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长日光阴(H)

章节目录 分卷阅读26

    死的快乐到底会是什么样的滋味,她也听说过第一次会有些疼,但是她没有想到竟然这么疼

    江逸彰注意到她的不对,轻拍她的脸颊问道:“你怎么了”

    “好疼”

    “听说女人在第一次的时候,都是会疼的,你忍一忍,马上就会好了”

    江逸彰的家族财大势大,他有过不少女人,但是就算如此,他也从来没有碰到过处女。

    曾经有人试图下重金购买处女的初夜,可惜在淫乱病毒的作用下,再多的金钱也无法让人们压抑强大的性冲动,女孩子们在很小的年纪就会被开苞,而骆清清这样的异类,是他从来没有接触过的。

    他看着交合处开出的艳丽红花,非常缓慢的抽出巨物,动作轻柔了不少,“我会轻一点,你慢慢适应,要是疼得厉害就叫出来”

    火热粗壮的肉棒填满了骆清清的小穴,那些饥渴了许久的媚肉终于得到了抚慰,它们紧紧地绞着大鸡巴不放,直到每一寸褶皱都在大龟头的碾压下消失不见。

    作为一个长年饥渴,并且从未得到过满足的小处女,一旦最初的不适退去,强烈的快感马上虏获了她的身心。

    “嗯好舒服江总好厉害太大了把小骚穴都涨满了啊”

    江逸彰闷哼一声,咬牙说道:“你也很不错,不愧是处女,你的小屄是我操过的最紧的一个”

    前所未有的紧致和强烈的抓握感瞬间满足了江逸彰挑剔的胃口,他慢慢地的抽出性器,又狠狠的顶了进去,“怎么样,还疼么”

    “啊好深江总求你不要操得这么深啊小穴都要被你顶穿了”

    骆清清杏眼圆睁,无助的吟叫着。

    原来这就是做爱么男人的鸡巴真的好大好硬啊,小穴被他操得又酸又麻,每次插入都像是要直接顶到她的心里。

    好舒服,她已经快要忍不住了。

    “江总这种感觉好奇怪可是我还想要想要更多”

    “你就这么喜欢被我操吗”江逸彰轻笑出声,“真是个淫荡的小处女哦,对了,你已经不是处女了从我的大鸡巴插到小屄里的那一刻起,你就是我的女人了”

    骆清清身上所有的细胞都在叫嚣着,渴求着,她不耐烦听江逸彰的那些废话,她只想被男人的大鸡巴操到高潮,“操我江总求你了快用大鸡巴操我呀我受不了了”

    “怎么你这是嫌我操得轻了”江逸彰呵呵一笑,两手按住她的膝弯,让湿漉漉的小骚穴完全呈现在他操干起来,“难得我会体量女人,你还不领情那就好好受着吧,今天我不尽兴就不算完”

    第一次就被操到潮吹

    娇嫩的小穴被江逸彰干得汁水淋漓,骆清清下意识的绷紧了身子,一对大奶子随着男人的操干来回弹动,“呜好大好舒服”

    原本紧紧闭合的子宫口在大龟头粗暴的撞击下越来越软,江逸彰卯足力气狠狠的向前一顶,鸭蛋大的龟头瞬间从那张小嘴里面穿过,怒睁的独眼直抵子宫。

    “啊救命插到里面去了好深要被干坏了”

    “放心吧,你的小子宫弹性很好,不会这么容易就被干坏的”江逸彰不停的耸动着劲瘦的腰身,销魂的快感让他根本停不下来,“这才刚刚开始,你现在就叫救命也太早了点,我不仅要干开你的宫口,还要操你的子宫,然后把我的精液都射进去嗯,小骚屄怎么越夹越紧了操死你,第一次挨操就这么浪”

    大龟头狂暴的顺着阴道一路顶进子宫,直接干到了最深处,骚芯因为不间断的刺激渐渐鼓胀起来,每一下抽插都能给骆清清带来极大的快感。

    “嗯好舒服江总的大鸡巴好厉害奶头也痒求你嘬我的奶头呀”

    “骚货,怎么这么浪,你是不是想挨操想很久了”不过,这副骚样他很喜欢。

    江逸彰把骆清清数落了一通,却还是体贴的去关照她的小奶头。

    白嫩的大奶子上顶着一圈粉嘟嘟的乳晕,江逸彰把它含住,舌尖不停的舔弄撩拨着已经硬起的奶尖。骆清清舒服得呻吟一声,闭上双眼享受着这份等待已久的快乐。

    她可以清楚的感觉到男人青筋虬结的大鸡巴在她的小穴里横冲直撞,小阴核和骚芯已经鼓起,快感在男人迅猛的动作中累积,没过多久,她就哆嗦着被江逸彰操到了高潮。

    “啊来了好舒服要死了要被江总的大鸡巴操死了”

    小骚穴开始抽搐,湿滑的阴精大量涌出,江逸彰感觉到她的变化却没有停手,反而变本加厉的蹂躏着她的肉体。

    粉嫩的小奶头被他粗暴的吸吮啃咬,大鸡巴对小屄里的抽搐置之不理,一下一下几近疯狂的抽插着,以至于那些奔涌而出的浪水全都被他击成细碎的水花,捣出粘白的泡沫。

    高潮的快感不仅没有停歇,反而在江逸彰的动作下越来越猛烈,骆清清摇头哭喊着,“不行了江总不要再操我了小骚穴受不了了我真会被你操死的啊放了我吧求你了有什么东西要出来了”

    “我说过了,今天这事,只有我尽兴了才算完,你只能受着”

    “可是真的不行了啊来了要尿了”

    在骆清清淫媚的哭声中,一道晶莹的水箭从小穴里射出。她不停的抽搐、尖叫,小骚穴把江逸彰的大鸡巴绞得死紧,让那根粗大的东西寸步难行。

    “处女的小屄都是这么紧的吗”江逸彰喘息着问,“第一次挨操就潮吹了,是你太欠操,还是我把你操得太爽”

    在视频会议中被江总操到哭

    视频里传来不少男人的惊呼声,“你们看见了没有,这个小骚货被江总操得潮吹了,还是处女呢,怎么这么骚”

    听到这种话,骆清清的小骚穴又是一紧。

    她眯着眼,在江逸彰的闷哼声中说道:“不是的都怪江总操得太爽了大鸡巴都快把我的子宫顶穿了”

    “想不到你不但屄紧,小嘴也挺甜。”江逸彰满意的笑了笑,握住骆清清的手把她拉到自己怀里,“来吧,坐到我的腿上,把你的腿敞开,他们已经等了很久了,让他们看清楚一点,我是怎么操你的”

    骆清清身子一抖,可怜巴巴地问:“还要来吗不是已经操过了吗”

    江逸彰但笑不语,视频里传出了回答,“刚操了这么两下怎么能完事呢江总可是很厉害的,不信你去问问秘书课的那些骚货,她们几个一起上都不是江总的对手呢”

    “可是我没有力气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