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言情 > 借根行事(双JJ攻x双性受/生子产乳)

章节目录 借根行事(双JJ攻x双性受/生子产乳)_第28章

    你这玻璃戒指做工太粗糙,建议你给卖家一个差评。”

    果然一眼就被叶言析给看出来,顾承妄笑着拿出另外一个盒子,“老婆,刚刚给你开了个玩笑。这个才是送你的戒指。”

    顾承妄取出那枚小的钻戒套在了叶言析的无名指上,然后在上面轻轻印上一个吻,把这个人彻底套牢了。

    ※

    两人激烈的缠绵过后依然没有分开,叶言析靠在顾承妄的胸膛上,气息还有些不平稳。

    “还记得第一次在我那栋别墅里的事吗,就是喝了酒的那天晚上。”

    “怎么了?”顾承妄隐约觉得自己错过了什么。

    “其实我跟你说了一些话,不过你喝醉酒睡着了,没有听到。”那天在别墅,叶言析给顾承妄灌了酒,迷迷糊糊做到后半夜,顾承妄昏睡过去的时候,叶言析还是清醒的,所以他说了一些话,知道对方没有听到。

    “你说了什么?”

    “想再听一遍吗?”

    “嗯。”莫名的,顾承妄竟觉得自己一颗心咚咚咚直跳,搂住叶言析的手也收紧了。

    “那你听好了。”

    “我说,顾承妄你这个大傻逼。

    “噗。”这时候还要对自己恶作剧,顾承妄在叶言析腋下挠起了痒,果然对方立马笑着求饶了。

    “好了,不逗你了,虽然我那天是先说了一句‘顾承妄你这个大傻逼’,不过后面还有,那就是……你大概不知道吧,其实我不是现在才喜欢上你的。还记得大一开学的时候吗,你是第二个进宿舍的,那时我站在你对面,看到你掉出来一个银色的领带别针,针的上面是个豌豆荚的形状,几乎是一瞬间,我就确定了,那个东西,是我的。”

    顾承妄先是一愣,然后把事情串联在一起,似乎慢慢明白了,“你就是当年那个小孩子?”

    “对,那个别针上面是用银打造的一个豌豆荚,这么奇葩的东西也只能是我的那一个了。那是我五岁的时候,不知道我妈哪里找来个江湖骗子给我算命,说我的幸运物是豌豆荚,豆荚有四季发财的寓意,里面4颗豆子的寓意四季平安,3颗寓意福禄寿,然后我妈就真找了个人给我打造了一个纯银的豌豆荚,里面是四颗豆子,只希望能保我平安,还做成了领带夹在我生日会那天别在了我小西装的领带上。”

    “结果,就在那天,我被仇家抱走了。为了避开监控,他们走的都是偏僻的小路,后来撞上了你爸运猪的车,虽然不严重,但是他们不得不停车,那时候你也跟在旁边,因为看我一直哭,你爸爸感觉到了不对劲,所以报了警,那些人一看,立马落荒而逃,后来我被带到了警局,因为顾伯父还要去忙,连姓名都没有留下便离开了,走之前我把领带上的豌豆荚送给了你。”

    “后来我爸对我看得更严,我妈也对我更加溺爱,老头子解决了仇家,但是一直没找到救命恩人,直到那天,我看到你身上的掉下那枚别针,我就知道是你了。”这大概就是缘分吧,也就那一刻叶言析觉得,大概这个破东西真的是他的幸运物。

    “那当时为什么不直接跟我说?”

    “我一直有暗示你啊!还一直在你面前玩植物大战僵尸,没看到豌豆s_h_è 手吗!”

    老婆……你确定这种暗示有人能看得懂吗……顾承妄扶额。

    “其实是因为后来我总是关注着你的一举一动,结果慢慢的就越来越在意你了,而你完全一副不知道我是谁的样子也不在意我的样子,莫名让我有些生气,所以开始处处和你作对。”

    “所以是因为吃醋才拆散我和之前那些女朋友的?”顾承妄一个翻身把叶言析压在身下,热血开始往脑袋上涌,很久没有像这一刻这么激动。一直以来他都以为那时候的叶言析是因为讨厌自己,却从来没想到会是因为……喜欢??

    “其实老婆,你已经暗恋我很久了吗?”

    “你少得意了!”叶言析一巴掌盖在顾承妄脸上,而那人的嘴角却越扬越高。

    “原来如此。”这大概是他顾承妄这辈子最大的惊喜了。

    “啊……你怎么又变大了!”还c-h-a在体内的r_ou_棍迅速膨胀,顾承妄挺了挺身,开始又快又猛地cao了起来,冲碎了叶言析到嘴边的话语。

    “顾承妄,我爱你,一直以来。”

    第63章 番外之校园自行车震

    顾承妄最近在考驾照,毕竟叶少爷还指望他成为自己的专职司机,所以二话不说给他报了驾校。顾承妄也是后来见识过了叶言析家的车库才知道,他以前说奥迪是他家最便宜的一辆车并不是为了炫耀,这的确是他家最便宜的车……

    毕业之后顾承妄进了人人梦寐以求的叶氏企业工作,当然靠的并不是叶言析的关系,而是自己的努力。公司每年都会招一批优等的应届生,顾承妄想也没想便投了简历,很多下级部门并不知道他和叶言析的关系。管理部门今年的名额只有一个,顾承妄凭借自己的实力突出重围留了下来的,即使是个小职员,他还是觉得万分荣幸,毕竟能得到大公司的栽培,比在小公司里当上级还要管用。

    因为本科毕业之后还需要三年的工作经验才能够报考MBA,所以叶远直接丢了个手下的小公司给叶言析,那家公司业绩稳定,平时比较轻松,能让他有时间备考,也能积累一点经验。比起顾承妄每天忙得昏天暗地,他就显得有空多了,而且将来他MBA读完,可能会直接成为顾承妄的上司,每当这时候,都让人忍不住抱怨一句,投胎真的是门技术活儿啊,有些人生来就赢在了起点。

    “小顾不要走神,看后视镜。对,还有这么多距离的时候就开始回转盘。”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叶言析的缘故,之前都说来驾校就是花钱找罪受,但是这位教练却一直对他还算客气,见到叶言析的时候更是和颜悦色,所以顾承妄不但没有被教练虐,还经常都有开小灶的机会,加上他悟x_ing高,挨骂的几率就更小了,像现在就算走神了车没有停标准,教练也耐心地叫他再来一次。

    由于平时在上班,顾承妄只有周末才有空来练车,所以教练让他早上六点就到了驾校,顾承妄就一直练倒车入库练到八点,太阳开始出来的时候其他学员也陆续过来了,然后再换给其他人。由于六点要到,顾承妄还是骑自行车,所以每天五点就要起床,每次他起来,叶言析也会跟着起来,不管前一个晚上折腾得多累多晚,都要跟着他一起,而且还不愿意开车,所以就是顾承妄骑着自行车载他。叶言析一陪就是一天,有时候还会故意笑他倒车没倒好,顾承妄则会半调侃地说“我媳妇是老司机,怎么能比”,然后就被叶言析剜了一眼。

    夏日天亮得比较早,但五点多钟还是灰蒙蒙的一片,整座城市都还未苏醒,叶言析坐在后座搂着顾承妄的腰,头靠在他背上,虽然晚上因为做得太狠了下面还有些不适,但他还是很喜欢被他载着的感觉。

    因为时间紧,顾承妄周末都是从早上练到晚上,科目一四的笔试对他来说只是小菜一碟,所以主要还是科目二三,不过顾承妄也并不担心。等一天的练习结束,傍晚的云彩已经泛起了红光,两人收拾了东西准备回家。

    叶言析坐在自行车后座,经过一间学校的篮球场时,他突然拍了拍顾承妄,说道:“停一下。”

    “嗯?”顾承妄单脚撑住地面,疑惑地看了一眼有几个男生正在打篮球的球场,“怎么了吗?”

    “我们也去打场篮球吧。”

    “好啊。”顾承妄饶有趣味的看着叶言析,不知道他今天为什么心情这么好,自己老婆可是很少会提出来要去打篮球,因为他并不喜欢和别人有身体接触。

    他们没有篮球,当叶言析对球场几个男生提出能不能一起打一局的时候,对方很爽快的答应了。

    “同学,你叫什么?”叶言析接过球,总觉得眼前高大帅气的男生有几分眼熟,但一时又想不起来是谁。

    “吴胜宇。”

    叶言析像是思考了一会儿,还是没怎么想起来,“你家也住在附近?”

    “嗯,我知道你。”吴胜宇露出一个友好的笑容。

    叶言析了然的点点头,住在这附近的,估计有过几面之缘。这时候叶言析才注意到篮球场边还坐着一个男生,手上拿着毛巾和矿泉水,面容白皙,秀气的脸蛋上镶着一双漂亮的桃花眼,面上看不出表情,但目光却一直紧紧追随着那个叫吴胜宇的人。

    “他不一起吗?”

    “不用了。”

    叶言析没有再八卦,几个人开始打了起来,一打便打了好几局,结束的时候天已经微微发暗了。其他人一一告了别,叶言析的目光依然放在吴胜宇和旁边给他递水的男生的身上,虽然不是太熟,但能感觉出来两人的关系不一样,不过,他怎么也没想到,一年后叶家会收到了四大家族中陆家发来的婚礼邀请函,新郎“新娘”的名字正是吴胜宇和那个男生——杨愠之,叶言析才知道原来吴胜宇是陆伯伯的外孙,难怪会觉得有几分熟悉,虽然叶家和陆家来往不是最多的,但四家之间都有交情,所以叶言析跟着父母一起去了婚礼,吴胜宇在婚宴上见到他的时候还过来敬了一杯酒。

    打完球两人悠闲地在校园里散步,顾家搬了新房,这个周末叶母带着顾诀北和叶择南到顾家去了,所以今天两人也不用急着回家,生了孩子之后他们连散步的时间都少了,之前都要上学带孩子,毕业之后顾承妄忙着工作,叶言析虽然轻松一些,但工作态度端正,即使当个小官也还是尽心尽力,周一到周五都是最早到公司最后离开的那个,两人难得有一整天的相处时间,这也是为什么顾承妄去练车的时候自己执意要跟着,因为他想珍惜能和对方待在一起的每一秒。

    “老婆,怎么突然想来打球。”顾承妄一只手扶着自行车,一只手搂着叶言析慢慢走着,校道上的路灯开了,黑暗中把两人的影子渐渐拉长。

    “看到那几个男生便想起自己中学的时候,由于身体和家庭的原因,我很少和大家一起参加团体活动。”叶言析的语气里有几分遗憾。

    顾承妄点点头,其实在大学叶言析也很少参加这种活动,一直以为他是因为不愿意,却不知道他是不得已。

    “像这样和几个不太认识,还比自己小的孩子打篮球,倒是比较放得开。”叶言析抬头看见教学楼亮起的灯光,“而且南阳高中也是我的母校。”

    “原来如此。”

    第64章 番外之 校园自行车震02(完)

    顾承妄把自行车停靠在一颗树下,刚转身叶言析便吻了上来。夜里彼此的脸看不真切,但也正是因为这样更加激发了两人体内的兽x_ing,几乎是接近撕咬的亲吻,明明前几个晚上都有做,却没有这一刻来得热烈。顾承妄蛮横地掠夺让叶言析口腔酥麻,全身都像是被电流通过一般一个激灵,脑子嗡嗡作响,一片空白。怎么这么舒服……只是被亲一下,就舒服得快要让叶言析迷失了自我,下身硬邦邦的,r_ou_x_u_e已经被水浇得s-hi亮,顾承妄用力一吸,叶言析就差点高潮。

    “嗯唔……啊……老公……”叶言析迷糊地呻吟着,身体若有似无的在对方身上摩擦,即使定力再强,顾承妄也抵不过这样的诱惑,一只手掀开了他的衣服,在他胸部和腰侧色情地抚摸起来。

    叶言析很想大叫,但是知道现在教学楼里还有学生在上晚自习,虽然不确定会不会被听到,但在安静的夜里一点细微的声音都会被放大,两人在学校就干起了这种事情,还是让叶言析觉得难为情,可是身体的快感又很快战胜了自己的理智。

    “啊……好舒服……再摸我……”叶言析在情欲中嘤咛着,被摸过每寸肌肤都像是着了火一般,急于找一个出口发泄,“亲爱的……摸我下面……啊哈……还要……”

    温暖的大掌包裹着自己的x_ing器,叶言析舒服得毛孔微张,唇瓣被吸吮得通红,舌头也不甘示弱地舔着对方的唇,互相交换着唾液。顾承妄的两根r_ou_柱此时也胀得紫红,和叶言析贴在一起就让人心间发颤。

    “好大……啊……滑到了……龟*碰到了s_aox_u_e,唔嗯……”上面那根和自己的x_ing器摩擦,下面那个再往前就直接碰到了自己的r_ou_x_u_e口,本来就s-hi淋淋的小x_u_e顿时急不可耐地收缩起来,想要r_ou_木奉的疼爱。

    “啊啊……老公……我要……”

    “宝贝,现在就给你。”已经顾不上是什么场合,顾承妄将叶言析翻了个身,让他能双手撑着前面的自行车。

    叶言析把自己一条腿从挂在膝盖上的裤子里伸出来,跨到后座上,另外一条腿着地,方便顾承妄进入自己,“快进来!”

    话音刚落,顾承妄便直接将自己滚烫的铁柱顶了进来。

    “啊!”意识到这一声叫得有些失控,叶言析连忙咬紧了自己的下唇,虽然自己撑住了面前的自行车,但如果不是停靠在树边,自行车早已经往下倒了。

    硕大的龟*破开自己饥渴的花x_u_e,s_ao水像是迎接这根r_ou_刃一般争先恐后地往外喷,给了顾承妄最好的润滑,很快就把整根都cao了进来,叶言析的眼泪也跟着掉落下来,实在是太爽了,在这种地方z_u_o爱让他随时随地都处在紧张与高潮的边缘,只能努力让自己平复下来,然而就在叶言析刚放松一些的时候,顾承妄把另外一根也捅了进来。

    “唔……太大了……”叶言析身体开始发颤,几乎全身的力气都放在了自行车的坐垫上,r_ou_木奉捅进来之后里面分泌出的爱 y-e顺着大腿流进下面的裤子里,虽然刚开始有一点点不适,但是叶言析也不想让顾承妄退出去,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