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双性】军医难为

章节目录 【双性】军医难为_第11章

    感。

    可以说他现在对男人的j-in-g液和x_u_e里时刻的饱胀感近乎着了魔一般的喜欢,所以哪怕再难受也依旧忍耐着。

    好在他穿了一身黑袍子,能遮住他已经被 y- ín 水打s-hi了的裤子,不至于让他在外人面前出丑,但是萦绕在他身上,那只有动情之后才会出现的冷香,却迟迟没有消散。

    夜里,楼冥雪带着两个角先生沉沉睡着,连同谢御崎进来都没发现。

    看着熟睡中大夫俊俏的脸,谢御崎觉得自己简直是个有福气的人,他从来没想过这么糙的他有一天还能娶一个这么漂亮的媳妇。

    想想都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所以舍不得,舍不得他受一点苦,哪怕明知道这样做会让他生气可是还是舍不得,所以今夜才会再他饭中下药,让他睡着。

    摸着那一头黑发,谢御崎用匕首截了一小段,揣进了怀里。

    “对不起,等着我。”轻轻在楼冥雪额前落下一吻,谢御崎起身大步离开了营帐,掀开帘子,谢御崎看着他的军队:“全体准备,出发!”

    是的,保家卫国的时刻到了!

    楼冥雪醒来的时候,偌大的军营静悄悄的,看着那些被谢御崎特意留下来照顾他的士兵们,楼冥雪忽然笑了,可是却未达眼底,转眼就凛冽的对旁边的人道:“备马!”

    “可是……”

    “别让我亲自动手。”楼冥雪狠狠的瞪了那人一眼,就见那小兵身子一抖,乖乖的把马牵了过来。

    楼冥雪翻身上马,一甩鞭子,朝着谢御崎出发的方向追去。

    该死的,蛮子最好别让他追上,居然敢扔下他自己走了!

    走了一夜的军队并不是他能马上追上,更何况他又不知道准确的方向,追了一路,含着角先生的两个x_u_e在马上颠簸了一天,都不知道被那两个东西折磨着高潮了多少次,连马鞍上都s-hi乎乎的一片,还有 y- ín 水从上面流下来。

    终于受不了的楼冥雪翻身下马,找了一大块石头,靠着休息,身体上的反应,让他羞耻又怨恨,把他搞成这样的男人,居然把他一个人丢下自己上了战场。

    每每想到,就让他楼冥雪觉得肺都要气炸了,等着抓到他,一定要捆在床上,让他好看!

    休息了一会,楼冥雪软着腿爬上了马背,之所以没有把那两个磨人的东西抽出来,是因为楼冥雪知道,自己的这一副 y- ín 荡的身子若是不c-h-a着点,恐怕会让他更受不了。

    终于,在一天一夜的狂奔下,终于让他追上了,大部队的尾巴。

    咬着牙忍耐着身体的疲惫和不适,楼冥雪一口气追了上去。

    谢御崎看到他的一瞬间无疑是惊讶的,但很快他就释然了,然而不等他开口,一个巴掌就迎风扇在了脸上,当着他的部下们。

    整个队伍都安静了下来,一时间只剩下传入耳中的风声。

    谢御崎看着眼含怒气和委屈的楼冥雪,只觉得心肝都颤了。

    就在其他人以为他的主帅会发飙时,就见谢御崎拉起楼冥雪的,丝毫不介意有千百双眼睛在看着他们:“打疼了吧,我给你揉揉!”

    楼冥雪一下子甩开他的手,就要再次扬手,却被谢御崎又一次抓住:“听我解释。”说完转头看着右副将:“扎营,在这里休息一夜。”

    随后直接跳到楼冥雪的马上,抱住人,朝前跑去。

    “你放开我,你这个混蛋!”楼冥雪一见他跳到自己马上来,就挣扎不断,谢御崎怕他摔下马,死死的抱住他,但最终还是摔了下去,抱着人滚到黄沙上,把人压在身下,谢御崎就开亲。

    直到把人吻着轻喘不断,眼眸含春的瞪着他,而他却呲着一口白牙笑的很是开心。

    楼冥雪整个心都觉得被愚弄了,这个男人绝对是故意的,恼羞成怒的就要伸手打他,却被谢御崎抓住了手腕压倒了脸侧:“告诉我为什么腰追上来?”

    “我要杀了你!”

    “哈哈,承认吧,小雪,再知道我扔下的你一瞬间,你绝对想到不是要杀了我,更何况你现在的情况,打算用那里杀了我,下面是不是已经s-hi的不成样子了,刚刚我可看到马鞍上都是你流出来的水呢!”

    “你无耻,放开我,你走开,被脱我裤子,你个王八蛋,我要杀了你,呜呜……”

    下身一凉,男人已经蛮狠的将他的裤子扯掉,抓着他的脚腕打开了他的双腿。

    “唔……别看……”

    第26章

    漫天的黄沙飞舞,不远处就是就地休息的士兵。

    而他就那样被男人压在沙地上,扯掉了裤子,张开双腿,露出两个含着角先先生,因为骑马的关系而被磨红了的两处r_ou_x_u_e,被男人那一双毫不掩饰欲望的双眼直视着。

    这样的情况让他羞耻的不行,可是却意外的很兴奋。

    这一路被折磨的有些凄惨的x_u_e洞,在男人的注视下越发饥渴难耐的蠕动起来,混着男人j-in-g液的 y- ín 水溢出来,s-hi了身下的沙。

    谢御崎呼吸有些急促,看着被自己cao熟了的蜜地早已经不是最初见到的那般圣洁,如今已经彻底变成艳红色的地方,早和纯洁脱了干系。

    将楼冥雪虚掩在私处遮羞的手拿开,谢御崎盯着那两处已经被角先生彻底成开的r_ou_x_u_e,拇指大小的y-in蒂已经硬的不行,彻底的脱离了包皮路在外面。

    两片肥厚的y-in唇已经被内里的角先生撑到了一边,连同小花唇都被撑的变成了透明。

    “唔……别看了……”男人火热的目光,让楼冥雪受不了的发出了一丝祈求,他宁愿男人上来就真刀真枪的干,也不愿意被男人这般视j-ian地看着他的私处。

    那两个r_ou_x_u_e难受的不行,内里即使c-h-a着角先生可希望有东西能c-h-a到里面来,最是能直接c-h-a到他的肚子里好好的弄一弄他,这么想着一股浊液再次溢了出来。

    楼冥雪觉得自己要疯了,再被男人这么看下去,不用男人做什么,他就能达到高潮。

    上身的衣衫在挣动中散开,虚虚的遮着他白皙的胸膛,露出来的纤腰上还戴着男人送给他的银链,更显的那处纤细异常不盈一握。

    谢御崎觉得自己也要疯了,他觉得楼冥雪之于他来说简直就是毒药,就是这么看着,什么也不做,也不说,都能勾引着他快要爆了一般。

    粗粝的手指摸着那处已经被角先生撑到透明的小花唇,感受到身下人因为他的举动而轻颤了一下,谢御崎稳着呼吸,将粗粝的手指就着缝隙c-h-a了进去。

    “啊……好涨不要……”楼冥雪猛然的挺身却被男人按下,男人的举动让他心慌,那突然c-h-a进来的手指更让他心里不安,他不知道男人要干什么,然而那撕裂一般的错觉却让他本能的拒绝。

    “你这浪x_u_e只是一个角先生就能满足吗,恩,来,放松些,给你男人的r_ou_木奉腾些地方,让我好好c-h-ac-h-a你!”

    听着男人暗哑的声音,楼冥雪忽然间就明白了男人的企图。

    “不……不行……会坏的……”担心男人真的会就那么c-h-a进来的楼冥雪,吓得情欲都退了几分,原本挺立的x_ing器,都软了下来,他想挣扎着逃离,可是谢御崎哪里会给他机会,一手按着他的腿根,c-h-a在他花x_u_e中的手指又增加了一根。

    “啊……不行……会坏的……呜呜……把……把后面的拿出去……”见谢御崎意图如此明显,楼冥雪意识到自己没有了拒绝的余地,只能祈求着希望男人能把后x_u_e的角先生抽出去,以至于能够缓解他的不安。

    可是谢御崎却狠了心:“放心,你这么s_ao的x_u_e,c-h-a不坏的。”

    这么说的时候,谢御崎抽出了三根手指,将自己的炽热抵在入口处,看着泛着潮红的楼冥雪,再对方的紧张和不安中,c-h-a了进去!

    “啊……出去……疼……呜呜……”

    小巧的x_u_e口被撑到了最大,楼冥雪只觉得自己快要撕裂了一般似的。

    谢御崎也被这窄小的缝隙挤压的头皮发麻,感受到身下人的绷紧和僵硬,谢御崎微微的把内里的角先生抽出来了一些,低头含住他胸前的r-u头,粗粝的手指有技巧的lū 动着他的x_ing器,企图让身下人尽快适应。

    “唔……”花x_u_e里流出了更多的液体,滋润了灼痛的r_ou_壁,谢御崎缓缓的抽c-h-a了一下,感受到那里重燃了热情,便笑了起来。

    深深吸吮了一下口中的r-u头,惹的身下人一阵轻颤之后,抬起头看着眯着眼睛蹙着眉头,呼吸急促的楼冥雪,一手抓着角先生一进一出的再花x_u_e中抽c-h-a起开。

    “恩……太快了……慢些……呜呜……好涨……啊……”红唇微启来不及吞咽的口水流了出来,白皙的大腿被男人打的很开,艳红的x_u_e口被男人粗大的r_ou_木奉和角先生一同进出着,内里的r_ou_壁随着男人的动作被带出来又塞进去,原本内里的浊液随着更多 y- ín 水的流出再x_u_e口汇聚成了白沫,将那里变得更加 y- ín 靡不堪。

    “啊……要坏了……s_aox_u_e要坏了……里面好酸……呜呜……不要再c-h-a了……啊啊……嗯哼……”

    明明只是被c-h-a了一个x_u_e,可是含着角先生的后x_u_e,却在男人和角先生同时c-h-a前面的时候好像活了一般,被带动的也是一进一出起来。

    内里的花心不间断的被刺激着,每次男人的r_ou_木奉刚刚离去,角先生就被男人顶了进来,楼冥雪哭叫着想要逃离,却被男人死死的钉在身下玩弄,花x_u_e被c-h-a的汁水横流,热度快要烧着了一般。

    而男人疯狂的举动,让他觉得下一刻就会死掉了一般。

    “呜呜……不要……啊……”一股黄汤齐齐的从两个尿道口喷s_h_è 出来,不仅打在自己脸上,也溅了男人一身。

    “那么舒服吗,又是失禁又是潮吹的,三个地方一同达到高潮,很爽吧,恩,小雪?”此时还沉浸在高潮和羞耻中的楼冥雪眯着眼睛,无神的看着天空,全身轻颤的躺在男人身下。

    这几日以来积压的情欲在男人这一次凶狠的玩弄下,得到了诡异的满足。

    谢御崎抽出x_ing器,将手里的角先生丢到一旁,看着刚刚经历了双龙入洞的花x_u_e,已经被彻底的cao成了洞,合不拢只会吐着浊液,一股一股粘稠的浊液随着楼冥雪的呼吸流出来,谢御崎伸手摸了摸,见那里果真只是被cao红cao肿,并没有撕裂,才放心下来。

    伸手将后x_u_e的角先生抽出来,将自己的x_ing器c-h-a入s-hi热的x_u_e洞中,谢御崎吻着汗s-hi的楼冥雪,又缓缓cao干了起来。

    第27章

    没想到谢御崎还有这般精力,刚刚那一次激烈的x_ing事已经让经历了两天长途跋涉追赶上他们的楼冥雪疲惫的不行,此刻被男人c-h-a着后x_u_e,楼冥雪哼了一声,就任凭男人去了。

    缓缓的抽动并没有之前那般激烈,却依旧让楼冥雪舒服的勾起了脚趾头,整个身体被按在粗粝的大石头上,冰凉的温度刚好中和了他身上的燥热,前面的x_ing器随着男人的抽动而上下摩擦着,很快就泄出稀薄的精水。

    “恩……好深……舒服……”楼冥雪轻哼着,眯着眼睛红唇轻启着吐露着好听的呻吟。

    谢御崎也觉得这几日以来的欲望在这一刻彻底的发泄出来,大手揉捏着楼冥雪胸前的那两块软r_ou_,又捏又揉的喜欢的不得了。

    “呃……好烫……”当一股j-in-g液s_h_è 在肠壁上时,楼冥雪忍不住绷紧了身体呜咽一声也一起达到了高潮。

    谢御崎抱着怀里的人仰躺在沙地上,看着因为高潮而被弄脏的大石头上此时挂着白色粘稠的浊液,好不 y- ín 靡的样子。

    而楼冥雪的双腿此时已经完全合不拢的大张着,显然激烈的x_ing事彻底的让他失去了力气。

    就着仰躺的姿势,谢御崎顺着楼冥雪的腰一直滑到他的私处,略过他疲软的x_ing器摸到内里的花x_u_e,粗粝的手指抠弄着那红肿不堪的x_u_e口,又摸到下面的同样张着口的菊x_u_e上,揉了揉,然后看着一手的浊液:“好好的含住了,这里可没有为你准备的角先生,要是流光又痒了,你可就要好好的忍着了。”

    楼冥雪唔了一声,想要将大张着的双腿合上,奈何酸痛的腿根本不听他的使唤,只能这样躺着露着两个含满男人j-in-g液的s_aox_u_e躺在那里,被男人的手指亵玩着。

    还要听男人再他耳边说那些羞人的话,楼冥雪顿时就觉得委屈极了,他原本追上来是要男人好看的,奈何他都还没来得及实现他的愿望,就被男人按在这里cao了一顿,越想越难过,忍不住就红了眼圈。等谢御崎发现的时候,楼冥雪已经掉下了金豆豆,这可把谢御崎吓的够呛,连忙将人抱在怀里哄着,说了很多小话,最后肩膀一疼,显然又被楼冥雪咬了一口,之前的伤才好,这又被咬了。

    带尝到口中的甜星味之后,楼冥雪红着眼睛看着谢御崎,吸了吸鼻子,一开口声音无比沙哑的道:“你还不放开我,我的衣服呢?”

    谢御崎好不容易把人哄好了,这会哪敢怠慢,连忙给他找了件新的衣衫,随之接过衣衫后,楼冥雪又朝他要了水袋,狐疑的递过去之后,就见楼冥雪咬着唇,一副羞耻的样子,捡起地上的两个角先生,细细的冲洗干净,等谢御崎明白他的意图时,就见楼冥雪等着他,一副幽怨的样子:“你还愣着干什么要我自己c-h-a进去吗?”

    听着楼冥雪的话,谢御崎只觉得刚刚消下去的欲望又肿了起来。

    然而楼冥雪好似还嫌弃折磨他不够一般,居然当着他的面,分开了腿,双说拨开粘满j-in-g液的x_u_e口道: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