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高辣激情 > 李小卫的复仇(第二部)

章节目录 李小卫的复仇(第二部)20

    李小卫的复仇失意与迷茫中的李小卫ntr、催眠、乱伦、群p2018年11月7李小卫长长呼了一口气,小心翼翼地使用了“治愈力场”的力量。他看到自己的手上微微散发着蓝绿色的光芒,让微光柔和且充满希望,给人暖暖的感觉。

    李小卫曾反反复复看过这一技能的使用方法,也曾在脑子里反反复复地模拟了实际使用的情况,生怕出现哪怕一丝的缺漏。

    他谨慎地将手搭在薇薇的头顶,就看见这蓝绿色的光芒逐渐从她的脑袋,慢慢覆盖住薇薇的全身。

    李小卫能够感觉到魂力正在离自己而去,他开始感觉四肢无力,眼前开始昏花,一切变得漆黑,他的脑袋也晕乎乎的有一种想吐的感觉。

    你的魂力值下降为490……448……420……小卫可以了但是李小卫依旧没有把手抽开,任凭自己的魂力转化为薇薇醒来的可能性。

    390……370……够了你现在是在白白浪费魂力了听到马克的这句话,李小卫才终于拿下自己的手,满心期待地看着秦薇薇。

    她身上的光晕逐渐散去,消失在空气之中,时间却像凝固了一样,一秒钟,两秒钟……一分钟,两分钟……十分钟……秦薇薇并没有任何的变化,还是在那里静静地躺着,连眉间都没有动一下。

    李小卫再次将手掌放到薇薇的额头,尝试之前的动作。他祈祷着会有任何转机,然而他内心深处的理智却隐隐不安。

    马克……马克这是怎么回事儿我该怎么办薇薇没有醒过来……马克,你倒是说句话啊我是不是哪里做错了是不是我的魂力不够小卫,“治愈力场”的治疗有很多不确定性,很有可能是薇薇昏迷的时间太久了,她的灵魂受损情况太严重,她也许永远也醒不过来了。你说什么你不是说薇薇有救的吗到最后,我辛苦了这么久,你就撂下这么一句对不起,小卫,事情就是这样的。一切都结束了。我刚才看了下秦薇薇的情况,她灵魂的破损确实已经伤及到她生理功能了,她已经没有治愈的可能了,如果再早几天的话……“不”

    每个人都会遭遇人生的低谷,李小卫曾一度认为,与徐医生对峙的那一晚就是自己人生的低谷,但是显然他错了。他能接受任何形式的屈辱,人格被践踏,家人被算计,但是一想到自己以后永远都无法对秦薇薇说一声“谢谢你的陪伴”,永远无法听见秦薇薇对自己说“小卫,我永远相信你”的时候,李小卫瞬间失去了生命的希望,他感觉这个世界就是一片地狱,唯一的一道光芒消散了。

    这份悲痛使李小卫倍感打击,他无力地倒在薇薇的身躯上。

    李小卫抱着病床上的秦薇薇哭泣,他哭泣于自己的无能,不能保护好薇薇,他哭泣与自己当初没有与薇薇在一起,没有发现薇薇的心思。绝望中的李小卫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内心的一部分正在进一步腐化,堕落,内心曾经柔软的地方也开始变得僵硬。他跪在秦薇薇的面前,泪水直流。这是他记忆以来第一次哭得这么伤心,这是一种无法挽回的伤心。

    “哎你是谁是病人秦薇薇的家人吗秦薇薇现在的住院费一直处于拖欠状态啊,你能……”门口走进来一位医生打扮的人,看见李小卫抱着秦薇薇痛哭。

    李小卫愤怒地转过身子,现在的他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痛苦,绝望,让李小卫不顾一切,他急需找一个人来发泄愤恨。

    “哎哟,只是个孩子啊,你别忘了跟你家人说……”他话还未说完,就惊讶地发现自己被悬空吊起来。李小卫伸出手做抓捏的动作,医生却隔空感觉到自己的脖子像被掐住一样。然后李小卫重重地把他摔在地上,他瞬间昏了过去。

    “不要在我前面说起秦薇薇的名字”李小卫咬牙切齿地骂道。但是做完这一切之后,小卫才感觉到自己迁怒于无辜的人,实在是很不理智的行为,因而有些后悔。于是趁着更多人赶来之前匆匆地离开医院了。

    小卫,现在你要怎么办还要向徐医生复仇吗还是继续殴打路人哼,我是永远不会放弃的,我才不相信你说的什么毫无办法的狗屁结论。

    我会自己寻找救薇薇的办法,哪怕用一生的时间总是时不时偷偷地瞧自己,可是每次自己看过去的时候,祝香寒却立刻用书把自己挡起来,真是个“掩耳盗铃”的傻孩子。

    “香寒,你看的什么书,这么晦涩难懂”

    “小卫一天就知道看那些羞羞的东西,偶尔也学点知识吧这是佛歌特老师推荐给我的书呢。”

    “我最烦看书了,不像你们文化人。”

    祝香寒却不抬头地打断李小卫的话,“嘘……正看到精彩的部分,小卫你自己也找一本书看吧。”

    “哎……”李小卫叹了口气,看是看起杂志的笑话专栏,这个时候阅读室的门推开了一个古风美女走进来,她仿佛仙女般不惹凡尘。

    “各位,打……打扰一下,这个……这个是红茶和……和咖啡。”安庭惜端着盘子,小心翼翼地说道。

    祝香寒抬起头,疑惑地问道,“抱歉哈,我们没有点这些东西。”

    安庭惜还是红着脸,小声结结巴巴地说道,“这个……这个是我亲手做的,送给你们喝的……希望两位同学,恩……喜欢”

    李小卫一直觉得安庭惜是个很奇怪的女生,她的长相虽然甜美,肤色也洁白,身材更是一流,但是却有着极为害羞内敛的性格,尤其是每次见到李小卫都会脸色绯红,磕磕巴巴说不出话来。李小卫不知道她和别人说话的时候是不是也是这样。安庭惜是一个谜一样的女孩,她本身并不是学生,而是学校的管理,专门负责教室、会议室、场地等的租借工作。学生们把她列入本校“四大美女”,但是却从来没有一名男生与她有过太多的接触,因为安庭惜实在是太内向了对于这样一个存在感极低的女孩子,大部分人也知道对她有隐约的印象,对她的其他情况一概不知。

    “谢谢你哈,香寒我们不能辜负了人家的一番美意。”

    “没……没事儿,李小卫同学……祝香寒同学,请……请趁热喝了吧”安庭惜反而连已经红的像苹果一样了,她低下头好不容易蹦出这几句。

    “好,谢谢你,庭惜姐姐,小卫你喝橙汁吧。”

    “哎香寒同学,这个咖啡是我……是我给李小卫同学准备的……你,你喝橙汁好不好”

    李小卫有些疑惑安庭惜的意思,更不知道她想干什么。祝香寒却是一副看懂一切的表情,什么都没说,默默拿起橙汁喝了起来,“小卫你也喝啊,你自己的,别辜负了小姐姐的一番好意。”

    “好吧,我喝。”

    “你们……你们安心地学习吧,我把门关了,然后……会,会挂上“请勿打扰”的牌子。不会有人进来的。”说完,安庭惜就抱着盘子逃跑了,留下一脸迷惑的李小卫。

    “真是个怪人,莫名其妙的。”

    “小卫你真是个木头脑袋,之前我之前借阅读室的时候,她一点都没有这样。

    人家还送你咖啡喝,你不懂什么意思吗”

    “嗯你说安庭惜喜欢我不可能吧,谁会喜欢一个死肥宅”

    哋址发咘頁迴家锝潞4ш4ш4ш“说不定人家就喜欢你这样子的呢,我就觉得你很不错啊……还有,你没有发现她只有跟你说话的时候才这样吗”

    “是这样吗可能她本来就是个奇怪的女生吧。”

    “哎……小卫,你真是傻算了,我看书了,你自己琢磨吧。”祝香寒喝了一大口橙汁,就继续看书了。

    时间不知过来多久,可能只是十多分钟,可是对于不爱学习的李小卫来说,仿佛几个小时的时间,他打着哈欠想问祝香寒打算看到几点的时候,却看见祝香寒目光迷离地看着书,表情相当呆滞。

    “香寒,……祝香寒”

    “是……”祝香寒软弱无力地回到着。

    恩香寒……是进入催眠状态了吗不对啊,她的眼神还在动……我记得小姨讲过,这是一种浅层的催眠状态,也就是清醒催眠李小卫看到她空洞的双眼、松弛的肩膀、下垂的双臂、微屈的膝盖,就知道她正逐渐陷入到某种的催眠状态当中。

    小卫,她的头脑晕乎乎的,心里怪怪的,总觉得自己身上有些异常,但是又不知道哪里有问题,所以她就继续看着手上晦涩难懂的书籍。

    看着祝香寒认真的样子,李小卫开始了他邪恶的计划。

    “学校新规定:图书馆里大家是要读黄书的,你作为班长不能不遵守,所以你现在迫切想要看一本小黄书。”李小卫慢慢靠过来,在祝香寒的耳边悄声说道。

    听到李小卫的话,祝香寒先是一愣,然后又浑身一震自言自语地嘟囔道,“咦我怎么在看这种书在图书馆应该要看……成人书籍的……我这就去找找……”

    当然,学校的图书馆里是不会有这种淫秽的东西的,然而李小卫知道班上的同学在图书馆里有“私人收藏”,于是他找到一本成人杂志,递给祝香寒。

    “哦在这里,我来看看……”祝香寒很自然地接过去,津津有味地看起来。

    可是李小卫继续恶意捉弄着祝香寒,“光这样读书是很失礼的,你要一边把腿叉开搭在桌子上,一边大声地朗读出来。”

    听完李小卫的话,祝香寒有是一愣,随即露出自己很失礼的样子,立即左脚搭在桌子上,右脚踩在凳子上,两腿大大叉开。祝香寒今天穿的是白色的帆布鞋,由于祝香寒的坐姿,她两腿之间青色的小内裤大咧咧地出现在李小卫的面前,祝香寒脸色有些微红,可能她的潜意识里还是很害羞吧,但是她还是很大声地把成人杂志中的内容大声读出来,“毕业季女高中生阴部特写特辑……”

    “痴女露出调教y……”

    “sm绳艺捆绑的技巧……哎,这有一篇看起来不错的文章……叫催眠鞠婧祎和她妹妹。”

    “……鞠婧祎双手扶着桌沿,翘起屁股,随之摇动的翘臀如同在挑逗他一般,在呼喊他掀开。朱俞烽不敢置信地掀起来朝思暮想的女神的长裙,看见了裙子内浑圆结实的屁股大大咧咧地展现在自己面前……”

    “……我是主人性欲的发泄工具。明星只是我日常的伪装,我乐于服从主人的一切命令。我的身子是淫荡的,并且无时无刻都会感觉到瘙痒,只有主人的爱抚才能给我带来快感……”

    “……鞠婧祎一边尽情演唱着,一边努力开始尿尿,此刻她的腹部一挺,一股略带黄色的尿液就不偏不斜地落在面前的尿盆里,发出“哗哗”的响声……哦,恩,好刺激,天啊……”

    读着这些令男生血脉喷张,令女生面红耳赤的内容,祝香寒也慢慢进入了状态,李小卫非常清楚地看见祝香寒暴露的底裤中央出现的水迹,同时在阅读的过程中香寒的右手,轻轻的在丰满的酥胸上滑动着,并同时发出呻吟声。

    “舒服吗,班长大人”

    “舒服……好舒服……”祝香寒又双眼无神地回答起来。

    “香寒,你可以隔着裙子玩弄你的小穴…,对,就是这样,很舒服,越来越舒服,你的理智慢慢的消退,你觉得好寂寞、好需要肉棒。”

    李小卫试图更进一步地引导祝香寒堕落下去,于是下了一个较为过分的命令。

    “嗯嗯…啊啊啊……嗯啊”祝香寒开始享受了起来,也顾不得心爱的人在旁边看,动作越来越大,以至于李小卫都紧张兮兮地盯着阅读室的大门,生怕安庭惜再闯进来。

    “对,就这样,想你每个晚上对着主人自慰的样子,大胆地暴露自我吧”

    “恩……好的,好舒服……”

    “现在,你一边自慰,一边会变得清醒起来,你会回复正常,不继续保持在催眠的状态下。”李小卫想看到真实祝香寒的反应。

    “好的……慢慢清醒过来。”祝香寒的神色不在呆滞,直冲大脑的快感让祝香寒的脸上出现喜悦的表情。

    可是李小卫却不怀好意地打断了祝香寒的好事,“呀班长在干什么你好淫荡喔,怎么在图书馆里手淫”

    “咦我…啊噫……我不是…噫噫”没想到听了李小卫的话,祝香寒忽然像被电到似地弹跳了一下,跟椅子一起翻倒在地,她变得异常兴奋,伸出舌头双手伸进裙中疯狂地搓揉着花瓣,“快停下来,小卫,我不是淫荡的人……我,我不是的……”

    祝香寒试图辩解的,但是她的语言实在是太过于无力。祝香寒的反应着实吓了李小卫一跳,他目瞪口呆地看着,忽然间若有所悟,没想到在班长她严肃傲娇的个性之下,说道,“香寒,现在你的嘴巴会变成和小穴一样的敏感,我的臭臭的肉棒精液是你最喜欢的东西,当我射到你嘴里的时候,你将达到非常舒服的高潮。”

    然后说着只见香寒似乎感受到了什么,开始闻着李小卫的肉棒,然后开心的舔弄了起来,小穴里的淫液不停留着,嘴里发出含糊的声音“噫啊呃…呃”,并来回舔弄着李小卫的蛋蛋和肉棒,然后用力含入自己嘴巴吞咽着,感受着与肉穴不同的紧凑,李小卫也忍不住的发射了子弹。

    “……哇啊啊啊噫啊啊…主人…主人…啊啊啊…”香寒激烈的高潮持续着,然后香寒全身虚脱地卧在地上,嘴角还在缓缓抽动着,双峰和脸庞紧贴在布满淫水的书桌上。左腿被狠狠地抬起搭在桌子上,右腿无力地耷拉下来。下体如同刚钓出的小鱼的嘴巴,一下一下开合着。

    李小卫抓起祝香寒的脸,四目对视,李小卫一脸胜利的表情,而祝香寒则是那么迷惘而不知所措。祝香寒娇弱无力的样子十分令人怜爱,看到她的样子李小卫突然联想起来薇薇,顿时心中有一阵绞痛。

    李小卫决定收服祝香寒,暂时作为秦薇薇的替代品,“祝香寒,我是你的什么人”

    “您,您是贱奴的主人…主人大人”祝香寒无力地回答道。

    “嘿嘿,恭喜你回答正确。但是我现在并不缺奴隶,你自己想想你应用什么身份服侍我吧。我们以后再见。”

    说完,李小卫就残酷地离开了阅读室,留下桌子上衣衫不整,还在不断颤抖着的祝香寒。与祝香寒性爱之后,李小卫并没有过多地兴奋,因为他的心中一直有一块大石头。

    祝香寒确实已经收入囊中了,但是这一切有什么意义呢无论何时,秦薇薇的状况都像是笼罩在李小卫心头的一片阴云,现在这些毫无意义的性爱,都只不过是麻醉李小卫的酒精。

    我现在这样是不是有些对不起薇薇薇薇,你可要快点醒来,我与其他女生性爱,只是为了帮你积攒魂力啊哎,也不知道崔梓雯那边进展到底如何。李小卫焦急地想着崔梓雯那边的进展情况,于是干脆打了通电话,就直接赶往崔梓雯的研究所。

    打了辆出租车再次来到郊区的研究所,刚进入大门李小卫就被惊到了,只见研究大楼上贴着红色的横幅:热烈欢迎李小卫主人兹临指导简直一副领导检查的阵势,研究所所长崔梓雯看见李小卫进来后,就跑过来接见。

    再次见到崔梓雯,李小卫简直不敢相认:崔梓雯的胸部不仅一口气提高了几个罩杯,连眼眉,面部,鼻子都有了微调,甚至开始有了酒窝,活脱脱一个美人的形象。她的嘴唇变得更加饱满,皮肤紧致,宛若少女般的状态。尤其是崔梓雯的腰部,本来就不胖的她,身材更加纤细,李小卫觉得自己几乎可以一个手将它牢牢握住。

    此外,不同于以往白大褂的装束,崔梓雯今天穿着一套女制服套装,外面是深色的西装、窄裙,里面是白色的衬衫以及薄丝袜,一对美足上踩着黑色绑带高跟鞋,说不出来的美丽。李小卫曾经对有些上年纪的崔梓雯不以为然,今天看来,她浑身上下却散发出异样的魅力,虽然说不上哪里最吸引人,但是她仅仅是站在那里,让李小卫觉得今天的崔梓雯真的是骚爆了这股摄人心弦的魅力仿佛存在于崔梓雯的灵魂之中,无时无刻不在吸引着李小卫的心弦。

    哋址发咘頁迴家锝潞4ш4ш4ш见到李小卫后,崔梓雯立刻屈膝跪下,李小卫心领神会地脱去凉鞋,崔梓雯双手捧着小卫的脚掌,如捧万世珍宝一般的专注于入神,伸出香舌开始舔弄他的脚趾,一边舔一边还说:“主人……贱奴隶好看吗贱奴隶听从主人的命令做了整容手术,为了胸能够更大,腰能够更细,贱奴隶摘下自己的两根肋骨呢……唧唧……”

    “呵呵,崔梓雯,我记得你不是要站在男人之上吗,今天为什么会为了迎合男人而作贱自己的身体”

    推开某个大门,李小卫走进来类似一个工厂的装置,里面无数的裸女脑袋耷拉着,双手双脚被垂直地固定在硕大的金属板上,这些女人由于机械的设置,呈现出“大”字,下面正有不断穿梭的工人们,在她们的身上实验着各色各样的药水。

    “崔梓雯……这”看到这个场景,李小卫非常地惊讶,他没有想到自己手中的“荡妇水”是这么制造出来的。

    “主人别怕,她们都拿了钱,只要有钱,我们在大街招募的志愿者源源不断。

    她们签了合同后就立即被下药,成为一系列人体实验关键的“素体”。这一切结束之后,我们会把她们的记忆洗去,完全不会有风险的。主人给我提供的女性的体液里,我们提炼出来大量成分未知的催情物质,现在我们在它的基础上做了化学修饰,人体效果实验当然是必不可少的一部分。此外那边那一组正在做主人要求的脑部复苏实验,首先要把这些“素体”的大脑破坏掉……”

    “大脑破坏掉崔梓雯,你是不是太过了,那些失败的“素体”怎么办她们的家人怎么办这些“素体”都很年轻”

    “主人不要慌,我们招募的大多数是社会底层人员,或者是不良少女,离家少女之类的已经脱离社会关系的人员,即使她们长时间离开社会,失踪,也不会有人怀疑的,我们都已经做了详尽的背景调……”

    “不行不行你们的实验太惨无人道了”

    “主人……人家也只是想快点帮主人制造出主人想要的成品嘛,就比如说那个脑部治疗装置,主人不是说要不惜一切代价,尽快做出来吗这是最快的办法啦。“荡妇水”也是在烧坏了不少“素体”脑子之后才做出来的呢。”崔梓雯委屈巴巴地娇声问道。

    李小卫的内心中出现一个声音,对啊,只要能够达成目的,过程怎么样是不重要的。这个世界之前有注意过你吗只有心狠才能干大事李小卫被自己的想法吓一跳,有些犹豫地回答道,“我是这么说过的,可是你也……”

    “好了啦主人,来,我去给你看一个有趣的东西。”崔梓雯看到主人有些动摇,立刻拉着他的手向里走,在“素体工厂”的里面有一个类似于小剧场的东西,舞台中央一大两小被绑在中央的三个凳子上,最小的孩子才七八岁的样子,他们的嘴上都塞着白布,李小卫猜出这应该是一家三口。

    “好了,去把他们嘴上的布拿下来吧”崔梓雯拍拍手命令着,三个工作人员就上去行动起来。丈夫刚能够说话就破口大骂着,“你们这群混蛋,快放了我们”

    妻子也骂道,“你们快放我我们凭为什么抓我们出去后我要把你们的勾当全写出来”

    李小卫觉得他好像在哪里见过这个女人。

    崔梓雯仿佛没有听到他们的抗议似的,继续介绍着说,“这个女的是名著名记者,最近采访我们厂子之后,想要曝光我们的违法实验。所以我随性就把他们全家抓来一起充当“素体”。主人你知道吗,所谓的“爱”其实是人脑内的神经物质发挥作用,因此贱奴发明了这个装置,可以提取人的感情并加以转移。现在我们可以做到模拟感情了。我们接下来就要扭曲这名记者对一家三口的爱,把它转移到我的身上。”

    正说着,一名助手把一个帽子似的东西戴到记者妻子的头上。

    “你不要碰我啊滚啊我出去之后一定会曝光你们的你们这群畜生崔所长,你这是违法的人体实验”

    崔梓雯继续介绍着,“这个机器佩戴之后,就会扭曲对方的感情,其实你看,所谓的感性是靠不住的,感情不过是化学物质在作怪。”

    李小卫在崔梓雯的介绍下,看到那名记者妻子头顶的机器发出亮光,也就在这同时她的眼睛不断向上翻,口大大地张开,就连口水都流出来了。

    “小惠小惠你振作一点啊”

    “妈咪,妈咪,你怎么了”

    女子的面容抽搐着,并发出无意义的声音,口水都滴到高跟鞋上,“呃……呃……”

    “主人你看,她的“爱”全被被回收了,然后机器又重新模拟化学物质在脑中的电信号,为她重新塑造了“感情”。此外,我们之前也加强了素体的肌肉力量,这样成为“棋子”之后,她们就是有力免费的劳动力。”

    光线逐渐暗下来,机器暂停了运作,“现在改造的第一阶的。”

    “素体7463”号依恋地从崔梓雯的身体分开,然后冷酷地命令其他人,“好了,你们听到所长的命令了,开始接下来的实验吧都动作快一点可别让所长失望”

    “好的。”工作人员开始分工工作起来,连刚才被推开的人员也都很行动起来。

    “妈咪,妈咪,呜呜呜,快来救我啊妈咪,你不认识我了吗你为什么不来救我……”被抱起来,要进行实验小萝莉梨花带雨地哭起来,希望妈妈来救自己。

    “闭嘴“素体7461”号”重重的耳光打在萝莉的脸上,她的委屈被咽回肚子里。

    “老婆,醒醒啊她可是你的亲女儿啊你看看琪琪,赶紧清醒起来”男子也被人用椅子固定运走,他大喊着,唤醒妻子的良知。

    “别和我叫得那么亲切哼,你们这些斗胆反抗所长实验的人,就该被生吞活剥下十八层地狱”“素体7463”的脸上已经是邪恶的冷笑了,然后亲自跟在后面,监督对自己家人的“实验”顺利进行。

    哋址发咘頁迴家锝潞4ш4ш4ш““素体7463”,你可不要让我失望哦如果你表现好,我也会奖励你一点我的爱。另外下班之后,你要继续完成你的报道,只不过你要鼓励,宣传大家报名参与到我们的实验中,记住了吗”

    刚才还面色铁青的记者,现在立刻转换成娇羞爱恋的表情,“好的啦,我的爱人,我会帮助爱人好好宣传这里,我会在头版刊登对研究所的专访,引诱更多的少女献身研究的”

    李小卫看着这扭曲,受辱的一家三口,总觉得自己要做些什么,但是心中有一个声音却一直提醒自己要救薇薇,我们应该不择手段心要狠下来“主人,怎么样研究所这几周来取得的成绩不错吧”

    “恩……确实是叹为观止。你做得这些以后不用向我汇报了,我就当看不见。

    你们要全力开发脑部恢复的装置,我要在两个月,不一个半月内看到成果我要让薇薇重新醒过来”

    “是的,主人贱奴隶一定在所不惜。”

    “铃铃铃”李小卫的电话响起,他拿出来一看,居然又是韩局长。

    为什么我每次来崔梓雯研究所她都给我打电话,真是奇怪了……李小卫疑惑地想到这一切实在是太巧合了,这样想着李小卫还是接通了电话。

    “小卫,你又在哪里我们在学校里又找不到你了”

    “韩局长,为什么我每次逃学都能被你们发现我不是说你们不要再监视我了吗”

    “不是,我们这次有几件事情想和你谈谈非常重要”

    “你饶了我吧,半个月前我不是刚帮你忙去找徐医生吗你还想和我谈什么

    又让我去做徐医生的思想工作”

    “我有话当面要问你。我现在在银座大厦的4楼,你过来一下吧。”说完,韩局长就匆匆忙忙地挂掉电话了,留下李小卫一脸的疑惑:到底发生什么了,让她慌张成这幅样子

    李小卫又打车来到了韩局长要求的位置,由于他在郊区,打车着实费了些工夫。他在银座大厦下了车,孙子涵警官领着李小卫上了四楼,这将会是一栋办公写字楼,但是由于现在楼里正在装修,所以还没有什么人。李小卫注意到写字楼的一楼已经被警方封锁了。

    孙子涵带小卫来到了一件在装修的办公室,“进去吧,韩警长在里面。”

    李小卫推开门走进去,看见韩局长正看着窗外,这栋屋子还在刮大白,一股甲醛的味道,油漆桶随手放在那里。韩局长听见李小卫走进来,就也不看他地问着,“你看看窗外,觉得这里熟悉吗”

    李小卫漫不经心地向外望去,顿时惊了一下,“这里……这不是”

    “没错,很熟悉吧,这里曾经是“新科心理医院”的旧址也就是徐医生的地盘。”

    熟悉,何止是熟悉李小卫曾经在这里与徐医生进行了一场生死的搏斗,那一晚…和救薇薇……我没有害人……”

    “没有害人李小卫你再说一遍”韩局长愤怒地指责他,“你羞辱张惠也是为了救秦薇薇张惠现在得了抑郁症,已经两次自杀未遂了现在都不敢出门,她才十六岁,大好的清纯就这样被你毁了,你还说你没有害人”

    “我……我,我没想到……因为情绪波动大……魂力收集才能迅速……我不是想……”

    “不是想毁掉她李小卫我告诉你,不论你体内的“器灵”怎么蛊惑你,他的目的都是为了让你多使用“魂力”这是“组织”的谎言,每次你使用魂力,你的灵魂就会被器灵所腐蚀这就是他们的目的你回想一下,当初你是怎么接触到“组织”的,你是不是想要救你的老师那个时候的你,和现在的你是一个人吗你不仅催眠了你的老师,同学,就连你的家人,亲属你都不放过你是不是越来越偏离你的轨道了”

    “我……我……”李小卫哑口无言,因为韩局长说得确实很有道理,他想到自己的所作所为,想到崔梓雯的“恶魔工厂”。不知从何时开始,李小卫开始接着“救薇薇”,“保护自己”的幌子,开始明目张胆地填充自己的欲望,现在他确实不再是当年那个喂喂诺诺,存在感底下的自己。难道说马克一直在骗自己

    自己是在为马克作嫁衣裳

    “你现在越来越像徐玮了,简直是他的翻版。你们都被“组织”腐蚀了。行了,我也不跟你多废话,”韩局长拿出个类似于充电头的小仪器,顶部类似于吸头的塑料装置,“按照规定我要没收你的额外非法“魂力”,我不会抓你去监狱,但是你要去找张惠赎罪另外你催眠的人在你魂力消失后会慢慢恢复正常的,你就不要有其他妄想了“组织”的事情你也不用担心,我们会保证你失去力量后的安全的。”

    说完,韩局长就把那个装置狠狠地扎在李小卫的后背上,装置不断散发着光芒,李小卫立刻感觉到自己的魂力在迅速地消失,无力感再次袭来。

    不妙啊,我的力量……李小卫绝望地发现自己完全无法动弹,就连呼吸都很勉强,这次他真的毫无办法了,真的……很不妙啊,怎么办,我的力量……力量……一阵黑暗袭来,由于力量的流失,李小卫感觉自己快晕过去了,他就这样保持着站立的姿势,像羊羔一样,任凭韩局长宰割。

    这次真的很不妙啊……李小卫绝望地想。他真的想不到有任何逃脱的办法了。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