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双性】军医难为

章节目录 【双性】军医难为_第13章

    动,画着 y- ín 浪的风采!

    覆在男人身上,楼冥雪轻轻喘息着,眯着的眼睛泛着泪花,红唇轻启仿佛在诱人品尝,谢御崎粗重的喘息声响在他耳侧,下身的花x_u_e被男人cao的又热又酸,好像一不小心就会化掉一般。

    “亲亲我……嗯……”胸前的r-u头被男人揉弄着双手揉捏成了花生大小,连同r-u晕都大了一圈凸了出来,更不要说那白嫩的肌肤上满是 y- ín 乱的指痕。

    楼冥雪蹙着眉头朝着男人索要着,谢御崎岂会不满足他这点小小要求,擒住那诱人的红唇,轻轻舔舐啃咬,时候顶开他的贝齿,吸吮他口中的蜜液。

    “唔……”下身更是动情的绷紧,死死裹着内里的巨物,花心被撞的发麻,终究是再也忍受不住,葱花内里喷出s-hi热的汁水。

    放开怀里就要化成一滩春水的人,谢御崎眯着眼睛享受着高潮,大手在他身上游走,他最喜欢就是这一刻的楼冥雪,安静乖巧又充满无限诱惑。

    满身更是从里到外都透着他的气息,让他的身和心都透着无限的满足。

    “小雪,等回到京都,我向皇兄请旨,让他赐婚,把你许配给我,你可是答应的。”

    疲软的x_ing器还埋在s-hi热的x_u_e中,谢御崎声音暗哑的再楼冥雪耳侧提醒着。

    听到这话,楼冥雪在他怀里蹭了蹭了,想着自己这 y- ín 浪的身子已经彻底离不开男人,嫁给他已是唯一的结果,可是又有点不甘心。

    抬头看着男人,眼尾还带着没有褪去的情潮:“娶了我这辈子,你就不可能再有别人,不然我就杀了你!”

    看着楼冥雪故作凶悍的样子,谢御崎握着他的手放在唇边吻了吻:“有你在,我哪还有机会去找别人,嗯,你这两个s_aox_u_e可都是快要把为夫榨干了,你是打算用这里杀了我吧,嗯?”

    话音刚落狠狠的向上一顶,让楼冥雪本能的惊呼一声,刚恢复点力气又一次软了腰,嗔怪的瞪了男人一眼:“不要直c-h-a前面,后面也要……嗯……”

    “遵命!”谢御崎抽出他后面的角先生顶了进去,后x_u_e虽然不像前x_u_e那般s-hi润,但却又着另一种风情。

    谢御崎换了一个姿势将人压到身下,背部靠在他的胸上,白嫩的圆t.un高高翘着,兽交一样的姿势让他更具有侵略x_ing。

    腰部像是开了马达一般,快速的顶着。

    楼冥雪趴在榻上,双手情不自禁的抓紧床单,口中津液溢流的失神叫着。

    刚刚被灌了一泡j-in-g液的花x_u_e一收一放的蠕动,溢出的j-in-g液顺着大腿流下,污了床单。

    “啊……太深了……不要……要坏了……”楼冥雪感受着x_u_e里的巨物进入到前所未有的深度,让他害怕的叫出了声,想要逃离却被男人圈住根本动态不得。

    而谢御崎索x_ing将他抱住,换成了把尿一般的姿势,门户大开的朝着外面,一手更是穿过他的腿弯,抠弄着他的花x_u_e,一只手则按压揉弄着他的r_ou_蒂。

    要被玩坏的危机感让他慌乱,可是难以抑制的快感又让他渴望。

    楼冥雪摇着头拒绝着,可是那直侵理智的快感根本控制不住的一波一波的冲袭着他。

    “啊……”一股滚烫的黄汤喷涌而出,哗哗的落到地上,楼冥雪失神的喘息着,意识到自己有一次被男人cao到尿崩,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

    第31章

    清晨醒过来的时候,两个被使用过度的r_ou_x_u_e麻痒又酸胀的难受,楼冥雪掀开被子看着自己殷红的私处,上面还挂着已经干固的精斑, y- ín 乱的样子让楼冥雪脸颊发热,只能让人准备热水,简单擦拭了一番之后,穿上衣服出了营帐。

    再次见到楼冥音的时候,对方已经恢复了气色,见到他便笑了起来:“师兄,你看起来气色红润,昨夜可是享受过?”

    最后那几个字固然楼冥音说的很小声,也让楼冥雪红了脸,却故作自然的看着师弟:“你这小子,都要当娘的人了,说话还是这么不着调,你什么时候走,可需要我为你准备什么?”

    楼冥音闻言嘿嘿一笑,看着楼冥雪有些难受,他知道冥音多半也只会在他身边时露出这样孩子气的一面了。

    “师兄,我打算今日就走,不用准备什么,罗耶带我很好。”一改之前的玩笑之态,楼冥音认真的道。

    “既然是你自己的选择,我也不会为难你,但是千万保重。”

    “我知道的,谢侯爷那,我就不打招呼了。”

    “嗯。”楼冥雪轻点了下头:“我们也很快就会回都城,到时候你若有事,写信给你二师兄,我就会知道。”

    “我会的,师兄保重。”

    楼冥音上前一步抱了一下楼冥雪后,笑着离开。

    目送着楼冥音离去的背影,楼冥雪不知道这个师弟今后何时才会见到了,但愿他能一切安好。

    三天之后,他们整军启程回都。

    楼冥雪被安排在马车里,这几日他一直嗜睡,醒来的时候也总是软绵无力,如同生病了一般,但是楼冥雪却知道,他这是怀孕的真好症状,对于这一点他是忐忑的。

    尽管早就意识到会有这么一天,但当真来临时还是让他有些不安,继而也不知道该如何告诉谢御崎。这几日谢御崎每次问他情况的时候,也总是被他简单带过,也不肯让他找大夫帮他看,只告诉他自己就是大夫自己知道。

    他不是不想告诉谢御崎,只是不知道如何开口,总觉得一说出来,这一生当真是要为男人生儿育女了,怎么想都觉得有些不甘心。

    这一日,在距离都城还有800里地时,谢御崎下令休息。

    楼冥雪在马车里趟了一路也有些疲惫,下来走动了一会,就见谢御崎匆匆过来递给他一个纸条,狐疑的结果打开,入目的那一行字让楼冥雪蹙紧了眉头。

    该死的魔教老鬼,陷害他不成,又将主意打到了他五弟的身上。

    一想到小五被掠去后的遭遇,楼冥雪一刻也不敢耽误,转身就要去救人。

    却被谢御崎拉住:“你切慢些,我们商量一下。”

    “商量,此时小师弟都不知死活,你让我如何能安心同你商量,这件事情与你无关,你安心率领大军回都吧,我自己会解决。”

    楼冥雪说着就牵来马,翻身上马,就要离开,谢御崎见他如此,叹了口气,转身唤来右副将,安排了几句话,就匆匆追了上去。

    一路赶到魔教总坛,楼冥雪不敢冒然深入,尽管心里焦急,却也没有完全失去冷静。

    赶到的谢御崎见他如此,也才安下心来。

    看到对方,楼冥雪的心不禁一暖,但面上却道:“你来干什么,误了会都的时机,圣上就算是你亲哥也会怪罪。”

    “就算如此,我也不能放你一个人来这里。”

    谢御崎上前一步,看着他认真的道。

    楼冥雪心里一颤,转身道:“这一次成功救出我小师弟,今后一切都听你的。”

    谢御崎闻言淡淡一笑,不再多言。

    入夜时分,两人伪装成魔教弟子深入总坛寻找机会。

    “那边好像有人,我们过去看看。”谢御崎拉住楼冥雪的手附耳小声道。

    一路小心隐蔽来到幻池处,雾气朦胧之地除了依稀能够听见几声压抑难耐的呻吟声之外,并未看到人影。

    两人隐蔽气息,继续深入,直到看清池中交缠的两人时方才停下。

    楼冥雪僵硬的看着那个被男子压在身下肆意凌辱的小师弟,一股怒气猝然爆发就要冲上去,但好在谢御崎还没失去理智,即使拉住他隐入一旁的假山后。

    楼冥雪怒瞪着谢御崎,谢御崎轻声安慰:“先看看情况,你如莽撞万一着了这魔教之人的道,岂不得不偿失。”

    楼冥雪闻言,稳了稳心神,他知道自己关心则乱。

    没有多说什么,和男人一起小心的探查起来。

    远处被男人压在身下的楼冥霜,一脸欢愉又难耐的迎合着男人的进攻,双腿打开着盘在男人精状的腰身上,那模样,没有半分的委屈和不愿。

    谢御崎转身看着眼含怒火的楼冥雪:“那人好似不是魔教老鬼。”

    此时楼冥雪也发现,覆在他师弟身上cao干着的男人,太过年轻,眉头紧蹙,只觉得这其中定然有诡。然而就在两人交谈之际,就见那人放开了怀中的楼冥霜,拾起一旁的衣服为其盖上和,才打理好自己,随后目光看向假山之后,那妖致的五官也在此刻落入两人的眼中。

    “两位既然来了,就出来吧。”

    谢御崎心头一跳,暗道这人功力好强,楼冥雪冷哼一声跳了出来,不等谢御崎反应,已经抽剑朝那人刺去。

    “冥雪小心! ”谢御崎大呼一声,可是已然来不及,就见那魔教之人,不知用了什么手法,等他赶到之时,楼冥雪已经软弱无骨的落入那人怀中。

    “呵,药宗的五个徒弟倒是各有一番滋味,不过你身上满是其他男人的气味,实在污秽,既然有了男人,就少对其他男人投怀送抱的好。”那人话音一落将楼冥雪一推送还到谢御崎怀里:“自己的人还是好好看着点好。”楼冥雪羞愤的瞪着对方:“放了我小师弟。”

    “放了,我从来没有胁迫他和他放了一说,他要走,我自然不会拦着。”

    那人勾唇一笑,魅惑之极。

    谢御崎闻言蹙起眉头:“既然如此,为何要传书给我们,让我来?”

    “呵,我既然占了你们师弟的身子,理应同你们说一声,至于那魔教老鬼已经被我处理了,就当是送你们的见面礼吧,不必多谢,因为你小师弟已经替你谢过了。”

    “你这妖人,快把我小师弟还来。”楼冥雪闻言挣动着要再次上前,却被谢御崎紧紧锁到怀中,看着对方道:“不知阁下如何称呼。”

    “贺君邪。”那人倒是没有隐瞒,然而这个名号一亮出来,谢御崎倒是有些震惊了,他真是没想到,他就是江湖传言的邪教教主,当真是处处透着一股邪劲。

    “话已至此,你们随时可以带走他。”丢下这句话,贺君邪似无趣了一般,转身走了。

    楼冥雪一把推开谢御崎走了上去,把楼冥霜抱紧怀里,探查了一番,见他并没有受那妖人蛊惑,只是那一身的爱痕,让他觉得无比刺眼。

    楼冥霜再看到楼冥雪的瞬间,如同做错了事的孩子一般看着他道:“师兄,你怎么来了?”

    第32章

    看着楼冥霜一双清澈的眼睛里满是恐慌,楼冥雪顿时郁闷的不行,在他五个师兄弟里,最小的也最单纯的就是楼冥霜,这分明就是孩子的他,居然……

    目光扫过楼冥霜衣服下的痕迹,楼冥雪窝火的不行:“到底怎么回事?”

    “师兄,你别生气,我是自愿的。”比起师傅,楼冥霜更害怕的其实是眼前的师兄,小心翼翼的伸手去拉楼冥雪的衣角,讨好的眨着眼睛,企图用自己的纯良唤醒师兄的同情。

    “你少给我来这一套,你今天要不把话说清楚,今天就和我回去见师父。”

    “不要啊,师兄,我和他是真心相爱的,而且我,我都有了他的孩子!”楼冥霜吓得连忙抓住楼冥雪祈求着。

    “孩子,有了孩子就生下来,你害怕没人养怎么的,真心相爱,我看你就是自己一头热吧,我可没看出人家也喜欢你!”

    “不会的,他不是这样的人。”

    看着小师弟极力反驳的样子,楼冥雪恨不得掐死他的心都有了。

    “我现在带你回去,你跟不跟我走?”

    “不,我要留在这里。”明知道这句话会让楼冥雪生气,楼冥霜还是坚定的点了点头。

    楼冥雪拍了他脑袋一下:“把衣服穿好,成什么样子。”

    “是。”楼冥霜撇了下嘴,穿上衣服后,听话的站在楼冥雪面前,认罚认命样子,让楼冥雪又不自觉的心软。

    想着一个两个都是这个样子,果然们一旦破身,完全抵抗不了对方的诱惑。

    “算了,你既然要留下就留下吧,受伤了难过了,就回来。”摸了摸小师弟的头,楼冥雪妥协了。

    当下楼冥霜就笑了起来:“谢谢你师兄,师兄你最好了!”

    “少说废话,赶紧去洗澡,身上臭死了。”

    “是是是,我马上去,不过师兄你会等我吗,我们好久没见了。”

    望着小师弟眼中的渴望,楼冥雪摇了下头:“下次我再来看你,今日我们必需赶回去。”

    “这样啊,那师兄你保重啊。”楼冥霜不舍得的拉着楼冥雪的衣服晃了晃,末了凑近楼冥雪的耳侧道:“师兄啊,你也找个人做一次吧,真的很舒服的!”

    听见这句话,楼冥雪额上的青筋都蹦了出来,一巴掌拍在楼冥霜的屁股上:“赶紧去洗澡去!”

    “诶,师兄别打,都流出来!”

    楼冥霜嗷叫一声,捂着屁股跑了。

    楼冥霜忽然觉得把这个祸害留在这里折磨那个人也未尝不是好事!

    一直等在外面的谢御崎见人出来,气色明显比之前好了很多,走过去道:“和你师弟说完了,他不和咱们走?”

    “他自己愿意留下来受罪,就随他去好了,等吃亏了,自然就会回来!”楼冥雪一翻身上了马,转头看着谢御崎:“走吧,连夜赶回去,应该来得及。”

    谢御崎淡淡一笑,点点头,他知道楼冥雪对他的几个师兄弟虽然看似严厉,事实上都非常纵容。

    “你笑什么?”

    “我笑,你这几日似乎越发的好看了。”

    “少说废话,赶紧出发!”楼冥雪脸颊一热,一抽鞭子,率先冲了出去。

    谢御崎满眼温柔的看着楼冥雪的背影,追了上去。

    天亮之前好不容易赶了回去,楼冥雪的已经疲惫不堪,下腹更是坠痛难受,谢御崎见他如此,吓了一跳,连忙上前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