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双性】军医难为

章节目录 【双性】军医难为_第15章

    有些佩服起来,究竟是怎么把楼大夫管教的那般服帖的!

    入夜,一行人终于踏进皇都,谢御寒一早就为他们准备了接风洗尘宴,楼冥雪看着自家二师弟的一瞬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这才多久啊,这肚子怎么就又大了!

    想着楼冥玉这几年生的,楼冥雪实在不知道该做什么回应。

    楼冥玉挺着一个足有七八个月大的肚子,笑的很是温柔的道:“师兄,我听圣上说了,你要和谢侯爷定亲,是真的吗?”

    没想到这才刚见面,他这个师兄都还没他境况,倒是让他cao起心来。

    不过这种事情他总是不习惯被摊到明面上说,于是伸出手摸着师弟的大肚子:“这几个月了,快生了吧,这么大?”

    “师兄,你不要转移话题。”楼冥玉看着楼冥雪别扭的表情,想着自家师兄的x_ing子还是没变。

    “你既然知道还多问什么!”楼冥雪有些羞恼。

    楼冥玉笑着点了点头:“当初你给我写信,我就知道你和谢侯爷有事。”

    “你什么时候也这么无聊了!”楼冥雪有些不爽,盯着楼冥玉的大肚子:“生了这么多,就没一个和你一样的?”

    楼冥玉表情一僵:“这胎没准就是了!”

    楼冥雪冷哼一声:“这话你说出来信吗!”

    楼命玉脸上的表情变的有些无奈:“师兄,你可不要笑话,最后咱们还不一定谁比谁生的多的呢!”

    这倒是大实话,让楼冥雪脸一下红了:“以前怎么没发现你口齿这么伶俐呢,有没有回去看过师傅?”

    说起那人,楼冥玉眼中闪过一丝异样:“他有来过。”

    看楼冥玉那样的神情,楼冥雪就知道这么多年,那件事情依旧在二师弟的心里是根刺,没有安慰,楼冥雪直接道:“老三和小五我都见到了,不用惦记,他们都好着呢!”

    “那就好,四弟那里前不久传来消息,说生了个大胖小子,巫马盟主大摆宴席请了三天三夜!”

    “我们这里反倒是数那个书呆子命好!”楼冥雪虽然嘴上这说,但心里却也是真的替老四高兴的。

    两人聊了很久,直到夜深,谢御寒担心楼冥玉的身子,让人把他带回了宫中。

    而楼冥雪出了宫门就看到等在外面的谢御崎,忽然觉得今后有这么一个人陪同,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谢御崎将披风系在楼冥雪的身上:“晚上露重,别着凉了。”

    “怎么没留宿宫中?”

    “那你为何不留宿?”

    两人相视一眼,前者带着几分尴尬,后者却满眼含笑的凑过去把人拉住:“即然回来,去我府上吧。”

    楼冥雪点了下头,没有拒绝。

    说起来谢御崎在京都的府邸,一年到头也住不了几回,有的时候就算回来,也都是住在宫里,不过眼下,谢御崎特别庆幸自己早早就在外面建了府。

    一把人带回来,谢御崎就迫不及待的把人拉近了屋。关上门,谢御崎就亲了上去,楼冥雪完全没想到这人居然会如此急色,虽然跟着他回来,多半也有这个意思,但是这家伙简直……

    “轻点……”只觉得下身一凉,谢御崎粗粝的手指就摸了上来,楼冥雪本能的惊呼了一声。

    “乖,让我好好摸摸,我保证今天一定让你爽到。”

    第36章

    因为孕期的关系,楼冥雪的身子比之前要敏感很多,男人粗粝的手指刚刚摸上他的花x_u_e,里面一股s_ao水就涌了出来,多情的简直妓女还要热情。

    “唔……”双腿本能的并在一起,把私处整个都送到了谢御崎的手上,双手抱着男人的胳膊,楼冥雪纯情难耐的缩着小x_u_e,吞吐着男人c-h-a在他x_u_e里手指。

    “嗯……好舒服……再深一些……嗯哼……”楼冥雪扭着腰迎合着男人的抠弄,内里流出的水,把男人的手指整个泡s-hi了不说,更多的水流了出来,男人的手指搅在里面,发着咕唧咕唧的声音,暧昧的让人脸红。

    “把衣服脱了,让我好好揉揉你的n_ai子。”谢御崎被楼冥雪的热情弄的有些把持不住,好不容易稳了要把人直接按到c-h-a干的冲动,伸手撕开了楼冥雪的衣服。

    听见衣服破裂的声音,楼冥雪受不了的,主动把白嫩的胸脯朝着男人嘴边送去。

    一口叼住那诱人的r-u头,大力吸吮起来。

    “啊……要掉了……”楼冥雪整个人都跪了起来,双手抱着男人的头,私处坐在男人的手上,被c-h-a出来的 y- ín 水顺着男人的手指流下,s-hi了白嫩的大腿和身下的被褥。

    舌尖来回s_ao刮着被吸吮到凸起的r-u晕,尖尖的犬齿刺激着r-u头花生大小的r-u头,,一面被舔咬的灼痛不已,另一没被人碰触到的r-u头,则越发的难受起来。

    “唔……右边也要……啊……舒服……”谢御崎闻言吐出嘴里的r-u头,含上了另一侧,随着他的吸吮,明显能感觉到身上人的小x_u_e一缩一缩的紧紧的裹着他的手指,内里水多的根本堵不住。

    “嗯……不要手指……里面养……caocao我……”随着时间的推移,楼冥雪只觉得自己饱尝r_ou_木奉的s_aox_u_e根本就不是手指能够满足的。

    被楼冥雪求欢的 y- ín 浪姿态弄的火气更旺的谢御崎,实在忍不住的一巴掌拍在那骑在他手上,不断扭动着嚷着要被cao的s_ao屁股上。

    啪的一声,楼冥雪本能的叫了一声。

    不敢相信的看着面前的男人,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居然被打了屁股,水润的黑眸当下就涌上了一丝委屈,正准备发飙的时候,就见谢御崎再次扬起了手,啪啪啪啪的打在他圆翘的屁股上。

    每一下都疼痛不已,可是再疼痛之下又好似带着让人不容忽视的快感。

    原本叫着的楼冥雪声音见见变得粘腻起来,抱着男人的脖子,主动翘起屁股迎合着男人的抽打。

    “打死你这s_ao屁股,让你在勾引我,真是s_ao,被打屁股也能流水发s_ao,爽不爽,说!”

    谢御崎打红了眼,看着掌下原本白嫩的屁股,被打的如同桃子一般,从s_aox_u_e里溢出的水,更是随着他的抽打飞溅出来。

    楼冥雪被打的又痛又爽,抱着男人仰着头,控制不住的泪水从眼睛里流了出来:“唔……爽……你打的我爽死了……啊……要到了……嗯啊……”

    随着一声响亮的呻吟,就见一道水柱顺着楼冥雪跪在床上的腿间喷s_h_è 出来。

    他居然就这么被打到了高潮。

    见到这一幕,谢御崎再也忍耐不了,把人转了过来,掰开他的屁股蛋子,强横的c-h-a进了那诱人的菊x_u_e中。

    “啊……”突如其来的进入,让楼冥雪前面刚刚s_h_è 过的x_ing器,溢出一股尿来。

    “妈的,今天老子非cao死你这个s_ao货,还敢夹我!”晚上喝了酒的谢御崎这会那点酒意全涌了出来,抓着楼冥雪纤细的腰,大力的顶动起来。

    趴在床上被撞的快要飞出去的楼冥雪终于受不了的叫了出来:“太快了……啊……轻点……要……要破了……呜呜……”

    然而男人却好似完全没有听见一般,直接把人抱了起来,弄成了把尿的姿势,粗粝的手指又一次塞进了花x_u_e抠弄抽c-h-a着,连同前面的小r_ou_蒂都没有被放过。

    后x_u_e中那最为敏感的一点被频频撞击着,楼冥雪哭叫的嗓子都哑了,可是男人这一次好死真的铁了心要cao坏他一般,疯狂的侵犯着他。

    “呜呜……不要……”终于,前面的x_ing器再也忍耐不住尿了出来,那一股s-hi热的黄汤喷出来的瞬间,因为角度的关系,s_h_è 了楼冥雪一脸。

    从来没有如此直接的意识到自己失禁的楼冥雪,这一次终于崩溃的彻底哭了出来。

    而即便如此,那两个快要被玩坏的r_ou_x_u_e,一起达到了高潮,大量的液体从两个r_ou_x_u_e中喷s_h_è 出来,紧的快要闭合了的x_u_e口,让谢御崎低吼一声,s_h_è 了出来。

    谢御崎舒爽的s_h_è 了一泡之后,趴在楼冥雪的身上喘息着,享受着高潮的余韵,而混沌的大脑也变的清明起来。

    抽出x_ing器,把人转了过来,看着哭的惨兮兮的人,顿时心慌起来,心里暗暗责骂自己把人弄的太狠了!

    “小,小雪,你还好吧?”

    “啪!”楼冥雪一巴掌扇在他脸上,颤抖的合上酸胀不已的腿:“滚,别碰我!”

    “小雪,我错了,我不该打你的,屁股是不是疼了,我看看我……”

    楼冥雪见这死蛮子又伸手过来,一巴掌又扇了过去,这下谢御崎的两张脸可平衡了。

    “滚出去,别碰我,你别碰我,呜呜!”

    第37章

    楼冥雪挣扎的不让谢御崎碰,一半原因是因为这人居然不顾自己感受,死命的要他,另一半则是羞于承认刚刚被谢御崎打屁股那异于以往的快感让他的身体高度的喜欢。

    谢御崎见把人真惹急了,忍着楼冥雪的抽打,大手一抱,把人抱进了怀里:“小雪,我错了,我以后不这样了,我以为你喜欢呢,你看你刚刚扭的多欢啊,我都还没c-h-a你,你那水就流了满屁股了,我这不也是被你勾引的受不了了吗!”

    一边解释一边为自己辩解,谢御崎摸着怀里光裸的楼冥雪,只觉得这掌心下的皮肤好像会吸人似的,特别好摸。

    坐在谢御崎怀里,t.un下那根r_ou_木奉,明明刚刚发泄完,这会又硬的烫人,就那样贴着他还浆液的蜜处,楼冥雪听着男人的话,只觉得羞耻到了羞愤的程度,奈何t.un下那硬物又戳的他心痒。

    红着脸颊,双眼更是雾气朦胧的,瞪人的时候如同撩人一般。

    “你说谁喜欢,你打人还有理了,嗯,好烫……”楼冥雪一边瞪着男人,一边小心的扭着腰,看似似在躲避那硬物的碰触,实则却是在偷偷拿花x_u_e磨蹭着那硬物,这几日一直没被男人好好疼爱过的花x_u_e痒的不行。

    刚刚又那样闹了脾气,这会楼冥雪实在没有勇气去索要,只能这般偷偷的慰藉,可是只在外面磨蹭,那里能解的了里面的痒。

    谢御崎那里会不知道楼冥雪的小动作,不过他这会也不敢戳破,自从得知楼冥雪又孕之后,说真的他就不太敢碰他前面,所以这会楼冥雪不主动提,他也故作不知。

    蹭了一会,楼冥雪就受不了了,朝着无动于衷的男人看去,一见对方忍的头上都蹦出了青筋,也不cao他,楼冥雪当下就忍不住红了眼圈:“你是不是嫌弃我了?”

    一句话问的把谢御崎的心肝脾胃肾都问的甚疼:“说什么呢,我喜欢还来不及,怎么会嫌弃你。”

    分明就是他嫌弃他才对!

    “那你为何不弄我前面,嗯!”楼冥雪嗔怪的瞪着他,满眼的委屈。

    谢御崎舔了舔发干的嘴唇:“我这不是怕伤了孩子吗,你也知道这头几个月最是紧要,万一伤了孩子,你不是也要难受了!”

    明明说的很有道理,可是楼冥雪就是不爽,当下就从男人的腿上跨了下来,坐到一旁的榻上:“你不弄算了,最好这几个月你都忍着。”

    话音落下就见楼冥雪岔开了腿,当着谢御崎的面分开了殷红的y-in唇,葱白的玉指伸进了多汁的x_u_e内:“唔……你不cao我……我也可以自己弄……嗯……舒服……啊……又流水了……”

    楼冥雪依靠在墙上,白嫩的大腿分的开开的,殷红的腿根毫无保留的呈现在谢御崎的眼前,完全不顾及他感受的玩了起来。

    谢御崎只觉得喉咙更干了,望着楼冥雪那随着手指的抽c-h-a而飞溅出来的 y- ín 汁,只觉得饥渴难耐。

    而楼冥雪似乎还嫌他烧的这把火不够旺似的,居然跪了起来,一手c-h-a着自己的花x_u_e,一手着摸进自己的后x_u_e抚弄,两个x_u_e都被同时照顾到的楼冥雪,舒爽的张着红唇:“嗯……好爽……唔……流出来了……”

    多出来的s_ao水顺着白嫩的大腿流下,滴落的时候挂着透明的银丝,后x_u_e更是流着浓稠的白浆,让看着这一切的谢御再也忍不住扑了上去:“你这欠cao的妖精,看我不干死你,让你发s_ao。”

    大手狠狠的分开楼冥雪的大腿,而楼冥雪好似终于达到了自己的目的一般,丝毫不示弱的回敬道:“有种你就干死我……啊……好大……好满……舒服……”

    空虚的r_ou_x_u_e终于被朝思暮想的物件填满的瞬间,楼冥雪就再也忍受不住s_h_è 出了精,双腿打开的压在胸前,随着男人的贯穿上下晃动着。

    楼冥雪抱着谢御崎的肩头大声叫着:“啊……好深……舒服……再用力一些……呜呜……弄弄我的子宫……子宫痒……”

    尽管谢御崎被这人勾的快要迷失了心智,但是理智却还在,深知这种时候要小心的他,哪怕忍的很难受,也没敢真依了楼冥雪的话,去碰他的s_ao子宫。

    最多就是那硕大的龟*磨蹭一下那里就匆匆的离去。

    “嗯……啊……”看着身下人一脸欢愉又难耐的样子,谢御崎低头含着他胸前的r-u珠,大力的嘬着。

    “哈……受不了……要到了……嗯啊……”内里喷s_h_è 出的热液,刷的一下,冲过男人的龟*,随着男人的抽动喷s_h_è 出来。

    谢御崎重重的喘息了一声,又一次将一腔热也喷s_h_è 到了其中。

    “唔……”高潮后的楼冥雪得到了满足,疲累的他躺在那里喘息着,此时的他连同一根手指都不愿意动。

    双腿已经有些合不拢,就算谢御崎已经抽离了他的身体,也依旧维持着大张的姿势,躺在那里。

    两个被彻底玩开的x_u_e口,一张一吸吐着白浆, y- ín 靡的不成样子。

    谢御崎不敢多看,匆匆扯过一旁的薄被给他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