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长日光阴(H)

章节目录 浓浓的精液灌满子宫

    长日光阴H 作者:乱作一团

    浓浓的精液灌满子宫

    长日光阴H 作者:乱作一团

    浓浓的精液灌满子宫

    左瑞珩看着窗上的水渍直接愣住,“你这是潮吹了”

    听说能够潮吹的女人体质都比较特殊,左瑞珩没想到自己正操着的就是这样一个极品,小骚穴敏感地抽搐

    着,媚肉紧紧地绞着他的大鸡巴,他忍不住再次挺腰,大屌深深操入的时候,辛晴哭着尖叫一声,又是一道水柱喷

    射而出。

    “不要……瑞珩……哦……太爽了……我会死的……不要在这里操我……被别人看到的话……我还怎么见人……”

    这种随时可能被别人窥探的性爱本身就是件非常刺激的事,左瑞珩开始时也的确是干的热血沸腾,可是现在

    他的心态有了些微妙的变化。

    他有些不想让别人看到辛晴这副风骚诱人的样子了。

    左瑞珩也顾不上去想这种转变是因为什么,辛晴还可怜巴巴的靠在他怀里哭。她的哭声娇娇柔柔的,却像一

    把利刃准而又准的插在他心上最柔软的地方,带起一种陌生的闷痛。

    “别哭了,我们去卧室好不好”

    辛晴巴不得赶快离开这个羞耻的地方,她刚一点头,就被他打横抱了起来,然后又被他扔在自己的大床上。

    高潮的余韵还没有完全退去,她眼睁睁地看着左瑞珩分开她的双腿,大鸡巴一插到底。

    “啊……太深了……”

    紧致的小穴把他的性器完全接纳、包裹,那种温暖似乎是顺着血液的流动直接浸到了左瑞珩的心里,把他撩

    拨的无法自持,巴巴的想要把所有力气都用在她身上。他热血沸腾,身下的女人一个皱眉,一声呻吟都是撩人心魄

    的美妙,如同最香醇的美酒,琼浆荡漾间发出一种致命的吸引,诱使他扑上去疯狂的吸吮。

    她,也只有她,才能缓解他的干渴。

    左瑞珩两手捧着辛晴的脸颊,疯狂地吻了下去,舌尖在红唇上描画出令人心动轨迹,劲腰狠狠一顶,在她禁

    受不住呻吟出声时探入她的口中。

    她魅惑的声音,馨香的味道,诱人的身体,没有一样不令他他近乎癫狂。

    扑哧扑哧的操穴声不断在两人耳畔回响,粗长坚挺的大肉棒全方位攻占着小穴,辛晴觉得自己的嗓子都要叫

    干了,她是真的有点怕了。

    “瑞珩……我受不了了……射了吧……求你不要再操了……啊……又要高潮了……”

    在媚肉争先恐后的夹裹下,左瑞珩同时发出一声闷哼,“小屄夹得太紧了,你操起来怎么这么舒服”

    滚烫浓精股股射入子宫,辛晴的小腹渐渐鼓胀起来,她受不了这样强烈的快感,两条长腿不停的踢腾,但是

    不论她怎么挣扎,也不可能抵得过男人的力量,最后也只能哭着被他灌满了子宫。

    “好了吧……你先放开我……我去洗个澡……”

    辛晴从左瑞珩的怀抱里挣脱,有气无力的爬起来,突然感到两腿间一热。她回过头,顺着左瑞珩的视线望

    去,就看到一缕浓白的精液从穴口缓缓流下,风骚淫荡的好像还在勾引着男人操她。

    刚刚射过的大鸡巴还没有彻底软下去再次硬挺起来,左瑞珩从后面进入了她的身体,以犬交这种羞耻的体位

    又操了好久,最后一次高潮到来时,辛晴甚至没有力气再叫,直接两眼一翻的晕死过去。

    两个人都在彼此的身体上得到了莫大的满足,左瑞珩更是很少有睡得这么安稳的时候,直到一阵诱人的饭香

    把他唤醒。

    色狼的顿悟

    左瑞珩正是年轻力壮的时候,他昨天就没吃晚饭,只喝了几口刘智宇送来的咖啡,然后又做了好久的剧烈运

    动,肠胃早就空了。要是一直睡着也没觉得有多饿,可是一闻到饭香,立刻就是前心贴后背了。

    他顺着香味走到厨房,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缕蓬勃的晨光。

    晨光耀眼,用它独有的方式,勾勒出辛晴的背影。

    波浪一样的长发披散在肩头,把她的衬衫显得更加洁白,一条黑色的短裙勾勒出纤细的腰身,明明是极其简

    单的装扮,却透着一份让人见之不忘的美。左瑞珩就这样呆呆地看着她,直到她若有所觉的回过头,冲他羞涩一

    笑。

    “饿了吧,我买了早饭。”辛晴把早饭一一摆到桌上,两手有些局促的绞在一起,“我也不知道你的口味,

    不过这家的早点味道还是不错的,你先尝尝吧。”

    左瑞珩挺不好意思地说:“啊,我还没洗漱……”

    昨天晚上他兽性大发,不顾她的哀求把她折腾成那样,结果第二天一大早还要人家姑娘去买早饭,连他自己

    都觉得这样挺孙子的。

    不过辛晴好像没想那么多,她带着他走到浴室,“毛巾牙刷和洗面奶都是我刚买来的,你要是不嫌弃就凑合

    着用。”

    “谢谢,麻烦你了。”

    左瑞珩别别扭扭的道了谢,还想着要不要再说点别的,辛晴就从他身边逃开了,除了一丝若有若无的香气,

    就只留给他一个背影。

    尽快把自己收拾干净之后,左瑞珩穿好衣服,在餐桌前和辛晴对面而坐。他拿起一个小笼包僵硬地咬了一

    口,目光不停的往辛晴身上飘。

    现在这种情况,怎么说呢,真是里里外外都透着两个字。

    荒唐!

    对,就是荒唐!

    昨天来的时候,他下定决心要跟辛晴说清楚,结果一进门连两句话的功夫都没忍住,就跟发情期突然到了一

    样,又把人家姑娘上上下下的啃了个遍。

    这事确实是挺没脸的,但是他饱饱地睡了一宿,又吃了几个小笼包,本来一去不返的理智也臊眉耷眼的回来

    了,所以左瑞珩越想越觉得不对劲。

    他是个身心都很健康的男人,每天早上也免不了一柱擎天,可是这些都是正常的生理反应,他的心里已经有

    了一个人,这些年来对她的思念持续发西酵,导致他对身边的女人都提不起兴趣,只是为什么一对上辛晴就完全不

    一样了

    何止是不一样,在她面前,他就像个精虫上脑的混蛋,根本控制不住自己。

    为什么会这样呢

    还没等他想明白,坐在他对面的辛晴夹起一根煎过的小香肠问他要不要吃。

    左瑞珩摇了摇头,看着辛晴把那根小香肠送到嘴边,张开小嘴,慢慢地,慢慢地把那它圆润的顶端放进嘴

    里……

    画面太刺激,妥妥的让他想到了不该想的东西,左瑞珩心头乱跳,一不小心就被呛着了,咳的满脸通红。

    “别急,先喝口水。”辛晴赶紧倒了杯水送到他手上,左瑞珩一口气喝下半杯,心里更加的不是滋味了。

    真是要命,他左瑞珩活了二十多年,到现在才知道自己是只色狼!

    他就不明白了,怎么连看着她吃饭都能发情呢是他开了荦就停不下来,还是她吃那东西的神态太诱人了

    浓浓的精液灌满子宫

    浓浓的精液灌满子宫
Back to Top
TOP