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双性】军医难为

章节目录 【双性】军医难为_第16章

    遮了一下,就起身去让人给楼冥雪准备热水净身。

    第二日一早,当楼冥雪醒来时,谢御崎已经不知去向,穿好衣服,楼冥雪打开房门去寻人。

    一直走到后院也没见到人,疑惑间听到了女子的嬉笑声,让他不自觉地走了过去。

    掀开树枝,看着不远处的长亭内,谢御崎站在一清秀甜美的女子面前,两人此时不知道说了什么,笑的甚是暧昧!

    第38章

    关于谢御崎有没有妻子这个问题,楼冥雪从来没有想过。

    当看着谢御崎同那名女子相视而欢的样子时,楼冥雪的心烦的不行,只觉得那样笑着的谢御崎十分碍眼,那名女子更是碍眼!

    在一想到那人昨夜要再他的勾引之下才肯碰他,楼冥雪心理更是难受的不行。

    手不自觉的摸着自己的肚子,眼中闪过一丝异样。

    大步的从树后面走出来,长亭内听见动静的两人相继转过头来,谢御崎一见楼冥雪就转身迎了上去:“你醒了,怎么不多睡一会?”

    楼冥雪朝他淡淡一笑,是以往不多见的笑容,他本来就长的好,平日里不笑的时候,会给人一种禁欲的君子之感,而这个时候如此笑容,不禁让谢御崎心颤了一下。

    白沫琴走了过来:“御崎哥哥,这是谁,怎么刚刚没听你说起?”

    眨着一双清澈无害的眼睛,白沫琴期待的看着楼冥雪,不论是气质还是身姿都不输于谢御崎着种在战场上历练过的男人。

    “这位是我的朋友,来府上做客的。”

    “原来是这样,难得御崎哥哥你有朋友来做客,可不要怠慢了人家。”

    谢御崎笑笑,转头看着楼冥雪脸上那越发灿烂的笑容时,怎么都觉得有种毛毛的感觉。

    “还不知道姑娘芳名?”楼冥雪适时的开口。

    “我是白沫琴,和御崎哥哥是青梅竹马,你既然是御崎哥哥的朋友,那也就是我的朋友,在京都有什么事,你大可以来找我。”白沫琴说完看着谢御崎:“御崎哥哥,你上次可是答应过回来之后,要教我骑马的,你可能不说话不算话!”

    谢御崎就算再傻也知道这种时间同白沫琴表现的越亲密,越对他自己不利,但也不能做的太明显:“这样,你先回去,等我有空了就去找你!”

    “那你什么时候有空?”

    “这几日我刚回来,过几日!”

    “那说好了,你可不能骗我!”

    好不容易把白沫琴送走了,谢御崎回到院中的时间,就看到楼冥雪站在满园的桃树下,不知道在想什么,他走过来:“身子怎么样,可又不适?”

    楼冥雪看了他一眼:“无碍,昨日叨扰了侯爷,今日我就会离开。”

    话音一落,楼冥雪就转身要走,谢御崎连忙上前拉住他:“好好的,你走什么,再说过不久,圣旨下来,你可就是我的妻了!”

    听着他的话,楼冥雪忽然笑了起来:“我看侯爷还是另找人选吧,刚刚那个白姑娘我觉得就不错,和侯爷你,青梅竹马,郎情妾意,简直天作之合!”

    “小雪你说的这是什么话,我和她确实是青梅竹马不假,但是我对她可没有半点非分之想,我只拿她当妹妹!”

    “妹妹?”楼冥雪冷笑一声:“如果你只拿她当妹妹,那她对你,你就敢说就没有其他想法,我看是我打扰了你们!”

    越想刚刚两人在长亭中谈笑的画面越觉得刺眼,隐隐的心理还有些委屈,一双黑眸,没来由的泛起了一层雾气。

    看着这样的楼冥雪,谢御崎心疼的不行,可是他真是说不过他,明明就什么都没有,怎么就让他误会了呢……

    等等!

    谢御崎好似反应过来什么一般,眼睛一亮,一把抓住楼冥雪的手:“小雪,你老实说,你是不是很在意我和她的关系,见不得我和她走的近一些?”

    楼冥雪被他一抓,就甩开了他的手:“你少在那里胡说八道,我会在意你们的事!”

    “既然不在意,你为何要走,又为何质问我对她的心意?”

    谢御崎不死心的上前一步逼问着他。

    没想到鞋御崎会忽然这般强势,楼冥雪下意识的退后一步,靠到后面长亭的大柱子上:“我……我……你管我……”

    看着身前人红了眼眶,谢御崎心砰砰跳着,伸手将人困在怀里:“小雪,你今天若是不能和我一个满意的答复,我就在这里cao到你愿意说为止,就算有人经过这里,我也不会放了你!”

    “你敢……唔……”要吐出恶言的红唇被谢御崎一口吻住,舌尖挑开他的贝齿,挑逗着他的唇舌,粗粝的大手撕开他的外袍,扯下他的裤子,摸上他圆翘白嫩的t.unr_ou_按压揉捏,感受着光滑细嫩的触感,早已经熟悉情欲的身体,哪里经得起如此挑拨,没一会就被摸的汁水泛滥了起来。

    可是楼冥雪却不死心,一直挣扎着想要逃离,可是谢御崎好似铁了心就打算在这露天的院内强要了他一般。

    大手撕开里衣,把那满是暧昧痕迹的雪白身子露了出来,胸前那两点红樱,比这满院的桃花还要娇艳。

    谢御崎,托着楼冥雪的大腿将人向上一抬,张口就含住了那诱人的一点。

    “唔……不要……放开我……啊……别咬……疼……”昨天就被玩狠了的r-u头还泛着疼,这会再次经历如此对待,楼冥雪难以承受的拒绝着。

    可是谢御崎却似好不顾及他的感受,一边对着他们r-u头又吸又咬又嘬的弄着,一边分开他的大腿,将之前散开的腰带塞进了他的花x_u_e中。

    “拿出去……好难受……”被使用过度的地方还红肿着,那腰带又是用鹿皮打磨,随然沾水会变软,但又哪能软过敏感的壁r_ou_。

    然而谢御崎却整个塞了进去,末了居然用手捏住他两片y-in唇,敏感的r_ou_蒂被夹在中间揉捏起来。

    第39章

    敏感的r_ou_蒂被揉捏到疼中带痒,不出一会,埋在x_u_e中的腰带就s-hi透了,多出来的 y- ín 水顺着x_u_e口滴落而下,粘粘的拉成了透明的丝。

    “唔……别捏了……受不了……要坏了……”楼冥雪只能用一只脚勉强维持着身体平衡,而另一只则被男人打开挂在臂弯里,粗粝的手指来回揉捏着那肥厚的y-in唇,只把那小x_u_e磨的红红的,仿佛一碰就能滴出血来一般。

    “不捏你怎么会舒服,你那里不是总痒吗,今天我好好帮你治治!”谢御崎说着越发的坏心思的玩弄起来,早被他惹红了眼的楼冥雪此时正是一副要哭不哭的样子:“谢御崎你个混蛋……嗯……这么欺负我……你算什么……大丈夫……轻点……要被捏坏了……”

    “坏不了,你那里s_ao的不行,你敢说我我这么对你,你不舒服,你那s_aox_u_e水多的可是堵都堵不住,前面还没碰就要翘上天了,是不是要s_h_è 了?”

    “别……别说……”以往男人很少会说这样的浑话,如今多言起来的谢御崎让他羞耻的不行,这青天白日又在露天的室外,被压在这里被迫做这样的事情,本就事件难为情的事情,而谢御崎说的那些话又每一句都说中了他的心思,楼冥雪只觉得自己里里外外都羞的不行了。

    看着浑身变的粉嫩起来的楼冥雪,谢御崎抓着他的胸前的软r_ou_揉捏了:“那你告诉我刚刚为什么会在意我和她的关系,你说出来,我就给你痛快!”

    “你混蛋……要……弄你就弄……你休想威胁我……啊……”胸前的r-ur_ou_突然被男人大力一抓,楼冥雪没忍住的叫了出来。

    谢御崎看着即使这样也依旧嘴硬的楼冥雪,真是又爱又恨的,伸手拽下一根桃花枝,选了最细的一根,上面还带着一朵开的娇艳的桃花:“你当真不说?”

    “哼!”楼冥雪扭过头去,尽管 面上好似很淡定,然而实则心理却虚的不行。

    谢御崎把人压住,一手握住他那根挺翘的粉嫩玉茎,lū 了两把,就剥开包皮,露出正吐着水的小孔:“你这当真是娇艳,不知道和这桃花一比,哪个更艳丽一些。”

    话音一落,不等楼冥雪反应他话中含义,就径自的将手中的小枝条c-h-a了进去!

    “啊……拿出去……好疼……”突如其来的刺痛让楼冥雪挣动了起来,然而谢御崎却丝毫不手软的,直接c-h-a了进去,最后只留下那一朵桃花露在外面:“你看多美!”

    “呜呜……你个王八蛋……我一定会杀了你的……”楼冥雪还从来没被这么粗暴的对待过,一时心理接受不能哭了出来,抽抽噎噎的看着被c-h-a了一朵花的玉茎:“我要是这里被你弄坏了……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呜呜……”

    看着第一次哭的眼泪鼻涕都出来的楼冥雪,谢御崎心理也泛起了疼,暗道自己把人欺负过了。

    “坏不了的……那倌馆里的小官都这么玩的,哪个也没有被玩坏了不是,很舒服的!”谢御崎一边哄着一边重新握住他那一根秀气的玉茎。

    敏感的茎身因为一直没能s_h_è 精,又因为刚刚那样的对待已经有些疲软,但这么一摸又硬了起来,颜色也变成了深红色。楼冥雪忍着麻痒的快感:“小官……嗯……你居然拿我和小官比……你放开我……别碰我……免得脏了……你的手……啊……别抽……好难受……”

    “你怎么会脏,我喜欢都来不及呢,这样很舒服是不是,呵,你下面更s-hi了!”谢御崎一手揪着那小枝条缓缓的抽c-h-a着,一手摸着那流水不止的花x_u_e。

    楼冥雪蹙起了眉头,那疼中带痒的感觉,让他既难过又欢愉,下身的两个x_u_e也都相继的蠕动了起来。感受到楼冥雪的情动,谢御崎抠出埋在他x_u_e中的腰带:“只要你说出来,我就满足你,你的小x_u_e已经很痒了吧,嗯,小雪?”

    暧昧的舔着他的耳垂,这个地方一直都是他的敏感点,楼冥雪呜咽的躲着,可是谢御崎却根本不放过他。

    没了腰带的花x_u_e空虚的不行,一张一吸之间,又仿佛有了冷风吹进去一般。

    “嗯……给我……里面好痒……呜呜……caocao我……”楼冥雪终于忍不住再男人怀里扭摆着求着欢。

    “你说出来,我就cao你,再把你两个s_aox_u_e都灌满j-in-g液,好不好?”

    “唔……我……我讨厌你对别人笑……嗯……你不要对别人笑……你说喜欢我的……怎么可以再对别人笑……你……你都碰我了……这辈子都不准再碰别人……不然我就杀了你……”楼冥雪难耐的说着,一双哭红了的眼睛满是委屈。

    谢御崎闻言欣喜的吻着他的眼睛:“为什么不喜欢我对别人笑不让我碰别人,嗯?”

    “你傻吗……当然是我喜欢你……唔……”

    终于忍不住吻住那诱人的红唇,谢御崎从来没有像这一刻如此满足过,那个被他一早就放在了心尖上的人,居然也喜欢他。

    嘴唇被大力的吻住,楼冥雪也闭上眼睛,紧紧抱着谢御崎用力的回应着。

    满园的桃花随着风吹过,带起一片桃花,而两人就在这其中倾尽缠绵。

    第40章

    来不及吞咽的津液顺着彼此的下颌流下,楼冥雪被亲的晕晕乎乎的时候,只觉得原本空虚的花x_u_e被猝然填满:“嗯……”

    喉咙处发出一声舒服的呻吟,越发的将谢御崎搂的更紧。

    谢御崎放开他的双腿,腾出的双手摸着他白嫩的r-ur_ou_,细细的揉捏,下身的花x_u_e被一下一下顶弄着,如此体位,好似全身的重心都落到了谢御崎的r_ou_木奉上,楼冥雪双脚点的地,敏感的宫口,被男人频频揉弄,但却不肯给他痛快。

    没一会楼冥雪就受不了的想要他cao到自己的子宫里,可是谢御崎就好似故意一般每当他配合着向下坐的时候,他都会有意的逃开。

    “唔……里面痒……caocao我……”

    “乖,忍着点,别伤了孩子。”谢御崎轻柔的吻着他的脸颊,楼冥雪不满足的哼了一声,但到底也没有再求。

    “好累……抱着我……”楼冥雪双脚点地被男人顶的一上一下的,很是辛苦,没一会就没了力气,抱着男人小声求着,谢御崎狠狠的在他胸上抓了一把,只把楼冥雪抓的尖叫一声,花x_u_e剧烈的收缩,居然就这样打到了高潮。

    “啊……”高潮的快感让楼冥雪忍不住蜷起了脚趾,难耐又愉悦的呻吟声带着一股粘腻,谢御崎摸着他的腰,缓缓的将x_ing器抽出来,看着被带出来的白色浆液,谢御崎呼吸重了一下,微微将楼冥雪太高,直接嵌入了另一个x_u_e道。

    “啊……”舒爽的声音,让楼冥雪再次发出欢愉的呻吟,主动抱住谢御崎献上了红唇。

    “这次让你爽,乖,用腿圈着我的腰。”谢御崎把楼冥雪的大腿往腰上一环,然后托着他的屁股,朝房间走去。

    随着谢御崎的走动,楼冥雪受不了的抱紧了他:“啊……别走……要死了……受不了……太深了……啊啊……”

    前面被c-h-a了枝条的玉茎憋成了深红色,颤抖着磨着谢御崎的腹部,可怜兮兮的吐着水。

    花x_u_e更是惨兮兮的滴了一路的白浆。

    谢御崎一路c-h-a着那紧致的r_ou_x_u_e回到房中,随后坐到床上,就那么直上直下的顶着那饥渴的r_ou_x_u_e:“小雪,舒服吗,你里面又热又紧!”

    “哈……舒服……嗯……用力……啊……要坏了……好深……”高亢又沙哑的声音,预示着楼冥雪的欢愉,双腿死死的圈在男人腰上,配合着男人贯穿着自己,又好像深怕谢御崎会躲开一般。

    “啊……嗯……谢御崎……啊……谢御崎……”楼冥雪死死的抱着谢御崎,强烈的快感让他不知道要什么,只能无助的唤着男人的名字。

    后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