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玄幻 > 欲望乐园(总攻)+番外

章节目录 欲望乐园(总攻)+番外_第134章

    他分外不能忍受简嘉消失在他的视线里。

    几人商议片刻,就分散开寻找。

    林灼蕖看着一片狂欢的不夜城,突然想到了什么,就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一处处去打听。

    他按照打听来的信息,终于找到了游戏傀儡人偶制作的游乐区。

    在这里,君王可以制作使魔的仿真人偶,只要做得像,与使魔的身体相连,就会有很多奇妙的玩法。

    林灼蕖记得,以前简嘉到这些游乐场所,总是忍不住想要挑战手工,做出一些惨不忍睹,颜色奇诡的黏土小人。

    果然,在一排透明的玻璃工坊里面,林灼蕖一眼就看到了简嘉。

    他的麻烦精正聚精会神地捏着小人偶,旁边已经摆着好几个奇形怪状的成品。

    林灼蕖也没出声,就静静站在旁边看,等着简嘉捏好了最后一个小人,坐在那欣赏的时候才说:“那个红通通的……捏得是我?”

    简嘉回头,看起来竟有几分得意:“好看吧?”

    林灼蕖:“……”

    跟个被耗子啃过的胡萝卜似的——生x_ing毒舌的林灼蕖硬生生忍住了没说出来。

    简嘉却看出来了,一把抓住他的手,林灼蕖心跳立即加快。

    “闭上眼睛,我带你看。”简嘉轻声说。

    林灼蕖听话地闭上眼,视界里面突然出现了那个“被老鼠啃豁了的胡萝卜”,下一刻,那“胡萝卜”突然变了,无数的色彩线条变幻组合,居然组成了一身火红衣袍的林灼蕖,眉眼飞扬,唇边勾起的笑容足以颠倒众生,双目华彩深蕴,饱含刻骨深情。

    林灼蕖心底热流汹涌澎湃,冲得眼眶发热,他从来不知道,简嘉眼中的自己是这样的,这么耀眼,这么感情深挚。

    他睁开眼睛,看着简嘉,突然上前一步,吻住简嘉,动作炽烈又温柔。简嘉让他吻了几秒钟,就反客为主,把林灼蕖吻得气喘吁吁,双眼迷蒙。

    “我信你了,我再不怀疑了……”林灼蕖抱紧了简嘉,在他耳边低声说。

    咳咳……

    有人在一旁咳嗽了两声,林灼蕖放开简嘉,目光充满不善地看过去,其他五个家伙已经找了过来,旁边还站着三个气度不凡的君王,正是狂欢不夜城的三个老板。

    三人感受到简嘉的目光,连忙恭敬万分地施礼:“见过简嘉大人。”

    他们都是级别极高的神眷者,但是不敢对简嘉有一点失礼之处。开玩笑,且不说人家身边的这几个超阶使魔,就说人家是极乐伊甸系统零大人的主人,谁敢得罪?不想混了吗?

    他们看出简嘉懒得应对这些交际,非常识相地奉上不夜城顶级酒店的套房钥匙,声明是小小礼物,就十分识相地滚了。

    简嘉有些好奇,就带着使魔去看看这个据说是不夜城最奢华的,位于城中心最高建筑顶层的套房。

    这一进去,果真大开眼界。其他种种穷奢极欲倒还在其次,最惹眼的就是一间纯透明材料建造的屋子。这间屋子的上下,四周墙壁都是透明的,此时不夜城已经是夜幕降临,但是各种霓虹,烟花照得整个城市色彩斑斓。这间屋子,就像悬浮在万千灿烂星河之上。

    屋子里没有别的,只有一张巨大的圆床。这床可以调节大小,并且像是轮盘一样能够旋转。

    简嘉一看见这张床,眼中就浮起极明亮的光彩,回头看着几个使魔。

    几人看着简嘉的眼睛,只觉天上的星河,脚下的灯海,加起来都没有简嘉的眼睛好看。

    “我要干你们。”简嘉郑重宣布。

    “迫不及待,”叶恒笑得像个大尾巴狼,“谁先来?”

    “一起。”简嘉语气坚定。

    “啥?哈哈……嘉嘉,”叶恒有些错愕,干笑道,“这个……一起,什么的……这个客观条件是不是达不到啊。”

    这家伙还意有所指地瞄着简嘉的胯下。

    简嘉唇角微翘,身形一变,化作了六个一模一样的简嘉。

    不,不能说一模一样,他们的神态都有不同。有的看起来开心又透着几分恶劣,有的略显粗暴又带着野x_ing,有的十分冰冷又邪恶,有的眼神柔和又异彩涟涟,还有一个透着两分邪气,眼神深邃,仿佛有种蛊惑人心的力量,最后一个黑眼睛纯真又宁静。

    六个使魔都看傻了,一个个瞧过去,觉得哪个都是简嘉本尊,却各有各的魅力,眼睛都不够使了,恨不得长出变色龙一样的三百六十度旋转视角。

    “这都是我,是偏重x_ing格某一方面的精神体。”简嘉的声音在他们脑中响起,“今天第二个福利,挑一个吧,挑中哪一个,就是哪一个上你。”

    我的天!还有这种好事?

    阿尔法兴奋的脸上泛红,金蓝色的眼睛睁大了挨个看,诶那个乖乖的看起来真可爱,那个冰冷邪气的让人很兴奋,那个有几分野x_ing的看着也心跳加速!还有那个在笑的,也很好!

    阿尔法陷入混乱。

    不只他一个,所有使魔都进入狂乱状态,被一圈简嘉围着,还能挑,这种好事,做梦都梦不到。

    不过,哪个都想要啊!挑不出来!

    简嘉发现他们眼睛都快转成蚊香了,干脆也不让他们选,手一挥,六个使魔就全在床上了。

    这是个什么场景呢?

    就是六个人脑袋在变小了一圈的圆床中心点头碰头,腿耷拉到床边,躺得像一片被切成六块的披萨。每一个人的腿间都站着一个简嘉。彼此的呼吸都听得清清楚楚。

    “卧槽……还能这样……”身为六分之一拼盘的叶恒震惊了几秒,吐出来一句话。其他几个早已经羞耻得说不出话——用这种躺位挨cao,那……他们之间是再也留不下什么矜持了。

    而每一个简嘉,都开始动手了。

    阿尔法摊上了冰冷邪气的简嘉,本来就只剩几丝布料连着的正装礼服被“嘶啦”一下拽成破布,略显苍白但比例完美的身体裸露出来,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两条腿就被压在胸口,下面已经毫不留情地捅进去了。

    “啊啊——疼疼——”阿尔法叫道,眼眸立即被逼出了泪光,后面虽然一直c-h-a着按摩木奉,可是真家伙跟按摩木奉怎么能一样,阿尔法只觉自己快被滚烫的铁棍子给戳爆了,而在这种极致的胀痛与刺激下,那种久违的,让人食髓知味的强烈快感让他浑身都在战栗,手指紧紧抓着身下的床褥,带着痛意又情动的呻吟让他旁边的谢亦觉得真是吵闹。

    谢亦身前的是有几分邪气又带着蛊惑的简嘉。谢亦特别吃这一口,眼神痴迷地盯着简嘉的眼睛,简嘉的手沿着他的脸慢慢往下摸,把舞娘的衣服一点点褪下,露出肩膀,锁骨,两个鲜红的r-u头。轻轻在柔嫩的r-u头上拧了一下,就在谢亦发出一声呻吟的时候,简嘉一把将他拽起来,按到自己胯下,低声命令道:“给我舔。”

    谢亦面色绯红,黑眸晶亮,他伸出嫩红色的舌尖,在头部轻轻舔了一下。简嘉垂眸,谢亦低低笑了一声:“甜宝,我这里还有好玩的,我们试试?”

    简嘉眼中浮起朦胧的光晕,有点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谢亦觉得自己爱死了简嘉这个模样,恨不得把这人揉碎了化到骨血里去。他掏出一大块果胶一样的东西放入口中,然后张开嘴,有些痛苦又一脸满足地慢慢吞下简嘉的y-in茎。他之前从没做过,但是显然之前自己做了研究,虽然有点生疏,却一点都没让简嘉难受。更奇妙的是,谢亦的口腔里面除了又紧又热之外,居然让简嘉感觉到有点微微酸甜。这种甜不是舌头感觉到的,而是通过y-in茎。这种奇妙的感官交织让x_ing爱体验焕然一新。

    简嘉一边享受谢亦的服务,一边在他的肩背光滑白嫩的皮肤上摩挲。

    另一边叶恒双手又被手铐给锁了,他的身边是眼睛明亮又恶劣的简嘉。简博士已经把角斗士身上少得可怜的遮蔽全部去除,叶恒健美阳刚的r_ou_体赤裸横陈,简嘉正咬住一只小r-u头,含在嘴里舔咬。叶恒的r-u头特别敏感,被弄得身体一拱一拱的,低头还能看见简嘉明亮又恶质的眼神。

    “啊……嘉嘉,求你……放开……”叶恒心痒难耐,特别想抱一抱简嘉。

    “不放。”简嘉斩钉截铁地说,“让你主意这么正。”

    叶恒一怔,然后就笑了:“好,以后都听你的,再也不乱打主意。”

    简嘉的回应是狠狠拽出c-h-a在他体内的按摩木奉。

    “啊……”叶恒身上漂亮的肌r_ou_一阵颤抖,就看小祸害已经拽起他的一条腿,拉开裤链,那东西正一寸寸往他身体里面顶。

    叶恒里面好像有吸力一样,肠r_ou_蠕动着裹紧入侵者,简嘉有种感觉,就算他不动,叶恒的后x_u_e也会一点一点把他吸进去。

    “啊……嘉嘉……宝贝儿……嗯……用力干我!啊——”

    叶恒被简嘉一个沉腰狠cao干的长声叫出来,另一条腿下意识一蹬,一下子踢到旁边的桑榆。

    桑榆听着叶恒近在咫尺的呻吟,羞耻得低呜一声,他也已经被扒掉了超人制服,赤身裸体地被迫体会简博士无穷的想象力。他身边这个简嘉眼神柔和,就是手段层出不穷,这一会儿已经让他尝过了麻辣藤蔓刮r-u头,坚果按摩前列腺等高端享受,现在蛋蛋那里不知怎么就长出一层膜,正一点点向上,包裹住他的y-in茎。

    桑榆几下就被折腾哭了,泪汪汪看着简嘉:“哥……呜……求你……我想要你……想好久了……”

    可惜简嘉眼神非常温柔,下手也非常到位。桑榆身上的每一处敏感点都被照顾到了,他爽得受不了,紧抓着简嘉的衣角,一声一声呻吟像是被欺负惨了的小动物。简嘉把他摆成跪趴的姿势,在挺翘的屁股上拍了两下,握住少年矫健有力的腰肢,从后面顶入。

    “啊……”桑榆啜泣着呻吟承受,低头就看见一边是叶恒被干的激情澎湃的脸,另一边是同样跪着,比他叫得还要痛苦激情的余方夏,口中呻吟立即羞得戛然而止,紧紧闭上眼睛。

    “睁开眼睛。”简嘉命令。

    桑榆觉得后面的冲击让他喘不过气,却还是乖乖睁开眼睛,这回就不仅仅是看到身边的两个人,所有六个在简嘉身下承欢的使魔都看得清清楚楚。一下子碰到好几双带着羞耻和欲望的眼睛,桑榆羞得红成了一尾熟虾。

    欲望更上层楼。

    余方夏轮上的是动作有几分粗暴,眼中满是野x_ing掠夺的简嘉。人家直接把余方夏摆成了狗爬式,捆住双臂,按在床上,提起腰胯就cao,一边cao,还一边狠狠地扇打余方夏的大屁股,把那两坨r_ou_打得疯狂乱颤。

    “唔……唔……啊……啊——”余方夏被狂风暴雨一样的c-h-a干弄得气都喘不过来,爽得浑身抽搐,口中溢出激情又低沉的嘶吼。他被撞得太狠,整张大床都微微颤动起来。

    旁边的林灼蕖正被看模样特别纯真,特别乖巧的简嘉扒掉全身的衣物。

    “简嘉……”林灼蕖脸上绯红,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简嘉的脸,怎么也看不够。

    “以前从来没有好好问问你,被我干是什么感觉。我觉得我们必须沟通一下。”简嘉一边拽掉林灼蕖的黑色蕾丝丁字裤,一边认真地说。

    “啊……什么……什么沟通……”林灼蕖衣服都被脱干净了,只剩下头上的白色蕾丝发带。他身上瘦了不少,但是看起来依旧很结实。简嘉的手指划过白润的皮肤,在粉红的r-u晕上打转。

    “告诉我,现在是什么感觉?我摸你是什么感觉?”简嘉另一只手摸上滑嫩丰隆的t.un瓣,细细揉捏着。

    “啊……你……你……”林灼蕖脸上飞红,羞耻得说不出话,他左边是被简嘉爆cao的余方夏,右边是被简嘉干出了眼泪的阿尔法,自己说了什么,两人肯定听得清清楚楚。

    不,不止是两人,这屋子里的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你不愿意跟我沟通?”简嘉睫毛垂下,神情有几分委屈。一旁正被简嘉干得欲生欲死,呼吸困难的阿尔法一眼瞥见,心里诅咒,林小花运气怎么这么好,碰上一个好乖的,本公爵要被干死了啊啊!

    这边林灼蕖则是被简嘉的委屈光波正中红心,兵败如山倒。

    “我……我特么愿意,愿意还不行吗……”

    “说吧。”简嘉高兴了,双手变本加厉地滑下柔韧的腰线,掰开t.un瓣,在x_u_e口刺探。

    “呜……我……我舒服……啊……简嘉……”

    “怎么个舒服法?详细一点……”

    “你……”林灼蕖脸上红得像是娇艳欲滴的蔷薇花,有些埋怨地瞪了简嘉一眼,终究开口道,“你……摸我……r-u头的时候,有点痒……又麻麻的,身上通了电一样。”

    “那手指c-h-a这里呢?”简嘉中指按进林灼蕖粉嫩的后x_u_e。

    “啊……有点疼……胀……舒服……”林灼蕖不敢看简嘉,低垂着眼眸说道,眼睫毛颤得厉害。

    “那这样呢?”简嘉狠狠顶进濡s-hi的后x_u_e。

    “呜啊……简嘉……简嘉……”林灼蕖抱住简嘉的肩膀,呜咽着承受快要灭顶的快感,顺便被迫口述关于被cao感想的一千字小作文。

    六个使魔被花样折腾,简嘉强大的精神力将每一个精神体的感觉汇总,他体会着皮肤的触感,后x_u_e的紧致,每一个人脸上的表情,汗水,呻吟,低呼,狂叫,求饶,像是一片交织在一起的,无限刺激感官的绯色 y- ín 梦。

    阿尔法被简嘉刚猛凶狠的动作硬生生干得s_h_è 出来,简嘉抽身出来的时候,阿尔法抬起发软的手臂,拉住简嘉的胳膊,英俊的面容依旧红晕满布,浓密的金棕色发丝s-hi漉漉地贴在额头上。

    “简嘉,我要琉璃珠。”阿尔法金蓝色眼眸理直气壮地落在简嘉脸上。

    带着几丝冰冷邪恶的简嘉抬起他的腿,压到他的头两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