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长日光阴(H)

章节目录 是不是你?

    长日光阴H 作者:乱作一团

    是不是你

    长日光阴H 作者:乱作一团

    是不是你

    去找辛晴之前,左瑞珩先回到家里把那串手链拿了出来。

    自从下定决心要和辛晴在一起之后,那条手链就被他放到了相册旁,和所有学生时代的旧物放在一起。

    他已经想清楚了,不再坚持过去那段虚无飘渺的感情,他可以把几年的等待当成一段普通回忆存放起来,因

    为他的世界里已经有了一个活生生的姑娘。

    辛晴和他有了交集,她的一切在他面前都分外清晰。只要闭上眼睛,他就能回想起辛晴的样子,娇柔的,妩

    媚的,泪眼迷蒙不可承受的……

    每次感受到她的真实,左瑞珩就会忍不住去想:他是不是真的喜欢那个记忆中的女孩

    或许这几年他一直在等的并不是一个有血有肉的女孩,他想要的只是他脑子里美化出来的那个形象。他也猜

    测过,如果真的见到了那个人,他们或许并不合适,甚至她的身边已经有了要与之共度一生的对象,如果真的是那

    样,他又会不会心痛呢

    左瑞珩认真的想了想,似乎并没有太大的感觉,想着想着辛晴和别人相亲时的情景突然又浮现出来,他的心

    里立刻就像是被人放了一把火,烧得他五脏六腑都在疼。

    也就是从那一刻起,左瑞珩才清楚的认识到,他真正喜欢的人是谁。

    他拿起手链,按着刘智宇给出的地址去找辛晴,走进医院的时候,他紧张得手心里全是汗。他从导诊护士那

    里打听出辛晴所在地方,根本没有注意到小护士不断朝他飞来的媚眼,左瑞珩已经一刻都不能再等了,必须马上见

    到她!

    左瑞珩的运气还算不错,赶到的时候辛晴的诊室里刚好没有病人,他压抑着自己疯狂的心跳,走到她的面

    前,说:“辛晴,我有事要问你!”

    看到他突然出现,辛晴一瞬间有些错愕,但很快又冷静下来,“左瑞珩,请你不要干扰我上班!”

    “我真的有事,很重要的事!”左瑞珩摊开手掌,把那条已经泛黄的手链放在辛晴对面,“这个是不是你

    的”

    辛晴没有去看手链,她在仔细打量眼前的这个男人。

    利落的短发已经有些凌乱,呼吸也急促了些,一看就是急急忙忙赶过来的,英俊的脸庞有些发红,两眼却是

    亮得吓人。他就这样看着她,既期盼又忐忑。

    就像是一个急需得到答案的孩子,想要知道结果,又怕最后的结果并不是他想要的。

    这副样子真是太可爱了,辛晴控制不住的就想逗他!

    她反过来问他,“你趁我上班的时候跑过来,就是为了让我看一条手链”

    “你仔细看清楚!”左瑞珩把手链往她面前凑了凑,“是不是你的东西,高中的时候你带过这个,对不

    对”

    辛晴故意装出一副心虚的样子移开目光,“不知道,那么多年以前的事了,我早记不得了。”

    左瑞珩根本不想听到这种答案,他继续问道:“我发烧的时候陪在我身边的人是不是你”

    “我忘了,你快走吧,我还在上班呢!”

    “告诉我好不好”左瑞珩突然把辛晴拉到自己怀里,用手臂牢牢禁锢住她的身体,“我是个傻子,开始的

    时候我不能确定对你的感情,所以说了让你伤心的话,你想怎么罚我,我都认了,可是你为什么不告诉我辛晴,

    当初我在班上拿着手链找失主的时候,你为什么不说话”

    再也不会让你离开

    高中时期的辛晴,是个有贼心没贼胆的姑娘。

    她喜欢左瑞珩,却也只敢偷偷的喜欢,就连想要看他一眼都是偷偷的,要是不经意间有过一次目光接触,就能让她偷偷悸动上好半天。

    正在花季的女孩,谁不想把喜欢的男孩据为己有但是辛晴很明白,她太普通了,普通到就算是鼓起所有勇

    气去告白,最后能够等来的大概也只是一句对不起。所以她不敢对左瑞珩表现出什么,她怕一旦控制不住迈出那一

    步,这辈子都没有和他在一起的机会了。

    没想到高三那年冬天,一个小小的机会突然出现在她面前。

    她看着左瑞珩独自走进医务室,又看着校医给他挂上点滴,辛晴本来觉得只要在门外看他两眼就好了,可是

    校医很快就转身离开,剩下病中昏睡的左瑞珩独自在床上团成一团,冻得直发抖。

    那个时候的辛晴根本控制不住自己,她走到左瑞珩床边,探出手摸了摸他的额头。

    他的体温很高,甚至有些烫手,辛晴很担心,想要去找那个不负责任的校医,没想到左瑞珩突然发出一声抽

    泣,辛晴当时就愣住了,这还是她头一次看到他哭。

    左瑞珩可能是在做噩梦,他一边哭一边小声呢喃着什么,辛晴听不清,却觉得可怜巴巴的左瑞珩格外让人心

    疼。她也不知道是哪来的勇气,坐在他身边像哄孩子一样轻轻拍着他的背,小声地对他说一切都会好起来,告诉他

    不要担心,不论是什么困难,他都会挺过去的。

    不久之后左瑞珩渐渐安静下来,但是他在睡梦里突然抓住辛晴的手,怎么也不肯放开,辛晴怕他着凉,把他

    们交握的手用被子盖好,静静地坐在旁边陪了他一节课。

    下课铃声再次响起的时候,辛晴从他手里一点一点的把手抽了出来,他抓得很紧,辛晴也怕被这副样子被别

    的同学看到,就连手链被他扯下去的时候都没有发现。

    刚刚离开床边,她听到左瑞珩小声地说了一句,“别走!”

    已经迈出的脚又一次走到他身边,辛晴在他头顶拍了拍,说:“别怕,一切都会好起来。”

    后来,当左瑞珩站在讲台上举着手链找失主的时候,辛晴才发现她的手链已经不在手上了,但是她不敢回

    答,一想到自己这副平淡无奇的样子,她就不敢出声,她怕承认之后,左瑞珩只会例行公事一样的对她说一句谢

    谢。

    时光飞速流转,现在的辛晴被左瑞珩圈在怀里,听着他委屈的控诉,“我在班上找失主的时候,你为什么不

    说话”

    她一把推开左瑞珩,气得发笑。

    “那个时候我答应了又能怎么样你会喜欢我吗不会吧,你根本就没有注意过我!”

    左瑞珩急着辩解,“怎么会呢,如果你告诉我……”

    “怎么不会呢之前在酒吧里见到你的时候,你连我是谁都认不出来。就算我告诉你那是我的东西,你大概

    也只是跟我说声谢谢就算了。”辛晴倔犟地看着他,“左瑞珩,你就从来没有想过我为什么要在你身边陪那么久

    吗”

    本本有些狼狈的左瑞珩突然眼前一亮。

    对呀,如果对他没有感觉,她又凭什么在高三那种时候去陪他

    他的心跳得越来越快,快到快要从胸口蹦出来,“为什么”

    辛晴越说越气,“这些年我一直在后悔,当初就不该去管你,否则我也不用这么久都放不下,也不用连恋爱

    都没谈过就被你……唔……你放开我……”

    左瑞珩不肯让她再说下去,他紧紧地抱着她,疯了似的去吻她的唇,“辛晴,我再也不会让你离开了。”

    是不是你

    是不是你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