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双性】军医难为

章节目录 【双性】军医难为_第18章

    的关系,一夜都没干固的j-in-g液,顺势就流了出来。

    暗自咬了咬牙,对于昨天男人把自己丢在房间里一整天,晚上又不顾他的求饶一做再做,楼冥雪哼了一声。

    等谢御崎弄好浴桶回来,就见楼冥雪坐在床上:“过来,有话和你说。”

    谢御崎走过去:“小雪你和我说什么?”

    “这几个月是我怀孕的关键时期,从今天起咱们分房睡,免得我这 y- ín 荡的身子受不了的引诱,强上了你!”

    楼冥雪似笑非笑的看了谢御崎一眼。

    “小雪,我们这才刚新婚,怎么能分房睡呢,你要担心,我保证不闹你就是了!”一听要分房睡,谢御崎整个心肝脾胃肾都拧在一块难受着。

    “不是你闹我,是我怕闹你,行了,这事听我的,你出去吧,我要洗澡了。”

    “不是,小雪……好吧……我听你的……”谢御崎见楼冥雪一个眼刀飞过来,当下就不敢再多言,这会他脑袋已经清醒了,想着昨天把他一个人扔在房中这气没消,他恐怕还真回不来。

    谢御崎从房里出来,就看到登门拜访的左右副将。

    一个笑容灿烂,一个眉头紧蹙,谢御崎迎上去,就见右副将:“恭喜侯爷新婚。”

    “恭喜侯爷新婚。”左副将有气无力的说完叹了口气。

    谢御崎有些好笑:“你是来恭喜我的吗,叹什么气?”

    “侯爷,有话可不可以单独说?”左副将无事身旁的右副将似笑非笑的表情,今天他非要让侯爷替他做主不可。

    “什么话不能当右副将的面说?”谢御崎说这话的时候同右副将对视了一眼。

    “侯爷我不介意。”右副将一副善解人意的样子,恨的左副将牙痒痒。

    谢御崎闻言道:“那我们到那边去说,右副将在这边休息一下。”

    “好。”

    两人走到一旁,谢御崎看着左副将一脸的难以启齿的样子:“你到底说不说?”

    “侯爷,这话说了您别笑话我。”

    “你说!”

    “有一次喝多了,我和右副将发生了关系,起初只是为了舒服,男人吗都控制不住,可是右副将他仗势欺人了,他一次都不让着我,更何况最近他见侯爷你娶了亲成了家,他居然要我也和他拜堂成亲,你说他是不是疯了,我堂堂七尺男儿怎么能……哎呀……侯爷你打我干什么!”

    “打你都是轻的,你都爽了还矫情个屁,让人家让着你,你看看你这身型再看看右副将那身板,你让着他点怎么了,反正你不就是图舒服吗,现在人家要你负责了,怎么你还不想负责,你这是上完妓院,自己爽了不想付钱了,咋的你想白嫖啊,我告诉你这主我做了,你就等着嫁给右副将当你的七尺男儿去吧!”

    左副将:“……”

    右副将:“XD!”

    第44章

    一连几天,除了早上因为起的早有幸见上楼冥雪一面外,其他时间就算他想见也要进宫去见,因为楼冥玉要生了,楼冥雪整日的再宫里陪着,而他又不能说啥,好好的新婚啊!

    这一日又是独守空房的等着楼冥雪回来的谢御崎喝了点小酒,已解这几日的相思之苦。

    楼冥雪却比往日回来的要早上许多,看到院中的谢御崎,主动笑着走了上去:“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喝酒?”

    因为上次的事,楼冥雪这几日就算见到他也很少主动同他说话,至今都还分房睡呢,像这样不仅主动搭理他还对他笑,谢御崎恍惚了一下,拉住楼冥雪的手:“小雪,你终于肯和我说话了,你不生我的气了?”

    楼冥雪勾唇笑的更灿了:“我早就不气了,今天回房睡吧!”

    “好好!”谢御崎闻言美的快要冒泡了,拉着楼冥雪就急不可耐的往房里走。

    楼冥雪望着男人的背影,黑眸中闪过一丝兴奋。

    今天他小弟说的对,他们虽然身体特殊了点,可是比正常的男人也不缺东西,凭什么就该他们处于下位?

    不知楼冥雪心中所想的谢御崎此事满身都是欣喜,把人拉进屋关上门就急不可耐的抱住楼冥雪把人压到了门上吻着。

    楼冥雪配合着回抱住谢御崎,这几日同男人分房睡,事实上他自己也不好过,孕期中的身子也是越发的饥渴。

    谢御崎嗅着楼冥雪身上的冷香,一边吻着一边扯着楼冥雪身上的衣服:“小雪,快让我好好弄弄!”

    裤子一扯下,谢御崎粗粝的大手就摸进了他的私处,知道自己的身子不抗玩,今夜他还有别的目的,要是让男人摸透了,一会他就只剩下张腿挨cao的份了。

    轻轻推开谢御崎,楼冥雪凑到他耳边暧昧的道:“今天让我好好服侍你可好?”

    楼冥雪突如其来的举动,让谢御崎一僵,不敢相信的看着楼冥雪,只觉得这辈子能听见这句话,简直和做梦似的。

    不等他反应,就被楼冥雪推倒在床上,扯掉他的裤子,看着已经完全硬起来的凶器,握了上去,和谢御崎中这种常年练兵习武的人不同,楼冥雪那一双玉手别说茧子了,就是皮肤都嫩的出水,一握上来,谢御崎就舒服的哼了一声。

    这一声莫名的就让楼冥雪很有成就感:“舒服吗?”

    学着男人每次弄他的动作伺候着男人,谢御崎哼了一声:“舒服!”是真的舒服,不仅身体还有心理,想着一项高傲的楼冥雪居然能有一天主动伺候他,他这辈子就算是现在死了都知足了。

    楼冥雪勾起唇角,笑的很是好看的道:“那你就好好享受!”

    说完居然张开红唇主动含住了谢御崎的欲望:“唔……”谢御崎一颤激动的不行,要知道同楼冥雪认识这么久,这人也只帮他用嘴做过两次,一次是他犯了痒症,一次就是洞房之夜不清醒的状态下被他强迫的,而这次楼冥雪不仅清醒,还一点不嫌弃的帮他含,谢御崎只觉得爽的不行。

    看着楼冥雪用那红润的小嘴,吞吐着他紫黑色的大r_ou_木奉,只是视觉上就让他兴奋的不行。

    楼冥雪吞吐着男人的巨物,过大的尺寸他吞起来很费劲,可是想到之后要做的事情,他就坚持着忍耐着继续了下去。

    “小雪……快吐出来……我要到了……啊……”谢御崎话音一落,楼冥雪这边一吸,一腔热液就喷s_h_è 在了他嘴里。

    意识到自己s_h_è 到了楼冥雪嘴里,谢御崎连忙起身就要抽出x_ing器,让楼冥雪吐出来,可是x_ing器抽了出来,不等他开口,楼冥雪咕噜一声咽了下去,末了还很色情的舔了舔红唇:“趴好,还没完呢!”

    第45章

    楼冥雪见谢御崎起来,就一把将人再次按到了身下,整个人都骑了上去,谢御崎以为他要用骑乘的姿势,却没想楼冥雪趴在谢御崎的身上,用手摸着他的身体,媚眼如丝的看着他,只把谢御崎弄的欲火焚身,就再他期待着楼冥雪进一步的时候,突然身子一僵,只觉得今天楼冥雪对于他的种种反常的终于有了合理的解释。

    而此时的楼冥雪还沉浸在即将胜利的喜悦中时,突然被谢御崎翻身压在了身下,还没等回过神来,就被谢御气分开了腿,捅了进去。

    “啊……”花x_u_e突如其来的被侵犯,楼冥雪本能的夹紧了x_u_e腔,眼角泛着泪意看着谢御崎:“你……嗯……轻点……啊……”

    “为夫已经很舒服了,接下来还是小雪你乖乖躺下享受就是了,嗯,好紧!”谢御崎将楼冥雪的脚踝分开环在他的腰上,内里的硕大顶着宫口磨着,感受着那柔软的入口一股一股的往外吐着 y- ín 水,s-hi热s-hi热的舒服极了。

    楼冥雪被他c-h-a的浑身软绵,泪眼盈盈的看着身下耸动的男人:“你……出去……别磨我那里……啊……受不了……嗯……你……你是不是把我当女人……”

    听见楼冥雪这句话,谢御崎瞬间明白了楼冥雪今日的反常,想着楼冥雪虽然多了一个女人花,但到底还是男人,总是处于下位自然心理不舒服。

    “小雪,你怎么会是女人呢,你在我心里永远都是男人,乖,不要乱想。”谢御崎缓缓的摸着那又s-hi又润的花x_u_e,声音暗哑的再楼冥雪的耳侧安抚着。

    “嗯……既然没有……哈……把我……啊……把我当女人……你让我上一次好不好……嗯哼……”楼冥雪主动抱人男人的肩膀,隐忍又欢愉提着要求。

    谢御崎喘着气,看着泪眼盈盈祈求着自己,要证明自己是真男人的楼冥雪,只觉得这个要求要是拒绝,没准会影响到以后的幸福,一咬牙!

    从楼冥雪的x_u_e里退了出去,在他旁边一趴:“来吧,小雪,如果这样你高兴的话,你上吧,不过轻些,老子的后面可是第一次!”

    楼冥雪没想到谢御崎会当真如此,不禁有些不敢相信,这会看着男人为了成全他,居然如此牺牲,楼冥雪不是不感动,原本想着要攻一次的楼冥雪在这一瞬间出现了动摇。

    他趴到了男人的背上,轻轻吻着男人的肌肤,一直含在眼中的泪水滴落了下来:“你是故意的吧,就知道我舍不得。”

    没想到楼冥雪这么说,谢御崎转身看着一边哭泣一边看着他满眼情深的楼冥雪,心脏被狠狠的抓了一下,没有任何犹豫的将人一把抱进怀里:“小雪别哭,你要什么我都给你,只要你能高兴,我就高兴,所以你千万别哭,你不喜欢我这个姿势,那我换一个,要不,我给你浪一个?”

    看着一脸认真要给他浪一个的谢御崎,楼冥雪再也忍不住笑了,伸手将男人抱住:“不要,你那身段浪起来丑死了,抱我,谢御崎,这辈子只给你抱,只给你生小崽子,爱我!”

    第一次面对楼冥雪如此直白的表白,谢御崎幸福的将人抱紧:“小雪,我会对你好一辈子!”

    “嗯……”

    (正文完)

    番外写完发群里,不上传了,新文《云朝暮雨》周一开,粗俗王爷攻vs温润美人受(双x_ing)有强迫情节。1vs1。

    另外《父债子偿》在印调,有想要的参与一下。

    完结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