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玄幻 > 欲望乐园(总攻)+番外

章节目录 欲望乐园(总攻)+番外_第128章

    这回简嘉开门倒是快,一见林灼蕖就道:“你也是来看房子的?已经卖出去了,这么一会儿都来三波看房的了。”

    林灼蕖刚刚所有的话,在简嘉的脑子里没有留下一丝一毫。

    林灼蕖忽然意识到,无论自己说什么,做什么,在简嘉那里留下的印象,永远只是一个看房的,无关紧要的人。

    简嘉说完就关上了门。

    林灼蕖呆呆地站在那里,铺天盖地的痛苦和恐惧让他浑身僵木。

    他们都以为,只要简嘉回来,只要他这个人还在,他们总是能够得到原谅的。无论简嘉多么生气,一点点的求,一点点的磨,天长日久,简嘉终究不会永远恨他们。

    但是,如果他们所做的一切,在简嘉脑中留不下任何印象,再次见面,永远都是陌生人。

    他们还能找回简嘉吗?

    这边的五个使魔也没有一个说得出话。

    亨利叹息道:“你们到底干什么了?让简嘉气到这个份儿上。这也太狠了,永远忘记,永远不会留下任何印象,真是简博士的作风,干脆利落,一点不拖泥带水,够狠。”

    “回去!回去问问零,那家伙一定知道什么。”阿尔法哑声说。

    “你们回去吧,我留下来看着简嘉。”谢亦平静道。

    叶恒道:“你怎么看,嘉嘉现在虽然没有完全恢复,你溜进去也会被他发现。”

    谢亦微笑道:“我就在外面看着,他一会儿总要出门,我就跟着。”

    亨利小声说:“这特么不是跟踪狂吗?”

    他又特别欠地加了一句:“诶,你们现在扇他一巴掌,估计他也记不住……”

    话还没说完,就被几个使魔的愠怒的眼神逼得说不下去,尼玛这几个现在到底什么级别了?这么吓人!

    “开玩笑的,你们也不可能跟简嘉动手啊……”亨利嘿嘿干笑着,他看见余方夏的大拳头已经捏紧了。

    林灼蕖一脸惨然,失魂落魄地走过来。

    “我回去问问零。”叶恒道,“你们愿意留就留下。别过分啊!”他看了谢亦一眼。

    结果只有谢亦要在这蹲守,其他几个都回了简家庄。

    现在零就住在简家庄中央控制室,据说他给自己做了虚拟卧室,但是谁也看不见,这位每天也不用睡觉,但天天硬是要在床上躺八个小时。

    听了众人的疑问,零的眉头皱出了人体美学上最好看的那种弧度。

    “主人不许我主动联络他,但是他这种状况……大概有三种可能x_ing。”零慢条斯理地说。

    “什么?”林灼蕖面色焦灼,声音极低,里面仿佛磨着沙粒。

    零看了他一眼,目光中流过冰冷的电子光芒:“一是主人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故意封闭了一部分容易引起情感波动的记忆功能。第二,也许主人想要彻底忘记你们,自己去过逍遥日子。”

    阿尔法腮r_ou_咬紧:“第三呢?”

    零冷冷道:“让你们也尝一尝,说出的话别人听而不闻,当做放屁的滋味。”

    几个使魔脸上一片惨白。

    叶恒叹口气:“对不起,零,是我们的错,你就别生气了。”

    零平板地说:“我没有生气,只是客观陈述。”

    桑榆的鼻子堵塞,说话带着浓浓的鼻音:“零,我们要怎么做?怎么才能让简嘉哥记住我们。就算不恢复原来的记忆,能记住我们就好。”

    记都记不住,连重新开始的希望都没有。

    零露出标准的微笑:“我不知道。也许你们不断在他身边出现,或者做一些能够让他想起过去的事,突然某天,他就恢复了呢。”

    几个使魔惶然又茫然地离开了中央控制室。

    他们左思右想,决定先找出记忆中印象最深刻的片段来尝试唤醒简嘉。

    桑榆拿着一枚铭心果,小心翼翼地送给出门买东西的简嘉。

    “谢谢你,但是我不需要。”简嘉平淡地说,然后转身就走了。

    桑榆当时眼泪就下来了,简嘉哥以前最喜欢吃这种果子,现在连这个都讨厌了吗?

    几个人其实都感觉到简嘉对他们的排斥,不仅仅是记不住那么简单,简直是看都不想看见。

    阿尔法干脆就出了大招,他把奥德里奇庄园里面的那个十字刑架拿过来,把自己绑在上面,就是之前简嘉收拾他的时候那种绑法,屁股凸出在外面,然后让叶恒把他直接放在简嘉的院子里面。

    结果简嘉一挥手就把他给甩了出去,转眼就忘得一干二净。

    林灼蕖在简嘉在简嘉散步经过的地方摆了一架施坦威钢琴,用三倍速弹奏《爱之梦》。简嘉只是看了一眼就走了。

    谢亦几乎天天在简嘉门外面守着,一天晚上简嘉随意地把一堆杂物扔到了垃圾箱里,谢亦一眼就看见了一块搓衣板,正是他那时候给简嘉道歉,拿来跪的。

    谢亦一直都很平静,他觉得自己只要能看见简嘉就满足了,即使简嘉不认识他,记不住他,只要能看见这个人,能听到他的声音,他就满足了。

    可是当他看到这块不值一钱,被当做垃圾丢弃的搓衣板,突然就绷不住了。

    他直接撞开简嘉的大门,一路狂奔进去,简嘉正在书桌那里看一本书,好像在研究什么。

    谢亦冲过去,抓住简嘉的肩膀,低声道:“甜宝,我是小葱,我是谢亦,你想起来没有?求你想起来吧,想起来随便你怎么罚。我现在很乖了,我不自作主张,都听你的,求你想起来,别这样忘了我。”

    他的声音低柔,极其克制,越是克制,却越是有种濒临决堤的疯狂。

    室内只有一盏小小的台灯,简嘉的脸被台灯打上了一层柔光,有那么一瞬间,谢亦觉得简嘉是柔和的,眼里甚至带上了他思念许久的温柔。

    但是下一刻,简嘉站起身,半张脸孔隐入y-in影,另半张脸在灯影中显得凌厉而冰冷。

    “你是谁?”简嘉抓住他的衣领。

    谢亦丝毫没有反抗的意思,任由简嘉抓住他的要害,他轻轻握住简嘉的手,低低地说:“我是你的使魔,我是你的人,我犯了大错,你不要我了。”

    简嘉二话不说,拎着他往外走。

    谢亦突然发疯一样抱住简嘉的手臂,大叫道:“甜宝,你揍我一顿!使劲打我一顿!我太难受了,我不敢自己动手,你打我一顿好不好!”

    简嘉冷淡地瞥了他一眼,觉得自己是不是该搬家了,感觉总有莫名其妙的神经病上门。

    “再敢随便进来,你就没命了。”简嘉开门就把谢亦给扔出去了。

    谢亦趴在地上半天没动弹,他摸着自己被简嘉拽过的领口,似乎还留着简嘉的一点气息。

    谢亦笑得极苦。

    “再敢随便进来”,他是想“再”进去,可是在简嘉那里,永远没有“再”,只有初见。

    简嘉自己不做饭,又不喜欢与人同住,就天天叫外卖吃。林灼蕖做了一日三餐,装成外卖小哥送过去,结果没送两天,就根本受不了简嘉冰冷淡漠的样子,难受得不敢再去见简嘉。桑榆就接过送外卖的活计,每天三次送餐,都会跟简嘉说一句“我是桑榆。”

    简嘉只是漠不关心地点头。

    而下一次,迎接桑榆的依旧是简嘉陌生的目光。

    他就含着眼泪,再说一遍“我是桑榆。”

    林灼蕖受不住这种一天三次的凌迟,桑榆却异常坚韧,也许有一天,说多了,简嘉就会记住他了呢。

    可是简嘉依旧没给他们机会,他似乎很排斥遇到桑榆。桑榆送了几天,简嘉就不再在这家店叫外卖了。

    桑榆没办法,只能隔几天才去送一次,也不太敢再提自己的名字。

    个中酸楚,实在难言。

    余方夏根本不敢靠近简嘉,只敢远远的,眼巴巴地瞅着,上去搭话都不敢。

    他只敢变成兽形,幼生期的小白狼端正又可怜地蹲在路边,等着简嘉经过的时候使劲摇彩色尾巴,希望简嘉能过来看看他,如果能摸他一下,他觉得自己就什么都不求了。

    可是简嘉似乎对于他们的兽形视而不见,根本就没看一眼。

    余方夏身上的石j-i再次造反,阿尔法二话没说就拽着他去找简嘉。

    简嘉发现余方夏的状况,依旧像前一次那样,出手解决了余方夏的问题,但是转头就把他俩忘得干干净净。

    他们几个只要有空,晚上就到简嘉门外守着,好像只是看着那点灯光,心里就会安稳一些。而且作为简嘉的使魔,虽然隔着一段距离,他们还是能够感觉到简嘉的气息,这么一点的气息,就让他们恨不得每天守在这里,寸步不离。

    这天,其他几个人都有任务,只剩下叶恒一个,他就在外面默默地守着,突然间感觉简嘉的气息有些紊乱。他起先还忍着,不敢闯进去,后来简嘉的气息越发混乱,叶恒还是忍不住翻墙进了院子。

    第147章 守候

    门锁对于叶恒来说从来不是问题,他打开房门,一路到了卧室,清冷的月光从窗外照进来,简嘉躺在床上,睡得极不安稳。

    他悄无声息地走近,敛起所有气息,生怕将简嘉惊醒。

    简嘉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脸上泛着一丝红晕。

    叶恒一惊,再顾不得什么,轻轻碰触简嘉的额头,摸到一手滚烫。

    叶恒倒吸一口凉气,他赶紧又去摸简嘉的衣服,一片s-hi冷,皮肤却是热的,还在微微打颤。

    他握住简嘉的手腕,精神力缓缓流出,小心地检查简嘉的身体状况。简嘉的身体居然没有排斥他的探查。叶恒眼睛有点发热——已经不记得他们,简嘉对他们的气息却一点不设防。他屏息凝神,提心吊胆地看了半晌,发现只是受了凉,感冒发烧了。

    叶恒松了口气,依旧心疼得不行。简嘉现在的身体素质比以前还要差,不知道是没恢复还是其他什么原因。

    自从那次在任务世界里体会过熬药的艰辛之后,叶恒的储物空间里面一直备着各种常用药。

    他去拿热水瓶,结果里面空空如也,只好去烧水,发现简嘉这里连个炉子都没有。最后干脆直接使出力量,把一碗水加热,稍微晾凉之后,才去轻轻摇晃简嘉的肩膀:“嘉嘉,起来吃药。”

    简嘉慢慢睁开眼睛,目光一时间非常散乱,他有些茫然地看着叶恒,眼中不见了冰冷疏离。

    叶恒呼吸一紧,心里面酸疼,他扶着简嘉慢慢坐起来,把被子围在他身上,轻声道:“嘉嘉,你生病了,吃了药再睡。”

    简嘉忽然道:“叶恒?”

    叶恒一个哆嗦,差点把碗给打翻了,他心脏狂跳,轻轻握住简嘉的手,几近耳语地道:“嘉嘉,你认得我了?”

    简嘉的眼睛望过来,眼神迷蒙,好像有月影在眼底摇晃:“你们不信我。”

    他的语气带着一点小孩子一样的执拗和隐约的委屈。

    叶恒的心像是被狠狠擂了一拳,痛得他呼吸困难。

    “对不起,嘉嘉,对不起……”叶恒握住简嘉的手,鼻腔酸涩异常。

    “也许……是我不够好。”简嘉低声说,有点沮丧的样子。

    叶恒突然就想反反复复抽自己几百个耳光。

    “你很好,只是我们太蠢,看不清楚。”叶恒哑着嗓子说。

    “你们都不要命。”简嘉又抬起头,他的眼神波光闪动,没什么焦距,显然已经烧糊涂了。

    “我要。我再也不敢了。”叶恒喉结滚动,胸口像是被什么堵得死死的。

    “不长记x_ing。”简嘉又换了话题。

    “这回记住了,真的记住了,永远不敢忘。”叶恒努力地呼吸,声音终究带上了哽咽。

    简嘉显然很怀疑,歪着头打量他。

    叶恒屏住呼吸,压下眼中的潮热,拿最坚定的眼神回视简嘉。

    “我疼。”简嘉看了一会儿,又嘟囔了一句。

    叶恒赶紧端起水,拿出药品,轻声轻气地说:“头疼吗?吃了药就好了。”

    简嘉眨眨眼睛,眼神散乱:“浑身上下都疼。我以为,系统惩罚没那么疼。”

    叶恒咬紧牙关,咽下快要爆发出来的哽咽,两滴泪珠滚落在被子上。

    他的手抖得不行,只能把碗先放下,连着被子把简嘉抱住,轻轻顺着他的背脊摩挲,用变了调的声音勉强道:“给你揉揉,不疼了,我们都好了,都活得好好的,都等着你,不疼了……”

    简嘉叹口气,慢慢闭上眼睛。

    叶恒赶紧深呼吸一下,轻轻拍拍他:“嘉嘉,别睡,先吃药。”

    简嘉闭着眼睛摇头:“不吃……给我唱歌……”

    叶恒抱住简嘉,把脸埋在他的肩头上,浑身战栗。

    片刻过后,他红着眼睛抬起头,对着简嘉微笑:“先吃药,然后给你吃玫瑰甜糕,再唱歌。”

    简嘉睁开一只眼睛:“真的?”

    叶恒点头:“不骗你。”

    烧糊涂的简博士意外地好说话,居然就乖乖把药片咽下去了。

    然后就一动不动看着叶恒,那样子有点像等着分糖的小朋友。叶恒觉得自己这一颗心就被简嘉攥在手心里随意揉捏,一会儿疼得要碎掉,一会又热得要融化。

    他找出储物空间里面的点心,拿起一小块还微微带着热气的喂给简嘉,简嘉张口吃了,眼睛有些愉悦地眯起来。

    叶恒还要再喂,简嘉却摇头不想再吃。叶恒扶着他漱了漱口,把他安顿着躺下来。

    “唱歌。”简嘉命令。

    叶恒根本不会唱几首歌,搜肠刮肚地把好几个歌混在一起,连编带蒙,荒腔走板地献唱。

    “难听。”简博士闭着眼睛发出中肯的评价。

    叶恒老脸一热,讪讪地停下。

    “继续,谁让你停了?”简嘉道。

    叶恒情不自禁地嘴角上扬,继续他各种创意层出不穷的情歌拼盘。

    简嘉的呼吸慢慢平稳,非常安静地睡着了。

    叶恒隔着被子轻轻碰触简嘉的手,心里面各种滋味混杂在一起,那种自从简嘉离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