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双性】军医难为

章节目录 【双性】军医难为_第10章

    男人隐忍的脸,勾起唇角露出一个魅惑之极的笑容。

    谢御崎只觉得被眼前人勾引的快要爆了,可是奈何他又太想看到楼冥雪主动到样子,双手紧紧攥着束缚着他的腰带,目光紧紧的盯着,对方一点一点的用那销魂的小x_u_e吞下他的巨大。

    “唔……好大好满……”全部c-h-a进去之后,楼冥雪满足的发出一声叹息,一上一下一前一后的扭摆着纤腰,吞吐着内里的巨大。

    “啊……好扎……耻毛要找扎坏要r_ou_蒂了……呜呜……”男人新长出来的耻毛又黑又硬,随着他的扭摆,一下又一下的扎着他敏感的r_ou_蒂和y-in唇,让他既痛苦又欢快!

    渐渐的舒缓的动作已经完全满足不了他s_ao痒难耐的身体,抓着掉落到臂弯里的外袍,一手支在男人胸前,一手lū 动着肿痛的x_ing器,一面抬着t.un部,每次都高高抬起,势必要让男人的巨物滑出x_u_e道口,又狠狠的坐下,贯穿自己。

    “啊……好深……宫口被顶开了……唔……没力气了……”过于直接的快感,让他无力,可是强烈的欲望却又在叫嚣着。

    而谢御崎就在这时挣开了束缚,翻身将人压到了身下:“接下来就让为夫代劳吧,夫人只管张开腿好好享受便是。”

    第23章

    双腿被大力的打开仿佛下一秒就会被掰断一般,而内里最为脆弱的地方被男人凶狠又快速的肏着,装不下的 y- ín 水随着男人打桩一般的动作而飞溅出来,坚硬的耻毛随着每一次的撞击都狠狠扎着敏感的r_ou_蒂,无处可躲的r_ou_蒂被扎的仿佛快要坏掉了一般,身前高高挺翘的x_ing器被男人粗粝的大手玩弄着,而胸前敏感的r-u头也没能逃过男人的蹂躏,时而啃咬时而揉捏的挑逗,让楼冥雪承受不住的弓起身子一面拒绝,一面又在迎合。

    “啊啊啊啊……太多了……要坏了……要被玩坏了……”

    来不及吞咽的唾液顺着光洁好看的下颌流下,楼冥雪只觉得自己的花x_u_e要被男人肏烂了,又酸又热的仿佛快要化掉了一般。

    双手不自觉地抓紧身下的床单,大腿因为张的太开已经麻木,然而却依旧随着男人每次的撞击而轻颤不已。

    听着身下人难以抑制的呻吟声,谢御崎吐出被他唇舌玩弄到如同花生一般大小的r-u头,凶狠的动作渐渐缓了下来,看着眯着眼睛被他肏到失神的楼冥雪,粗粝的手指放开可怜兮兮的r-u头,顺着腰滑下摸进手感极佳的双丘缝隙中,戳开松软又s-hi润的后x_u_e:“这里流了好多水,小雪!”

    “唔……好痒……要……”听见男人的话,楼冥雪被引诱着曲起腿磨蹭着男人,花x_u_e更是死死的咬住男人的r_ou_木奉不让它离开,然后后x_u_e的空虚却不是手指能够满足的。

    “别急,现在就给你!”谢御崎被那紧致的x_u_e道险些夹的丢盔弃甲,深吸了一口气,才守住精关,伸手从榻上抓起被丢在一旁的角先生。

    内里药液已经冷却的角先生,入手便是冰冷的触感。

    谢御崎一边在楼冥雪体内缓缓抽动摸着他的花心,逼迫那不堪的x_u_e道吐出更多的汁液,一边将冷冰冰的角先生捅进了另一个饥渴难忍由不得慰藉的r_ou_x_u_e中。

    “啊……好凉……拿出去……不要……唔……尿了……呜呜……”

    因为这突如其来的侵入,楼冥雪没能忍住尿了出来,听着滴落到地上的哗哗声,楼冥雪全身都变成了粉红色。

    看着身下人被cao到使劲,谢御崎是满足的。

    “小雪想尿就尿出来吧,很舒服不是吗?”谢御崎摸着刚刚因为失禁而颤抖着的x_ing器,一边摸着上面的龟*一面伸手抠弄着楼冥雪特有的女x_ing尿道:“用这里尿尿,会不会更舒服?”

    “唔……”楼冥雪摇着头,想要拒绝可是却抵抗不了男人玩弄所带来的快感。

    原本埋在后x_u_e中的角先生,因为他过高的体温而渐渐炽热起来,存在感也越发的强烈。

    两个x_u_e道都被填满后的饱胀与满足感,让楼冥雪忍不住加紧了男人的腰。

    感受到身下人的主动,谢御崎一边加快速度侵犯着身下人的蜜x_u_e一边抽动着角先生,两者一进一出,配合的相当默契。

    然而快感却是非常强烈的,隔着一层薄薄的黏膜在他体内不停抽动的两个巨物,让喽冥雪恍惚的觉得下一秒好似就能被戳破一般。

    “啊……太多了……受不了……放过我吧……不要再来了……啊啊啊……”

    两个x_u_e道同时搅紧,仿佛快要闭合了一般的r_ou_x_u_e,让谢御崎头上出现了一条青筋。

    他没有丝毫的停留,r_ou_刃一下一下凿着敏感的花心,明明知道身下人已经承受不住,却依旧残忍的赐予着他承受不下的快乐。

    “呃……”楼冥雪睁着眼睛张着嘴,然而却没有发出任何呻吟,紧紧只是从喉咙处发出一丝丝无力的声音。

    双手紧紧的抓着床单,楼冥雪只觉得眼前花白一片,看不清楚任何东西,唯一剩下的感觉就只剩下男人的疯狂的抽动。

    “哈!”谢御崎重重的顶开松软的宫口,将一腔热液尽数的喷s_h_è 到深处,感受到刚刚高潮过的地方又喷s_h_è 出一小股的液体,才舒爽的趴在楼冥雪的身上没享受着高潮的余韵。

    大手摸着身下人汗s-hi的肌肤,谢御崎忽然觉得,就算此刻死掉,他也不会再有遗憾了。

    被他压在身下,汗淋淋仿佛刚从水中捞出来的楼冥雪,缓缓的睁开迷茫的双眼,身体仿佛坏掉了一般,没有了半点知觉,只剩下两个酸胀不已的r_ou_x_u_e显示着强烈的存在感。

    “唔……我是不是坏掉了……被你cao坏了……呜呜……”

    见身下人忽然红了眼睛哭了起来,谢御崎满眼宠溺的将人抱在怀里翻了个身,让楼冥雪趴到他的身上,摸着怀中人光裸的背,吻着他汗s-hi的额头:“不会坏掉的,怎么会坏掉呢,小雪你可是要被我cao一辈子的,怎么能可能这么轻易就坏掉,乖,睡一会,我就这么抱着你。”

    楼冥雪在男人怀里蹭了蹭,第一次乖巧的闭上了眼睛。

    第24章

    灌满男人j-in-g液的小x_u_e被男人的r_ou_木奉堵着,就连后x_u_e里也含着角先生过了一夜,早上醒过来只觉得两个x_u_e酸胀的不行,连同身子也甚是乏力。

    感受到怀里人的异样,谢御崎粗糙的大手摸着他光滑的背:“醒了?”

    “唔……”楼冥雪不自觉地低吟了一声,小x_u_e本能的缩动了一下,就感觉到还埋在x_u_e里的r_ou_木奉渐渐膨胀起来。

    意识到什么的楼冥雪挣扎着想要起来,可是却被男人按住了双t.un,挺翘又白嫩的双t.un被男人抓在手里揉捏按压着,让埋在x_u_e中的两个物件存在感越发的明显起来,彼此隔着一层薄膜相互摩擦,楼冥雪只觉得那两个被使用过度的地方有一次发起s_ao来。

    “不要……x_u_e里好麻……”还没完全清醒的楼冥雪整个人都软软的,谢御崎抱着他,揉捏着手里触感极佳的两团嫩r_ou_,看着上面被留下的清晰指印:“乖,再做一次。”

    “你……啊……”楼冥雪没想到这人要了他一夜还不满足,早上起来还要再压着他做一次。

    但是敏感的身子完全承受不住男人的进攻,很快就被男人再次cao热了x_u_e,多情的只会流水了。

    “啊……慢点……太深了……嗯哼……舒服……唔……”

    楼冥雪抱着埋在他胸口吃着他r-u头的男人,双腿死死的缠在男人腰上,挺着t.un一次次接受着男人的进攻,不仅前面的浪x_u_e被c-h-a的仿佛被烧着了一般,就连埋着角先生的后x_u_e也被男人一抽一拽的举动伺候的非常爽快。

    被蹂躏了一晚上的r_ou_蒂,此刻是再次被坚硬的耻毛搔刮着,刺痛中带出的麻痒,让楼冥雪只觉得自己在这么被男人cao下去,就真的要坏掉了。

    前方的x_ing器在无人碰触的情况下s_h_è 出了稀薄的精水,楼冥雪嗓子嘶哑的轻声呻吟着,眼神迷离又无助。

    “唔……要尿……”一早上还没有晨起就被男人压到床上侵犯着,楼冥雪只觉得自己尿意随着男人的贯穿越来越浓烈,最终无法控制的尿了出了。

    滚烫的尿液把两人相连的部位打的更s-hi了,而谢御崎去爱死了被自己cao到尿崩的楼冥雪,拇指粗暴的揉捏着r_ou_蒂,看着用两个尿道口同时失禁的人,张着嘴,承受不住快感的他无声的呻吟着。

    仿佛是从灵魂深处再呐喊一般。

    好不容易尿完了,而一直没有停止侵犯他的男人,又把他送上了高潮,感受到里面如同喷*一般泄出的大量 y- ín 液,让楼冥雪尖叫了一声,死死的搅着男人:“坏了……s_aox_u_e要坏了……”

    和他一同攀上巅峰的谢御崎趴下他身上喘息了一会,才缓缓抽出埋在x_u_e里一夜的r_ou_具,看着被带出来的粘稠j-in-g液和楼冥雪自己的s_ao水,谢御崎伸手从榻上的锦盒里重新取出了一个角先生c-h-a了进去,将灌的满满的j-in-g液堵在了其中,至于后x_u_e中的角先生,也男人抽出来换了新的,看着两个x_u_e都被粗大的角先生撑开,谢御崎伸手揉了一下:“以后就这么带着吧。”

    躺在那里无力喘息的楼冥雪闻言,有些不爽,看着神清气爽的男人,心里更是郁闷的不行,抬起无力的脚踩在男人的肩膀上:“难受,给我洗澡。”

    “马上就给你准备热水。”谢御崎在他脚背上落下一吻,穿上衣服走了出去。

    楼冥雪再他走后,坐了起来,低头张着腿看着c-h-a着两个角先生的r_ou_x_u_e,只觉得男人简直下流又无耻,自己不能时刻c-h-a着他,就弄两个破东西来占着地盘,不过尽管不爽男人的举动,但不得不承认,他那两个,早就被男人cao开cao热cao熟了的s_aox_u_e却因此而舒缓了许多饥渴。

    而他也越发的喜欢两个x_u_e都饱满的感觉。

    被男人抱进浴桶中的时候,楼冥雪盯着男人那张已经长出黑胡茬的脸看了一会,然后狠狠的在男人肩膀咬了一口。

    谢御崎本能的想要硬气肌r_ou_抵抗,可是却担心伤了怀里的人,最终生生的抗了下来。

    看着被自己咬出血的肩膀,楼冥雪伸出小舌头舔了一下:“放我下来,我自己洗,你给我擦背,规矩点。”

    听着楼冥雪的使唤,谢御崎笑着点头:“好好,为夫一定把娘子洗的白白嫩嫩的。”

    “谁是你的娘子,也不扫泡尿照照你自己,丑死了你,赶紧把你的胡子刮掉,还有下面对毛也刮掉!”一想到那个时候被他扎的意乱情迷的自己,楼冥雪就觉得藏在自己腿间的小r_ou_蒂涨的不行,他刚刚又看过,那里肿的y-in唇都盖不住了,一会穿上亵裤还不知道要被怎么折磨呢!

    “上面可以刮,下面可不行,昨夜被为夫耻毛扎的不是很舒服吗?”

    “闭上你的嘴,再说湖就滚出去!”被人戳破了心思,让楼冥雪有些恼怒。

    趴在浴桶上狠狠的瞪了男人一眼后,转过头闭上眼睛,藏在水中的双腿不自觉的叠在一起相互摩擦了一下,看觉到自己里面好像又流水了的楼冥雪,脸颊上出现了一丝红晕。

    好不容易洗完澡,楼冥雪一袭白衣的站在谢御崎面前,面容高冷又艳丽,黑眸自带水润,红唇微启的样子,只让谢御崎想亲手再把他的衣服给脱掉。

    稳了下心神,谢御崎道:“这几日蛮族大概就会有所行动,届时,还请大夫多加小心。”

    “管好你自己就行了。”楼冥雪说着就掀开帘子走了出去。

    看着对方离去的背影,谢御崎眼底划过一丝温柔。

    来到校场,看到左副将一瘸一拐的走过来,谢御崎蹙了下眉,等右副将神清气爽的出现时,谢御崎便迎了上去。

    “侯爷!”右副将恭敬的朝谢御崎施礼。

    “我不管你和左副将是什么关系,大战将近,别给我出岔子!”看着右副将那一张白面书生一般的脸,他怎么也没想到糙汉子的左副将会是下面的那个!

    右副将温和一笑,也不介意自己的事情被谢御崎知道,点了下头:“侯爷放心,我不会让他有事的。”

    “如此就好!”谢御崎并非八卦之人,见右副将也是有分寸的,不再多说,转身走了。

    只不过,他刚走左副将就一脸的凶神恶煞过来:“你和后也说了什么? ”

    “和他说了,我要娶你为妻一辈子cao你,希望侯爷成全,他准了!”右副将一边说着一边极其露骨的看着左副将。

    明明穿着衣服也让他莫名的有一种被剥光了感觉,对于右副将的无耻,左副将已经有了一个更高层次的领悟,但即便如此,在清醒的状况下听着人说着下流的话,还是让他恼怒。

    然而他却知道,右副将和他最大的区别就是,他是属于敢说不敢做的主,而他完全是敢说也敢做的主。

    所以听见右副将的话,左副将只觉得气的不行,这人怎么那么无耻,神拳就朝着右副将的白脸招呼上去。

    “诶,小心,看里你精力不错,可见我昨夜还是不够努力。”一说抓着左副将的手一手着左副将的屁股,暧昧又极其下流的再左副将耳边说着。

    第25章

    两个x_u_e都含着东西,一走一动间,两个粗大又带着棱角的角先生就会随着他的动作相互摩擦,而前面被玩弄到突出来的r_ou_蒂又被粗粝的亵裤磨蹭着。

    倒是x_u_e里的 y- ín 水一直流的没完没了,尽管都被堵在了里面,可是也有一些顺着缝隙溢出,这让楼冥雪觉得每走一步都是折磨。

    但是又舍不得这样的满足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