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玄幻 > 欲望乐园(总攻)+番外

章节目录 欲望乐园(总攻)+番外_第133章

    其他人充其量只能看到一张脸,其他都是一片灰雾。

    结果一看简嘉不要紧,他们家的君王正叹为观止地四处看呢,那眼睛亮得让他们胆战心惊。

    “简嘉哥……”桑榆走到简嘉眼前,遮住了他的视线。

    林灼蕖更是直接,抓住简嘉的手就往回拖:“这有什么好玩儿的?你不嫌吵吗?咱们回家得了。”

    简嘉唇角微翘,不知动了什么机关,六个使魔身体里面塞的东西突然震动起来。

    耳边立即听到一片闷哼,林灼蕖腿脚一软,握住他的胳膊:“你,呜……你干什么啊?”

    简嘉语气特别善良:“给你们的惊喜,是不是很刺激?记住,千万别s_h_è ,不然你们身上的屏蔽灰雾就失效了。到时候被看光了可不关我的事。”

    几人听到这话,简直五雷轰顶,简嘉在折腾他们这件事上,那是创意无穷。

    余方夏脸上涨红,他尤其受不了这个,护士包t.un裙前面已经快被b-o起的y-in茎撑破了,裙子上明晃晃s-hi了一片,眼瞧着就要s_h_è 精。他深吸一口气,以非人的意志力拼命抵抗s_h_è 精的冲动。

    简嘉不让他s_h_è ,憋死了也不能s_h_è 出来。

    过了差不多一分钟,简嘉才把震动停下来,几个人都是气喘吁吁,脸红如火,露在外面的皮肤蒙上一层水意。

    简嘉看了他们一眼,当先向前走去,几人只得两腿有些发软地跟了上去。

    简嘉的容貌自是没得说,走了几步,就碰上好几个上来送花的野生使魔。在这里,这就是最明显不过的约炮。林灼蕖二话不说,属于高等级神眷者的气息立即如同烈火一般释放出来,压得那几个使魔眼冒金星,赶紧忙不迭撒腿跑了。其他神眷者知道这是有大佬驾到,都特别识相地让路。

    这强力清场效果,直接让简嘉周身十米之内,再无别人。

    简嘉倒是不以为忤,乐得清净,他是来玩儿的,可不是让别人当热闹看的。

    看到街边一溜儿的大型夹娃娃机,简嘉眼睛一亮。

    简博士夹娃娃从来就没有成功过,被他认为是生平一大憾事。此时见猎心喜,立即准备上手玩一把。

    林灼蕖不忍卒睹地捂上眼睛。

    这里的夹娃娃可不是普通的夹法,这机器没有手柄按钮,需要有人躺在控制板上,丁丁充做手柄,r-u头就是按钮,按照s_h_è 精的力道来判断夹起娃娃的位置。

    这时候正有几个使魔躺在那被自家君王弄得欲生欲死,呻吟不断。

    简嘉回过头,看着几个脸上通红的使魔。

    大家伙全部沉默,这特么是谁发明的玩法,太特么坑爹了。

    “余方夏,过来。”简嘉点将了。

    余方夏虽然羞得不行,但是依旧老老实实听从简嘉的命令,乖乖躺在了控制板上。他那健硕鼓胀的胸肌把粉红的护士服填的紧绷绷的,两条结实的大腿有点紧张地并在一起,灰色的眸子却温驯地落在简嘉脸上,忠诚,依恋,渴望,又信赖。

    简嘉一颗颗解开余方夏胸前的扣子,两块足以让一半人口男默女泪的大胸几欲裂衣而出。简嘉使劲揉捏了几下,柔软又透着硬挺的手感美妙至极,余方夏身体剧烈地颤抖,口中泄出低沉的呻吟。

    桑榆脸蛋都要烧着了,赶紧转头不敢再看。

    简嘉拽下了余方夏的包t.un裙,因为t.un部过于丰满,往下拽的时候还颇费了一番力气。余方夏尺寸惊人的霸皇枪立即暴露无遗。

    即使知道只有自家几个人看得见,余方夏还是羞成了一颗大枣。而越是羞耻,他那根东西反而越发狰狞地高高翘起来。

    简嘉把那东西握在手里,余方夏一个哆嗦,险些s_h_è 出来,灰眼睛带着水光,祈求地看着简嘉。

    “好好配合,在这里你可以s_h_è 。”简嘉明显很开心,充满向往地盯着机器里面的一堆娃娃。

    就不信夹不出来!

    只见简博士握住余方夏的y-in茎,左右摇摆,上下lū 动,另一只手还在大胸上面揉捏,余方夏终于忍不住呻吟,随着简嘉的动作高高低低地叫出来,身子不断扭动颤抖。

    眼瞅着对准了一个娃娃,简嘉一手抓住龟*,一手狠狠捏住大胸上面的小r-u头,余方夏低吼一声,身体痉挛,一道极浓的j-in-g液s_h_è 出来。

    “啊……”

    简博士的手艺一如既往地差,但是架不住余方夏给力啊!s_h_è 得又多,劲又大,居然硬生生在抓歪了的情况下,扒拉了一个娃娃下来。

    接住掉出来的娃娃,简嘉可高兴了,这真是雪耻的一天,于是再接再厉,在余方夏含着泪水的目光下,又抓住了他的丁丁。

    “主人……啊……主人……”余方夏带着哭腔的呻吟让简嘉的动作更加肆意,那滚烫的东西在他手里就像一个玩具。简嘉睫毛微垂,眼中划过一道冰冷的光,手中墨蓝色光芒隐现,在余方夏第三次s_h_è 精,爽得嘶哑叫出来的时候,彻底震散了他体内的抵抗意志,从此再无后患。

    “主人……”余方夏的灰眸含泪,盛着能够溺死人的浓烈情感。

    简嘉舔舔嘴唇:“还没完呢。”

    又开始摆弄余方夏的y-in茎。

    “啊……主人……求……啊……”余方夏又陷入到痛苦的狂欢中去。

    最终简博士获得了六个战利品,这罕见的战绩把周围一圈人都引过来看,看看是谁s_h_è 得这么猛。

    “我的天……那个……是不是军魂煞?”

    “卧槽,还真特么像!”

    “零大人在上,军魂煞居然会来x_ing爱嘉年华!那……用他夹娃娃的莫非是那位大人?不是说不在了么?”

    众人虽然只能看到脸,还是有人认出了余方夏,因为他实在是太过凶名赫赫,顿时一片窃窃私语。

    简嘉美滋滋抱着娃娃,后面跟着脸红腿软的六个使魔离开的时候,疑似“简家庄主人”来到狂欢不夜城的消息已经飞速传播开来。

    他们继续往前走,一路上新鲜事多了去了,有君王带着自家使魔摆出来各种春宫造型一动不动换积分的,据说是玩得太嗨,钱都花光了不得不当街卖艺,别说,还真有几个姿势非常有创意,简嘉多看了几眼,谢亦就凑到他耳边低声道:“甜宝,你想要试试么?”

    老狐狸声音酥软,眼横秋波,轻轻抓住简嘉的手,一根一根手指摸索过去。

    简嘉唇角微翘,靠近他耳边,也低声说:“现在?就在这试?”

    谢亦被他口中呼出的热气撩得面红耳赤,半边身子都软了,连忙告饶:“不行,不行,甜宝,你厉害,我不敢了,这儿可不行。”

    再往前走,奔放的乐声中,一堆五颜六色的气球飞在天上,每一个气球下面都系着一个丁丁。

    居然是一个君王使魔的变装游行。一个个穿得跟妖魔鬼怪似的,头上还c-h-a着花,使魔的y-in茎上都绑着气球,那气球飞起的力道不小,把使魔吊得一个个眼泪汪汪。

    其中一个使魔最惨,被吊得两脚都离地了,头上冒出来圆圆的老虎耳朵,屁股上也长出了尾巴,呜咽着可怜兮兮地望着他的主人。

    “那个……不是聂临渊么?”叶恒指着被吊起来的使魔惊道。

    简嘉点点头,看着那个使魔身边的君王,正是何轩。何轩朝着简嘉微微一笑,如同春风拂面,接着就转头继续折腾他家使魔去了。

    “我去,”叶恒感叹一句,“聂临渊这日子过得可真是……”

    简嘉道:“羡慕了?我也去买个气球给你系上?”

    叶恒哈哈一笑,拍拍屁股:“嘉嘉,扯那虚的多没意思,咱们真刀真枪地干一炮多实在。”

    简嘉瞪了他一眼,这大流氓的脸皮真不是一般人能够驾驭的。

    简嘉突然发现在一座闪烁着迷幻灯光的高塔旁边,离地五六米高的地方有个篮球场,里面空无一人,简嘉有些好奇地飘上去,仔细看看说明,才知道为什么没人上来,原来这个场地进入之后就会完全变成普通人体质,并且在打球的过程中会一直情动,却不能s_h_è 精,输了还要接受惩罚,所以很少有人进去玩。

    简嘉看着身后六个明显目露忐忑的使魔,眼中闪过有点恶质的笑意:“我想看你们比赛。”

    叶恒扶额呻吟一声。

    “不就是打球?来吧。”阿尔法很是豪迈,这些体育运动他还真没怕过谁。

    剩下几个都在瞪他——简博士出手,能这么简单饶了他们?

    果然,简嘉道:“输了打屁股,赢了有奖励。”

    “What?”阿尔法后悔了。

    “三对三,一局定胜负。”简嘉说出了规则。

    于是只见壮汉护士,美貌女仆,后空西装男,色情超人,赤裸角斗士和妖娆舞娘都进了场地,一进去就发现身上一沉,立即重温了久违的普通人体感。

    这还不算完,本就在勉强压制的欲火焰腾腾地烧了起来。桑榆呻吟一声,抓住栏杆才没倒下来。接下来抽签决定分组,桑榆,阿尔法还有余方夏一组。桑榆和余方夏都不太高兴,显然不爱跟阿尔法一组。

    两边准备好了就开战,简嘉在一边当裁判兼计分员。一时间满场都是奔跑的大长腿,飘飞的裙子,跳跃的丁丁。简嘉看得黑眸笑意盎然。

    余方夏一不留神步子迈得太大,包t.un一步裙一下子变成了开叉小旗袍,顿时让他有点缩手缩脚,林灼蕖趁机投篮,跳起来的时候小围裙飞起来,只穿了丁字裤的翘t.un白得晃眼。

    桑榆抓紧机会抢了球就跑,结果接触到叶恒带着笑意瞄过他胸前小凸起的眼神,立即羞得脚步一滞,下意识想要捂胸,结果就被断球了。叶恒哈哈笑着留下一句“小崽子脸皮儿忒薄”,转身就跑走了。

    阿尔法不愧是长年活动在各类运动之中的高手,技术不是一般人赶得上的。他骂了一句“蠢蛋”之后,身手极为矫健地抢篮板球,西装革履也没影响他发挥,转瞬就把比分抢了回来。

    谢亦微微一笑,果断地一把薅住阿尔法背后仅剩的几条布料。阿尔法可不愿意裸身打球,就被牵制住了,这厮恶向胆边生,伸爪就刨向谢亦那没几片布的舞裙,于是就爆发了小规模撕衣服冲突。

    简嘉眼中的笑意都快溢出来了,吹哨警告之后,比赛终于恢复了“正常”。

    余方夏,桑榆,和阿尔法三人发挥不利,比分落后,谁也不想被当众打屁股,于是奋起直追,比分咬得很紧。在最后眼瞅要平局的时候,六个使魔后x_u_e的按摩木奉开始震动了。

    六人立即东倒西歪,本来就欲火沸腾,简嘉又在一边看着,要不是意志坚定,早就一边打球一边喷精了。

    结果简嘉又突然袭击!

    六人苦不堪言地忍耐s_h_è 精的冲动,他们现在可是在半空中的球场上,一旦s_h_è 了,遮蔽失效,他们这幅德行可就相当于高空展览了。

    似乎是要平局。

    但是,林霸王生x_ing争强好胜,除了简嘉,就没在谁面前认过输。他居然在非人的情欲折磨下,硬生生在最后几秒钟,撑起身子,来了个三分投篮。

    “该死的林小花!”阿尔法气得大叫。

    简嘉心情十分愉悦,面颊都微微染上了几分红晕。

    “来吧,输了的要罚。”

    简嘉在地上摆了三个球,输掉的桑榆,余方夏,和阿尔法脸红脖子粗了一会儿,只能慢慢趴在了篮球上,屁股撅起来。

    简嘉拉开桑榆后t.un的拉链,把余方夏的小旗袍撩起来,阿尔法嘛……他的屁股一直就是露在外面的。

    三个形状肤色都不一样,但是同样挺翘诱人的屁股并排摆在眼前,简直能让人兽x_ing大发。桑榆是浅麦色,弧度完美,肌r_ou_饱满,一看手感就好。余方夏则是异常肥硕,从视觉上就有种饱足感。阿尔法则是雪白,挺翘,t.un型毫无瑕疵。

    简嘉不知道从哪找出来一条散鞭,慢慢划拉过三个屁股。

    “呜……”桑榆小声哀鸣,羞耻得微微发抖。余方夏一声不吭,耳朵红得像熟了一样。阿尔法从来没体会过在众人面前被打屁股的经历,羞得脑仁都木了。

    简嘉一鞭挥下,横扫了三个屁股。这种鞭子打人并不太疼,带着痒意的鞭打反而更能激起欲望,三声克制不住的呻吟传进耳中。

    旁观的三个使魔也跟着脸红耳热。

    “你们也有奖励,”简嘉的目光划过三人已经硬得不行的y-in茎,“可以s_h_è 一次。”

    “呜……”三人听到这话,险些就这么s_h_è 出来。

    简嘉挥动散鞭,在三个屁股上留下浅红色的鞭痕,股沟,大腿内侧,甚至蛋蛋都得到了特殊照顾。

    “啊……简嘉哥……呜……”

    “主人……不行了……求你……”

    “啊啊——简嘉——停!啊——”

    三个使魔的呻吟哀呼不绝于耳,r_ou_体在鞭打下扭动,抽搐,肌r_ou_块垒起伏,晶亮的汗液仿佛让空气都变得灼热起来。

    站在一边的林灼蕖三人能感觉到简嘉也渐渐情动。君王情动的气息对于六个使魔来说就是c-ui情利器。

    简嘉狠狠几鞭抽在三个不断抽搐的股沟里,低喝一声:“s_h_è 吧。”

    三个趴着挨打的和三个一边看着的一齐s_h_è 出了白液。

    简嘉脸上浮起一点红晕,六个使魔都呼吸急促,紧盯着他瞧。s_h_è 过一次连开胃菜都不算,只是让他们更渴望简嘉能真正地进入他们。

    简嘉舌尖轻轻舔过嘴唇,突然道:“一直跟你们在一块儿也没什么新鲜的,我自己溜达一会儿。”

    说完就不见了。

    “简嘉!”几个使魔大惊失色,立即跳起来,极目四望,哪里看得到简嘉的影子。

    “我去联络不夜城的老板找人。你们看看他比较有可能去的地方。”谢亦脸上的笑都没了,立即做了决断。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