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长日光阴(H)

章节目录 分卷阅读18

    了,起哄似的说:“那还等什么,知代老师快点把衣服脱了,然后把屁股翘起

    来,等着我们去操翻你的小紧屄”

    一看他们说着就要站起来,知代吓得连连摆手,“现在还不行,请大家再等一会,关于孩子们的学习

    情况还没有向大家汇报呢。”

    绝对不能让他们上来,她的小穴里还插着一根粗大的按摩棒,要是这个样子被他们发现了,大概真的

    会被他们操死吧

    教室门外,莫兴哲冷哼一声。

    现在不行那什么时候行

    他拿着按摩棒的遥控器直接开到最高档,知代在教室里面闷哼一声,要不是有讲台挡着,估计她已经

    坐到地上了。

    遥控器是有距离要求的,知代通过这一点就明白了莫兴哲一定就在附近,而且他还在生气。

    可是他为什么要生气呢,她已经拒绝他们了呀

    家长们的视线一直汇集在她身上,她的反常自然也逃不过他们的眼睛,一位爸爸率先问道:“知代老

    师怎么了小脸越来越红了,是不是已经开始发骚了,想被我们的大鸡巴轮着操个够啊”

    男人一边说一边脱了裤子,套弄起那根挺立肉棒来,紫红的龟头正对着她,马眼上还有一丝淫液滴落

    。

    有人带头,别人很快也和他一样脱了裤子,他们全都目不转睛的看着知代,大手撸动着自己的性器。

    饿狼似的眼神让她想起了上次家长会的悲惨遭遇,她赶紧出言拒绝,可是脱口而出的话却变成了骚浪

    的呻吟,“不行家长会才开始你们不能这样做啊”

    粗大的按摩棒带着狰狞的颗粒在她的小穴里飞快旋转,骚芯被蹂躏的鼓涨起来,淫水早就顺着大腿流

    到地上。知代被自己的声音吓了一跳,她不敢再出声,生怕自己的呻吟声会让他们把持不住。

    座位上的爸爸们几乎都脱光了衣服,目光淫邪地盯着她,一杆杆长枪正对着她的身体,似乎只要稍有

    松懈就会猛扑上来,在众目睽睽的情况下分开她的双腿,用自己的大鸡巴狠狠的操进去。

    “不别再看我了啊”

    知代被他们看得全身发热,小穴也下意识的缩紧,可是骚芯已经承受不住,在按摩棒飞快的旋转中,

    她抽泣着到了高潮。

    老师被妈妈们言语侮辱

    “哟,知代老师怎么突然间叫得这么浪呀,是不是高潮了”一个家长笑嘻嘻地问,“你就这么等不

    及我们还没操你呢,就先不行了”

    小穴里面传来极度的快感,知代小脸通红,抽搐呻吟。

    她知道自己这副样子大概是瞒不住的,可是却不敢承认,“不是的我没有还是先开会吧。”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否认和坚持让莫兴哲开心了一些,那根把她折磨的死去活来的按摩棒突然不动了

    ,知代松了口气,强迫自己平静下来。

    站在教室外面的莫兴哲也很无奈,他既想在别人面前显示自己对老师的主权,又怕她那副诱人的样子

    被别人看见,然后发疯似的冲上去干她。

    他想了半天,最终还是关掉了按摩棒。

    教室里面淫荡的家长会还在继续,知代努力地忽视掉那根直挺挺插在她小穴里的按摩棒,站在讲台上

    开始分发学生们的成绩单。

    大概是巧合,最开始来领成绩单的都是妈妈们。她们对比自己年轻漂亮的女老师没有什么好感,加上

    回家后儿子也对她赞不绝口,心里那点嫉妒就更深切了。

    一位妈妈接过成绩单皮笑肉不笑地说:“老师可得注意身体,班上这么多男生,别让他们操坏了要

    不然年纪轻轻的骚屄就松了,以后可是没有男人喜欢的”

    “哪还用等到以后呀”另一位妈妈捂着嘴笑,“昨天晚上儿子操我的时候,非说我的小穴是他操过

    的最紧的。我儿子也真是的,我都是那么大孩子的妈了,哪能和知代老师这种二十多岁的小姑娘比呢可

    他嘴甜,非要说这种话来哄我,弄得我可不好意思了”

    尽管她说得和真的一样,可是事实刚好相反。这位妈妈被儿子埋怨骚屄太松,操了她两下就抽出去了

    ,宁肯自己动手,也不去操她,活活把她给气哭了。

    所以,她那些怨气,怎么也得从老师身上发泄出去才行

    “哎呦,你就别谦虚了,谁不知道你那小骚屄紧的很呢”另一位妈妈笑得很矜持,只是说出的话却

    很放浪,“你儿子的鸡巴那么大,上次差点把我操死了,我看呀,只要不是那种一天到晚被人操个不停的

    骚货,谁的小屄碰上他都是紧的

    妈妈们本来就不喜欢知代,再加上刚才那些爸爸们一看见知代也是两眼冒绿光的样子,她们对这位年

    轻的班主作就更没有好感了。

    她们挡在讲台前,你一句我一句的闲聊起来,明着是夸孩子,其实每一句都在指桑骂槐,话里话外都

    在说知代是个已经被人操松的贱货。

    知代又羞又气,都快哭出来了,可是她一个当老师的,又不能和学生家长翻脸,毕竟人家也没有直接

    骂到她脸上,闹起来也说不过去。

    她不敢哭出来,泪眼迷蒙的念出下一张成绩单上的名字,“莫兴哲”

    一个高大的身影快步走到她身边,直接把她揽到怀里,“别哭,一会我给你出气”

    在讲台上被学生的父亲玩弄

    看到知代红着脸被莫意深抱在怀里,下面的爸爸们就坐不住了。

    “我说这事不对呀,我们还都没上手呢,你怎么就抱上了”

    “就是,抱就抱呗,你摸她奶子干什么我们还想摸呢,要干也得排着队来呀”

    一位刚领了成绩单还没回到座位上的妈妈对着莫意深骚首弄姿,“你们光说这位莫先生干什么呢我

    看全是知代老师的错她这么浪,肯定是看到莫先生长得帅气,所以自己滚到人家怀里去的”

    有人听了这话挺不高兴,“你这叫什么话谁没看见那个男人把她搂过去的,这么颠倒黑白,你还要

    脸吗我看想要滚到他怀里去的是你吧”

    家长们的情绪越来越激动,知代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在莫意深怀里扭了扭,但是他抱得好紧,根

    本挣脱不开,“莫先生,你先放开我好不好”

    “不放”莫意深嗅着她颈间的香气,语调慵懒地说:“放心吧,他们闹不起来的,就算我在这里,

    当着他们的面把你操晕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