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双性】军医难为

章节目录 【双性】军医难为_第9章

    你习惯就好了,乖,等你适应了,后面也要养着的。”谢御崎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指替他往里面按了按,可是这样一来,那粗大的头部直接就顶到松软敏感的宫口上,楼冥雪顿时就软了腰,他觉得这人简直就是故意的,强忍着全身的酸软,把人推开:“滚开,再碰我就剁了你的手。”

    说着拿起一旁准备的衣衫穿了起来。

    然而还光裸着站在那里,混然不知羞耻的露着大屌的谢御崎忽然抬起刚刚摸过楼冥雪私处的手放在鼻子下面嗅了一下:“媳妇的,s_ao水,真香!”

    “你!”楼冥雪没想到这人居然会如此的不要脸,当下脸色更红了,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羞的,瞪着一双黑色的水眸:“你要是再敢胡说八道,我就毒哑你,我饿了,给我弄饭吃!”

    看着一屁股坐到榻上休息的楼冥雪,谢御崎那里敢不从,急忙套上外袍就出去找厨子开小灶去了。

    只不过跑过去找人,居然没找到,谢御崎冷哼一声,心想这人不好好守着灶台跑去哪了,出去寻人,最后居然在右副将的营帐外见到蹲在那里趴在营帐外朝里面偷看着的厨子。

    走过去在对方屁股上踢了一脚:“干什么呢!”

    厨子一转头看到来人,蹬的一下站起来:“没,没什么,侯爷找小的什么事,嘿嘿!”

    谢御崎看了他一眼,他岂会看不出这人没说实话,直接把人推开,自己趴到帘缝里往里一看。

    呵,他看到了什么,右副将居然趴在左副将的身上,耳中还传来左副将的呻吟声:“啊……好木奉……哥哥的大r_ou_木奉……cao的s_aox_u_e……舒服死了……”

    “是吗,那就好好伺候着!”右副将低沉的声音在这个时候响起,顺势还抬手啪啪啪的打在左副将那不算白皙,却很大很有弹x_ing的屁股上,把那里打的又红又大的,一波一波的r_ou_浪更是轻颤着。

    谢御崎没敢多看,怕刚刚压下去的欲火被这两人的放浪再勾起来,把帘子给两人重新弄好,他也不理会这两人是怎么搅和到一起的,转头看着厨子:“滚回厨房去,这件事情要说出去,打断你的腿!”

    “我不说,呵呵,我不说,不过侯爷您找小的是不是要给楼大夫加餐啊!”

    “知道还不赶紧去办!”看着瘦的和麻杆似的厨子,谢御崎照着他的屁股又是一脚:“赶紧干活去,再让我看到你偷看别人办事的!”

    “不了,不了,我这也是好奇!”厨子眯着小眼睛嘿嘿一笑,转身就跑了。

    楼冥雪看着提着食盒进来的谢御崎:“慢死了,你想饿死我啊!”

    “来了,来了,趁热吃!”

    楼冥雪瞪了他一眼,不再说话,埋头吃了起来。

    看着吃着香甜无比的楼冥雪,谢御崎忍不住笑:“慢点吃,等我出征,把厨子给你留下,你想吃什么就让他给你做!”

    “留他干什么,你出征,我自然也是要跟着的!”

    “你跟着做什么,到时候……”

    “到时候怎样,你觉得我需要你保护,哼,我是圣上亲赐的军医,我有什么理由不随军!你别以为我愿意跟着你们,我这是皇命难违!”

    谢御崎看着一脸别扭样的楼冥雪,心里暖呼呼的,知道这人喜欢口是心非,既然他愿意跟着,那就跟着吧,把他一个人扔在这里他也不放心,带在身边到时候小心照顾一点也就是了。

    他并不担心楼冥雪没有自保能力,被药老师傅培养长大,自保这种事情,他相信楼冥雪比他懂的好多,他唯一担心的就是环境艰苦,怕他受苦!

    第21章

    楼冥雪觉得他最近有些胖,这大概和他最近食欲太好有关系。

    摸着肚子上的软r_ou_,楼冥雪蹙着眉,应该不会是他想的那样,否定了那一种可能,楼冥雪继续过着他好吃好喝却为数不多的日子。

    大战将近,整个军营都弥散着沉重的气氛,每年冬季之前,蛮族都会为了粮食来犯,而他们也是为此才驻守在这里。

    一连几天没有见到谢御崎,楼冥雪虽然看起来很是自然,但事实上心理却有些不爽,不过哪怕心理在难受,依照他的x_ing格也不会表现出来,相反还会表现的更加怡然自得。

    至于敏感的身子,谢御崎的那个办法倒也算管用,有j-in-g液在,他s_ao浪的x_u_e也不会时刻发痒,不过j-in-g液也总会有吸收完的时候。

    这天夜里,楼冥雪被一阵s_ao痒弄醒,眉头紧蹙,呼吸炽热,眼中含情,显然就是又起了情欲。

    下身的x_ing器高高翘着,却怎么弄都s_h_è 不出来,更不用说两个饥渴的r_ou_x_u_e。

    花x_u_e还好一些,又角先生c-h-a着多少缓解一些,然而这样一来,越发的凸显出后x_u_e的空虚。

    楼冥雪一手抓着被子,一手在身下lū 动着自己肿痛不已的x_ing器,心理难受的把谢御崎骂了一遍又一遍。

    然而这样根本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只会把他的欲火勾的越来越烈,而他又羞耻的不想自己用手解决,也知道手根本解决不了问题,两个x_u_e溢出的 y- ín 水,已经将褥子打s-hi,楼冥雪再难忍耐,裹了件衣服就起身去找男人。

    来到谢御崎的营帐,就听见男人那震天响的呼噜声。

    楼冥雪气的不行,想着这人倒是睡的踏实,完全不理会他的死活。

    愤怒的扯下男人胡子,看着男人依旧没有醒来迹象,楼冥雪眼中闪过一丝委屈,望着男人胯间沉睡的巨龙,还没b-o起却已经很大,想到每次这东西把自己弄的都酸软无力汁水涟涟的样子,楼冥雪腰就软了,两个x_u_e更是叫嚣着想要。

    可是男人却睡的和死猪似的,楼冥雪轻哼一声,大战将近了,还这么没有防范意识,抽出腰带,将男人的双手捆上,楼冥雪眼中闪过一丝得意,凭什么每次他都是下面被c-h-a的,这一次他就要在上面,用他的小x_u_e来j-ian y- ín 他的孽根,哼,让他睡!

    这么想着,楼冥雪眼中滑过一丝狡魅,伸出白玉一般的双手握住男人沉睡的巨龙:“唔……好大……”

    一只手握着都有点费劲,两只手合拢着来回揉搓,然而那沉睡的巨龙却是一点反应都没有,楼冥雪不禁有些气馁,想着男人该不会是不行了吧,这要是不行他该怎么办啊!

    一着急,手上的动作更是毫无章法了,弄了半天依旧不见起色,这时脑中忽然想到,男人上次用嘴舔他那里的样子。

    眼圈不禁微红起来,羞耻咬了咬唇,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下了决心一般:“哼,便宜你了! ”

    小声的嘟囔一句,楼冥雪张开红唇,凑了过去。

    先是用粉嫩的小舌,在紫黑色的巨物上轻轻舔了一下,随后就有些嫌弃的蹙起眉头:“难吃死了!”

    然而看着经过他刚刚那么一舔,稍有反应的巨物,楼冥雪狠狠的瞪了一眼沉睡的男人,觉得他绝对是故意的!

    不过他下面叫嚣着厉害,根本不容他拒绝。

    只好又凑过去,张开嘴巴,裹住了男人的龟*,男人浓重的气息窜进他的鼻子里,熏的楼冥雪浑身发软,越发的饥渴起来。

    含着男人硕大的龟*,楼冥雪学着男人之前为他做的那般,用舌头舔舐起来。

    双手更是无师自通的揉搓着男人的囊袋,感受到嘴里的巨物渐渐膨胀起来,楼冥雪心下一喜,越发卖力的讨好起来。

    沉睡中的谢御崎,只觉得自己做了一个荒唐的梦,他居然梦见,心上人居然在给他口 j_iao,那么高傲的一个人,怎么会对他做那样的事情,可是梦境太真实了,那人的小嘴明明没有多大,可是却依旧卖力的吸着他的巨物,甚至还给他做了几次深喉。

    这么美好的梦境他根本不想醒来,只想借着这样的梦境好好的享受那s-hi热到一点不比那人s_aox_u_e差的小嘴。

    已经很费劲的吸着口中巨物的楼冥雪,完全没有想到男人还可以变的更大,睁着那双含着泪花的眼睛狠狠的瞪了着沉睡中的男人,忍着不适感有一次给男人做了一次深喉,感受到男人呼吸变的急促起来,知道男人可能是要s_h_è 精,就想把男人那物吐出来,可是还没等他完全吐出来,男人就s_h_è 了出来,他下意识的叫了一声,顿时他的嘴里和脸上到处都是男人的j-in-g液,完全愣住的他停在那里,不知所措的看着缓缓睁开眼睛的谢御崎。

    此刻醒来的谢御崎完全是懵的,他完全没想到大半夜的楼冥雪居然爬上他的床上,为他做了口 j_iao,看着那人嘴里脸上到处都是自己的东西,谢御崎无法形容自己此时此刻的心情。

    他这几天因为一直在训练场,今日实在受不住回来小憩一会,甚至连澡都还未洗,本想着等睡醒了再去找他的大夫好好的温存一下,却没想到他的大夫居然比他还心急。

    然而此刻完全没有想到男人会在这个时候醒来的楼冥雪大脑一片空白,甚至本能的吞咽了一下,咕噜一声,谢御崎只觉得自己刚刚发泄过的地方更硬了,他的大夫不仅给他做了口 j_iao,还把他的东西喝了下去,这样的刺激是个男人都受不了。

    而突然把东西吞下去的楼冥雪,顿时红了眼圈,乱了乱了,全乱了,可是他这人逞强惯了,这种时候又岂能让男人嘲笑他。

    舔了舔红润的嘴角,嫌弃的道:“难吃死了,既然醒了,就好好配合!”

    说完不理会谢御崎的震惊,朝着他掀开空荡荡的外袍,将自己的私处暴露在男人的眼前,故意勾引的剥开y-in唇,漏出里面还含着角先生的花x_u_e:“都是你,让我流了好些水。”

    第22章

    看着那 y- ín 水多的连角先生堵都堵不住的小花x_u_e,一收一吸的吐露着蜜液,而下面露出来的小菊x_u_e更是饥渴的收缩着。

    楼冥雪拨着大y-in唇,一边喘气一边试图将角先生排出来:“唔……好难……”

    楼冥雪紧蹙起眉头,看着因为他放浪的举动而红了眼的男人,楼冥雪觉得自己的勾引还是挺有价值的,只不过用小x_u_e把粗大的角先生排出来是在是有些困难,最终实在是受不了内里的s_ao痒,伸出手,将深埋在x_u_e道中的角先生抽出来:“啊……”

    带着棱角的角先生被快速抽出来,被摩擦到的r_ou_壁瞬间痉挛,半随着角先生的抽出,一道水柱也顺势喷了出来。

    谢御崎紧紧顶着那 y- ín 靡的x_u_e口,滚动着饥渴的喉结:“过来,我要舔你的s_aox_u_e!”

    听到男人的话,楼冥雪身子轻颤了一下,想到男人用s-hi滑的舌头舔他的那里,x_u_e腔就饥渴的不行,收缩着喷出一股液体,他已经彻底s-hi了,而且是s-hi透了,而谢御崎居然还不老实的引诱他。

    楼冥雪有些生气的瞪着男人:“既然你要舔,那你就好好的给我舔出来。”

    话音一落,楼冥雪直接张开腿,跪倒男人脑袋两侧,将s-hi滑不堪的小x_u_e对准了男人的嘴,还没坐下,那x_u_e里的 y- ín 液就滴落到了男人嘴里。

    楼冥雪拢起外袍楼出白嫩挺翘的屁股,和两条修长白皙的大腿骑坐在男人头上,主动张开花x_u_e送到男人嘴上来。

    带着冷香气息的花x_u_e一贴上来,谢御崎就非常不客气的对准那饥渴到轻轻颤抖的花x_u_e,狠狠的吸吮一口。

    “唔……好刺激……”楼冥雪抱着自己的身体,手指摸着胸前s_ao痒难耐的r-u头,扬起脖子,眯着眼睛,一脸的享受模样。

    谢御崎听到对方的满足,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前面的小r_ou_蒂,又一路滑到x_u_e口,勾舔着小y-in唇,慢慢的朝着x_u_e道里滑舔着。

    “恩……好会舔……舒服……啊……小r_ou_蒂又被舔到了……呜啊……不要吸……”敏感的r_ou_蒂突然被男人吸进嘴里啃咬舔弄,楼冥雪只觉得那强烈的快感顺着尾椎一路侵袭了他的理智,下身的花x_u_e更是在如此的刺激下发s_ao发热起来。

    感受到嘴里的小r_ou_蒂变大变硬,谢御崎更是卖力的吸吮着,黑沉沉的眼睛却是一眨不眨的看着身上人一手玩弄着胸前饱满的r-u头,一手lū 动着那粉嫩的x_ing器,看着那漂亮的小物件,滴出 y- ín 水,颤颤巍巍的在手中抖动着的可爱模样,谢御崎张开嘴巴含住那饱满又s-hi润的大y-in唇,轻轻啃咬了一下,又一次用舌头舔开了内里的x_u_e口,舔进了x_u_e道,舔着s-hi滑又敏感的r_ou_壁,模拟出x_ing交的动作,一深一浅的刺激着身上人。

    “啊啊……”强烈的快感让楼冥雪无措,喉咙深处发出的欢愉让他难以控制的s_h_è 出了j-in-g液,脏了男人一脸,然而谢御崎却浑然不介意的卖力舔舐着唇下的花x_u_e,吞下那一股一股清甜的液体。

    “舒服……你舔的我……太舒服了……怎么会这么舒服……”楼冥雪一边叫着一边配合着张开大腿,将小巧的入口直接送到男人嘴里,谢御崎却也很是主动的吮上那敏感又多情的x_u_e道,狠狠的一吸。

    “啊……”难以抑制的情潮喷涌而出,楼冥雪呜咽一声,被男人送上了高潮。

    尽数吞咽下身上人s_h_è 出的y-in精,舔舐着那因为高潮而轻轻颤抖着的小x_u_e,楼冥雪迷醉的抓着男人的头发,等待着高潮余韵的过去。

    可是高潮过后迎来的不是发些后的舒爽,而是更为强烈的饥渴。

    “不……不要舔了……不够……”楼冥雪摇着头,只是被舔完全满足不了他饥渴又 y- ín 荡的身体。

    挺着酸软无力的腰,楼冥雪一点一点蹭到男人胯间,当摸上男人那滚烫又无比坚硬的巨物时,欣喜的张开腿,翘起屁股,用那硕大的龟*顶开自己s-hi滑的x_u_e口,染满情欲的黑眸看着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