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双性】军医难为

章节目录 【双性】军医难为_第12章

    “快点,c-h-a进来,要不都流掉了。”

    谢御崎鼻子一酸,顿时一股鼻血流了出来,不过他也不擦,伸手将角先生对着那已经被他肏的合不拢口的小x_u_ec-h-a了进去。

    “恩……轻点……瞧你那出息……哼……好满……”看着男人流下的鼻血,楼冥雪满意的笑了起来,哼,就是刺激你,又让你吃不着!

    等两个x_u_e都重新c-h-a上角先生后,楼冥雪一脚把谢御崎踢到一边,穿好衣服道:“我累了,要休息,你不准进来,守在外面。”

    谢御崎哪敢说不,把人安顿好之后,老老实实的守在营帐外,不过即便如此,他心里也美的不行,都想好,等大战结束之后,他一定要想皇兄要一封赐婚的圣旨。

    不远处,被压在身下进入的左副将,简直要很死身上这头随处发情的牲口,明明长了一副书生的模样,奈何却有牛一般的力气,那物更是大的没话说,每次都能把他弄的死去活来的。

    “啊……轻点……太深了……”x_u_e口被弄的酥麻不已,快感更是忍也忍不住。

    “慢点,慢点你能爽到吗,刚刚没听见大夫ji-ao 床吗,比你可是s_ao多了!”右副将一边说着一边用力的顶着,每一次都狠狠的撞在身下人的敏感点上,然后享受着那紧致的小x_u_e伺候。

    “唔……”左副将伸手握了一把黄沙,呜咽着流下了眼泪,而身体也在右副将的抽动中攀上了高潮。

    “哈,真s_ao,后面居然也能喷汁。”右副将抽出x_ing器,看着那被cao到殷红的x_u_e口喷出大量的 y- ín 水的样子,眸子沉了沉:“真想就这么干你一辈子。”

    左副将却很是不愿意的转身将身上人推开:“一辈子,除非你让我在上面!”

    右副将不以为意的勾起唇角,抬起他的下巴,在他的唇上落下一吻:“在上面,好啊?”

    “真的?”左副将眼睛一亮。

    “我岂会骗你,乖,再让我做一次,下次让你在上面。”

    “说好了,你可不能骗我。”

    “自然不会,乖,趴好。”

    第28章

    深夜,一声尖锐的鸣叫让原本熟睡的楼冥雪睁开了眼睛,此时帐外传来的号角声,预示着有大战来袭。

    本能的起身走出去,看着慌乱有序的组成防守攻势队伍,楼冥雪本能的去寻找谢御崎的影子。

    然而却在半路上被右副将见到扯住了胳膊:“大夫,侯爷让你留在帐内。”

    楼冥雪一把甩开他:“这种时候你还是关心左副将吧。”

    没有理会右副将脸上的错愕,楼冥雪看到前方的谢御崎,跑了过去。

    看到出现在身侧的人,谢御崎心理暖了一下,然而嘴上却道:“你出来什么,这里……”

    “你闭嘴,我的事不用你管。”楼冥雪瞪了他一眼,硬生生的让他把要说的话又吞了回去。

    “那你小心一些,这些蛮族一旦发狂,不好对付。”谢御崎心有余悸的嘱咐了一句后,便不再多言。

    蛮族,生活在荒茫之地的异种,他们和野兽相近,有的甚至还伴有兽态,没到冬季食物匮乏之际就会来犯。

    不知还有多远,但此时传来的嚎叫声却清晰可见,楼冥雪蹙起眉头,他曾经听师傅说过,蛮族之所以会有兽态,完全是因为他们其中有大部分人会和野兽通婚,久而久之血脉中自然的就出现了兽x_ing。当高大威猛的身影出现的时候,谢御崎发起了备战的手势,然而那些身材高大的蛮族却再此刻停了下来,这种反常的举动,让楼冥雪不解,而同他们打过很多次交道的谢御崎也同样不解。

    但很快,一个身着常服的高大男子走了出来,那人怀中还抱着什么。

    见到来人谢御崎蹙起眉头迎了上去。

    “罗耶,你这是什么意思?”

    被唤作罗耶的男子有着一双蛇一样的竖瞳,这一双异于常人的眼睛,让他看起来有些恐怖。

    看着谢御崎,罗耶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我想和你们做笔交易。”

    “交易?”谢御崎不知道这些一项喜欢用武力解决问题的蛮族,怎么会想到和他做交易,目光不自觉地落到他怀中的物件上:“你想和我做什么交易?”

    罗耶没有直接开口,而是掀开了怀里的遮布,当一张清俊的男子露出来的一瞬间,谢御崎不解的看着罗耶,而站在他后面的楼冥雪,却瞬间僵在了那里,老三!

    “你们给我粮食,我放了他!”罗耶的声音,没有一点感情,冷冰冰的只是再陈述一般。

    然而不等谢御崎开口,楼冥雪就抓住了他的胳膊:“救他!”

    看着被那人抱在怀里昏睡着的楼冥音,他不敢想象他都遭遇了什么,楼冥雪转头祈求的看着不解的谢御崎:“他是我师弟,救他,求你。”

    谢御崎眼中滑过一丝震惊,随后不敢相信的看着罗耶怀里的人:“他真是你的师弟?”

    “是,我的三师弟,楼冥音。 ”

    “……好,罗耶,我答应你,你放了他,我给你粮食。”

    “侯爷!”左副将在此时要开口提醒,然而不等谢御崎回应就被右副将捂住了嘴拉倒了一旁。

    罗耶眼中闪过一丝欣喜,但很快又道:“我要你保证我们安稳度过今年冬季,我就放人。”

    “好。”谢御崎没有任何犹豫的答应,对于罗耶,虽然他只是蛮族三大部族之一的首领,但是信誉却是最好,也是最大的统领,几次交锋,也让谢御崎对这个蛮族也很佩服。

    “那好,我们以血为誓,粮食送到之时,我就放了他。”罗耶说完用刀划破了手掌,将血滴落到地上,而谢御崎也随后照做了他的举动。

    “我等你们的消息。”丢下这句话,罗耶抱着怀里的人转身回到了他的队中,随后就见那一群如同小山一般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中。

    人走后,谢御崎转身道:“准备粮Cao。”

    “是。”右副将应了一声后拉着左副将离开。

    楼冥雪望着已经消失在夜色中的身影,神色不安的蹙着眉头。

    “放心,我会救他的。”

    楼冥雪转头看着谢御崎那黑沉沉的眼睛:“圣上怪罪,我会和你一同领罚的。”

    谢御崎忽然笑了起来,将人抱住:“好!”

    第29章

    粮食送到之后,罗耶果然把人送了回来,看着昏睡在毯子里三弟,楼冥雪心疼的不行,他不敢去看毯子下的景象,但是却又担心楼冥音受伤,屏退其他人后,还是打开了毯子。

    当看到毯子赤身裸体的楼冥音时,楼冥雪咬住了嘴唇。

    那微隆的肚子,以及满身的暧昧痕迹,都说明了楼冥音遭遇过什么。

    他不敢想象这其中的过程将会是多么惨烈的,他甚至都不知道楼冥音醒来后将会如何面对他,沾s-hi了毛巾,轻轻擦拭着,楼冥雪忽然觉得,他们这几个人大概最幸福的时光就是小的时候,没有情仇苦恼的围在师傅身边的时候,长大了,所有的一切都接踵而至。

    楼冥音醒来的时候,眼神还有些浑噩,当看到楼冥雪的一瞬间,变得清明起来:“师兄。”

    楼冥雪伸手将他扶了起来:“我煮了粥,喝一点。”

    楼冥音摇头:“师兄,你怎么会在这?”

    “我现在是这里的军医,冥音,你怎么会?”楼冥雪想问,却又不知道如何开口。

    看着楼冥音脸上出现的那一瞬间不自然,楼冥雪端起碗:“喝粥吧。”

    楼冥音推拒了一下:“师兄,对不起,为了我让你难做了。”

    “只是几车粮Cao,有冥岚在,他不会难为我们。”

    楼冥音闻言眸子暗了暗:“师兄,我,不是不情愿的,师傅说过蛮族虽然凶残嗜血,但大部分原因都是因为他们食物匮乏,如果我们能够从根本上解决他们的问题,他们将成为我们最坚固的防守……”

    “所以你就去了,献上了自己,冥音,我从来没发现你如此的有主意,你知不知道你现在成了什么样子?”

    楼冥雪闻言直接站了起来,看着满眼坚定的楼冥音:“师傅真是把你教的太好了,可是这天下之事,和你有什么关系,坐在皇位上的人都没有理会,你cao什么心!”

    “师兄,对不起,不过我真的没有受伤,他,他其实挺好的。”说出后面几个字的时候,楼冥音眼中出现一丝羞涩。

    楼冥雪见次叹了口气:“主意是你给他们出的?”

    “嗯,这不是很好吗,失去几车粮食,换来了一个平安的冬季。”楼冥音温柔的笑着,让看着他的楼冥雪心疼的揉了揉他的脑袋:“你就不怕他们不答应,不答应不是一样要打仗?”

    “我知道你在的,出发前,我让他们探查过。”楼冥音眼中出现一丝小算计,让楼冥雪越发的无奈起来:“那接下来怎么办?”

    示意的看了一眼楼冥音隆起的小腹,其意思不言而喻。

    楼冥音脸颊一红,摸着微隆的肚子,一脸幸福的道:“师兄你放我回去好不?”

    楼冥雪早就知道他会这么说:“那个蛮族就那么让你舍不得,让你甘愿放弃一切也要和他在一起?”

    “喜欢了,也就没有办法了,师兄,谢侯爷待你不错吧?”突如其来的话,让楼冥雪表情僵了一下,没有询问楼冥音是怎么知道的,只是瞪了他一眼:“我的事,你少管,管好你自己吧,你们是不是都安排好了?”

    楼冥音没有隐瞒的点了头。

    “你真决定了?”楼冥雪有些不死心的看着楼冥音,毕竟是从小的呵护过的师弟,让他此刻怎能放心。

    “嗯。”

    面对楼冥音毫不犹豫的点头,楼冥雪还能说什么,点了下头:“把粥喝了。”

    楼冥音好像拿准了楼冥雪会答应一般,笑着伸手接过粥,喝了起来。

    谢御崎看着人出来,关心的问了一句:“怎么样?”

    楼冥雪看了他一眼,转身道:“无事。”

    “那就好,你也赶紧歇息吧,忙了一夜,明日我们就回程了。”谢御崎伸手拢了一下楼冥雪的外袍,温和的道。

    楼冥雪点了下头:“圣上那里,你要怎么说?”

    “放心,皇兄最多骂我几句,而且又有你师弟在,他不敢把我怎么样的,何况,只是失了几车粮Cao,就让蛮族安定下来,我倒是觉得这不失为一个好的办法。”

    “你真这么想?”楼冥雪闻言看着不似玩笑的谢御崎,没想到这人居然也会同楼冥音一个想法。

    “没有折损一兵一卒就解决了这个大问题,岂会是假的。不过我看罗耶那样也并非对你师弟没有感情。”谢御崎没有说,蛮族之人虽然心x_ing凶残,但对在伴侣上却格外的衷心与爱护。

    “我师弟的事,就不劳你费心了。”楼冥雪瞄了他一眼,那眼尾一撩很是勾人,让谢御崎心底的欲火,又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而好似感觉到了什么一般,楼冥雪微蹙起眉头:“我要歇了,你是近来还出去?”

    如此问题,谢御崎自然不会选择后者,当下就抱起身前人,掀开帐帘走了进去。

    楼冥雪没想到这人如此的蛮横,吓了一跳,呼了一声,再反应时,已经被谢御崎压倒榻上,扯下了裤子。

    “啊……蛮子……轻点……”面对谢御崎的粗暴,楼冥雪有些恼怒。

    谢御崎伸手摸上那已经情动的r_ou_蒂,粗粝的手指揉捏着挑逗,看着因此而蹙起眉头欢愉又隐忍的楼冥雪:“知道吗小雪,你师弟可是个有福气的,那罗耶看着好似除了那一双竖瞳表现了兽态,其实他下面可是有两根x_ing物的,想想看,倒是和你师弟也是蛮相配的。”

    第30章

    “啊……轻点……受不了……别那么弄……”敏感的r_ou_蒂被男人粗粝的手指揉捏着,楼冥雪只觉得从那里传来的麻痒灼痛让他情动不已,含着角先生的两个r_ou_x_u_e动情的死咬着内里的东西不放,前面的x_ing器颤抖着吐露的汁水,双腿张到最大,以方便男人的玩弄。

    “想要吗,小雪?”揪着角先生的尾巴轻轻抽c-h-a,谢御崎含着他的耳垂暧昧的问着。

    “唔……想要给我……嗯……”楼冥雪红着眼圈挺着腰,用自己肿痛的x_ing物摩擦着男人,私处更是毫不保留的送到男人手上亵玩,他想着男人这一根物件就要把他弄的汁水横流,s_aox_u_e整日灌着男人的精水,每次更是被玩弄到合不拢口男人才肯放过他,冥音究竟是如何承受两根的。

    谢御崎将花x_u_e中的角先生抽出来看着被带出来的白色浊物,那小x_u_e更像是饥饿一般蠕动着,每次收缩都会把更多的浊物挤出来。

    看着眼前的 y- ín 靡之色,谢御崎呼吸一下子重了,其实他非常能够理解罗耶的转变,面对如此美色,就算是圣人也只会堕落成庸人,何况是兽x_ing大于理智的蛮族。

    将楼冥雪的腿大的更开,谢御崎没有任何犹豫的提枪c-h-a入,整日被角先生开拓着的小x_u_e,很顺畅的就接受了他的侵犯,并且讨好的裹了上来,那一层层有弹x_ing的r_ou_壁轻轻包裹着他蠕动着,让谢御崎只觉得好像被无数张小嘴吸过一样舒爽。

    “啊……好涨……”后x_u_e中还c-h-a着角先生,让原本就比女人窄小的花x_u_e越发的狭小,肥厚的y-in唇被挤到两侧,y-in蒂彻底的暴露出来,随着男人的撞击,耻毛不间断的s_ao刮,很快那里就充血挺硬的不像话。小花唇被撑到透明,透明的 y- ín 液不断溢出,白色的浊液更是随着男人的抽动被带了出来,内里殷红壁r_ou_也是一进一出的翻动着。

    空气中弥散着冷香,更惹人情欲。

    交脔的咕唧声络绎不绝的传入耳中,楼冥雪难耐又欢愉的绷紧了脚背,摆着纤细的腰再男人身上扭动迎合,腰上的银链更是随着他的摆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