把搂住,在他额头上亲了一下。

    林灼蕖只觉一阵清新冷凝的气息包裹住他,额头上什么东西一触即离,心脏怦怦跳起来。

    “啧啧,这也太纯情了,你还是NPr_ou_文男主吗?别是JJ的走错片场了吧?”陆离笑得很是不怀好意。

    简嘉不搭理他,也扔了一下骰子,同样是十点。

    萌贱:“呦吼~大大您也好美,您也同样是指定某人做某事哦~”

    简嘉点了点陆离:“给我表演一下,什么是NPr_ou_文男主。”

    陆离噗嗤笑出声,摇头道:“弟弟啊,你的心眼也不比我大,好吧,作为亲兄长,哥哥今天就让你开开眼界。”

    说着他唇角微微勾起,一双幽深黑眸流光溢彩,动人心魄,修长挺拔的身影轻轻一晃,一分为六。每一个身影都搂住一个他家小受。开始亲吻,上下其手。

    “唔……大……大人……”秦宝禄被亲的桃花眼波光潋滟,“啊~”

    陆离的手扒开他的衣襟,捻住一颗艳红的r-u头,轻轻揉捏,从那颗r-u头肿大的程度,可以看出昨晚显然被狠狠蹂躏过,陆离轻轻一碰,秦宝禄就叫得春情四溢。

    “不……不行,陆离,不要在这里……有别人……”方旭羞得脸色胀红,拼命按着陆离c-h-a进他裤裆的手。

    “乖,这是无责任番外,不是正文,不怕。”陆离一边亲他,一边加快手上的动作。

    方旭闭上眼睛,不再抗拒,乖顺地任由陆离动作,眼角因为强烈的快感和羞耻而溢出一点泪光。

    在一片低吟粗喘中,陆离的六个受已经被弄得衣衫不整,脸红似火。

    简嘉这边除了受ABC,只有简嘉和叶恒维持着正常的表情。林灼蕖和桑榆哪见过这种阵仗,都看傻了。

    陆离玩够之后,身形重新合而为一,唇角带着一丝餍足,表情满足而危险,他笑道:“怎么样,长见识了吧。”

    简嘉眼皮都没抬一下:“没真枪实弹,不够具体。”

    陆离一愣,转而笑道:“真行,人不可貌相,你长得跟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似的,没想到也这么重口,不愧跟小爷我同根同源。行,咱们接着来。”

    下一个是楚旌扔骰子,出了个十二点。

    萌贱:“恭喜壮士,抽中秀肌r_ou_大奖,脱衣服吧,友情提示,可以留一条内裤哟~”

    楚旌刚毅俊朗的脸有点扭曲,他实在不想脱,可是他更不想阳痿一年。都怪陆离,他现在还穿着……

    楚旌黑红着一张脸脱衣服,上身饱满健硕异常的肌r_ou_露出来。

    叶恒悄悄跟简嘉说:“嘉嘉,哥这一身不比他差吧。”

    简嘉非常不解风情地实话实说:“你没有他壮。受C那种才跟他差不多。”

    叶恒一脸憋屈,简嘉却在这时候在他耳边低声说:“不过你的肌r_ou_比他漂亮,后面又特别会吸。”

    叶恒忍不住老脸发热,这小祸害实在太会撩了。

    受C凑过来,声音低沉,像是矢志不渝的承诺:“你喜欢什么样,我就永远是什么样。”

    简嘉瞥了他一眼,没说什么。受C也没再说话,只是像一座山一样沉默地坐在那里。

    接下来简嘉这边轮到受B,受B带着面具站在那里,光是站姿,就有一股天凉王破的凌人气势,他扔了个六点。

    这回连萌贱都不太敢嘚嘚,弱弱地说:“这位帅哥,您必须脱……”

    还没说完,受B鼻子里发出一个哼声,萌贱就立刻改口了:“必须找个人亲一下。”他也不想怂的,可是眼前这个人有能力弄死它好伐。

    受B直接朝着简嘉过去了,那步子迈的,好像踩谁一脚都是他的恩赐。

    简嘉跟叶恒说着话,眼神淡漠地从受B身上扫过,受B脚步一滞,开口道:“简嘉,让我亲一下。”语声冷酷简短,还带着一股子命令意味。

    简嘉:“滚。”

    叶恒哈哈笑出来:“小B,早跟你说了,这样是不行的。”

    受B冷硬地说:“姓叶的,你管谁叫小B。”

    叶恒:“简嘉不许你亲你还敢硬上?还是你想不举一年?”

    受B:“……”

    这边乱糟糟的没解决完,那边洛浔已经开始掷骰子了。

    萌贱:“啊啊……美人,恭喜你哦,十八点大奖,跟你家亲爱的主君打一炮。”

    洛浔眼风一厉,清俊优美的五官立刻显出一股锋锐的气势,手一挥,几柄玉色小剑飞到空中。

    萌贱:“诶呀你把我打死了也要不举一年哒~”

    陆离笑嘻嘻走过来搂住洛浔:“我可不想让小浔活生生当一年太监。”

    洛浔一被搂住就显出几分拘谨羞赧来,他羞红着脸,低声说:“陆离,不要在这里……”

    陆离忍不住咬了一下他通红的耳朵,低笑道:“宝贝,这是无责任番外,怎样都行啊。”

    说着就开始扒人家衣服,大半个肩膀都露出了,衣襟处还隐隐露出一点粉红。

    洛浔快羞死了,他乌溜溜的眼睛泪花闪烁,紧紧咬着下唇。

    陆离噗嗤笑出来,亲亲他的鼻尖:“吓唬你呢,傻不傻。”

    洛浔使劲抱住陆离,闷声闷气:“你太坏了,就知道吓我。”

    陆离的目光冰冷地刮过萌贱:“你刚刚说洛浔要做的是跟我亲热一下,对不对?”

    萌贱:“……对。”尼玛陆离上尊太可怕了有木有,本蜂有点hold不住啊。

    陆离深深吻住洛浔,把这小神经病吻得脸红似火,不知今夕是何夕。

    这边轮到林灼蕖掷骰子,扔了个十七点。

    萌贱哈哈笑:“美人,大美人,恭喜你,中奖了,脱衣舞哦~”本蜂有眼福了。

    林灼蕖勾唇一笑,矜持又骄傲,那样子真是如同一朵烈火红莲,美得让人眼睛都感觉刺痛。

    “我要使用嫁祸卡。”他说。

    “你要嫁祸谁?”萌贱问,“不是,你哪来的嫁祸卡?”

    寻宝小能手+手工达人林霸王花不屑回答这个问题,他那对燃着火焰的眸子直视着一直没怎么说话的受A:“我就是要嫁祸给他。”

    “是我吗?”受A轻轻地问,他的声音非常好听,有一种感人至深的魅力。

    “别在那装无辜,我告诉你,你那些——”林灼蕖目光中怒火熊熊。

    “咳咳——”叶恒打断了他的话,“注意啊,不能剧透。”

    “哼!”林灼蕖扭过头,“反正就是嫁祸给他。”

    “简嘉,你要看我跳脱衣舞吗?”受A看着简嘉,轻轻地问。

    简嘉没看他,也没说话。

    “那好吧,”受A叹息,“你要我脱,我就脱。”他的声音轻柔悦耳,面具下的目光却带着一种让人毛骨悚然的执拗倔强。

    他一下子就撕开了身上橙红色的衣袍,动作十分狠厉,露出肌理分明的上半身,肤色有些苍白,但是肌r_ou_却很结实。

    简嘉看了他几秒钟,无声地叹口气:“行了,停下吧。”

    受A依然固执地去脱裤子。

    简嘉冷冰冰地说:“我说停下,你没听到吗?”

    受A抖了一下,立刻乖乖停住动作,声音有些怯怯的:“简嘉,我停下了,你不要生气。”

    简嘉面无表情地看向萌贱,萌贱非常识相:“哈哈,只要脱掉上半身就算完成任务了哈哈——”心里悲伤逆流成河,它真是最悲催的大富翁精灵啦,都欺负它,还让不让蜂过年了!

    陆离看着简嘉感叹道:“你家这几个看起来确实比我家的还难搞。”

    简嘉目光平静地扫过自家六小受,六小受纷纷低头。

    接着又掷了几轮骰子,长生被迫光着膀子进行诗朗诵。朗诵的是叶恒的大作《人间至乐》,长生深深认为,比起脱衣服,诗词的内容更令他无地自容。桑榆也是羞得不行地只穿一条小内裤给大家打了一套拳。

    只有陆离和简嘉安然无恙,净看热闹了。陆离还在那鼓掌吹口哨,简嘉则是双眼晶晶亮看得津津有味。

    众小受心里十分卧槽,这破游戏是谁他妈开发的?怎么倒霉的都是他们!

    他们没看到,那游戏装置的外包装上写着:制造商——欲望乐园攻控联盟。

    “咱们也别闲着,一边玩儿一边包饺子吧。这么多人等着吃呢。”陆离道。

    “鲜虾馅的,飞钳兽馅的,还有龙虾馅的多包点。”陆离嚷嚷着。

    “你喜欢吃什么馅儿的?”陆离问简嘉。

    “清淡一点的都行,”简嘉说,“还有甜玫瑰馅的。”

    “你居然要吃甜饺子?”陆离大惊。

    “怎么了?”简嘉面无表情地问。

    “没什么。”陆离低声嘀咕,“新弟弟的人设好奇怪啊,面瘫,色盲,还爱吃甜饺子。”

    摆上了一盆盆饺子馅,众人挽起袖子,开始过年的必备活动——包饺子。

    “诶呀我的亲弟弟,你在干嘛?”陆离刚包好一个饺子,就一脸惊恐地看着简嘉手里的“饺子”。

    不得不说,简嘉真是奇葩,那饺子在他手里都扭出人样儿了,饺子馅还里出外进的。

    “包饺子。”简嘉面无表情,把那奇葩饺子放好,又拿起一个饺子皮。

    “亲爱的弟弟,你先到那边待会儿,对,坐墙角就行,别动了啊,看会儿春晚。”陆离恭送瘟神一样送走了简嘉,他可不想一会儿吃漂着饺子馅的片儿汤,大过年的,还是吃点儿人吃的食物吧。

    林灼蕖唇角带着笑意,手底下动作优美又干净利落,一排排小元宝一样漂亮的饺子从他手里诞生,赢得陆离等人赞美的目光。

    坐在墙角的简嘉:“……”

    这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