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玄幻 > 欲望乐园(总攻)+番外

章节目录 欲望乐园(总攻)+番外_第131章

    渐开始颤抖起来,却还是不肯停止,眼球一根根爬上血丝,直到黑洞嘭一下崩塌,谢亦喷出一口血,虚弱地委顿在地上,他抓紧了墨蓝珠,慢慢咽下口中的血腥,缓缓闭上眼睛。

    然后依旧是尝试时间回溯的画面。

    谢亦一次又一次地尝试,反复失败,反复受伤,最后一次,他终于回到了斗兽场那一天。好不容易又看到了简嘉,谢亦像是疯了一样,发现画面又要崩碎,干脆化作兽形,尾巴一条接着一条的爆开,可惜也只回溯到了赌约已经开始的时候。

    一切还是来不及。

    谢亦唇角鲜血狂涌,他颤抖着手想要伸到黑洞里,想要摸一摸浑身是血的简嘉,可惜他的手立即化为乌有,只剩下光秃秃的手腕。

    什么都没有碰到,根本不可能碰到……

    谢亦眼中那一瞬间的心碎让简嘉的心也跟着颤了一下。

    脑中几近完满成型的精神力结点闪烁着绚丽的光辉,仿佛在随着心跳震动。简嘉一把将所有的墨蓝珠抓在手里,一瞬间六个使魔的记忆全部冲着简嘉涌来。

    墨蓝珠曾经有三次几乎碎裂消失,六个使魔当时都要崩溃了,他们把能想出来的招式都用上,几个人对着墨蓝珠放血几乎放到濒死。

    痛苦的哭泣,绝望的哀求,扭曲的面容,窒息的黑暗,微弱的希望……铺天盖地的狂烈情感充斥着简嘉的感知。

    精神力结点不住闪烁,慢慢变得完满,墨蓝珠串仿佛有感应一般断开,一颗颗珠子飞到空中。长廊里的装饰器具被强烈的气流冲得七扭八歪,翻倒一地。

    穿着墨蓝珠的线不知是什么材质,巨力崩断之后,反弹回来在简嘉手上割出了好几道口子,血液飞溅到墨蓝珠上,珠子仿佛受到洗礼一样,瞬间颜色变得更加璀璨,飘在空中仿佛满天蓝色的星辰。

    “简嘉!”门忽然被推开,门口涌进来一堆人。

    简嘉闭着眼睛细细体会,终于知道了进化的最后一步是什么,欲望乐园,一切都是以情与欲为基础的。

    欲望,本就是促使生命前行,开出丰盛花朵的无尽动力。

    他睁开眼睛,看着门口那几个急得不行,又生怕惊到他不敢出声的人,唇角微微翘起来。

    第150章 结局:7P之x_ing爱嘉年华

    门口,几个使魔全部一脸惨白,盯着他的衣袖。

    简嘉低头一看,手上的几道小口子出了点血,染的袖口几点红痕,像是新雪上飘落几瓣梅花。

    桑榆迈开发僵的双腿,向前走了一步,眼中全是简嘉白色衣袖上的血迹,还有留下几道伤口的手。他感觉那些血色在他眼中不断放大,张牙舞爪地在简嘉身上弥漫,好像占据了他的全身上下,鼻端仿佛又闻到了那种让他窒息的血腥气。

    “桑榆!”有人在他耳边低喝。

    桑榆一哆嗦,回过神,发现自己正被叶恒拽着,两腿几乎软倒在地上。

    他抬头看过去,简嘉正看着他,目光里似乎带了一些关切。

    桑榆觉得自己吓得凝滞的血液立刻有了温度,他扶着叶恒的手站起来,踉跄着奔到简嘉身边,颤声道:“简嘉哥……”

    这时候谢亦正拿着一盒极品伤药,小心翼翼地涂抹到简嘉的伤口上。

    “只破了一点皮,用不着……”简嘉觉得他们有点小题大做,阻止的话却消失在谢亦的视线中。

    谢亦眼睛血红,里面那深切的痛苦和恐惧让简嘉有点说不下去。

    剩下几个也盯着他手上那几道已经不流血的小口子,满脸惊悸。

    叶恒搓了搓脸,深深吐出一口气,低声道:“嘉嘉,拜托,求你,你想怎么着都行,就是千万别再受伤了,我这颗心刚刚都快把胸腔子撞塌了。”

    余方夏一声不吭地跪下来,把地上滴下的两滴血小心地擦干净。

    阿尔法蓝眼睛带着凶光四处张望,脚尖一点就上了桌子,语气冰冷又恶劣:“怎么弄得?嗯?”

    简嘉抬头看他:“你干什么?要拆房?”

    阿尔法低头看过去,发现简嘉眼里隐隐有点让他肝颤的熟悉寒光,顿时觉得自己这个俯视的角度非常不妙,赶紧蹦下来,低声嘟囔:“就是看看是什么东西伤了你。谁要拆房了?”

    林灼蕖好容易才压下翻涌的情绪,又看到简嘉衣袖上的血色,顿时呼吸又有点急促。他拿出一件浅色的战袍,递给简嘉:“把衣服换了吧。”

    简嘉道:“等一会儿……”

    林灼蕖声音突然高了一些:“现在就换!”

    他呛了一句,然后立刻反应过来,有点惊恐地看着简嘉,颤声道:“对不起……求你了……把衣服换了吧,以后不要再穿这件战袍了,行吗?求求你。”

    简嘉看着林灼蕖瘦出了棱角的脸和泛红的眼眶,终于接过了林灼蕖手里的衣服。

    林灼蕖的眼睛瞬间就亮了,带着极度的狂喜和极致的渴望,眼中的光芒把他整个人都点亮了。

    其他几个使魔也立刻活泛起来,一个个盯着简嘉,眼里充满期盼。

    简嘉换了干净衣服,坐在椅子上,面前是六个站成一排,紧盯着他,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的使魔。

    简嘉沉默着不说话,几个人心焦得嘴唇发干,也不敢出声。

    “当初,我在那三天里一刻不停地研究,”简嘉突然开口道,“本来打算把一切都跟你们说清楚。有关墨蓝珠,扶禾族,还有我的状态……结果……”

    对面的几个人脸上都是一片惨淡苍白。

    结果,他们都跑去参加前置任务,把简嘉活生生拖进了赌局。

    “对不起……”谢亦颤抖着说。

    简嘉挥手打断他。

    “没有及时跟你们沟通,是我的问题。”简嘉淡淡道,“但是你们……”

    六人眼中好像又看到了那天的选择,和满眼的血色。

    “知道什么是心疼了?”简嘉抬眸,清冷又明亮的眸子一个个看过去,又问出了当年让他们痛不欲生的问题。

    几个使魔的脸瞬间都有些扭曲,血色褪尽,他们一时竟然说不出话,只是点头。

    “我x_ing情冷淡,即使经历了这一回,估计也不会有什么大的改善。为人既不善良,也不宽容,”简嘉慢慢说,“而且报复心还很强。”

    “不……你不是……”林灼蕖咬着牙,浑身都在颤抖。

    “我是。”简嘉道,“你们不信我,还要让我伤心,我当然不愿意,还很生气,所以……”

    “虽然是情势所逼,不得不那么做。但当时我就想,还是让你们难过吧。”简嘉唇角微微翘起,眼中带着恶劣,“让你们也知道疼。”

    “嘉嘉,”叶恒好不容易挤出一点苦笑,“你这惩罚太狠了。”

    简嘉瞥向他:“你有意见?”

    叶恒赶紧摇头:“哪有?我们罪有应得。”

    谢亦柔声道:“甜宝,这个教训够我们疼一辈子,再也忘不了。”

    简嘉站起身,慢慢踱着步子:“人的脾气秉x_ing,一旦形成,很难更改,我从来没有想过把你们变成另外的样子。”

    六个人从他的眼眸深处发现了蕴藏极深的温柔。

    “但是,我的底线,大概你们都清楚了……”简嘉审视着眼前激动到只懂得拼命点头的六个家伙。

    简嘉眼中流过一丝温和的笑意,下一瞬就转变成邪恶的光芒:“不过,犯了错,惩罚还是很必要的。”

    阿尔法看着简嘉,惊道:“还没罚完?你还要走?”

    其他几个立即目光炯炯地看着简嘉。

    “走倒是不可能,”简嘉道,“就是一个惩罚或者……奖励?”

    林灼蕖控制不住上前一步,几乎要碰到简嘉了,声音是无法自已的欢欣雀跃:“随便你!只要你不走,随便你!”

    简嘉眼眸微垂,露出一个货真价实的邪恶微笑,看得几个使魔眼睛移不开,又背脊发凉。

    “我们去参加‘x_ing爱嘉年华’。”简嘉清冷璀璨的眸子里划过动人心魄的亮彩。

    “什么?!”林灼蕖脸庞迅速涌上红晕,“x_ing……x_ing爱嘉年华?”

    简嘉背着手,慢慢走到林灼蕖身边,绕着他走了一圈:“小花,算算吧……你欠了我几次了?”

    林灼蕖在简嘉靠近他的时候就已经激动得浑身战栗,这时候听到简嘉叫了他小花,顿时忍不住抓住简嘉的手臂,声音抖得厉害:“你……你说几次就是几次,我……我……都听你的。”

    他咬住嘴唇,眼中泪光闪烁,嘴角却忍不住向上翘。

    简嘉看了几个使魔一圈:“x_ing爱嘉年华,去不去?”

    叶恒一想到那个传说中的狂欢大爬梯,就老脸发热,可是看到简嘉久违的生动表情,心口发烫,脑子发晕,还有什么不能做的?

    “哥跟你去!”叶恒豪迈地把自己卖了。

    “甜宝,我跟着你去。”谢亦是最镇定的一个,他的面颊微微泛红,晶莹剔透的黑眸含着无尽的温柔欢喜。

    “简嘉哥,我也去。”桑榆鼓起勇气,走到简嘉身边,轻轻拉住他的衣袖,体会到了许久不曾拥有的安心。

    “主人,我去。”余方夏看着简嘉,灰眸沉稳而坚定。

    “我也去。”阿尔法唇角勾起一抹特别英俊的笑。

    随即阿尔法就开始悄悄搜索起“x_ing爱嘉年华”的信息。没办法,公爵大人这些年过得浑浑噩噩,连维持体面外表都顾不上了,哪还知道什么嘉年华。

    这一搜索不要紧,阿尔法一身的皮都绷了起来,好想反悔肿么办。

    x_ing爱嘉年华是最近几年才在极乐伊甸里面流行起来的大型狂欢活动。在零的治下,神眷者的生活不再像以前一样充满了紧张杀戮,升级之余,大家伙也更加注重起生活品质来。人民群众对于精神文明和r_ou_体文明的建设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于是几个特别有钱的神眷者大佬就在一块巨大的私人领地上弄了一个狂欢不夜城。每五年举行一次为期三十天的盛大狂欢派对。届时极乐伊甸里面所有高等级神眷者都会收到邀请,可以加入其中,据说那种热烈火辣的氛围,特别有助于高级别神眷者突破。所以每一次,都会有更多的神眷者加入到这场狂欢中去。

    顾名思义,所谓x_ing爱嘉年华,其中种种新奇大胆,放浪诡异的玩法,简直让人听到几个字眼就脸红耳热。

    对于君王们,当然是如鱼得水,想怎么玩就怎么玩。至于使魔们……那就是如人饮水了……

    “那咱们……这就过去?据说都开始两三天了。”叶恒眉眼飞扬。这厮一旦认命,居然就兴致勃b-o起来。

    “急什么?先把衣服换了吧。”简嘉坐在沙发上,双臂抱在胸前,眼睛熠熠生辉,唇角微翘。

    几个使魔顿时觉得汗毛根根立起。零从外面进来,手里捧着一摞打着蝴蝶结的大盒子,挨个放在六人身前。

    六人硬着头皮打开这几个看起来就不怎么矜持的s_ao粉色盒子……

    “这……这是……”桑榆张口结舌地拿起一套衣服,蓝色紧身衣,红斗篷,外穿的红内裤——这是一套超人的衣服。

    问题是,这衣服非常的薄,非常的透,就是穿上之后,皮肤的纹理,身上的汗毛都能看清楚那种。

    桑榆看得脸蛋儿烧红,头上的呆毛一颤一颤的。

    林灼蕖砰一声盖上盒子,脸颊一直烧红到耳根,他瞪着简嘉,眼中闪烁着灼人的光彩,有几分气恼,更多的却是笑意:“你……真让我穿这个出去?”

    简嘉歪着头,耸耸肩。

    “Shit,这玩意儿怎么穿到外边去?”阿尔法扒拉着盒子里的衣裳,满脸憋闷。

    “等什么?换衣服。”简嘉才不管这几个是什么脸色呢,施施然催促。

    “甜宝,就在这换吗?”谢亦有点可怜地问。

    简嘉点头。

    “我出去换了再进来不行么?”林灼蕖挣扎着想要求得一线生机。

    简嘉只是轻轻挑了挑眉。

    林灼蕖吁了口气,开始看旁边的几个人。

    大家都非常之尴尬。他们这些年一起经历了许多,在煎熬等待中也彼此建立了一种古怪的深厚情意。但是就这么在简嘉面前一起脱光了,还是有点那个啥。

    余方夏发现简嘉的眉头微微皱起来,立即闷不吭声就开始脱衣服,虽然脸上已经红得厉害。

    他身上依旧是军魂套装变幻的军装,一身的严肃板正,扣子一颗颗解开,露出结实健壮的深麦色胸膛。

    简嘉就在一旁看着,发现余方夏比以前黑了不少,但是看起来身材更好了。

    其他几个一见有人带头,赶紧跟上,谁也不想在这关键时候掉链子,万一简嘉不高兴,不要他们了怎么办?

    几个人迅速脱掉衣物,只留了一条内裤,然后把衣服拿出来往身上套,结果发现,特么的这内裤还真不能留着,只得全脱光了。

    说实在的,都是老爷们,平时就算脱光了坦诚相见也没什么。可是旁边坐着一个睁着大眼睛的简嘉,那种诡异的羞耻感,根本无法言说。

    好容易都穿好了,彼此一看,更羞耻了。

    余方夏这一身……是一套嫩粉色的护士套裙。

    魁梧健硕的余铁菊穿护士服,那个效果……饱满的胸大肌把上衣撑得鼓鼓的,都勒出了肌r_ou_的轮廓,两条肌r_ou_发达的臂膀从粉嫩的半袖里面露出来。最s_ao的是下半身,超短的一步裙堪堪遮住蛋蛋,露出两条健壮的大长腿,丰满异常的大屁股被紧紧包裹在粉色的布料下,那弧度令人震惊。

    叶恒就惊讶地看着余方夏道:“老兄,以前都没注意,这么一捯饬,有料啊!”

    余方夏本来就羞得够呛,被叶恒一说两条腿别扭地并在一起,抓着裙摆往下扯,可是y-in茎却立起来,在裙子前面顶起来一个包。

    谢亦穿着一身舞娘装束,浅紫色的超小号抹胸只遮住了r-u头和r-u晕,下身是一条基本没什么布料的浅紫色丁字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