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玄幻 > 欲望乐园(总攻)+番外

章节目录 欲望乐园(总攻)+番外_第129章

    去之后,就深深扎根在心上的绵长痛意,倍加鲜明。

    简嘉后半夜就退烧了,叶恒一直守到第二天早上,心底怀着一些微小的希冀。

    晨光透进窗子的时候,简嘉睁开了眼睛,一夜未眠的叶恒屏住呼吸,一颗心吊到了嗓子眼。

    简嘉先是有些茫然地四处看看,他早上起床,总是有一段迷迷糊糊的。

    然后他慢慢坐起来,抬眼就看到了坐在床边的叶恒。

    他的眼神瞬间变得陌生而警惕:“你是谁?怎么会在这里?”

    叶恒的心瞬间坠落谷底,脸上的笑意险些撑不住。

    果然,在神智清醒的时候,所有的记忆都被封住,简嘉依旧不会记住他们。

    “我是附近药剂店铺的工作人员,您昨晚打电话叫的上门陪护服务。”

    简嘉有些迷惑地眨眨眼睛,随即点头:“哦,我想起来了,谢谢你。”

    叶恒心里一叹。如他所料,简嘉的记忆会把他们都抹掉,换上一种合理的解释。

    叶恒有些不舍地看着简嘉依旧有点苍白的脸,站起身叮嘱:“这是感冒药,记得按时吃。”

    简嘉点头,脸上流露一点点不耐。

    叶恒苦笑,还是讨厌他们呀,不过他们也是活该。

    叶恒非常识相地立刻告辞,然后就回了简家庄找到零。

    其他几个这时候也都做完任务回来了,一听说简嘉短暂地恢复了记忆,全都火烧屁股似地跑过来。

    “怎么回事?简嘉,简嘉说什么了?”林灼蕖直接坐在叶恒对面,整个人仿佛焕发了生机,那张脸好看得让人不敢直视。

    其他几个也都眼巴巴地盯着叶恒。

    叶恒叹口气,低声把简嘉生病,病中恍惚间说的那些话复述了一遍。

    桑榆立刻就捂住脸低下头,整个人抖得不成样子。

    余方夏僵硬得像一座石雕,灰色的眼睛里面全是痛到极点哀色。

    阿尔法转头望向窗外,手中浮动的墨蓝色光芒把沙发扶手化成了飞灰。

    谢亦本就重伤未愈,一口血直接喷出来,他面色惨淡地擦掉唇边的血迹,动作凶狠得像要擦掉一层皮。

    林灼蕖浑身都在战栗,脸色惨白,眼前又浮现出简嘉一身血迹的模样,嘴里语无伦次地说:“疼,有多疼呢?到底疼成什么样……”

    零坐在一旁,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

    叶恒道:“零,简嘉这样子也不成,他一天天不好好照顾自己,身体又那么虚弱,这样下根本挺不住。”

    “你们还是想让他尽快记起来?”零平平板板地问。

    “他现在的状态不正常,记忆都是混乱的,这样怎么能行。而且,他家里……他都六年没回家了。”叶恒皱着眉。

    零的眼中闪过一道冰冷的光:“想要让他记起来,也不是没有办法。只要在他眼前重复一遍他记忆中最深刻,最刺激的画面,十有八九能刺激他破开记忆封锁,把所有的事情都想起来。自然也不会再忘记你们。”

    “你是什么意思?”阿尔法回头,金蓝色的眼眸满是凶厉。

    “我说的是实话。”零那张英俊白皙的少年面孔上没有任何表情,就像最标准的机器人,“我的资料库记载,这是唤醒记忆的最佳方法。”

    最深刻,最刺激的画面……

    众人眼前不由自主地飘过人声鼎沸的斗兽场,惨烈的对赌,同归于尽的结局。

    “不!不行!”林灼蕖浑身控制不住地战栗,低叫道,“不行,不能再来一遍。”

    “我不要简嘉哥再看到那一幕。”桑榆眼睛通红地哑声道,声音坚定无比。

    谢亦眼中的光芒剧烈闪烁,他终于长长吁出口气:“既然简嘉不愿意记住我们,我们凭什么逼迫他想起来?就这样吧。”

    余方夏沉默不语,只是摇摇头。

    阿尔法瞪着零:“你这出的什么馊主意?刺激一回还不够,还要再来一遍?”

    叶恒眼神锋利地瞥了零一眼,道:“我们可以想其他法子照顾嘉嘉,活人还能让尿憋死?用……那个刺激嘉嘉,绝对不行。既然这是我们应受的惩罚,那就受着吧。”

    零的唇角翘起一个完美又有些虚假的弧度:“我的资料库里面存放着那天斗兽场全部的立体影像资料,我可以保证,你们让主人进入这个场景,他百分之百会把一切都记起来。你们不想试试吗?”

    阿尔法一下子窜过去,动作凶狠地把零按在沙发里,声音冰冷充满恶意:“我许久没亲自动手揍人了,不介意拿你开开荤。”

    零也不挣扎,只是慢条斯理地整理了一下有些凌乱的衣领,平铺直叙地说:“我只是告诉你们有这条路可选。”

    “行了,阿尔法,放开他。你还敢打系统,不怕他给你穿小鞋?”叶恒把阿尔法拽开。

    零丝毫不以为忤地坐起来,整理衣服,又恢复成了衣冠笔挺的教科书式人工智能生命。

    “我们商量一下怎么照顾嘉嘉……”叶恒招呼几个人开小会。

    他们不知道的是,在他们集体拒绝刺激简嘉的提议那一刻起,零的系统里面开始出现一个为期三百六十五天的倒计时。

    接下来,几个使魔就开始明目张胆又默默无闻地照顾简嘉。

    他们先花费重金购置了极品隐身道具,又付费让零提升道具功能。没错,想要零帮忙也是要付费的,系统运行自有其规律。

    然后这几个人白天轮班在外面值班,监测简嘉的气息是否有异常,晚上就开始进到屋子里守夜,盖个被子,放杯温水什么的,一切以不打扰简嘉的正常生活为前提。即使简嘉察觉到异常,他那极品的记忆也会把一切解释得完美无缺。

    实在忍不住想跟简嘉说句话的时候,就装成各种送外卖的,送快递的,物业的等等不一而足,幸福又痛苦地做一个跟简嘉说两句话就被忘记的陌生人。

    几个家伙尽心尽力地照顾简嘉之余,心底都有那么一点希望碰到简嘉生病,然后就可以像叶恒一样偷得片刻没有失忆的简嘉。

    可惜他们的照顾太周到了,简嘉再没有生过烧到糊涂的大病。

    几个家伙既欣慰又遗憾……

    简嘉一直都没有出任务,这也是身为现任系统主人的福利。他的法则源能还在,但是身为几乎达成完全进化的初始之源,他似乎并未能够掌握自己超凡的能力,或者说,他正在努力研究这种能力,每天都十分忙碌。

    在此期间,一个消息也传遍了这一区——善恶树广场这边住着一个实力强大又容貌绝俗的君王,而且这个君王居然没有使魔!

    一时间无数使魔蠢蠢欲动。绝大多数的使魔看到简嘉就怯了,根本不敢往上凑。少数比较大胆的,表白过后,被简嘉冷淡的拒绝,也都黯然退却。

    只有几个最出色的,长得也好,实力也不差,天天牟足了劲往简嘉身边靠,有一个甚至跟简嘉在饭店同桌吃过饭。

    林灼蕖只会当着简嘉的面把人撵走,可惜简嘉只能记住被撵走的那个人,却完全忘了他。

    林灼蕖好几次气得眼圈发红,又毫无办法。

    谢亦犹豫再三,最终也没有对那几个使魔下狠手,最多也就是小小使个绊子。

    叶恒就问他:“你不是一肚子坏水吗?怎么忍得了?”

    谢亦微微一笑:“如果他们能让甜宝喜欢上,我凭什么c-h-a手?我以后都不会自作主张,让甜宝自己决定。”

    叶恒:“呦呵,觉悟提升了?”

    林灼蕖冷笑:“提升个屁,这里谁不知道想要简嘉动心有多难,他那是笃定了简嘉根本不会搭理那几个人。”

    谢亦只是笑,也不辩驳。

    不过,这几个家伙暗地里盯得更紧了。好在,简嘉冷淡依旧,丝毫没有为那些扑上来的使魔动心的意思。

    寒来暑往,极乐伊甸里面就这么过去了一年。

    零系统中的倒计时归零。

    简嘉和他的六个使魔全部出现在欲望斗兽场里面。

    第148章 想起

    “唔……”叶恒有些发晕地扶住脑袋,费力地眨着眼睛。他正在处理一些杂事,就被系统不由分说地拽了过来,定睛一看,汗毛立时炸起,浑身的血液都开始凝滞。

    他在斗兽场里面。

    正是简嘉当初跟甲一拼到同归于尽的斗兽场!

    空旷的斗兽场里面,风声如同幽冥鬼泣。时间在这里仿佛停滞了,一如当日。看台上一片断壁残垣,上方的大屏幕依旧在闪烁着光芒,上面一条条扎心刺目的赌约仍旧清清楚楚。

    随后林灼蕖,桑榆,余方夏阿尔法和谢亦也都出现在他身边。

    林灼蕖的脸唰一下就白了,明显有些站不住,他僵硬地转头:“怎么回事?谁把我们弄到这儿来的?”

    阿尔法脸色发青,直接叫道:“简零!该死的,是不是你在搞鬼?”

    桑榆手指紧紧捏在一起,指节泛白,他不能自控地看着一处地方,那里仍旧有着一摊血迹,这么多年过去,依旧鲜红如初。

    余方夏一语不发地慢慢走过去,灰色的眼眸凝视着简嘉最后消失的地方。

    谢亦急喘了几口气,环视一周,若有所思,他的眼眸蓦然间有些发亮:“这是……难道……”

    他都以为要永远等下去了,有变化就是好事,不是吗?

    下一刻,简嘉就出现在他们身边。

    “简嘉!”几个使魔一惊。

    “简嘉哥!”桑榆的眼睛终于能从那一滩血迹上移开,他浑身哆嗦,难以自抑地拉住简嘉的衣袖,拽得死紧。

    简嘉仍旧是一副少年模样,脸孔素白,眉目冷凝,穿着浅色的休闲服饰,神色间也有点疑惑。

    “你们是谁?”简嘉又问出了一年以来他们听了无数次的问题。

    桑榆像被人当头揍了一棍,立即就瘪了,慢慢放开手。

    阿尔法神情沮丧又憋着一股气,一直凑到简嘉眼巴前:“八十五次!你都问了我八十五次这个问题了,大魔王,你什么时候能记住啊?你不是过目不忘吗?”

    林灼蕖眼尾一立,一把薅住他:“你干什么!”

    阿尔法愤愤地甩开林灼蕖:“反正我做了什么,说了什么他根本记不住。”

    他抹了一下有些泛红的蓝眼睛,又凑到简嘉跟前,恶声恶气地说:“大魔王,我跟你说,你是我媳妇儿,我们结过婚,你就应该在床上把你老公伺候好了,你听见没有?不高兴是不是?拿戒尺揍我啊!有本事你就记住了,天天揍我啊!”

    余方夏闷不吭声地出现在阿尔法身旁,一拳将他揍翻在地上。

    林灼蕖在一边恶狠狠地说:“揍他!那张破嘴就喷不出人话。”

    叶恒揉揉眉心:“行了啊,你们可别裹乱了。”

    谢亦却突然抓住叶恒的胳膊,捏得他发疼。

    “你……你们看……”谢亦嘴唇哆嗦着,俊秀的脸激动得有些扭曲。

    叶恒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发现简嘉已经走到一边,正盯着大屏幕上的赌约发呆。

    阿尔法和余方夏也不打了,一个个大气不敢出地看着简嘉。

    简嘉背对着他们,眼神一点点扫过斗兽场,鲜红的血迹,坍塌的看台,悬挂的大屏幕,还有天空中好像一直没变的蓝天白云。他看得非常仔细,几个使魔心脏狂跳。

    林灼蕖咬住嘴唇,按着胸口,他觉得自己的心跳太响了,恨不得声音能小一点,生怕惊到简嘉,惊走了那个想都不敢想的奢望。

    “他……他……”谢亦颤抖着说不出完整的话来。

    在他们的视线里面,简嘉的背影在变化,随着他一遍遍扫视整个斗兽场,他的身影在变。

    个子稍微长高了一点,身形更加挺拔修长,衣服也在变。他们看到那件让他们肝肠寸断的白色战袍在简嘉身上慢慢浮现。

    微风吹过,雪白的袍角轻轻飘起。

    余方夏握紧了拳头,用尽全力才让自己没有哽咽出声。每个人都是满腹汹涌得要决堤的情绪,可是他们一点声音都不敢发出来。

    只见简嘉静默了一会儿,终于转过身看向他们。

    几个使魔脑子里轰一声。

    黑色的眸子清冷沉静,唇边微微翘起一点,眉宇间的冷凝让人不敢轻易接近,却要命地吸引人。

    那双宝石一样璀璨生光的眼眸中不再是陌生的厌恶和戒备,一个个看过来,里面种种情绪激烈震荡。

    是简嘉!

    完完整整的简嘉,简嘉真的回来了!

    林灼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大踏步奔过去,就想要抱住简嘉。

    简嘉一挥手,一股无形的力量把他隔在一步之外。

    “简嘉!简嘉!”林灼蕖眼睛通红地叫道,“我错了!我这回真的真的知道错了。”

    简嘉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闭嘴。”

    林灼蕖立即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他说不出也动不得,急得脸上通红,青筋都爆出来了,一对眸子灼烈如火地看着简嘉,里面充斥着惊涛骇浪,和一种让人心碎的渴望和祈求。

    “甜宝……”谢亦微微张着唇,耳语一般说出两个字,他贪婪地凝视着简嘉清冷俊美面容,他家甜宝真的回来了。

    桑榆反而低下头,一步都不敢靠前,泪水一颗颗滚下来,他做错了那么多,简嘉哥还肯要他吗?

    叶恒呼吸急促,想要露出一个笑容,却半路夭折,他咬了一下舌尖,拍了拍僵硬的脸颊,试探地叫了一声:“嘉嘉?”

    阿尔法终于从震惊中回过味儿来,二话不说就冲过来要抓简嘉的手。

    简嘉同样二话不说一挥手,阿尔法就被倒吊起来。

    “啊!简嘉!你放开我!你——你怎么一回来就欺负人!”阿尔法被吊起来也不忘大声抗议。

    简嘉踱步过去,看着阿尔法憋红的脸,淡声道:“你之前跟我说什么了?再说一遍。”

    阿尔法一愣,他说什么了?

    Fuck!阿尔法想起之前自己以为简嘉记不住,说的那一串。谁特么知道下一刻简嘉就恢复了,他这是什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