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双性】军医难为

章节目录 【双性】军医难为_第14章

    询问状况,却被楼冥雪推开:“无碍,我休息下就好了,让人给我准备热水。”

    把楼冥雪送回下榻的房间,谢御崎才转身离开。

    摸着坠痛的腹部,楼冥雪知道这是同这两日没能休息好,又在马屁上奔波所致。

    没过一会,小二就将热水送了进来,楼冥雪脱了衣服坐进去,泡在热水中让他周身的疲惫得到了缓解,摸着腹部,运功调理了一番,才将那坠痛感消除。

    只是这怀孕之事,他到底还是没想好该如何告诉谢御崎,可是这种事情又不能瞒着,迟早会被发现,到时候……

    楼冥雪盘坐在水中,一双黑眸满是纠结,这几日他将角先生都偷偷抽了出去,为的就是怕伤到孩子,这种本能的呵护,让他觉得羞耻的不行,再让他亲口告诉谢御崎,他怀孕了,简直比杀了他还难受。就在楼冥雪想这些的时候,谢御崎推门走了进来。

    被吓了一跳的楼冥雪刚要回击,看到来人,不禁嗔怪的道:“你是死人啊,进屋都不知道敲门。”

    谢御崎歉意的一笑,看着被热水熏蒸的满脸红晕的楼冥雪,只觉得喉咙有些干渴。

    “我来帮你洗。”说着谢御崎就要伸手,楼冥雪连忙推开他:“我累死了,你别闹我!”

    他这身子本来就经不起他的碰触,孕期期间就更是如此。

    “我就帮你搓背,不会干别的。”谢御崎伸手顺着楼冥雪的黑发,诱哄着。

    “你,真不做别的?”楼冥雪被他摸着舒服了,慵懒的趴在浴桶中。

    “嗯,不做别的。”谢御崎挽起衣袖,拿起毛巾,轻轻为楼冥雪擦拭起来。

    第33章

    粗粝的毛巾擦在细腻的肌肤上戴着让人难明的酥麻感,楼冥雪不再觉得摩擦起双腿,感觉到内里的空虚,忍不住想要更多。

    而此时谢御崎已经擦到他的t.un部:“乖,抬起来点。”

    楼冥雪明知道在继续放任谢御崎擦下去,恐怕就不再是什么都不做了。

    但身体上的渴望实在是太过强烈了,尽管理智上明白不该如此,尤其是在这样的时期,可是身体却异常需求,最终情欲还是战胜了理智,跪起来,将白嫩圆润的t.un部暴露在谢御崎眼前,纤腰下陷,越发的凸出t.un部的x_ing感,那殷红色的缝隙更是诱人遐想。

    谢御崎看着面前近在咫尺的圆t.un,只觉得下腹肿痛的物件更硬了,粗粝的毛巾在圆t.un上徘徊了一会就朝着那已然再滴水的私处擦去。

    “啊……”粗粝的质感让楼冥雪一下子忍不住呻吟出声,又疼又爽的感觉,让他颤抖的想要更多。

    仿佛没有注意到对方的索求一般,谢御崎用毛巾再三擦着那殷红的缝隙,甚至故意拨开肥厚的y-in唇,磨着内里的y-in蒂和x_u_e口。

    “唔……受不了……舒服……嗯哼……不行……不能这样……啊……再重一些……”理智和欲望纠缠在一起,让楼冥雪的呻吟变的破碎起来。

    谢御崎将毛巾的一角塞进花x_u_e里,粗粝的布纹刮着脆弱的r_ou_壁,让楼冥雪尖叫着缩紧了x_u_e口企图把入侵者排出体外,可是却反而将其吞的更深,更紧。

    “啊……不要……受不了……”谢御崎张开大手,揉捏着那白嫩嫩的圆t.un,在上面留下来一个个指痕,看着它们在手中变形,看着那蠕动中殷红的小x_u_e死死的搅着那粗粝的毛巾,最终将自己送到高潮的楼冥雪。

    “唔……”高潮的一瞬间,楼冥雪无力的趴在桶上,膝盖跪不住的要坐进水里的时候,被谢御崎一把扶住了腰,拽住毛巾的的一角,快速的抽了出来。

    “啊……”刚刚达到高潮的x_u_e道再一次喷出汁水来,x_u_e口更是痉挛一般的抽动着。

    直到过了许久,楼冥雪才从高潮的余韵中恢复过来,可是身体却越发的想要。

    “嗯……进来……想要……caocao我……难受……”楼冥雪忍不住扭着腰向身后人祈求着。

    谢御崎看着 y- ín 浪的楼冥雪眼中含泪的向自己求欢,哪里还得住。

    掏出肿痛不已的r_ou_木奉,就要提枪上阵,可是在进入花x_u_e的一瞬间,却被楼冥雪躲开,就见他拨开t.unr_ou_,露出一缩一放的菊x_u_e:“c-h-a……c-h-a这里……这里痒……”

    尽管身体渴求,可是他还没有忘记自己已经受孕的身体。

    谢御崎不疑有他的依言c-h-a了进去。

    “啊……好满好大……”被连根c-h-a入,楼冥雪爽的扬起了脖子,主动扭起腰自给自足的动了起来。

    谢御崎趴在楼冥雪腰上,手环着纤细的腰身,一手抓着楼冥雪胸前的r-u头揉捏按压,一手则摸进缝隙里揉捏着那敏感的r_ou_蒂。

    身上的敏感点几乎都被男人攥在了手里,楼冥雪受不住的趴在浴桶上张着红唇喘息尖叫着,来不及吞咽下的津液顺着嘴角流下。

    空寂的房间里回响着络绎不绝的啪啪声,而被抱在怀里cao弄的楼冥雪,只觉得整个r_ou_x_u_e都被男人撞击的发麻酸胀起来。

    可是那销魂的快感却让他根本拒绝不了,本能的迎合着男人的动作。

    直到再也忍不住,达到了高潮。

    谢御崎喘息着抽出x_ing器,再楼冥雪晃神的瞬间,c-h-a进了前面已经s-hi润不堪的花x_u_e中。

    “唔……不行……前面不行……出去……谢御崎……不要弄前面……前面不行……啊……别动……呜呜……”突然被c-h-a着旋转了一圈,楼冥雪受不住的尖叫了一声,随后被打开了大腿,钉在木桶上狠狠的cao了起来。

    极具的恐慌感让楼冥雪瞬间哭了出来:“轻点……不要……谢御崎……孩子……呜呜……我怀孕了……不要这样……”

    一瞬间,谢御崎僵在了哪里,不敢相信的看着哭的可怜兮兮的楼冥雪:“你说什么?”

    “呜呜……你这个死蛮子……我怀孕了……你还cao的那么狠……”

    楼冥雪软绵的拳头砸在谢御崎的胸上,然而谢御崎却突然抓着他的手,欣喜的道:“你怀孕了,我们有孩子了,我要当爹了?”

    看着谢御崎高兴的像个孩子一样,楼明雪抽了抽鼻子,一直悬着的心瞬间安了下来,但又不好意思让谢御崎看出来,扭着脸:“就算是有孩子了……你这么撞也被你撞没了……”

    “对对,我不该这样的,我现在就抽出来。”说着谢御崎就要从楼冥雪的花x_u_e里撤出来,可是刚刚尝到滋味的楼冥雪却又不舍得了。

    几乎是本能的抱住谢御崎:“嗯……没事……你不要走……轻点……别那么深……”

    “真,真没事,不会伤了孩子?”反倒是谢御崎不敢了。

    “没事……有事刚刚那一次就完了……你轻点……”楼冥雪主动抱住谢御崎的脖子,大腿死死的圈在他腰上不让他离开。

    谢御崎依言缓缓抽c-h-a了起来,却又不得不分心观察楼冥雪的情况,满心都是不会伤到孩子吧,下一次可不能再这样莽撞了。

    如此分心的cao干,没一会就s_h_è 了。

    这一下子就让还没彻底爽到的楼冥雪炸开了毛,一把将谢御崎推开:“你既然如此敷衍了事,以后就不要再碰我了,滚出去!”

    第34章

    谢御崎觉得自己简直冤死了,刚刚得知自己就要当爹的消息,还没缓过来,一边欣喜一边又担心怕太过剧烈伤了孩子,一份心那里还能持久。

    可是看着楼冥雪一副嫌弃的样子,谢御崎连忙堆笑的凑过去:“我这不是高兴的吗,再说这事你怎么不一早告诉我呢,这一点准备都没有。”

    “怎么,你还嫌我告诉你晚了啊,我这几日的状况你没看到啊,你怎么就没看出来呢,我还没嫌你,滚出去,看你就讨厌!”

    楼冥雪还没退去情欲的双眼一瞪,哪里明明实在瞪人,可是却半分威慑力都没有,谢御崎也知道这会楼冥雪心情不爽只能怪他没能把人伺候好,但不妨碍他心里高兴,抱住楼冥雪的头,吧唧一口亲到楼冥雪的脸上:“小雪,你等着,我让人给你弄好吃的去。”

    说完也不等楼冥雪反应,径自提了裤子跑了出去。

    楼冥雪羞愤的拍了一下水:“蠢货,死蛮子!”

    尽管嘴上这么说,但楼冥雪心理倒也热乎乎的,他能感觉的出来,谢御崎是真的喜欢这个孩子,才高兴的分了心。

    伸手摸着小腹,楼冥雪忍不住勾起唇角,心里暗想着,这孩子生出来,要是个和他一样体制就好了,这样,他也不会时刻发情,不过要是个像谢御崎的也不错,虽然笨了点,但倒也可算可爱!

    这么想着,楼冥雪心情就越发的好起来了。

    等谢御崎推门进来的时候,就看到穿好衣服兀自在哪里乐呵的楼冥雪,一见他进来,瞬间就板起脸来,瞪了他一眼,扭头不爽的梳着一头s-hi发。

    谢御崎将弄好的j-i汤放到桌上:“小雪,过来喝点j-i汤,这j-i汤最补身了,来来趁热喝。”

    楼冥雪看着那一碗油糊糊的j-i汤,眉头一蹙,胃里一阵翻搅,受不了的推开他,歪头吐了起来。

    吓的谢御崎连忙放下碗,过去轻拍着谢御崎的背,顺着:“没事吧啊,小雪?”

    好不容易压下恶心,楼冥雪越发的看谢御崎不顺眼起来:“拿出去,闻着就恶心。”

    “可是,这j-i汤是补身的,多少还是喝点吧。”

    “不喝,要喝你自己喝去吧。”

    “好吧。”谢御崎见楼冥雪实在难受,只好把j-i汤端了出去,想着等回了宫,有的是好东西给楼冥雪补身用。

    谢御崎去而复返,回来就看楼冥雪半靠着床,眯着眼睛。

    他暗搓搓的坐到一旁,看着自家媳妇的那漂亮模样,不仅耐cao现在更是怀了自己的崽子,这人生真的不要太美妙。

    就在谢御崎自己在这美的冒泡的时候,楼冥雪睁开眼睛看了他有一会了,见这傻子不知道想什么,乐呵呵的美样,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哼了一声。

    这一声也把谢御崎换回了神志,轻咳一声:“小雪,还难受吗,要不要找大夫看一看?”

    “我自己就是大夫,我心里有数,你别神经兮兮的在这里烦我就好了。”翻了个身,楼冥雪闭上眼睛打算歇了。

    谢御崎摸了摸鼻子,也觉得自己有点闹挺,不过他心里的喜悦实在是有点抑制不住,现在他真想出去大叫三声,或者找人打一架。

    不过就在他想找谁练练合适的时候,忽然想到自己向皇兄请旨次婚的书信还没写,这等大事怎么能忘,现在这孩子都在肚里了,岂能不拜堂就生崽子,传出去岂不是坏了楼冥雪的名声!

    这么想着,谢御崎连忙起身走了出去。

    听见开门声,楼冥雪微蹙了下眉,暗觉得自己是不是刚刚说的太过了。

    殊不知谢御崎根本就没把他的话放在心上,等他出来看到谢御崎趴在掌柜的柜台上奋笔疾书的写着东西,忍不住凑过去,当看到赐婚两个字的时候,楼冥雪脸腾的一下红了。

    而这时谢御崎抬起头来:“小……小雪你怎么下来了,脸怎么这么红?”

    楼冥雪忍着羞愤,嗔怪的瞪了一眼谢御崎:“你写的那是什么,谁让你写那种东西的?”

    谢御崎当下就明白了,连忙把信叠好,放到一旁的信筒里交给信史:“快,连夜送到。”

    那人不敢耽搁,闻言转身就跑了出去。

    楼冥雪见他完全没有理会他,顿时恼怒的道:“把信拿来!”

    谢御崎一把抱住人:“小雪,我们回房好好说,好好说。”

    半拖半就的被抱回了房间,楼冥雪一把推开谢御崎:“我几时说过要同你拜堂成亲了?”

    “是是,是我欠考虑,没有和你提前商量,现在信已经送出去,追也晚了,这样等回京都,我亲自奏明皇兄这件事情!”

    “哼。”楼冥雪见这人如此听话,本来是顺他的意了,可心里却越发的难受了,冷哼了一声再不想理他,亏他还想着自己是不是说的太过了。

    见楼冥雪转身不再理他,谢御崎连忙凑过去把人抱在怀里:“小雪,我知道,我知道我是个粗人,不会说话,嘴有笨,但是我对你的这颗心天地可表,这辈子除了你,我绝对不会看别人第二眼,真的,你别气了,我保证以后不会那样了行吗?”

    第35章

    楼冥雪听着谢御崎的话,心里泛着暖意,可是面上却很是不信的看着:“什么都听我的?”

    “什么都听你的。”谢御崎想都没想就点了头,楼冥雪见他如此听话,心情顿时好了不少。

    “我累了,要休息了,你是出去还是留下?”

    这还用选择吗?

    当下谢御崎就脱了鞋子爬上了床,楼冥雪没说什么,躺了进去。

    说起来,两人除了干那个事的时候,会同床共枕而眠,像这样单纯靠在一起睡觉的次数反倒屈指可数。

    谢御崎见楼冥雪躺下,就径自伸了手臂把人揽进了怀里,楼冥雪象征x_ing的挣扎了一下,没挣开也就随他去了。

    一夜好眠,不知道是不是有男人在身旁,这一夜他居然连梦都没做。

    今日就要回京都,想着能见到二师弟,楼冥雪就有些迫不及待。

    为了安全起见,谢御崎特意给楼冥雪弄了一辆大的马车,一旁的左副将见到后忍不住道:“咱们侯爷这次是来真的了!”

    “你难道不是一直这样认为的?”右副将倒是有些惊讶左副将会说这样的话。

    左副将横了他一眼:“男人都是裤裆里那点事。”谁不知道谁啊!

    看着左副将的眼神,右副将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可是心里却隐隐的泛着不痛快。

    左副将却很是轻松的转身走了。

    右副将看了一眼不远处笑的见牙不见眼的谢侯爷,忽然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