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双性】军医难为

章节目录 【双性】军医难为_第17章

    x_u_e被男人cao的仿佛快要化了一般,过多的 y- ín 水随着男人的抽c-h-a飞溅滴落。

    而男人疯狂又凶狠的抽c-h-a,如果不是紧紧的抱着男人,楼冥雪觉得自己一定会被顶飞出去。

    “不行了……啊……太快了……要坏了……呜呜……”眼泪情不自禁顺着眼角流下来,楼冥雪呜咽的摇着头,太刺激了,男人的凶狠让他仿佛快要顶穿了一般。

    后x_u_e越来越麻,绷紧的x_u_e腔让他预示着他即将达到了高潮。

    “啊!”终于忍受不住,楼冥雪张口咬住了谢御崎的肩膀,后x_u_e急促的收缩达到了高潮。

    而与此同时,谢御崎一把抽出c-h-a在他玉茎中的枝条,只见那敏感的玉茎颤了一下之后,喷出一股股白浆,随后又带出一股黄汤出来。

    谢御崎重重的呼了一口气,s_h_è 精之后的他也显得有些慵懒,而这几日频繁的x_ing事让楼冥雪再难坚持,在高潮的那一刻就昏睡过去。

    把疲惫到不行的人放到床上,谢御崎抱着浑身都散发着他气味的楼冥雪,异常满足的闭上了眼睛,想着再过不久,皇兄的圣旨恐怕就下来了,到时候找个人就真的属于他了!

    楼冥雪醒来,已经是傍晚,谢御崎见他醒来,小声的道:“我让人煮了粥,喝一些?”

    楼冥雪点点头,起身坐起来的时候没有感觉到身上的粘腻,显然他睡着的时候,谢御崎已经帮他做了清洗。

    谢御崎让人把粥和小菜端了进来,楼冥雪看着谢御崎亲自端了粥要喂他,伸手接过:“我自己喝。”

    “我喂你!”谢御崎却执意要喂。

    楼冥雪瞪了他一眼:“我又不是断手了,你少多此一举。”

    “我这不是怕把你累坏了吗!”谢御崎笑着,将碗递过去。

    楼冥雪哼了一声,端着碗小口喝着,喝了一口像是想起什么一般:“你什么时候去教那白小姐骑马?”

    一听这话,谢御崎当下就觉得头皮有些发嘛:“我又没答应,只是说有空,我什么时候有空她哪知道。”

    楼冥雪见这人还算是识相心情好了不少。

    谢御崎则见他没有再说什么,悄然的松了口气。

    第41章

    看着满地赏赐的金银珠宝首饰瓷器绫罗绸缎,一旁的谢御崎笑的见牙不见眼,原因很简单,这都是他皇兄赏赐给他大婚用的。

    楼冥雪没想到这人出去一上午,回来就带回来了这么一堆东西,额外还有圣上的亲笔赐书,想必这会整个天下都知道他要嫁给这蛮子了!

    尽管心里隐隐的欢喜,但总觉得挺难为情的,面上僵着怎么看谢御崎脸上的笑容怎么烦心,正想起身回房,就见一白影奔了进来,谢御崎表情一僵,楼冥雪索x_ing又坐回到椅子上准备看戏。

    “御崎传言可是真的?”白沫琴双眼绯红显然是哭过,谢御崎知道他问的是什么,当下也没有隐瞒,点了下头。

    “为什么,御崎哥哥从来未听你提起过她,怎会如此突然?”

    “不突然,我和他情投意合早就有了此意,这次回来也是专为此事而来。”

    “情投意合!”白沫琴眼中闪过一丝不甘:“我可以见见她吗,相比嫂嫂一定貌美非凡不然御崎哥哥怎会心动!”

    一旁的楼冥雪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怎么,难道他不美,谢御崎就看不上他了吗!

    谢御崎闻言偏头朝着楼冥雪看去,楼冥雪看了他一眼,起身走了过来:“见过白姑娘!”

    看着楼冥雪,再看谢御崎眼中毫不掩饰的爱意,白沫琴瞬间就明白了:“怎么会是你,御崎哥哥你当真要娶个男妻吗?”

    “我和冥雪是真心相爱的。”

    “可是香火怎么办,御崎哥哥你难道……”

    “沫琴,这是我的事情,你要是祝福我很欢迎,其他别的就不需要了,另外,冥雪是楼画师的师兄,秦二,送你们家小姐回去。”

    一句话彻底的将白沫琴的心思打碎了,看着楼冥雪,白沫琴咬着唇哭着跑了出去。

    “你说的未免太重了!”望着小姑娘离开的背影,楼冥雪心里不禁有些愧疚,他看得出来,白沫琴是真心喜欢谢御崎的。

    “不重他怎能死心,今后又该如何嫁人,更何况我不可能是她的良人,不如早些断了她的念想。”

    没想到谢御崎居然如此果断,楼冥雪轻哼了一声:“谁知道你以后会不会后悔!”

    谢御崎凑过去:“这辈子有你就足够了,其他人我都不要,皇兄准我们后天就办喜事,在宫里,已经在回来的时候布置好了!”

    “后天,这么快?”楼冥雪不敢相信的看着谢御崎,谁家成亲不都是准备十天半个月的,甚至更久,怎么他成亲,居然只要三天时间。

    谢御崎嘿嘿一笑:“我这不是等不及了吗!”

    楼冥雪脸颊一红:“宾客你都请了谁?”

    “你师傅,还有你几个师弟,我知道你不喜欢铺张,所以就请了他们。”

    楼冥雪闻言暗道了一声还好。

    见楼冥雪没说什么,谢御崎知道这事做的让他满意了。

    三日的时间很快就过去,这一日楼冥雪作为“新娘”被安排在房内,这可把楼冥雪郁闷坏了,凭什么他一个人要在屋里等着,谢御崎在外面吃吃喝喝!

    可是奈何规矩就是如此,他师傅又在外面,他也不敢冒然出去,只能把气都撒在谢御崎的身上。

    然而绕是谢御崎再能喝,这一圈下来也有点微醺,最后来到药老师傅面前,看着眼前这个如同嫡仙一般的人物,哪里和老字又半点关联,朝着人作揖:“师傅,谢谢您养了这么好的徒弟给我!”

    鹤丹笑着摇摇头:“我的徒弟可不是给你养的,小雪要是不愿意,谁也不能强迫他,是你自己的福气,不过你今晚大概会不好过。”

    笃定的语气让谢御崎有些发懵:“为何?”

    鹤丹将一杯酒推了过去,示意谢御崎喝下。看着他喝完,鹤丹道:“你把他放在房间憋了一天,你在外面欢喜了一天,他心里定然不会高兴。”

    谢御崎一想,师傅说的太对了:“师傅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按趴下cao一顿就老实了!”喝了酒的罗耶脸颊绯红,眼神迷离,哪里还有清醒下的冷酷感,说完这句话,起身一把抓起旁边正同楼冥霜说话的,楼冥音把人抗起来就进了庭院,不一会就传出楼冥音哭着求饶的声音。

    这蛮族不得不说就是……

    鹤丹不以为意的笑笑:“食色x_ing也!”

    谢御寒笑着起身:“时候不早,我们就各自歇息吧,小弟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今天是你好日子,为兄就不让人闹你洞房了。”

    话音落下,也是拉着楼冥玉的手走了,其他人早被不远处的欢爱声弄的心痒难耐,见皇帝都走了,自然也不多留。

    最后就剩下鹤丹和谢御崎相视而笑。

    “师傅再坐一会?”谢御崎小声问,意思不言而喻。

    鹤丹哈哈一笑:“去吧,好好照顾冥雪。”

    说完起身离开了院落。

    谢御崎听着不远处的呻吟声,笑着喊道:“晚上露重,旁边就是厢房,累了就在那里休息。”

    说完转身朝他的新房走去!

    第42章

    小心的推开紧闭着的门,谢御崎这一刻无比的紧张,尽管里面的那个人,不管是身体还是个x_ing,他都无比了解,可是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还是会让他激动的难以抑制。

    入目的是一片红帐,烛火收到冷风摇曳着。

    谢御崎小心的掀开帐帘,看着被随意丢在床下的酒瓶,不禁暗自好笑,正当他弯腰要捡的时候,就听见一声压抑的呻吟。

    不禁一僵,目光如火一般的盯住了那曼妙的纱帐。

    只见里面的人衣衫半退,双腿岔开跪在床上,双手一前一后的摸着下身的两处妙x_u_e……

    “嗯……好想要……不够……里面痒死了……嗯嗯……啊……”

    谢御崎掀开纱帐,看着近在咫尺正在自_w_e_i的楼冥雪,前面妖红的被单上已经站满了他s_h_è 出的j-in-g液, y- ín 水顺着他一前一后埋在x_u_e中的手指流下,汇聚成了水洼,还有暧昧的拉出了银丝。

    谢御崎吞了吞口水:“小雪!”

    开口的生声音暗哑的不成样子。

    听见声音,楼冥雪睁开了迷蒙的双眼,嘴巴一扁甚是委屈的看着他:“你怎么才回来……我都快痒死了……”

    扑倒谢御崎怀里,楼冥雪难耐的蹭着他:“快点caocao我……嗯……”

    敏感的身子被男人粗粝的大手抚摸上,谢御崎舒服的哼出了声,谢御崎抱着他,嗅着他满身的冷香味:“小雪今夜是我们的洞房之夜,你是不是该唤我一声相公?”

    双手落到他挺翘的双丘上,轻轻揉捏按压起来,此时已经被情欲折磨多时的楼冥雪哪里承受的住男人如此的挑拨,没一会两个x_u_e就空虚的痉挛,极具叫嚣着要被填满。

    “相公……我痒……痒死了……s_aox_u_e给你cao……cao坏也没关系……相公……相公……给我……呜呜……”楼冥雪一边浪叫一边急切的扯着谢御崎的衣服。

    谢御崎也不帮他,任凭他动作,当内里肿痛的硬物终于弹出的瞬间,他看到楼冥雪眼睛一亮,谢御崎知道楼冥雪之所以会这样,和那一壶特意准备的合欢酒脱不了关系。

    “小雪,先舔舔它好不好,我也帮你舔舔。”谢御崎在他耳边吹气诱惑着。

    楼冥雪硬了一声,没有任何犹豫的低头舔了一下那和他白嫩的肤色成鲜明对比的硬物:“嗯……好大……”

    耳边传来暧昧的舔舐声,谢御崎看着楼冥雪一脸迷醉的样子,只觉得下身更疼了。

    伸手把人一劳,让楼冥雪趴下他身上,头尾交接,既方便他玩弄他流水不止的s_aox_u_e,也方便楼冥雪舔舐他的硬物。

    望着近在咫尺,一张一吸蠕动着的殷红双x_u_e,谢御崎伸出舌头,舔了上去。

    “嗯……”从喉咙处发出的欢愉,预示着楼冥雪的舒爽,嘴巴被男人的硬物堵着,从鼻子里哼出的呻吟更为粘腻。

    谢御崎鼻子眼睛,细致的舔着那不断吐露汁液的浪x_u_e每一个角落,楼冥雪承受不住的哼着,而谢御崎也被他那越来越香的s_ao气熏的眼花缭乱,再也忍不住,将人翻了过来,仰躺着在他身下,露着两个殷红的浪x_u_e,扒开那肥大的y-in唇,谢御崎张嘴含了上去。

    “啊……不要吸……太刺激了……呜呜……”

    楼冥雪只觉得男人对着那敏感的x_u_e口猝然一吸,差点把他的魂都吸丢了。

    而谢御崎舔着那好似怎么舔都舔不净的花x_u_e,鼻子顶着红肿的r_ou_蒂,让楼冥雪迷乱的摇着头,谢御崎啵的一声,给了那被他舔的发亮的小x_u_e一个亲吻后,挺着自己的硕大抵在x_u_e口:“s_ao货,好好的扒着你的x_u_e,老子要cao你了!”

    “啊哼……好大好满……嗯……舒服……”饥渴多时的浪x_u_e终于被填满,楼冥雪幸福的留下了眼泪,双手尽责的扒着自己的y-in唇,肿痛的y-in蒂被男人的耻毛扎的生疼,却依旧磨灭不了那极致的快感。

    谢御崎尽管兴奋但理智还未丧失,在那水润多汁的蜜x_u_e中抽c-h-a了十余下,就把人翻了过来弄成了跪爬式,c-h-a进了他的后x_u_e。

    楼冥雪跪在那里,纤细的腰陷了下去,只留一个白嫩嫩的大屁股倔在那里,承受着男人一次又一次的进攻。

    双丘已经被男人的囊袋抽打的通红起来,楼冥雪揪着头下的枕头哼着。

    前面的x_ing器摩擦在被自己上s-hi了一片,不知何时他居然又一次失禁了。

    第43章

    “呜呜……受不了……轻点……太重了……要坏了……s_aox_u_e要坏了……”楼冥雪被男人肏的受不了,呜咽着向前爬着,企图逃离逃离男人的攻击,然而谢御崎手下一用力,又将他拖拽了回来,这一下谢御崎整个人都趴在了他的背上,双手揉弄着他的r-ur_ou_,下身啪啪啪的cao出了声响,楼冥雪被他压在身下,一时之间只剩下挨cao的份了。

    终于坚持到男人s_h_è 精,楼冥雪已经不知道在这个过程高了几次潮,又喷了多少次汁,而承欢的后x_u_e更是热的快要化掉了一般。

    谢御崎抱着怀里的人仰躺到床上,摸着身上汗s-hi的肌肤,疲软的x_ing器依旧埋在那s-hi滑的小x_u_e里,谢御崎一翻身再次将人压到了身下,咬着楼冥雪敏感的耳垂:“小雪……”

    “不要吵……好累……嗯……不要了……唔……又硬了……我不要了……”感受到埋在他x_u_e里的硬物再次变大,楼冥雪一脸泪痕的拒绝着,然而那微弱的挣动却无济于事,谢御崎吻着他汗s-hi的脸颊:,你睡吧,我不弄你了。“小心的侧躺倒旁边,虽然嘴上说不弄了,可依旧没有把埋在x_u_e中的欲望抽出去,但也没有在动,只是将手放到楼冥雪的小腹上,摸着那里,现在,老婆孩子都有了,人生最幸福的时刻也莫非就是如此了。

    一夜好眠。

    第二天一早,楼冥雪睁开眼睛,就感觉到腰部胃酸,微微一动,就瞬间僵了身子。

    这人居然无耻到把那根东西埋在他x_u_e里一夜,真是禽兽!

    忍着羞耻,楼冥雪一脚将人踹下了床,起身抓住一旁的帷帐扯下来围到身上,狠狠的瞪了一眼床下一脸迷懵的谢御崎:“还不让人给我打水洗澡!”

    “哎,我这就去。”说着谢御崎连忙披上衣服跑了出去,至于为何新婚一早就被媳妇踢下床这个问题只能等下再深思了。

    人一走,楼冥雪忍着羞耻,低头看着顺着后x_u_e流下来的白浆,因为被男人那物堵了一夜,此时整个x_u_e口都合不拢,因为内里温度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